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春日柔桑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3-26 23:47: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欢迎光临咖啡店(七) ...

  •   “你没修产假啊?”赵龙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办公室内瞬间落针可闻。
      
      “产假?”正对着电脑慢慢打字的王姐猛地抬头看向阮文心问道,“小阮,你怀孕了?”
      
      “怎么可能!”阮文心连忙否认道,“王姐,我还没结婚呢,怎么可能怀孕。”
      
      “文心?”正在玩手游的同事小宋也吓得连忙看向阮文心。
      
      “那你前两天怎么吃着饭就开始恶心了?”赵龙抱着胳膊继续问道。
      
      当然,他还有一句话未说,那就是——你是不是未婚先孕了?
      
      现在的女人,哪有检点的,多的是乱交怀孕找老实人接盘的。
      
      “那天的菜太油腻了,所以我有点反胃。”被赵龙气得面色通红的阮文心将视线转回了电脑前,“宋姐,报表能再传我一份吗?”
      
      “好、好。”小宋连忙放下手机传文件。
      
      而王姐,也已经再度忙碌了起来。
      
      “我说……”被无视的赵龙嚷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和高缅结婚啊?”
      
      肚子大了结婚多不好看啊。
      
      阮文心没再搭理他。
      
      “什么态度啊!”见阮文心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赵龙也火了,“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问你两句怎么就甩脸子了?问你两句你就不说话,谁知道你是不是心虚。”
      
      一滴眼泪,突然从阮文心的眼中流了出来。
      
      刚步入社会的天之骄女,哪见识过赵龙这种泼皮滚刀肉无赖。从小就生在温室的阮文心,人生二十几年来,接触过的人不管内在如何,起码表面上都是和和气气的。
      
      也因此,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赵龙这种人。
      
      早在他大声问自己有没有怀孕的时候,阮文心就知道,不出多久,单位里就会传她未婚先孕。一想到要被人背后指指点点,被人怀疑滥交,阮文心只觉得天空瞬间灰暗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见阮文心突然趴桌子哭出来,王姐和小宋连忙走到她身边安慰起她来。
      
      “小阮?小阮?”王姐轻拍着阮文心的后背说,“听姐一句劝,先别哭了啊。我们都知道你是好人家的女儿,不会做出不检点的事的。你放心,没人信的啊。”
      
      “不好意思,服务窗口在楼下。”小宋怒瞪着赵龙说,“我们办公室,暂时不接待外来人员。”说着她直接发信息通知了领导。
      
      “什么服务窗口?”赵龙哼了一声,“知道吗?我是找你们领导来办事的。”
      
      “那请你直接去找领导!”小宋气得手指都打起了哆嗦。
      
      “小宋说的没错。”正在拍阮文心后背的王姐态度强硬的说,“出去!”
      
      说着,她一把将赵龙推出了办公室,然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轰然一声巨响后,猝不及防之下被个女人给推了的赵龙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下一秒,他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门上。
      
      “我告诉你!”他指着门大骂道,“少TM给我在这儿甩脸子,公务员怎么了?公务员了不起啊?刘副局在我面前都客客气气的,你们算是什么东西?说你两句还TM说不得了?!”
      
      就在他第二脚即将踹出之时,几个闻声而来的男同事见势不好,连忙齐上将他按在了地上。
      
      赵龙:“我艹!我……*###…………&(”
      
      “胡闹!”姗姗来迟的刘副局看着被人按在地上却仍在骂骂咧咧地赵龙,气得头顶青筋乱蹦,“保安呢?还不快来叫保安把他给轰走!!!”
      
      妈的早知道赵龙这东西是这么个货色,他当初就不该抬举他。
      
      “副局,刘福局!”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赵龙用手抹了把了脸,“今天这事儿,您可一定要给我评评理。我不就是问了两句她怀没怀孕,什么时候结婚。她可倒好,还给我甩起脸子了。”
      
      刘副局已经气到将牙咬得嘎吱作响了。
      
      “你给我出去!保安呢,还不快点把他带走!”眼见赵龙越说越激动,什么脏话都快冒出来,刘副局差点没直接甩他两个大耳瓜子。
      
      好在保安及时赶到将赵龙连推带搡离开了现场。
      
      “行了,行了,都回去吧。”心累的刘副局用手边擦汗边对围观众人说,“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发生了些口角,都会去忙吧,我去看看小阮。”
      
      说完,他一把按掉了赵龙给他的来电,然后敲响了阮文心所在办公室的门。
      
      “小阮啊,是我!”刘副局边敲门边说,“那人让保安带走了,你门别害怕了啊。”
      
      嘎吱一声响后,面色苍白的王姐侧身给刘副局让了个位。
      
      “能具体说说发生了什么吗?”刘副局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拿纸巾擦泪的阮文心问道。
      
      “我就是前几天,吃的饭不舒服恶心……”阮文心哭的一抽一抽的,“去卫生间吐了,然后他就非说我怀孕了。”
      
