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春日柔桑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3-27 18:13: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欢迎光临咖啡店(八) ...

  •   不只是阮文心感到无语,就连孙副局都有些不知说什么是好。
      
      “小赵啊,你把包收回去吧。”孙副局给自己倒了杯茶,“你的心意她领了,不过她年纪小也用不上这些奢侈品。”
      
      房产局副局侄女在酒局上收了别人的LV限量包,这话要是传出去他就可以直接等着纪检委登门了。
      
      “是啊。”阮文心笑着将包放在椅子上说,“赵哥,这么好的包给我也是糟蹋了。”
      
      奢侈品谁不爱,她又不是买不起,问题是,就算她买得起她也不敢用啊。
      
      “怎么会糟蹋呢!”见阮文心不收,赵龙表现得更热情了,“文心你这么漂亮,配这个包正合适。”
      
      “可别这么说,你这么说她可容易骄傲了。”孙副局拍着阮文心的后背说,“不过这么贵的包,她一个刚入社会的小年轻也伺候不好,好好的包到她手上也确实是浪费了。”
      
      “可是!”这句可是还没说完,刘副局就已经按住了赵龙,“可是什么可是,菜呢?怎么还没上来。”
      
      说着他瞪了赵龙一眼。
      
      “得。”赵龙连忙倒了杯茶递到阮文心面前说,“今天是我考虑不周,还有昨儿也是,哥给你赔罪,文心你见谅啊。”
      
      “他这人就这样。”刘副局打着哈哈说,“喝多酒嘴上就容易没把门儿。”
      
      “瞧您这话说的。”阮文心接过了茶,“我也知道,赵哥是个直爽人,心直口快的,所以怎么会怪他呢。”
      
      见阮文心情绪稳定,孙副局赞赏地看了她一眼。
      
      等到一杯茶饮尽,服务员也终于来上了菜,一时之间,宾主尽欢。
      
      ……
      
      那个LV包,阮文心到底还是没有收下。
      
      那天回家以后,阮母见她是哭着回来的,瞬间误以为她是被高缅给欺负了。眼见她马上就要给高缅领导打电话了,本来哭的嗓子沙哑的阮文心这才费力的说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下可好,阮母瞬间炸了。
      
      几通紧急电话直接把丈夫、小姑叫回家后,阮家那一天都热闹非凡。
      
      阮文心的姑姑阮丽早在接到嫂子电话前,就应该从丈夫那里知道了来龙经过,所以她是最先赶到的。
      
      然后,是刚进学校大门的阮父。
      
      一家几口,在经过了激烈的交谈后,终于还是得出了共识——忍一时之气。
      
      这笔账肯定是要讨回来的,不过不是现在,等到风平浪静话题讨论度冷却下来时再好好算账。
      
      更何况,孙副局还只是个副局而已,虽说现在他升上局长的可能性很大,可是上级的心思谁又真能猜中呢?
      
      赵龙一个小角色,自然好对付。可是他后面的刘副局却是难缠,虽然现在是他们占理,可是一旦稍微过火些,难保不会被刘副局记恨。
      
      就这样,事先已经被家人们安抚成功的阮文心,才会那么痛快的接受了赵龙的道歉。
      
      然而阮文心的麻烦却并未以赵龙道歉赔罪而告一段落。
      
      就在赵龙闹事第二天,原本跃跃欲试着想要给她介绍相亲对象的同事们突然都哑了火。而之前一直关注着她和高缅发展的王姐,也绝口不再问相关问题了。
      
      对于这点,阮文心表示理解。都不是以说媒为生的,本来爱说媒的就是单位里那些阿姨们兴头上来时容易做的事儿。
      
      成了,她们自然会获利。不成,当事人也欠了她们人情。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同事阿姨热衷于说媒。
      
      而像她这样的情况,同事们估计就算是想介绍也要掂量掂量了。毕竟万一谁家真娶了个不检点的女人,媒人也得跟着挨数落。
      
      至于高缅……
      
      他好像突然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
      
      每天的问候消息从那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收到。而他本人,也没再出现在咖啡店内,当咖啡店员工王莉莉告诉她这一消息时,阮文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她当然是不喜欢高缅的,可是突然升起的被人甩了的感觉却让她感觉相当糟糕。
      
      早知道她就该在相亲当天就不再回他任何消息的。
      
      【今天咖啡店推出了新款咖啡饮品,文心来尝尝吗?】
      
      咖啡店客户群内,一直很活跃的王莉莉突然@了阮文心。
      
      然后,她悄悄地私聊了软文心一句——放心吧,赵龙没来。
      
      正无所事事刷新闻的阮文心这才意识到,她已经有几天没有去咖啡店了。
      
      【好啊,麻烦帮我留个位子,我下班后就去尝尝。】
      
      打下这么一行字后,阮文心抬头看了眼时间——四点五十五分。
      
      距离下班只有五分钟了。
      
      阮文心连忙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跟着王姐她们下楼。
      
      “小阮啊。”就在她收拾东西之时,正在关窗户的王姐突然叫住了她,“你看看楼下站着的那个人,是不是赵龙?”
      
