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春日柔桑 ^第24章^ 最新更新:2019-04-15 22:15: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欢迎光临咖啡店(十三) ...

  •   “老三啊,我马上就来,别催了!”
      
      说完,男人晃悠着走向了暗巷另一边。
      
      须臾,暗巷尽头闪过一道车灯光影,一声喇叭声尽后,只余下狗叫之声。
      
      然而,躲在暗处的女人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
      
      心脏跳得几乎要破膛而出,大脑也因此而晕眩不已。阮文心的身体正在向她提出抗议,提示她应该尽快离开这里。
      
      捂着嘴的手,一直都未放开,唇周皮肤也因她粗暴的动作的掐按而留下了印记。
      
      然而这些,阮文心都没有意识到。
      
      半晌,就在狗叫声停下不知过了多久后,她终于放下了手,然后捂着胸口走向宁聆的方向。
      
      躺在地上的女人,已经不知道保持着不动姿势有多久了。阮文心没有用手机照明,所以如果想要确认宁聆情况的话,她只能屈膝蹲下来察看。
      
      她很美……
      
      正一动不动地躺在泥土路上的她,神情看起来格外安详甜美,仿佛就沉睡在一个美好的梦境中。
      
      此时的宁聆,美的出奇。
      
      如果颈项上那狰狞的青紫勒痕不存在的话,她本可以更美的。
      
      无法忽视的勒痕,让阮文心更紧张了。
      
      终于,一直看着宁聆的她忍不住闭上眼睛,伸出左手食指缓缓抵在她的鼻下……
      
      下一秒,阮文心栽座在了地上。
      
      “我艹!”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二十六年来第一次骂出了脏话。
      
      “我艹!”她边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边狼狈的爬离了宁聆身边。
      
      她该怎么做?
      
      她能怎么做?
      
      阮文心忍不住将右手放入嘴中,咬着指甲思索起来。
      
      她应该……
      
      应该先打120救人,然后再打110抓人吗?
      
      应该吗?
      
      啃咬指甲时的嘎吱微响在她耳边回荡,就在她拿出手机准备解开屏幕锁之时,阮文心突然将它揣回了衣兜中。
      
      不对!
      
      她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拍打着裤子抖掉灰尘。
      
      “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神色凝重地说。
      
      她想起来了,想起来自己是为什么要跟着宁聆的了。
      
      她还记得,自己本来是要到咖啡店亲自把这个消息告诉白松的。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见白松,可是女人的心思本就善变。所以思索再三后,阮文心还是决定最后见白松一次。
      
      她想要彻底告别过去。
      
      然而就在她下了李才彦的车,即将走到咖啡店之时,宁聆奇怪的举动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本以为身着白纱裙的宁聆会先她一步走进咖啡店中,然而事实上并没有。随着阮文心离咖啡店越来越近,原本将进入咖啡店的宁聆却停下了脚步,在咖啡店门口附近站定,一动不动。
      
      阮文心本以为她是在等什么人,就在她准备去向宁聆打招呼之时,却见宁聆突然将手中拎着的袋子扔进了垃圾箱中,然后……
      
      她看着她,笑的格外灿烂……
      
      阮文心突然打了个寒战!
      
      “你是故意的。”她走到宁聆身边说,“扔掉垃圾袋后,你是故意走到这里的,也是故意引起赵龙注意力的。”
      
      宁聆在遇害前的表现,在其他人眼里看来或许很正常,可是阮文心知道,她之所以会死,纯粹是她自己作的。
      
      太滑稽了!
      
      阮文心蔑笑一声,然后沿着来时的路线离开了暗巷。
      
      她为什么要打110、120?
      
      之所以会被杀,难道不是宁聆自己自找的吗?这个撩拨了白松、赵龙的女人,因为自己的愚蠢而丧命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所以……
      
      阮文心抬头,看着密布乌云的天空低声道:“自作孽,不可活啊。”陪他们演出这一场闹剧,自己也是真掉价。
      
      ******
      
      翌日
      
      “你猜怎么着?”小警察眉飞色舞的问着同事。
      
      “怎么着?”被问到的李世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不就是在逃跑时出了车祸么,值得你大呼小叫的?”
      
