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颜于归,你修仙吧 ...

  •   长平一街,自古繁华恢宏,飞檐高出,锣鼓喧天,是那海清河晏。远离了京城的九天阊阖,衣冠冕旒,此处同样鳞次栉比,九街昌盛,尤其长平大道上,算卦卖字,野采果品,杂耍茶艺,无处不红火。
      
      远处哄哄闹闹,驷马高车,一看便知是个深宅大院的富贵人架势,城西边角处摆算卦摊子的老王摇着签筒抬头望去。
      
      惊鸿一瞥,瞎了狗眼。
      
      他以最快的速度眼观鼻鼻观口,做到遗世而孤立,着实不忍心直视迎面而来之人。
      
      什么叫做财大气粗?什么叫做头脑简单?颜大公子,这就是。对于锦衣夜行,财不外露这种事,这位颜大公子引以为耻,不以为荣,在他心中,那连个屁都不是!
      
      颜于归潇洒敛开外袍,蹲坐在地,与老王平视,他傻里傻气地笑着,道:“老神仙,您能不能帮我卜卦一次?”
      
      老王气得喷出一口老血,额角青筋跳的欢快而有节律,内心也诽谤道:神仙就神仙,能不能别加个‘老’字!你老爷爷我如今不过四十来岁罢了,四十不惑,哪里老了?哪里老了啊!
      
      老王虽心里过问了颜于归祖宗十八代八百遍,可面上依旧笑嘻嘻,毕竟是城中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不能怠慢了去,他摇了摇竹筒,皮笑肉不笑道:“颜公子,从上个月开始,您就每日来我这里一次……”
      
      烦不烦啊!
      
      颜于归看不懂他的不耐烦,只知道自己心中有愁苦,一张脸如今都是皱巴巴地,叫人看了恨不得给他烫平了去,老王只听他闷声道:“您一直说我是修仙的极品料子,百年难遇,千年难求……”
      
      那就先去修仙呗。
      
      “可我左思右想也想不通怎么修……”
      
      呵,就你这脑壳子,若是能想通,要我干什么?
      
      “你说修仙到底要怎么做?”
      
      老王挑眉,抖了抖签筒,抚须故作深沉道:“颜公子考虑好了?当真是要走这条路了?”
      
      “我欲成仙,神魔难阻。”
      
      颜大公子说这句话时,眼神不再似以往迷糊,而是清亮地逼人,那一瞬间,老王以为这人清醒了过来。
      
      “所以,老爷爷,我到底要做啥子嘞?”
      
      老王手一抖,签文抖出,无语望天长叹,一副我早就知道你正经不过三的悲痛欲绝样。
      
      老王轻咳一声,收起了签子,正襟危坐道:“修仙道者,无欲无求,无嗔无我,得而不喜,失而不悲,心如止水,行无偏颇,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照拂芸芸众生,悠哉游哉……”
      
      老王词穷,编着编着,连自己都觉得一阵恶寒,便掩唇轻咳一声,接着道:“总之,修仙无限好,但是吧,这个机遇却很是渺茫,但颜公子就不同了!”
      
      老王一按他的肩膀,郑重其事地,颜于归早被他忽悠地没了思路,只跟着点了点头,就听他说:“颜公子生来便得了一身好仙骨,稍加修行,不出十年便可位列仙班,实在是旁人苦求几生都得不到的缘分……”
      
      “所以你还是没说怎么做?”
      
      “咳咳,所以说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老王面色尴尬,翻了个白眼,继续侃侃道来:“说修仙啊,一般人都是拜仙师的,当然也有例外。有的人在外游历也可,在家闭门深思也可,还有的,晚上睡一觉,早上起来就飞升了。
      ”
      “那我呢?那我呢?”
      
