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春日柔桑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3-26 12:54: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欢迎光临咖啡店(六) ...

  •   大学城内,每家咖啡店所使用的一次性咖啡杯都是定做的,很容易分辨。
      
      再加上咖啡店的垃圾袋上也印有咖啡店的LOGO,所以想要精准地找到宁聆用过的杯子,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幸亏你们今天涂得口红颜色都不一样。” 通过残留在吸管上的口红印找出目标纸杯,并将杯子放入证物袋封好后,高缅看着咖啡店所在的方向说。
      
      咖啡店内虽然依旧灯火通明,可是里面此时应该已经没剩几个人了。
      
      他离开咖啡店时,高薪已然下班返校,宁聆则去刷杯洗碟。而王莉莉此时也在忙着整理吧台,所以咖啡店内的员工不会注意到他去翻了垃圾箱。
      
      再加上此时快到熄灯时间,垃圾箱位置偏僻,所以高缅的行为并没有被注意到。
      
      将咖啡杯放入包后,高缅动作迅速地赶到停车地,然后驱车直奔警局。
      
      “能帮我采集一下DNA吗?”一路加急赶到DNA检验室后,高缅拉着正在值班的化验员小李说。
      
      “行啊,明天搞定。”小李笑着接过了证物袋。
      
      “谢了啊。”见小李没有追问,高缅也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说。
      
      “谢什么谢啊,这不都应该的。”小李一推眼镜,“高哥,我继续忙了啊,就不招呼你了。”
      
      “没事儿、没事儿。”高缅连忙说,“你先忙,我走了。”说完,他离开了检验室。
      
      此时,时间正好是夜晚11点。
      
      边看着窗外的茫茫夜色,高缅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夜晚的警局虽然不像白天那样热闹,可也并不会让人觉得冷清。
      
      忙碌的警察随处可见,高缅也是其中之一。过去,他也会像诸多同事们那样忙的没时间休息。
      
      看着同事们忙碌的样子,正在抽烟的高缅突然觉得有点心虚。
      
      就在他考虑是否要主动加班之时,只见不远处谈话声响起。当其中一人那熟悉的声音传到他耳中之时,高缅突然之间按灭了手中的烟,然后趁着远处的领导没有发现他之前闪了人。
      
      他的思想觉悟果然还没到家,被逮着加班什么的想想就悲催。
      
      ……
      
      清早,就在还未睡够的阮文心,艰难的在床头柜上摸索寻找着正在叫的闹钟之时,她忽然听到防盗门被人关上的声响。
      
      随后,便是父母谈话的声音。
      
      阮文心这才依依不舍地睁眼爬下了自己的床。
      
      “妈,你们回来了。”她边揉着眼睛边对正在收拾行李箱的父母说,“玩的怎么样?”
      
      “玩得别提有多快活了。”晒黑了一圈的阮母边从行李箱往外拿特产盒子边说,“我给你买了不少好东西,快来看看。”
      
      一周前,身为大学教授的阮父应邀前往外省参加学术研讨会,恰好当时阮母刚退休没多久闲的发慌。老两口一商量,索性借此机会游览一下开会的城市,放松一下心情。
      
      对此,阮文心几乎是快要举手举手表示支持了。父母旅游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再有人天天念叨着让她相亲,或是问她对相亲对象什么看法了。
      
      “快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阮母将一件连衣裙递给阮文心,“我觉得这个特别适合你,所以就买了。”
      
      “很好看,等哪天逛街穿它,一定很吸睛。”接过衣服后,阮文心夸赞道。
      
      “你喜欢就好,这样妈就放心了。”阮母突然话锋一转,“对了,你和那个小高处得怎么样了?”
      
      “妈!”阮文心捂头苦恼地说,“我觉得我和他不合适。”
      
      “不合适啊。”阮母松了口气,“不合适就正好再试试其他人,其实我也不太看好高缅。”
      
      她的女儿,确实值得更好的。
      
      虽说受到了母亲滤镜影响,可是她的女儿确实十分优秀。所以阮母对女婿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
      
      一个小警察,虽然说他家里有房,父母也是领导。可是怎么看,他的发展前景都不如其他孩子。她可不想看着女儿过着每天为柴米油盐发愁、担心自己丈夫突然受伤或是殉职的日子。
      
      尤其是在她的女儿有更好的选择情况下。
      
      “其实高缅人不错,可是……”见母亲没有说教自己的意思,阮文心也透了心里话,“跟着他,实在是太担惊受怕了。”
      
