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的糖》哒哒啦爱你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16:4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唉声叹气,管语几乎是拖着脚步出的门。
      “每道题都有印象,可是换了必要条件,调整了要考的数字和知识点,我又考的稀巴烂。”
      
      外头的太阳有点烈,中午了,日头晒的路边的狗吐舌头。管语很沮丧,也想跟着趴地上。
      
      一个上午,司决给她量身定制了一套试卷,让她限时做完。
      这本来没什么,补习嘛,肯定是摸一下底。可她花了半天,做那些学了三年的题目,又是一个不及格。
      
      呜呜,管语难受的想哭。
      司决让她先回去吃中饭,并没说什么。可那种淡淡的表情,让管语恨不得对方能开口责备她几句。
      
      她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初中的功课都没学好,就妄想着和天才学高中的课。
      司决心里一定是在笑话她吧。
      
      少女慢吞吞的进了自家小楼的大门,背影无精打采,叫人想抓回来抱在怀里浇点水,养一养这朵花。
      窗口看着她的司决,长指点着窗台。
      面无表情的拨弄了一下,窗台上吊兰的叶子。
      
      半晌,清俊的脸上,浮现一缕淡淡的笑。
      “笨的可爱。”
      
      他习惯了高效率的完成课业,几乎不需要听课,在国外接触的也都是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从来没想过,一个公式换种考法,会有人崩溃到这样。
      
      既然答应了少女要替她补课,司决便会认真起来。他收起心中的其余情绪,冷静的梳理了一遍,上午从管语这里摸来的底。
      
      小丫头逻辑思维差的一塌糊涂,做题几乎只看文字。
      重新回到书桌坐回去,司决顺手扯过一张纸,唰唰的提笔在纸上列计划。
      
      他的时间有限,丫头的底子又太差。
      高一的课业先不急着教,最重要的是,教会小少女思考问题的解题思路。
      
      纸上的计划分成三个阶段,字迹苍劲有力,一笔一划有鲜明的笔锋,昭示着主人的个性。
      正写到最后一阶段的计划,远远听见楼下一道中气十足的粗吼声。
      
      “司哥!开门啊!老子来看你了!”
      “快给人家开门啊!”
      这道声音略有些粗犷,一听就是个桀骜不驯的人,并且还有点逗比的神经。
      
      司决手里的笔一顿,皱了皱眉,手下没停,几笔把最后的几个字写完。
      然后“啪”的把计划表,压在了试卷下。
      
      只是几十秒,楼梯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司决黑眸一凌,在来人闯入书房的那一刻,勾拳轰出去。
      
      对方也是个人高马大的少年,古铜色的肌肤,跑上来时一身的汗,整张脸颇有阳刚之气。
      可即使身材高壮,还是在司决拳头轰来之际,怂的往一边侧身躲闪。
      
      “司哥司哥,行了行了,老子错了,别揍我。”
      高骏彦几乎是抱着脑袋往书房逃窜。
      
      他哪里敢接司老大的拳头,那他妈可是拿全球拳击冠军的铁拳!
      虽然吧,是青少年组,因为他这司老大也才16。可这还是实力啊!
      这样的攻击力,谁敢硬扛?
      
      司决充耳不闻,周身气势变得和在管语面前完全不一样,那是一拳一拳练出来的铁血和气场。
      凝眸抿唇,俊逸的脸有如覆上了淡淡的冰霜。
      
      高骏彦跑得快,司决的拳头到得更快。眼看那拳头就要落在对方太阳穴,高骏彦也做好了闭眼接招的准备,司决却力道一收,堪堪把拳头收了回来。
      
      “哎哟,我的妈。司哥你这火气,是吞了木炭还是吃了炸/药?可把老子吓死了。”
      高骏彦一头板寸,近乎光头,一张脸笑起来时,吊儿郎当。
      虽然不及司决精致的俊,却也有几分阳光的帅气。
      他跳上书桌坐着,拍拍心口,一副被吓惨了的样子。眼里却都是笑意,分明在装。
      
      都是老哥们了,他当然知道司决刚才没有真的想揍他。
      估计是因为他不声不响摸上门,惹了对方心烦,他才这么不欢迎。
      
      司决本来已经收起拳头,可见高骏彦伸手去拿桌上的试卷,他声音一冷。
      “下去。”
      
      “啊?”高骏彦收回手,听出老大这会儿是真的有些不悦。
      他咚的一声跳回地上,摸摸圆溜溜的后脑勺,瞄见桌上放着的是一叠试卷,忍不住嚎道。
      
      “不是吧,司哥,喊你出来赛车你不理,闭关在家,还在做初中的数学题?”
      “你不都考上A大了吗?今年全省第二是你吧?我都听欧阳阿姨说了,你咋还…”
      
