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物手镯也跟来了》十尾兔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2-16 21:21: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黑熊 ...

  •   郑家最担心的事因为八品符篆的出现暂时没有发生,华家带着七大家族满世界找那个男孩,可对方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完全没了一点踪迹。
      混沌也没了消息。
      
      有些人猜测那个男孩可能是更隐世家族的,他的那个家族可能已经有了元婴修士。
      
      当然,这都是猜测。
      
      对于这个猜测华家是一点不信,还在掘地三尺的找那人。
      
      叶清婉又在京城待了两天,卖了些自己炼的灵丹给郑家就回家去了。郑家有心挽留,叶清婉没同意,自己直接去坐了火车。
      她伤势严重,不适合和郑家久待,所有也没让对方送。
      
      火车只到县城,叶清婉蹲在车站旁边一脸茫然。
      
      完了,没钱买汽车票了!
      
      她打了个喷嚏,抱着只“小狗”蹲在地上,看着不远处的包子铺微微咽口水。
      这修为跌下来最先感受到的还是饥饿!
      
      老祖摸了摸鼻子,觉得化神老祖混成自己这个样子,真是丢够了人。
      
      “呜呜——”怀里那只不安稳,叶清婉一巴掌拍它脑袋上。
      
      收获了对方一个懵逼又愤恨的眼神。
      
      “都怪你丫,不是你我会重伤?不是你我会一块灵玉也没有了?!”她的声音也很愤恨,她觉得那个世界折荆会长歪是自己对它太好了。这个世界她一定要对饺子严厉一些,决不让这家伙长歪。
      
      为了不被发现,饺子被她打扮成一只黑狗的模样,现在这丑丑的模样,就是那华景海老家伙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嗷——”
      
      “你还敢反驳了?我灵玉不是你吃了的吗?!”说起来就越发愤怒了,这家伙吃了她一颗八阶灵丹,可给她心疼坏了。也不知道天赋异禀还是咋回事,竟然受的住八品丹药。
      这伤好了,立刻生龙活虎的,在手镯里逮着灵草灵药吃,昨天晚上在火车上还把灵玉吃光了。
      
      混沌咧了咧嘴,你现在弱成这样,我不多补点灵气赶紧恢复,之前那些仇人找来了怎么办?
      
      叶清婉自然不知道混沌心里想的,这家伙不开口说话,她就还以为这家伙还是只不会说话、灵智不高的幼兽。
      “你这家伙修为怎么涨这么快,都二阶了......”
      
      混沌呜呜着,假装听不懂,叶清婉把它按在怀里,看着车站深深思考着去哪儿整一张票。
      想着想着她突然伸手,揉了揉胸口,“奇怪,这地方怎么又长大了?”
      
      好像自从洗髓以后,她这身体就越来越奇怪......
      腰还是极细,就是胸长了不少,这皮肤也越来越白,眼神也有些奇怪......
      
      混沌听见她这么说话,脸轰的一下就红了,可惜它现在是黑的,看不出来。
      它纠结了几秒钟,小脑袋往胸上一靠,闭上眼睛仿佛睡着,就是那眼皮一直微颤。
      
      叶清婉也没在意,这时候她的腕表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莫名心酸。
      
      “爷爷......”她这声音一出,混沌倏地睁开眼。
      
      腕表里老头一脸和蔼,“怎么还没回来呀。”
      
      “我......”
      
      叶爱国看见叶清婉背后熟悉的背景,轻笑:“都到县城了呀,赶紧去坐车。”
      
      叶清婉摸了摸自己没有一毛钱的衣兜,又想到自己之前说挣钱回家过年...莫名脸红。
      
      “婉婉?”老爷子又追问一声。
      
      叶清婉眨巴眨巴眼睛,有两分委屈加八分羞愧,“爷爷,我没钱!”
      
      混沌眼神复杂的看着说话的人,叶清婉以前一心修炼,感情淡薄,怎么现在仿佛......有了几丝人情味?
      
