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春日柔桑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03 20:28: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序 ...

  •   用了朋友推荐的凡士林润唇膏次日,宁聆发现自己的唇部状态明显好了很多。
      
      清早起床时,唇部不再干的起皮不说,唇纹也肉眼可见的淡了一些。用棉签轻轻擦掉残留的凡士林后,宁聆满意的碰了碰自己的嘴唇,然后去卫生间完成了晨洁工作。
      
      等到她出了卫生间,上了护肤品以后,宁聆对着镜子思索了几分钟后,还是打开了她那装有各种彩妆用品的化妆箱。
      
      今天是2013年2月8日,距离她母亲完成工作回家过年还有两天。这两天也是她仅有的能无拘无束过活的日子,所以宁聆打算抓紧最后的时间,好好的享受一下假期生活。
      
      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就应该打扮的漂漂亮亮才是。
      
      将一大坨BB霜挤出涂抹在脸上后,她耐心的涂抹BB霜,时不时轻拍两下自己的脸促进吸收。等到终于抹好脸后,宁聆又小心地在脖子上抹了些BB霜。
      
      不到一分钟,她那原本和脸差了几个色号的脖子,终于也变成了白色。
      
      看着镜中的白面美人,宁聆满意的眨了眨眼睛,然后有条不紊的开始给自己画起了眼妆。
      
      虽然曾经跟着各种美妆博主的妆教视频化了很多次,手法已经堪称熟练。可是今天毕竟要出门见人,所以宁聆丝毫不敢大意,每一个步骤都小心谨慎的很。
      
      也因此,她的动作难免的慢了起来。等到赵蔚给她打来电话的时候,宁聆还剩下唇妆没有完成。
      
      电话铃响的那一刻,她沮丧的叹了口气,然后随手拿起支口红涂好后接通了电话。
      
      她本来想画个咬唇妆的,现在看来是没时间了。
      
      ‘等你半天了,还不快点下来!’电话那端的赵蔚语气已经十分不友好了。
      
      ‘稍等,我马上下楼。’宁聆讨好地说,‘你别生气了,我马上就出门了。’说罢,她梳了几下头发手忙脚乱的将钥匙钱包还有手机扔进了背包中。
      
      临出门前,宁聆突然之间折回自己的房间,然后拿起了摆在化妆台上的凡士林润唇膏放进背包中,然后她这才出了门。
      
      听说,这个也可以润滑……
      
      宁聆砰地关了家门,然后边用手捂着脸降温边匆匆地下了楼道。
      
      “呦呵,终于下来了啊大忙人。”就在宁聆走出楼道之时,只见不远处正靠在枯树上的一个人开口嘲讽道。
      
      “实在不好意思。”宁聆害怕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说,“赵蔚,你别生气好不好?”
      
      她走到赵蔚面前,挽着他的胳膊轻轻摇晃起来,希冀能借示好让男友消气。
      
      “快点走吧,峰哥还在等咱们呢。”被宁聆撒娇的赵蔚板着脸说,“画的还不错,等会儿见了峰哥他们别给我丢面子。”
      
      被夸奖的宁聆瞬间快活的想要原地蹦两下。
      
      从交往至今,赵蔚还没给过她几次好脸色看。所以今天冷不丁被夸奖,宁聆只觉得受宠若惊。
      
      “峰哥是谁啊?”宁聆边挽着赵蔚向小区外走边问道,“今天不是咱们两个约会吗?”
      
      “你哪儿那么多问题!”被一连问了两个问题的赵蔚不耐烦的甩开了宁聆的手,“走快点,人家还等着咱们呢。”
      
      说完,他加快了脚步率先走出了小区大门。
      
      ……
      
      或许是因为宁聆早上下来的晚,也或许是她把他赵蔚给问烦了的缘故,等到她和赵蔚前后脚走进烧烤店时,赵蔚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
      
      “赵蔚,这边!”见赵蔚走进来,其中一桌有人放开嗓门吼了一声,而赵蔚的面色也在见到那人之后,好了许多。
      
      这让宁聆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过来!”赵蔚推了宁聆一下说,“别给我在那儿甩脸子。”
      
      宁聆连忙笑了起来。
      
      “呦呵,你小子可以啊。”等到赵蔚领着宁聆落座后,坐在一桌主位上的寸头男人,笑眯眯的将宁聆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后,对赵蔚说,“哪儿找来这么漂亮的?”
      