      这有什么好说的,像当警察的谁没见过各种突发巧合事故似得。
      
      就在今日凌晨,他们盯了许久的赵龙果然不出所料准备跑路。就在他们在收费口将警力布置完毕,准备一举将赵龙和他的团伙拿下之时,只见赵龙乘坐的那辆车突然撞上了道路护栏上。
      
      一死一伤,死的是赵龙,伤的是一个被叫做老三的司机。
      
      “我当然知道他是车祸了,可是你知道死者死前一直在说什么吗?”当时跟着上了救护车的小警察八卦地说,“从他从被撞坏了的那辆车上抬下来,到进医院这一路,就听他不断念叨着宁聆这个名字。”
      
      “不对啊,他后来不是带上氧气罩了吗?”李世说。
      
      “看嘴型啊!”小警察拍着大腿说,“就跟念咒一样,他就这么一直念叨着这个名字直到咽气。”
      
      这可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想不到他还挺……”李世不知该如何总结。
      
      痴情?
      
      他猛地打了个寒颤。
      
      虽然这么说有点对死者不敬,可是在他眼里,赵龙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用痴情这两个字来形容他简直是亵渎了这么个美好的词。
      
      一直负责跟进赵龙案件的他们,自然是清楚地知道就在过去这一个月内,他是怎么骚扰宁聆的。
      
      “算了!”李世站起来对正在喝水的高缅喊了一句,“老高啊,和我一起去医院看看那个伤了的怎么样了!”
      
      高缅立刻站了起来。
      
      “好啊。”他放下水杯对李世说,“等从医院回来,我想去那个咖啡店看看,赵龙在死前有没有接触过宁聆。”
      
      ……
      
      一个小时后
      
      门扉开启瞬间,悦耳的风铃声随之响起,铃铛作响。
      
      “欢迎光临!”店内的美女服务员们笑着向他打了招呼。
      
      当他看到熟悉的面孔时,一直绷着脸的高缅终于有了笑模样。
      
      “好久不见了,高先生!”苗馨小跑着走到他面前,开心地说。
      
      她今天梳着的那根单马尾辫,随着她的动作而甩动的格外有节奏,使得苗馨看上去格外俏丽可爱。
      
      “好久不见了。”高缅说。
      
      接着,他随便找了处位置,准备落座点咖啡。
      
      “高先生,现在还有几间隔间空着,要不要去隔间坐坐喝咖啡?”苗馨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高缅诧异地问。
      
      “就是……”苗馨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昨天赵先生也来这里喝过咖啡,所以……”
      
      她记得高缅也很讨厌赵龙的,所以高缅应该不会乐意见到赵龙的吧?
      
      看着苗馨支支吾吾的模样,高缅立刻明白了她想要表达些什么。
      
      “我坐这里就好了。”高缅开口道,“还是美式咖啡,对了,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苗馨好奇地问道。
      
      “就在昨天晚上,就在赵龙乘的车要到达收费站的关口,撞车了。”高缅说,“他人走了。”
      
      “啊!”苗馨低呼一声,眼眶瞬间红了,“怎么会这样!”
      
      虽然讨厌赵龙,可是讨厌归讨厌,到底是条活生生的人命,而且还是和她有过接触的人,乍然听到他已经死了的消息,苗馨心里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节哀吧。”高缅叹了口气,“世事无常,人命就是这么脆弱。你现在还小,等以后经历的事多了,有些事也就能看淡了。”
      
      说完,他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这种事,无论多少岁都看不淡的。”苗馨嘟囔了一声。
      
      “高先生……”就在她准备去端咖啡时,苗馨突然之间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因为我一直在跟赵龙的案子啊。”高缅回答道。
      
      原本情绪低落的苗馨瞬间精神了起来。
      
      “先去准备咖啡吧。”顶着她期待的视线,高缅无奈的说,“来两杯美式咖啡吧,等会儿咱们细说。”
      
      苗馨忙不迭地跑去催起了咖啡。
      
      “原来你是警察啊。”就在苗馨离开后,在一旁听了有一会儿他们谈话的白松主动开口道。
      
      “嗯。”高缅点了点头。
      
      “人民警察不容易啊,工作危险不说,忙起来没日没夜的,太透支身体健康了。”白松揉搓着下巴笑说,“先等会儿,我去和他们说一声,今天咖啡算我请。”
      
      “别!”高缅连忙推拒,“我这不算什么,正常工作而已,哪能让你破费呢。”
      
      “这算什么破费啊,几杯咖啡而已。”白松说,“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军人和警察了。”
      
      “是啊,几杯咖啡而已,我要是仗着警察的身份,在这儿蹭吃蹭喝,那这不是给警察抹黑么。”说着,高缅拿出了钱包,“对了!”
      
      他一拍脑门说:“听说你马上要和宁聆结婚了,这阵子太忙都忘了祝贺你们了,恭喜恭喜啊!”
      
      “我和宁聆……”就在高缅准备继续说吉利话时,只见白松的面色瞬间黯淡下来,“我和她……”
      
      他悲伤地说:“可能不会有婚礼了,就今天早上,我们分手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