      瞅见司决此时的脸色,高骏彦嘴巴一闭,乖觉的止了声。
      
      他转了个话题,对着司决抛了个粗犷的媚眼。
      “咳,那啥,你不出来就算了,老子自己来。好不容易回国了,人家这不想你了呗。”
      
      他是从小被司决揍大的。因为这张嘴欠,没少受过收拾。
      小时候见司决长的清秀,在学校里也不和人交流,他还以为对方好欺负没有朋友,出于同情,自告奋勇做他的哥们。
      
      那时同班同级有个胖墩儿,专好敲诈欺负老实的同学,可能见司决干干净净一副富家子弟的打扮,平时又没什么存在感,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没成想,这司哥是个不咬人的狼。
      平时不声不响,被惹怒了,面无表情的发着狠,把人往死里揍。
      
      那时司决还没练拳击,身材也算单薄,但那种动起手来的狠劲儿,是发自骨子里的狼意,能把人吓死。
      那天高骏彦在一旁都看傻了。从那天起,他和班上的刺头,都无声的做起了司决的小跟班。
      
      可能因为这些年,少挨了些拳头,高骏彦陡然见着了敬佩的哥们,嘴又开始痒,没遮没拦的打嘴炮。
      “出来耍啊司哥,考上大学这不就解放了?你还闷屋里,是想提前养老啊?”
      
      司决淡淡瞟他一眼,意思是适可而止,有屁快放。
      高骏彦咳嗽一声,站的直了一些,收起了吊儿郎当的劲头。猫腰凑到司决跟前,却被对方的眼神一吓,停在了两步之外。
      
      他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使劲咬嘴唇抛媚眼。
      “哥,司哥,你给老子补补课呗?”
      
      司决正在喝水,听见这么一个阳刚的“霸王花”撒娇,差点把水呛出来。
      他脸一冷。“说人话。”
      
      高骏彦立刻敬礼站好。“遵命!”
      “哎,那啥。今年中考没考好,你也知道我那啥成绩。连高中都上不了。我老头嫌丢人,砸了栋楼,送我进一中。”
      
      一中?
      司决眉一挑。忽然想到隔壁的小丫头,开学也是这个学校。
      
      高骏彦见他看过来,忙不迭的开口说完肚子里的牢骚。
      “你也知道,我哪里是读书的料。什么三角函数,有阿拉伯数字就算了,竟然还他妈有洋文,什么sincosin,呸呸呸,啥鸟玩意儿。”
      
      他一拍嘴,苦着脸道。
      “一中开学还得有摸底考试,重新分班。老头知道你成绩好,勒令老子暑假来找你取经。”
      “我要进倒数的差班,这三年可就成穷光蛋了!老头还得用皮带揍老子。”
      “司哥,你行行好呗,给老子说说,到底有啥办法让老子成绩突飞猛进?”
      
      高骏彦五大三粗一汉子,长得比一般人壮。他搓着两只手,做乞求的动作,还兼带着摇晃身体做出撒娇的样子,实在是辣眼睛。
      
      司决往后一退,皱起眉。
      “收起这幅鬼样子。”男不男女不女,他眼疼。
      
      同样是撒娇,不。他的小青梅甚至不用做任何举动,只要站在那儿眼睛水汪汪的瞧他一眼,他就能心化。
      补课什么的都是小意思。
      可换成眼前这人,哪怕是多年兄弟,他也不想教。
      
      看出司决毫不犹豫要拒绝,高骏彦高呼一声“不!”,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司决。
      后者一时不察,竟然被抱了个准。
      
      哐当!
      什么东西落到地上的声音。
      两个大小伙儿抬头一看,书房开着的门口,站着一个比花还娇的漂亮少女。
      
      白里透红的肌肤,粉嫩水润的唇,细白的小胳膊,还有黑亮柔顺的头发。
      这简直是个沦落人间的精致小仙女。
      
      可此刻,这个小仙女却慌张的往后退,一副撞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害怕被毁尸灭迹的样子,连连摆手,声音发颤。
      “没…我什么都没看见…”
      
      她不敢看司诀的眼睛,心里又慌又紧张。
      脑海里一瞬间全是闺蜜曾经给她看过的耽美漫画…
      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他们…
      
      越想越慌,管语连地上带过来的饭盒都不敢要了,扭头就跑。
      
      司决磨了磨牙,这下真的一拳揍了出去。高骏彦也不敢躲,结结实实捂着肚子,忍住哀嚎。
      心里却还在不断回放刚才看到的小仙女模样。
      操,这么美。这小姑娘能倾国倾城啊。
      
      “这…司哥,你金屋藏娇呢?”
      “就为了她,才不出来浪?”
      
      司决不理他,单手撑着额头,有些头疼的走到门边。
      饭盒包装非常严实,并没有被摔开。他打开一看,里面是两三道菜,很香,勾动他的味蕾。
      
      心里一动,他抬起头,看着管语离开的方向,皱起了眉。
      
      

  • 作者有话要说:  司诀:被误会了,脑阔疼。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