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审神者们的名字 ...

  •   “哦~听说,您不想回去?”
      妹子还在点的头一僵,机械地把头扭过去看着笑眯眯地推门而入的鹤丸国永:这一定不是我家的鹤丸,一定不是!我看错了,我看错了……
      “主上,您想让我负荆请罪?如果这是您的意愿的话,我会照办的。”找了一天自家主上都快要急疯了的长谷部先生大概什么要求都会答应吧。
      “长谷部——”终于接受了现实的妹子飙着泪扑向了自家的长谷部“嘤嘤嘤~~”
      一旁的一期一振看着自家婶笑的十分无奈,万分宠溺:“只要您以后别不告诉我们就突然消失,我们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嘤嘤嘤,我错了一期,我保证下不为例!”趴在长谷部怀里的妹子哭得稀里哗啦“我、我、我再也不乱跑了,我好想你们,嘤……”
      “……”被突如其来的一幕闪瞎了眼的某婶,无声地看向自家长谷部,你看看人家的刀,差别怎么这么大……眼里的哀怨简直要溢出来。然后,在某婶希望长谷部过来抱一下自己的眼神中——长谷部别开了头。
      某婶石化了。
      隔壁的妹子哭得响彻天地,她家刀男们只得哄个不停。好不容易送走了隔壁一家,本丸里突然就冷清了,某婶颇感寂寞孤单冷地回到了自己房间。望着某婶的背影,长谷部仿佛下了某种决心,大概吧。
      等到了晚饭时间,却迟迟不见某婶踪影,大概是又睡着了吧。长谷部只好盛好饭菜端去给某婶,果不其然。十分温柔的叫醒某婶,等着某婶的脑子重新开机,然后把手里的晚餐递过去。
      望着面前无比温柔的长谷部和一托盘自己爱吃的菜,某婶心中一暖,只觉得这样也不错呢。
      于是某婶猛地扑上去一把抱住了长谷部,一边蹭一边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道:“哎呀,长谷部真是可爱呢,感动得婶儿我老泪纵横。”
      长谷部脸一红,刚准备推开随时犯病的某婶,就想起了自家主上下午离去时的背影,默默地扭过头任某婶乱揩油。
      哎呀呀,脸又红到脖子根了,果然我家长谷部最可爱了呢~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
      因为今天早上隔壁家要送委托报酬过来,所以这个废婶破天荒地自己主动早早爬出了被窝,乖巧地吃完了早餐,还十分诚恳地用了不少于一百字的话夸赞了下麻麻。
      虽然麻麻深表自己受不起就是了。 现在,某婶端庄地坐在走廊上,和爷爷、小乌丸等一众老刀,一起喝茶享受老年生活,顺便等着隔壁送小判过来。
      老年组一阵唏嘘完某婶今天反常的行为后,又漫无目的地随口谈到最近发生的大事情。
      一旁旁听的某婶表示:你们老年组要不要再悠闲一点?!为什么长谷部每天都把我的行程表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尊完老要适当地爱下幼啊喂!
      或许是被自家婶哀怨又彷徨的小眼神感染到了,三日月宗近放下手中的茶杯,拈了块茶点递给自家婶,一边说着:
      “最近时之政好像又开放了什么限时锻刀活动哦,主君知道吗?”
      小乌丸在一旁附和道:“是的啊,为父记得主君以前是十分关注这些的。”
      某婶接过爷爷手中的茶点,咬了一口,回答道:“我的刀账已经集齐了,已经不需要再锻什么刀了。”
      “哎呀,是吗?”莺丸笑着揭自家婶的黑历史,“我记得以前数珠丸君限锻时,主君可是熬了一天半,硬生生用材料砸了一个数珠丸君出来。”
      “这是真的?”难以置信的大包平看向自己婶婶。
      婶婶:“呵呵”是我是我就是我,对,都是我!你们老年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爷爷重新拿回茶杯,“是真的哟,是来得较早的狮子王说的,哈哈哈,当时我都被吓到了,啊,数珠丸君真是不容易啊,哈哈哈……”
      婶婶:“……”
      明明是我不容易好吗?你这个三日月·切开黑·哈哈哈狂魔·喜欢听小孩子乱讲话·宗近闭嘴好吗!!
      “听说这次限时锻的刀剑,也就是数珠丸君呢……主君真的不在意了吗?”莺丸笑着补刀。
      刚刚被爷爷怼得不轻的婶婶,感觉到自己又仿佛中了一箭,心超痛。
      保持沉默,冷静,淡定,温和。对,没错,他是个愿为本丸谋发展、愿为刀剑求福利的好婶婶。
      小乌丸在一旁叹了口气:“为父倒是很想再看到主君那么可爱的样子,可惜主君已经长大了啊。以前就只有一点高的时候,还会到处乱跑,导致……”
      憋说了啊喂!谁来阻止你爹一下,黑历史要被扒光了啊喂!
      “主上。”
      压切长谷部的出现宛如小天使,婶婶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恩人呐!我最可爱的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自家眼泪汪汪的婶儿,十分不懂为什么主上要用十分狗腿的目光看着他……
      压切长谷部只愣了几秒,自动忽略自家日常犯病的主上,继续道:“子衿大人来找您了。”
      某婶还没缓过来:“子衿?谁啊?我认识嘛?”
      长谷部尽责的解释道:“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大人的名字,叫做子衿。”
      “噗蛤蛤蛤蛤……对不起、对不起,蛤蛤蛤蛤……”
      自家婶婶笑疯在地上,吓到了老年组的诸位,长谷部也表示不知如何是好 。
      三日月宗近:明明主君你才是蛤蛤蛤狂魔好吗,无奈。
      “原来、原来隔壁的妹子叫这么抽搐的名字啊蛤蛤蛤,笑死了蛤蛤蛤”某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一旁已经回过神来的老年组和长谷部十分默契的,一起忽略了这个疯婶。
      莺丸突然说:“话说回来,主君你的名字也十分奇特呢。”
      某婶的笑容顿时消失。
      小乌丸:“是啊,为父记得是叫……”
      “别说!”自我的羞耻感使某婶开口阻止。
      然而你爹已经说出来了:“药丸。”
      某婶瞬间生无可恋脸。
      “是这个没错吧,为父记性不太好哦。”
      你爹还是你爹,亲的。
      某名为药丸的婶婶吃枣药丸。
      