      老王看了看眼前欢喜雀跃的颜大公子,抿了抿唇,想着怎样的话才不会打击到他,便抬手随便往上一指,眯眼笑道:“如颜公子这般能到上天的人,就算是上面随随便便砸下来个花瓶,也能将您砸得个……‘茅塞顿开’。”
      
      嘭!
      
      “呃……”
      
      老王默默地收回了手指,而后又悄无声息地将一双手藏在衣袖中,怔怔地看着地上那个被花瓶砸的脑壳出血的昏厥人士。半晌,他又抬头看着晴晴朗朗的苍天,无语叹道:“这下手……真你大爷的狠……”
      
      路人被这一景吓得后退数尺,须臾后,才有家仆推推搡搡地上去将人扛走。
      
      老王见摊上事了,风风火火地收拾着行李,一支签文不知从哪个旮瘩拐角里摔下,正是方才抖出的那支,他极其不耐烦地捡起,余光扫过,轻嗤一声,“娃是个好娃,只可惜了这命数……”他操了一口当地的话,哼唧道:“生得快,死得也快,活得快,走得也快。”
      
      颜大地主家的傻儿子被花瓶砸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傻儿子被砸得不傻了!一向傻眉楞眼,呆头呆脑的颜于归颜大公子居然变得聪明伶俐,七窍玲珑了起来。
      
      玉城千百年来都未有此怪异事,一时间让人是稀罕的不行。
      
      颜老爷子将那已经碎成渣渣的花瓶供奉了起来,城中不乏有人用脑袋磕着花瓶,恨不得摔出一两个慧根来玩玩,百姓们疯了,医馆热闹起来了,纱布针药满天飞了。
      
      颜老爷子活了一大把岁数,没一日比得上今个高兴,于是大摆筵席,有钱的没钱的都来捧了个人场,老爷子财大气粗,颜宅闹腾起来大半个月都是灯火通明的,客人们看着席上一身劲爽玄青衣的颜大公子,纷纷赞叹道:帅啊!
      
      颜于归本就是个皮相好的郎儿,以前不过呆呆滞滞地,外加上一身闪瞎狗眼的金缕衣,直接让他整个人都俗到了尽头,如今换了一身行头,人又清灵了许多,再一眼望去,就是个温文尔雅,清秀俊逸的君子。
      
      颜宅的门槛要被踩没了,媒婆日日夜夜守在门口,东扯一个姑娘,西拉一个娇娘,嘴皮子都能翻破了,只为给颜大公子说一门亲事,纷纷堵在颜家门前不走。
      
      对于此情此景,地主家的颜大公子只放了一句话出门:让翻飞的嘴皮子歇一歇吧。
      
      就是在如此风浪口上,城西老王翻墙进了颜宅,见着一身玄青衫的颜于归,清了清嗓子,第一次用了正规正矩地声音对地主家的傻儿子……哦不,颜大公子说了一句话:“颜于归,你修仙吧。”
      
      “夜闯民宅,你偷人啊?”
      
      这是清醒后的颜于归第一次用了正规正矩地声音对老王说的第一句话。
      
      “哈哈,颜大公子真会开玩笑。”老王捂嘴打了个饱嗝,而后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我没事没事,你重要,比真金白银还重要……”
      
      打趣完后,老王依旧正色,浅浅淡淡地继续重复道:“颜于归,你修仙吧。”
      
      “正有此意。”
      
      于是乎,在这个月不黑风不高的夜晚,老王与颜于归一拍即合,草率地决定了这条修仙路。
      
      如果日后问了颜于归为何要修仙道,颜于归定会郑重其辞,面不改色道:老王诓的。
      
      颜家又热热闹闹了半个月,与父母亲友阔别,颜于归挥一挥衣袖,卷走了一大笔钱财,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风风火火地踏上了修仙之路。
      
      与此同时,不少有心人也发现了,颜大公子离开的那一天晚上,城西那位向来喜好神谝的二棍子老王亦没了踪迹。

  • 作者有话要说:  街坊邻居吃瓜,坐看主角碰瓷现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