      阮文心连忙走到窗边向下看去。
      
      “是他。”阮文心的眉,忍不住皱了起来。
      
      王姐啧了一声,然后拉了拉阮文心:“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等会儿咱们一起下去。稍等,我让我老公在别的路口等我。”
      
      王姐上下班平常都是由老公车接车送的。
      
      “好嘞。”小宋答应了一声,“文心,今天可能得搭你车走一段路了。”
      
      “这算什么,我干脆送你回家吧。”阮文心拿出了车钥匙。
      
      小宋瞬间喜笑颜开。
      
      说完,三人锁了办公室的门直接去按了指纹。
      
      正如同王姐所担心的那样,赵龙果然是准备在单位门口堵阮文心的。
      
      见她出来,赵龙殷勤的说:“好巧啊文心,我也是刚经过这里。正好顺路,我送你回家吧。”
      
      “真不好意思啊赵哥。”正跨着小宋胳膊的阮文心歉然道,“我今天要去王姐家和她吃饭,暂时先不回家了。”
      
      赵龙失望地说:“那好,你们先去吧,再见啊。”
      
      说完,他又往地上吐了口痰。
      
      三名女同志瞬间被他恶心的快速去了停车场。
      
      “以后下班……”就在阮文心发动车子时,只听王姐说,“小宋和我分别走正门和侧门吧。”
      
      “好啊。”小宋一口答应了,“文心,你以后晚点出楼,等我们确定赵龙没在你再出来。”
      
      “谢谢、谢谢你们。”阮文心感激地说,“我是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惹上他了。”
      
      “也正常,毕竟你条件好。”王姐安慰道,“碰到那种男人,你也不用跟他说理,不理他就好了,久而久之他自己就退了。你越搭理他,只会让他觉得有希望,缠你缠得更厉害。”
      
      话音刚落,就听不远处传来几声喇叭声。阮文心连忙将车停靠在发出响声的车附近。
      
      “行了,你也别太担心了。”临下车前,王姐又说,“实在担心就找个男朋友,让他护着你点儿。”
      
      “王姐再见。”阮文心说,“我会考虑的。”
      
      说完,她关上了车门。
      
      “文心,王姐说的也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宋也说,“那个赵龙实在是太吓人了。”
      
      膀大腰圆的,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那天他那一脚踹在办公室门上,天知道她有多害怕。
      
      “嗯。”阮文心发动了车子,“这几天辛苦你和王姐了,改天我请你们吃饭压惊。”
      
      “改天再说吧。“小宋兴致缺缺地说,“也不知道还要担惊受怕多久啊。”
      
      ‘放心吧,不会有多久的。’阮文心想。
      
      ……
      
      下午五点三十分,阮文心走进了咖啡店。
      
      一见她来,服务员王莉莉立刻将她迎进了小包间中,这中间没花上一分钟。
      
      “咖啡马上就到。”王莉莉说。
      
      阮文心笑着向她道了谢。
      
      本来,在送完两位同事后,她是没有多少心思再去咖啡店的。可是当她接到王莉莉的微信后,她又改了主意。
      
      特意为她保留的包间,确实让她感到心里好受多了。
      
      “帮我谢谢白松。”阮文心说,“真是让他费心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最在乎老顾客感受了。”王莉莉也笑了起来,“也不怕你笑话,这店里面甭管是员工还是顾客,都烦他烦得要死。”
      
      碰到漂亮点的,甭管是顾客还是服务员,他都要上去搭讪。当着大学生面骂大学生都是浪费家里钱的废物,当着女人面骂女人都物质不是好东西,骂完之后还要问上一句你是我说的对不对的人,能讨人喜欢才怪。
      
      一提到赵龙,阮文心便叹了口气。
      
      “你也不用太担心,老板也快忍不了了。”王莉莉又说,“他要是再来坏生意,老板肯定得采取措施的。”
      
      这话说完还不到五分钟,伴随着熟悉的吐痰声,无论是正在喝咖啡的阮文心,还是正将蛋糕送到包间的王莉莉,都觉得尴尬无比。
      
      王莉莉悄悄打开了包间的门,通过露出的缝隙看了眼外面。见赵龙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后,她扭头对阮文心小声说:“放心吧,没事儿。”
      
      虽然所有人都在对她说放心,可是阮文心却一点都没感到欣慰。
      
      “莉莉,你先去忙吧。”就在此时,老板白松走进了包间,“好久没见了啊,文心。”
      
      阮文心瞬间觉得很有安全感。
      
      与此同时
      
      “前两天看你包掉漆了。”赵龙将一个包放到桌子上,对正等着他点单的宁聆说,“送你的。”
      
      说完,似乎是怕宁聆不识货一般,他又补充道:“这可是LV限量。”
      
      “谢谢赵先生。”宁聆笑得格外标准,“不过我可能用不到了。前两天我刚买了一个,正好和这个同款。”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