      闻言,正坐在寸头哥身边剥蚕蛹的白貂姐,抬头甩了宁聆一个白眼儿。
      
      “四中的。”赵蔚开了瓶啤酒边喝边说,“才处了不到一周,这不正好趁着她放假带她来见见哥。”
      
      “四中?”还没等峰哥说什么,只见同桌正在埋头吃烧烤的几人中一人抬头,推了推眼镜问道,“重点高中啊,你哪个班的?”
      
      “十一班。”宁聆有些不自在的说,“我成绩不是很好,没能进尖子班。”
      
      “那确实,你得努力了。”说完,眼镜又埋头吃起了羊肉串。
      
      “怎么说话呢你。”峰哥一巴掌呼在了眼镜后背上说,“妹妹啊,我替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向你道歉。这书呆子一根筋说话不中听,你别介意啊。”
      
      “嗯。”宁聆低头嗯了一声,没再言语。
      
      她不喜欢赵蔚这班朋友。
      
      “我又没说错,十一班确实和我们尖子班没得比。”眼镜龇牙咧嘴的说。
      
      “别那么用力啊,晓岳又没说错什么。”白貂姐开口道,“亏你也下得去手,那可是你亲弟弟。”
      
      “是啊哥,她确实和晓岳没法比。”赵蔚也开口劝了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女人学习比不过男人的。”
      
      说着他一手肘捅在了宁聆肚子上,“有没有点眼力价儿,事儿是因你起的,还不快点给峰哥他们敬酒赔礼道歉。”
      
      “可是……”宁聆捂着肚子疼的几乎流出泪来,“我没错……”
      
      “嗨呀,妹妹确实没错!”峰哥连忙站了起来将一瓶啤酒摆到宁聆面前,“是我的错,我的错,来,妹妹你别生气,哥哥给你道歉还不成吗?”
      
      “我说……”还没等宁聆接话,只见白貂姐随手将蚕蛹甩在碟内,玩着卷发说,“吃了烧烤以后,咱们去我叔叔家玩儿怎么样?他去国外过年了,家里面那大别墅空着可够咱们尽情玩了。”
      
      “我不想去,累。”一个黄毛开口道。
      
      “切!”白貂姐不屑地看着黄毛说,“吃的比八戒多,干的比旺财少。没事儿不是吃就是睡,一有事儿就喊累。你这是甲亢,赶紧去治治吧。”
      
      黄毛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三,你给我坐下!”被冷落的峰哥喝了一声,“你嫂子说话再不中听那也是你嫂子,她说话不中听也是为了你好!”
      
      说着他走到黄毛身边,硬生生将他按回了座位上。
      
      “她又不是我亲嫂子。”黄毛嘟囔着说,“我要是真有这种嫂子,迟早得跳河。”
      
      “行了,你也少说两句吧。”坐在他身边的红毛胖子分了他一把羊肉串,“别说话了,专心吃就好了。”
      
      黄毛:“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说完,他恨恨地咬了一口羊肉串。
      
      一场闹剧,这才结束。
      
      ……
      
      这场饭局,足足持续了五个小时。
      
      以峰哥为首的男人们,最开始只是规规矩矩的吃串喝啤酒聊聊家常。等到啤酒喝的差不多了,不知是谁点了白酒,几杯酒下肚之后,全都被酒劲儿冲成了大红脸。
      
      人一喝了酒,就容易走极端。要么像眼镜那样直接趴桌子就睡,要么就是像峰哥他们那样越喝越精神,越聊越能侃。
      
      从野史杂谈到时政热点,从体育球队再到明星八卦,赵蔚和峰哥他妈呢越侃越开心,越侃越下流,之听的宁聆面红耳赤不知该如何自处。
      
      酒气和蒜气混成的气味时不时会传到宁聆鼻子中,这让她嫌恶的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她怕,她怕赵蔚会骂她、打她以及……
      
      甩了她。
      
      “我说……”扑掉不小心落在貂皮外套上的烟灰后,白貂姐问道,“宁聆啊,你是怎么看上蔚子的?”
      
