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姐姐求你快回家 ...

  •   一说到委托,那只一来就在搞事情的鹤终于正经了起来:“嗯,是我。”
      闻言某正(逗)太(比)婶立时来了兴趣:“哦?你有事,不去找你自家婶婶,反倒过来找我?”
      “嗯……就是因为我找不到姬君了,才来拜托大人您啊。”隔壁的鹤丸把眼睛一眯:“姬君她,不见了呢。”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某婶把手撑在椅子上,头一歪,埋在自家鹤球怀里就开始犯懒:“本丸里都找了?”
      鹤球一挑锋眉看着对面沉默下去的鹤丸,接着他感觉到怀里的头蹭了蹭他,变开口道:“这单子主君接了,回去之后也请再仔细找一遍本丸,有了消息我们会告知的。”
      隔壁的鹤丸点点头转身走了。某婶不要脸的接着在鹤球怀里又赖了会儿,便起身扯着嗓子喊:“长谷部——让大家集合——”
      “是!”
      –——————嗯还是分割线——————–
      集合后布置好了今天的出阵、远征、内番等任务的分配后便带着鹤球和长谷部去万物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隔壁本丸的婶婶。
      不过如今溯行军主力部队已经被打败,每天出阵、远征也就是捡捡资源顺带找找溯行军残部而已。哦,今天还加了一条顺带找找隔壁本丸那个莫名消失的婶婶。希望她没碰上溯行军残部,不然吃枣药丸。
      临近中午的时候,某婶回来了。显然 ,逛了一上午的他已经不想再走路了,因为是鹤球抱着他回来的。而他们身后的长谷部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袋子。比起找人,他们更像是去大采购。
      虽然人是没找到,不过他们收获到是不少:给清光带了最新出的指甲油;给次郎带了酒;给乱带了丝袜;给烛台切带了有新功能的锅等等等等……
      啊,真是繁忙而又满足愉快的一天。
      就让隔壁的婶婶被忘在某个角落里吧。
      某婶从鹤球身上下来 ,直奔自己的被窝,一骨碌滚了进去,躺着一动不动。虽然他十分,特别颓废,但毕竟是接了委托的人,而且他和隔壁的婶交情不错。
      咸鱼婶婶翻了个身,惆怅的想。
      隔壁的婶婶十分有特点。虽然是个妹子,但平时活得没心没肺,可能是因为在自家刀子精窝里呆久了有性别认知障碍,把所有人,无论男女都当兄弟。三句话就能说哭她,三句话就能逗笑她。性格十分单纯,不矫情不造作。
      有次时之政府用心险恶地开了为期一周的数珠丸恒次限煅活动,他一刹那欧皇附体,活动才开半天,就赌出了数珠丸。这事被隔壁婶知道后,缠了他三天,提出了个“欧气转移论”,以为就此能煅出珠子的隔壁婶,十分天真外加特别认真的来了一发。
      结果一发入魂。望着一个半小时的进度条,隔壁婶一边流着泪,一边想啃了煅刀炉。
      就这么一个婶,比他可爱、比他善良、比他非,咳咳,总之的确是可能离家出走的人物。而凭他和这个人的交集,也的确应该去找找。如此想着,他进入了梦乡。
      “主上,请您起床,已经是傍晚了。”咸鱼婶睁开眼,入眼的依旧是长谷部的脸:没办法,毕竟今天的近侍是长谷部嘛,不想见也得见,唉。长谷落部还不一定想叫你呐,谁让婶婶您如果没人叫就一定会一觉睡到第二天。
      “已经这么晚了,那远征部队是不是快回来了”某婶伸了个懒腰。
      “是。”认真的在帮某咸鱼穿衣服的长谷部答道。
      “那我们去院子里等他们回来吧,啊!我的委托!!!”
      “请您不要乱动。”在帮某婶梳头发的长谷部很无奈。
      