      叶爱国一愣,随即笑出声,“傻孩子,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
      
      四个小时后。
      
      叶清婉抱着混沌坐在村长的拖拉机上,脸上满满的感动。
      
      混沌趴在她怀里,目瞪口呆,这这这......老祖离开自己后这过得到底是啥日子呀!
      说着它的小脑袋往对方胸上挤了挤,一脸心疼,又有两分解气。
      
      活该!
      
      它在无望山等了她千年,从盼望到愤怒,从希望到绝望......后来找她的路太痛苦,它所有的期待只有见她一面了。
      
      “叶丫头!坐得难受不?”这拖拉机声音太大,村长的拉着嗓门大吼。
      
      叶清婉咳嗽一声,也拉着嗓子来了一句,“不难受!”
      
      “哎!那就好。我开快一点!”村长的声音太激动了,一加油门,把拖拉机开出了奔驰的气势。
      
      可惜这车天性使然,依旧慢吞吞在盘山路上挣扎。
      
      混沌忍了又忍,没忍住,用两只爪子捂住了耳朵。
      
      很多很多年以后,悯真道君飞升灵界,作为炼器大师,道君给自己炼制了一个飞行法器。
      此法器速度极快,据说刚炼成便是六品灵器,以后是能成长到神器、仙器级别,那灵器长相怪异,声音很大,所到之处莫名拉风。
      
      有人问道君,此为何名?
      
      悯真道君一脸高深莫测,回答了三个字:拖、拉、机!
      
      当然,这都是后话。
      
      村长载着叶清婉回家,拖拉机缓缓驶向叶家门口,大门敞开,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极为热闹。
      
      他豪迈地把车一停,从座位旁边拖出一袋旺旺大礼包,极为神气地拽着叶清婉往里走,“叶丫头,今天你家杀猪宴,就等你回来开饭!”
      
      叶清婉看着眼对方手里的大礼包,又看了眼自己怀里丑得不得了还一脸傲气的“狗”以及自己比脸干净的兜,莫名赧然。
      
      “叶丫头回来了!”村长嗓门大,这一声估计后院都听到了。
      
      一大堆老老少少挤了出来,七嘴八舌。
      
      “你可回来了!”
      “你爷爷念叨你呢!”
      “小川也是,天天坐门口等!”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你爷爷说你做兼职去了,挣钱吗?”
      ......
      
      叶清婉耳朵里像是有一群鸭子在疯狂叫,按住已经露出爪子的混沌,牵强的扯出一个微笑,“还好还好。”
      
      “哟。怎么抱了只狗?”
      
      “路上捡的,我看它太可怜了。”叶清婉微笑,一只手死死按住混沌。
      
      几个嗓门大的阿姨已经出手,撸了混沌几把,“好可怜呀。”
      
      混沌惊呆了,正要愤怒大吼,对方补一句,“就是太丑了!”
      
      丑?
      
      这村姑嫌自己丑?
      
      它一口咬在叶清婉手上,没用大力,就轻微疼。
      赶紧给老子洗干净,还我英俊潇洒混沌模样!
      
      这些人给她塞点花生,又塞点水果糖和瓜子,就放她进去找老爷子了。
      
      还没等走到后院,一个白团子风一样撞了过来,抱住叶清婉嚎啕大哭,“姐!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
      
      她把混沌往地上一扔,抱起叶小川,“小川别哭了,你是小男子汉了,不能哭。”
      
      叶小川忙收住哭声,擦干眼里,还在一抽一抽的。
      地上的混沌也回过神,凶狠地盯着叶小川,“吼——”
      
      叶小川一愣,“姐,这是...”
      