      在白貂姐眼中,赵蔚除了那张还算周正的脸外简直是一无是处。
      
      家穷脾气差,工作还不得志。谁跟这种男人过那可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
      
      “我觉得他挺好的。”宁聆边喝茶水边说,“这种事谁能说得清楚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父母离异从小跟着母亲过得缘故,宁聆喜欢的异性对象总是很奇怪。
      
      不是年纪大的都能做她爹的,就是像赵蔚这种小流氓。偏偏宁聆觉得他们这种很酷,所以经常会和小流氓有情感纠葛。
      
      也因此,宁聆经常受到伤害。偏偏她还很享受这种感觉,所以经常被人评价为贱得慌。
      
      “哼。”白貂姐冷哼一声,扫了眼正直勾勾盯着宁聆的峰哥,恨的差点没把一口白牙咬碎。
      
      这是又看上兄弟女人了!
      
      “晓峰,晓峰。”白貂姐靠在峰哥身上催促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去别墅吧。”
      
      “好……啊!”峰哥大着舌头说,“都别和我客气,今天……我请客。”
      
      “赵蔚。”宁聆看向赵蔚,“我想回……”
      
      “回个什么回!”赵蔚捂着头挥手道,“一起去。”说着他站了起来,拉着宁聆不由分说的走出了烧烤店。
      
      在烧烤店呆了四个小时后,下午两点,他们终于来到了白貂姐口中的别墅。
      
      “怎么样?”白貂姐抱着胳膊得意的看着宁聆他们说,“装修的还不错吧?”
      
      “得意个什么。”本来就看白貂姐不顺眼的黄毛又嘟囔了一句,“又不是你家。”
      
      白貂姐白了他一眼,不屑的移开了视线。
      
      “有酒吗?”在车上已经吐过一次的峰哥对白貂姐说,“打电话再叫点什么吃的过来。”
      
      “我记得他们家是有酒窖的。”白貂姐边掏手机边说,“走吧,咱去酒窖看看,没准儿能有好酒呢。”
      
      等到宁聆他们终于跟着白貂姐找到酒窖,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的事了。
      
      就在这十五分钟内,他们转遍了整栋别墅。宁聆本以为白貂姐对这别墅的构造不是很清楚,可是在听了几分钟解说之后,她明白了,白貂姐这是有心想炫耀。
      
      从楼下到楼上,再从楼上到楼下,等到他们找到酒窖时,黄毛他们已经嚷着快被尿憋死了。
      
      白貂姐的面色已经很难看了。
      
      “喏……”她努努嘴说,“这儿就是酒窖。”说着她一把推开门开了灯。
      
      “卧槽!!!”领头进来的峰哥和白貂姐突然之间不约而同的骂了一句。
      
      “怎么了?怎么了?”赵蔚挤进人群中,“卧槽!!!”
      
      只见酒窖中心,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八个雕像。
      
      八个雕像中,有男女X器官长于一身的人,也有人身羊首,蝠翼鳄鱼头的怪物。除了最中央一座G女雕像以及那座不男不女人妖雕像外,其他六座都没个人模样。
      
      雕像似乎是用铜或者是其他什么金属做成的,宁聆对此毫无研究,所以她也不是很肯定。她只知道这些雕像工艺很厉害,非常有视觉冲击力。
      
      起码她在看到它们的第一眼时,是真真正正的被吓到了。
      
      “卧槽,老三!”一直在吃剩下的烤串的红毛突然指着黄毛说,“你干什么呢?”
      
      “真能进去啊。”老三嘿嘿一笑,将手指从中央雕像身上缩了回来,“还挺真的。”
      
      “下三滥。”白貂姐拍着胸脯说,“真是快吓死我了,都别扯了,快点搬酒。”
      
      “这帮有钱人都什么臭毛病,买这么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峰哥凑到宁聆耳边说,“妹妹啊,害怕就先出去吧,搬酒这活儿让男人干就好。”
      
      “你懂什么,这叫艺术收藏品!”白貂姐气的喊了一句,“宁聆啊,脏活交他们,咱们先出去再说!”说着她拉着宁聆出了酒窖。
      
      那真的是艺术收藏品吗?
      
      临出酒窖前,宁聆又看了看那巴尊雕像……
      
      不知为何,她的心脏突然之间跳的几乎冲体而出。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求收藏求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