      站在院子里,看着远处蹦着回来的小短裤们和走在最后一脸宠溺的一期尼酱,(⊙o⊙)哦,一期肩上还扛着个人?这人好眼熟,咦?这不是隔壁的婶婶么。
      眼瞅着小短裤们就要扑上来抱着某婶,一期一振随手丢掉肩上扛着的人,以光速冲过来拦住了自家弟弟们:“我还有事同主殿说,你们先去歇会吧。”说着,还揉了揉藤四郎们的头。
      某婶:“……”
      能不能别这样对我!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我也想揉小短裤们的头,还有一期你机动什么时候这么高了?某婶伸出了尔康手。
      一期默默地挪了个位子,挡住了某婶望向自家弟弟们的猥琐视线:“博多在街角看到了一个有着隔壁本丸大人灵力波动的球,就拉着我过去了。这才发现那是隔壁本丸的大人缩在那里画圈圈。”
      ——————–短裤们的分割线——————
      隔壁婶抽抽搭搭,含着眼泪,嘤嘤嘤地讲出了自己离家出走的原因。看着隔壁婶婶抹着自己的辛酸泪,某婶感慨隔壁婶终于像个妹子了,平时根本分不清性别啊……
      “早上才十点多一点,就被长谷部叫醒了,而且是特别粗暴的叫我起床!简直没有人性!”妹子又抹了把眼泪“我感觉长谷部他不爱我了!”
      某婶一脸懵逼。
      你家长谷部十点多才叫你起床!就算是粗暴,好歹也是叫醒而不是拎着往梳洗室一丢,这就算不爱你了?这就是没人性了?某婶回想了一下自己今天早上的起床经历,内流满面。
      “我去吃早饭的时候,明明前一天说好了今天早上吃鸡蛋卷,结果别说卷了,连鸡蛋都没有!麻麻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讨厌我了嘤嘤嘤……”
      蛤?只是不给你吃鸡蛋而已,你有见过连饭都不给吃,就是想饿死婶儿的麻麻嘛?没错,我家咪酱就是这么对我的!
      婶他挂着僵硬的微笑表示:我家的咪酱是后妈。
      “还有还有,我家的小短刀们昨天都没有过来抱我!一定是我太非捞不到博多也锻不出后藤,所以他们嫌弃我了!”
      听到这里某婶生无可恋,内心一片绝望:我家一期护崽儿护的紧,只要我一靠近小短裤们他的本体就出鞘了,装作一点都不想剁了我的模样。我上次抱小短裤们是什么时候来着?
      因为煅不出博多、后藤而嫌弃你?
      你有没有见过你煅刀时,一期在旁边不停的念叨弟弟们别来的样子?你看到我煅出博多时一期那出鞘的本体了吗?看见了他恨不得连炉子带刀匠一期砍了的样子吗?
      啊,妹子,你还是太年轻。
      
      在了解了原因后,某婶让妹子赶紧回自家本丸去,让他家的刀男把报酬给送过来。
      然而,隔壁的妹子没听见那句“你家的刀们急得都快把我家本丸都掀了”似的,果断say no,打死不要回去 。
      某婶:“……”开什么玩笑,喂!你不回去我怎么拿钱,这不就白忙活了么!(你只是逛了一上午街睡了一下午觉,并没有干什么谢谢)快回去!让你家的刀把报酬交出来,不然我就撕票!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某婶一边保持着一种意味不明的微笑:“要不要让你家的刀来接你回家?”一边对长谷部使了个眼色,长谷部点点头出去了。
      妹子刚想开口说点啥,就被某婶迅速打断:“当然,不是就这么把你接回去,要所有刀剑沐浴净身,再来基恩你回家以表诚意。”
      闻言,妹子眼中放光,点头示意某婶继续说,某婶用灵力感知刀长谷部已经到了中庭,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连忙接着忽悠:“然后来接你时,所有刀都要来,谁不来回去刀解谁。让长谷部、烛台切背着荆条过来给你请罪,一期也要道歉,谁让他的弟弟们不抱你。”门口的脚步声一顿。
      “嗯嗯!”妹子头点个没停。
      “到我家本丸门口来接你时,要三拜九叩地过来,再用八抬大轿把您请、回、家,这样对吗?”哦呀,真不巧,已经来了哦~
      “对的对的!”妹子握着拳头,两眼闪着小星星,完全不知道你已经被坑啦~~

  • 作者有话要说:  大洞脸黑,非的不的了,在基友的催(鞭)促(笞)下更完了这章,就去呲了一眼刀剑,出了莺丸!!!更文玄学棒!我会更努力的更文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