      这段历史十分悲惨。
      因为当年接手本丸时被告知了“不能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名”,他老实照做了。直到有一天,药研随口问了他的名字,他看着药研期待的小眼神,脑子一抽,回答道:“药丸。因为,我喜欢药研”的腿。当然,后面那两个字被他吞下去了。
      他想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药研惊恐的表情和一期铮亮铮亮的本体。
      这也成为后来一期死活不愿意让他接近自家弟弟们的原因之一,是和可以随意掀乱酱裙子为同一等级的原因。
      
      被老年组黑得体无完肤的某名为药丸的婶,带着长谷部来到了待客厅。
      待客厅里鸟语花香。啊呸,明明是气压低沉。
      一脚踏进待客厅的婶婶看了一眼里面正扑在自家刀身上嘤嘤嘤的隔壁婶,默默地退回了待客室外。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隔壁妹子在他家哭的那么惨绝人寰?!
      一脸惊恐的某婶还没缓过来,就被长谷部一把推进了待客厅,并“啪”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某名为药丸的婶婶认为,自己现在再跑出去不工作的话,就很有可能被守在门外的长谷部怼到药丸。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哭得稀里哗啦的妹子,敢于面对秀恩爱秀到死的隔壁一家。
      如此想着,药·鲁迅·丸露出了商业性的微笑。
      
      

  • 作者有话要说:  大洞好不容易更的文,存稿没啦,心好痛,这两天写手稿都写累死了,求安慰~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