      叶清婉对着混沌狠狠一瞪,威胁十足,“姐的宠物。”
      
      叶小川眼睛一亮,挣扎了两下,叶清婉把他放了下去。
      他跑到混沌面前,从兜里拿出一颗水果糖,蹲下来拆开递给它,“请你吃吧。”
      
      混沌张嘴,目标明显不是糖,是叶小川。
      也就在这一瞬间。它被叶清婉捞了起来,小川手里的糖也被拿了起来。
      
      叶清婉往它还没合上的嘴里一塞,伸手摸了摸小川的脑袋,“带我去找爷爷吧。”
      
      “好。”
      
      小川带着叶清婉往后院走,怀里的混沌还在愤恨的咬糖,嚼得“咯嘣咯嘣”直想,不知道它把这糖当作谁在咬。
      
      妈蛋,还......挺好吃的。
      
      后院刮猪正进行的如火如荼,这半年叶家杀了不少野物,村里人都不要白吃他们的了。
      这次这头野猪他们本来只想帮忙杀,叶爱国却说要过年了,这猪不卖,就让大家来个杀猪宴,剩下的肉留着叶家过年吃。
      
      村民们这才同意,却个个上门都送了东西送了钱。
      这家几瓶酒,那家两桶油,送什么的都有,也不听老爷子的拒绝,直接放在了叶家的厨房。
      
      叶清婉一到后院就看见了叶爱国,对方也似乎有觉得,正好回头。
      
      “爷爷,姐姐回来了!”叶小川激动地喊了一句。
      
      叶清婉看向叶爱国,挠挠头,“爷爷。”
      
      老爷子眨眨眼睛,最后只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野猪又是黑熊送的?”
      “可不是,那家伙也想你了,明天上山去看看它吧。”
      
      叶清婉点头,叶爱国又带着她去了前院。
      
      帮忙的人太多了,厨房根本站不下,女人们就在前院端个小板凳,一边处理菜,一边时不时进厨房看个火。
      
      她们不知道聊着什么,正说得热火朝天。
      
      “叶丫头去兼职了,没买点啥回来过年呀!”这是村口那老人的声音,这人挺好的,就是说话直爽。她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叶清婉说没有也是没什么。
      
      叶清婉想了想,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颗补灵丹。
      
      “买了保健品。”
      
      这群大姨一看是颗药丸,忙七嘴八舌。
      
      “叶丫头你怎么买颗药丸呀,这是骗人的!”
      “可不是嘛,我们镇上就有,十块钱三颗,吃了没有一点用!”
      “对呀,你这丫头还是个读书人,怎么就上这种当呀!”
      “哎呀,你兼职不会就把钱都用来买这个吧?”
      ......
      
      这群人一脸恨铁不成钢,拉着她科普她们从哪哪儿听来的骗术,就怕她再上当。
      
      叶清婉摸了摸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混沌,笑着说:“哎,说是炖汤的时候放在里面,我看很多人都说没问题,而且他用的都是药材,应该没毒,要不我们试试?”
      
      “成,试试试试,这玩意儿就是面粉,没用但是死不了人!咱们让叶丫头死心,以后千万不要上这种当了!”一大婶一脸很懂的表情。
      
      乡里人胆子大,说着就有人拿走直接放锅了,里面正炖着大骨头汤。
      
      等到了吃晚饭,女人们把这事拿出来说了,叶清婉又被喝着酒的男人一阵“教育”,至于那骨头汤,这倒是都喝了。
      尤其见叶老爷子一脸平静地喝了两碗,其他人也都算给面子的喝了不少。
      
      等到人都散去,已经半夜了,老爷子喝了点酒,醉醺醺带着小川回房睡了。
      
      叶清婉打坐了一夜,天刚刚微微亮,她拽着那一脸不爽的混球就上山了。
      
      此时山里。
      
      叶清婉开学时喂了它一颗灵药,黑熊就觉得自己有些不一样了。
      尤其这半年它把山里感觉好的东西吃了不少后,越发觉得自己强悍了。
      
      这座山它就是霸王,什么老虎、怪兽的,看见它都躲得远远的,甚至还能听到人类说话了,脑袋也清醒了。
      
      可时不时的,它就想到之前那个喂它灵药的人类,再见到她一定让她留下来!
      