      “他可能是误会高缅把小阮给那个什么了。”王姐补充道,“听说这俩孩子在咖啡店喝咖啡聊天的时候,那个赵龙就总是喜欢搅合他们。”
      
      刘副局尴尬的笑了一下。
      
      “高缅是?”他问道。
      
      “我朋友的儿子。”王姐说,“这不他和小阮都未婚嘛,我就想看看让这两个孩子处一处试试。”
      
      刘副局瞬间了然。
      
      “你放心,小阮。”刘副局拍着桌子说,“大家都是明白人,肯定不会有人相信那流氓的浑话,保证不会有人嚼你舌根子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
      
      “谢谢领导。”已经哭到眼睛微肿的阮文心抽着鼻子说,“出了这种事儿,我想先回家休息一天。”
      
      “行,你先回去!”刘副局保证道,“放心,这假我给了,你也不用担心工资全勤什么的。”
      
      回头他再好好和赵龙算账!
      
      ……
      
      等到刘副局下班回家后,果不其然见到了正在自己单元门前等着的赵龙。
      
      “你知道她是谁吗你就敢胡咧咧!”这是照面第一句话。
      
      “她是谁啊?”见刘副局回来,赵龙连忙息了烟,“刘哥,我没想闹事儿来着,就是早上喝了点酒,一激动就坏事了。”
      
      “她是谁?”刘副局冷哼一声,开了单元门,“她谁都不是。”
      
      还没等赵龙松了口气,就见刘副局又说:“但是她姑父是孙副局!”
      
      赵龙差点没平地摔个狗吃屎。
      
      房产局诸多副局中,孙副局目前是最有可能在老局长退休后接任的。
      
      “你惹谁不好你惹她!”一想到上午发生的糟心事儿,刘副局就愁得直揪头发,“现在好了,等孙副局得到信儿,咱俩都别想好!”
      
      他和孙副局往日虽然无仇,可是近日可能就有怨了。
      
      “哥、哥你得帮帮我啊!”见刘副局要进楼道,赵龙连忙拦住了他,“咱换个地儿说话,今天这事儿是我不对,我给您道歉了成吗?”说着他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您可以一定得帮帮我!”赵龙说,“这要是得罪了人家,我这营生也不用干了!”
      
      说着,他嬉皮笑脸的跟着刘副局进了楼道。
      
      “咱去家里去,好好商量商量。”赵龙殷勤地拿过刘副局手中的包,点头哈腰地说,“哥,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小阮受委屈了,我知道。我赔罪,我愿意马上给她配罪,她说什么是什么!”
      
      ……
      
      DNA检测报告是在第二天出来的,拿到报告的那一刻,高缅的心突然之间跳的无比迅速。
      
      不过激动归激动,他并没有先看报告,而是又托了小李进行DNA比对。
      
      相信很快,他就会知道,三年前失踪的女学生宁聆,和那位咖啡店员宁聆是否为同一人了。
      
      失踪案件的相关档案,也已经到了他手中。
      
      高缅看着手中的报告,郑重其事地在空白处写上了宁聆这个名字。
      
      他的血液,因她而沸腾。每次见到她,高缅都克制不住的感到激动。
      
      既好奇,又恐惧;既期待,又抗拒;既忐忑,又平静。
      
      就这样,高缅怀着那复杂的感情,向领导提交了休假申请。
      
      就在今晚,他将要前往叔叔所在的城市,探索一个名为宁聆的女人的过去。
      
      ……
      
      翌日
      
      就在办公室内挂着的表,指针指向五之时,阮文心没有像另外两位急着下班的同事那样离开办公室,而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表。
      
      下午五点十五分,刘副局和孙副局出现在了办公室中。
      
      “刘局、孙局。”见领导来了,阮文心笑着起了身。
      
      在单位时,阮文心是很少和孙副局接触的,她不想让自己姑父因自己遭受非议。
      
      “好了,人都到齐了。”刘副局拍了拍自己的将军肚说,“咱们出发吧。”
      
      “走吧,文心。”不苟言笑的孙副局示意阮文心跟上,“都是长辈,别太拘谨了。”
      
      闻言,阮文心连忙调整了笑容,跟着他们出了单位坐车直奔酒店而去。
      
      刚到酒店包厢门口,就见赵龙正一脸焦急的在走来走去。见两位副局和阮文心到了,原本皱眉咳嗽的赵龙瞬间笑得无比灿烂。
      
      “哎呀,两位领导。”他凑到他们面前,挨个和刘副局和孙副局握了手,“等你们好久了,来,快进来吧。”
      
      说完,他舔着脸凑到阮文心面前说:“实在对不起啊文心,昨天是我喝多了犯浑。”
      
      见阮文心面色仍然不好,赵龙连忙打着哈哈请他们进了包厢,就在阮文心刚落座时,只见他从椅子上拿起一个袋子毕恭毕敬地送到了她面前。
      
      LV限量背包虽好,可惜,却不是她的菜。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