      “谁说不是呢。”阮母叹了口气,“文心啊,你以后找机会好好和同事说说。记住了,可千万别直接说没看上,就说性格不合适。”
      
      “放心吧,我有分寸。”阮文心笑了一下。
      
      “对了,高缅本人是怎么想的你知道吗?”阮母问道。
      
      阮文心的眉头皱了一下:“我没直接拒绝他,这几天也没再联系他,他也没主动联系我。可是……”
      
      “可是什么?”阮母问。
      
      “听说他经常去我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喝咖啡,还和服务员她们说……”阮文心咬唇轻声说,“他和服务员说要等我。”
      
      “文心啊……”一直坐在沙发上听妻女谈话的阮父,突然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以后别去那家咖啡店了,这个小高你也别再接触了。”
      
      “什么东西!”阮母大怒,“这不是耍流氓嘛这不是!文心,听你爸的,以后别去那家咖啡店了,这段时间上下班妈开车接你。”
      
      说完,她气愤地一拍行李箱:“你看看,你们单位同事都介绍了什么人啊。他以为他是情圣呢?今天赌咖啡店等人,明天是不是要堵咱们家门口了?”
      
      越想越气的阮母忍不住拿出了手机:“举报他要打什么号码?文心你上网查查。”
      
      “妈!”阮文心连忙夺过了阮母的手机,“人家又没犯罪,您要是就这么举报他,万一他恼羞成怒真来咱们家怎么办!”
      
      她安抚道:“再者说了,这不是还没发生什么情况吗,大不了我以后躲着他点就是了。”
      
      “我就是心疼你啊。”阮母突然抹起了眼泪,“你又不是不知道,妈最怕你像你表姐那样,嫁了个不靠谱的。人不着家靠不上不说,她还得伺候公婆被人挑剔。”
      
      “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像表姐那样的。”一想到自己那位表姐,阮文心也跟着叹了几口气。
      
      其实表姐过成这样,在阮文心看来,与其怨命不好男方不靠谱,不如怨她自己不争气。
      
      学习不好学历低,工作自然也不会好,薪资低就意味着她必须得靠和男人组成家庭,缓解经济压力。
      
      再加上她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什么情商,所以才凑合着嫁了个各方面条件都不好的男人。她会过成这样,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
      
      “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表姐了。”阮父突然插进了话题中,“文心啊,你也别太害怕。法治社会,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阮母对阮父说,“你认识的人里面有能和警局领导搭上关系的吗?”
      
      “妈!”阮文心急了,“你怎么又要找人家领导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见女儿生气,阮母讨好地说,“我也没打算真找人家领导嚼舌根,就是想着问出来,万一那个高缅还纠缠你,咱也能找个地方讲理不是?”
      
      “你妈说的没错。”阮父说,“我等会儿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搭上线。文心啊,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去上班了。”
      
      一家之主发话了,阮文心也不好再说什么。见父母都是一脸忧色,她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等我找到合适的,把他带到高缅面前,他应该就不会纠缠了。”临出门前,阮文心说,“爸、妈,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了。”
      
      “哪能不担心啊。”阮母叹了口气,“行了,你去上班吧,这些事儿不用你来烦心。”
      
      说完,她挥了挥手,目送着女儿下了楼。
      
      ……
      
      十五分钟后,满心烦恼的阮文心开车到了房产局。
      
      进入大门后,原本面色忧愁的她迅速地调整好了面部表情,笑着和其他同事们搭好招呼后,她先按指纹打了卡然后去了办公室准备工作。
      
      三人间办公室依旧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同事们也依旧各忙各的,没多少时间说话。
      
      平日里对她最热情的王姐,今天一反常态的只和阮文心说了声早上好,然后便开了电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另一个年轻些的,则是捧着手机玩手游玩得不亦乐乎。
      
      阮文心瞬间觉得松了口气,将包放好后,她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老实说,现在的她其实也没有多少心情和同事聊天,所以这样互不打扰也好。
      
      就在阮文心刚开电脑准备办公之时,只听办公室走廊内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熟悉的咳痰声,一道彪壮的身影没一会儿便出现在她面前。
      
      阮文心突然开始后悔起来,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关上办公室的门。
      
      “哎呦呵,是你啊。”凑巧经过办公室的赵龙,惊喜地说,“原来你在这儿工作啊!”
      
      开着门的办公室,本来他只是随便扫一眼想看看里面都坐着些什么人,没想到这一看,竟然还能有意外收获。
      
      “是,刚工作没多久。”阮文心皮笑肉不笑地说,“早上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磨人的小妖精”,灌溉营养液~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