      一想到那人的拳头......
      
      好吧,那我跟着她去吧。
      
      昨天它送野猪的时候好像听见那一老一小两个人类说她要回来了,它就决定今天打一只它最爱的鹿送下去,顺便看看是不是回来了!
      
      黑熊趁着天黑,咬住一只鹿准备往山下走,前方突然传来声音。
      它一愣,瞬间大怒,什么人敢进它的地盘?!
      
      “师兄,这到怎么下山呀!”一女生抱怨。
      “这山里果然有天然结界,不过还好,不是很难破。”
      
      另一个男人撇嘴,“那你倒是想办法下去呀,别等大师兄。”
      俨然是三男一女,两个男人和女人站着,四下走,另一个坐在地上打坐。
      
      很快,地上的男人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气。
      
      女人忙扑上去,“大师兄!”
      
      那被叫大师兄的男人搂住女人,邪笑的摸了一把,“虽说这山上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灵植了,但灵气充足,终于进阶练气六层。”
      
      “啊!恭喜师兄!”女人惊呼。
      另两个男人上前,“恭喜师兄!等过了年师兄就能入华家主家了!”
      
      那大师兄眼底闪过喜色,只谦虚道:“我还是太弱了!”
      
      “吼——”一头大黑熊走了过来,毛皮油亮,满脸凶相。
      
      “啊!”那女人惊叫一声,忙躲进男人怀里。
      
      大师兄眼睛一亮,“一阶灵兽!天助我也!”
      他挥开女人站了起来,一挥手,一根金线放了出来,缠住了黑熊。
      
      “两位师弟帮我拉住它!我收了它!”
      
      “是!”那两人瞬间伸手,拉着了金线。
      
      黑熊先是一愣,不相信自己怎么就被一根细线缠着动不了?
      
      它拼命挣扎。
      
      “你可愿意做我灵兽?”
      
      它听见绑住它的人这样说,挣扎的越发明显,满脸凶相,显然不肯屈服。
      
      那人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说着手上不断掐法诀,一阶灵兽比起他确实太弱了。
      
      黑熊眉心一痛,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吼吼吼!!!”他不要命的拼命挣扎,竟然挣断金线,向那滴血扑了过去。
      
      可惜动作太快,那滴血进了男人眉心,黑熊瞬间痛的在地上打滚,口吐鲜血,爪子挠烂了身上的肉,“吼吼吼——”
      
      声音绝望痛苦,漫山的鸟儿全部惊恐的四下飞走。
      
      “恭喜大师兄!”
      “这孽畜不敢反抗了!”另外三人一脸喜色,讨好那大师兄。
      
      “主仆契约已成,你好好跟着我,免得受苦。”那大师兄冷笑,向黑熊走过去。
      
      这时,林间突然一声大吼,震得四人一惊。
      
      “放肆!!!”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
    明天上午十点(重点!)爆更一万!
    爸爸们!首订太重要了!球球爸爸们明天记得来订阅呀!三章留评都有红包!
    感谢!磕头!duang!duang!duang!
    V后尽量更得更多!
    (我今天肝都要没有了,只能靠着十条尾巴续命。)
    接档文又开了一篇,很有可能下本就是这个...求爸爸们感兴趣的收藏一下!戳进专栏就行!
    《谈恋爱不如上清华》
    一觉醒来,顾雪茭成了书里男主角的继妹,那个骄纵任性、专业破坏男女主感情的恶毒……女n号。
    顾雪茭想了想这辈子暴尸荒野的后果……决定还是继续去二刷上辈子刚做完的五三比较好
    程家一家惊悚的听见……
    原来叛逆、令人操碎心的少女素净着一张脸问道:
    你们说我报考清华比较好还是报考北大?
    程家:……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