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的糖》哒哒啦爱你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28 21:14: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Chapter2/哒哒啦爱你
      
      一顿饭局结束,各回各家。
      车到了楼下不久,又嗡嗡一声启动离开。
      
      刚进门的司决,靠在窗口,看黑色越野里的男人,头也不回的开进夜色中,黑眸里无波无澜。
      ——嗤。演一对恩爱夫妻。也算煞费苦心。
      
      窗口正对着隔壁那栋管语家的小楼。
      透过明亮的窗,可以看见对面亮白的灯火中,一家三口坐在沙发看电视的情景。
      
      少年身材高大,身形修长。眸光锐利,不似这个年纪的青涩。
      他借着灯光,眼神落在窗前的少女身上。
      
      管语正在削苹果,用刀一块一块把果肉削好了,放在盘子里。
      睡前看电视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水果,是每天的必备节目。
      她转身要端盘子走,看了看觉得缺了几根牙签。
      
      扭头去拿牙签时,忽有所觉。
      对面的窗户背后,似乎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
      看身材像是司决,可待她还要仔细看,那人却将帘子一拉。
      
      呃…
      管语叉了一块苹果,送到嘴边,腮帮子一鼓。也踮起脚尖把窗帘拉起来。
      
      小时候不觉得,现在长大了,再见到司决,她有些怕怕的。
      司决冰冰冷冷的,气质里还有一点坏。以后谁会喜欢这样的冰山呢。
      
      反正不是她。
      摇摇脑袋,管语端着水果盘子坐回了沙发。
      
      客厅里正放着原配和小三对峙的电视剧,小三气质温婉可亲,三言两语就气的原配跳脚。
      刘玲看得火冒三丈,撸撸袖子指着管正国命令换台。
      
      “社会风气,成天到晚这种电视剧!小三比原配还嚣张了!这种女人,在古代,就得浸猪笼!”
      “男的也不是好东西,管不住下/半/身…”
      
      管正国一直沉默的听着,听到这里忽然皱眉。
      “女儿也在,注意影响。”
      
      刘玲一窒,有些挂不住脸。但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难听。她哼一哼,叉起块苹果不说话了。
      管语低了低头,看一眼爸爸妈妈。平静的站起来,准备去洗漱。
      
      妈妈平时声音大,但只要爸爸一生气,妈妈就会安静下来,两人其实很恩爱。
      等管语洗漱好出门,一瞄客厅。
      果然,刘玲正靠在管正国肩上,两人又老夫老妻的样子,同样的葛优瘫姿势看电视。
      
      管语唇角翘了翘,回了房间。
      
      *
      
      空荡的别墅,搁置了多年,没有人住。从客厅开始,到卧室,没什么人气,凉飕飕。
      屋里的摆设,是这些天,才让家政换过的。司决扫一眼卧室屋里景象,眼中一闪而过厌恶。
      
      箱子轮子在地上滚动着,发出声音。
      声响到了司决卧室门口时,停住。
      
      咚—咚—咚。
      敲门声,很轻的响了几声。
      
      正站在窗前看月色的司决,听见了敲门声,也没给出回应。只是黑眸中闪过讥笑。
      
      ——演模范丈夫的跑了。现在轮到演慈母的人谢幕了?
      
      门外的欧阳书似乎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格,没等到回应,过了片刻,自己按下门把手推门。
      
      “我明天还有个会,约了合作的代表…”
      欧阳书的话说了一半,意识到屋里没开灯。她啪嗒打开墙上的开关,屋里骤然变得明亮。
      
      卧室的摇摇椅上,少年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的躺着。
      脸上盖着一本书,看着像是睡着了。
      
      欧阳书脸上浮现一丝怅惘,轻手轻脚的走进去,抱起床上的被子,替长椅上的少年盖好。
      沉默片刻,她声音很轻的道。
      “儿子,别怪妈妈。”
      
      少年脸上的书,猛地被他拿掉。
      猎豹般锐利的眼神,清醒至极。
      他冰冷的面孔,没有丝毫暖意。薄唇一动,吐出生疏而冷寂的声音。
      “有事?”
      
      欧阳书过来,原本是想说,今晚要去赶飞机,明天有个重要的会。
      可当目光触及司决的眼神时,心里忽然一堵。
      ——儿子看她的样子太疏离了。
      
      在包厢里还和刘玲谈笑风生的优雅女人,此时只是个有些疲惫的母亲。
      她骤然发觉自己的儿子,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长成了身量高长的大人。
      
      欧阳书刚想吐出口的道别,在喉间滚了滚。最后只变成一句轻叹。
      “这么大的孩子了,睡觉不睡床上。”
      
      她转身去关窗户,絮叨的叮嘱。
      “小心蚊子飞进来。”
      
      摇摇椅上的少年,黑眸里不动声色的涌出讥讽,看女人的关切,像陌生人在看戏。
      
      做完这些,欧阳书退出卧室,轻轻把门带上。行李箱的滚动声,轻轻响了几声,停在了客厅。
      然后客厅恢复了安静。
      
      “这孩子…”
      看着紧闭房门的卧室,欧阳书单手将头发往后拢,有些愁。
      就是今天不走,明天她也一定要走的。可儿子一个人在国内,就这样子,怎么让她放心?
      
      想到这里,欧阳书对司靖更是多了一分埋怨。
      
      司决是他的儿子啊。
      这个男人有了新欢,当真就对他们母子不闻不问。演了一场戏,连一个晚上都待不住,要连夜赶回去。
      当初他们还没离婚的时候,可没见他对家里这么上心过。
      
      捏着额角,欧阳书头疼的皱了皱眉。
      公司的事情,万万不能放下。
      儿子这里,却也实在让她担心。就这个精神状况…
      
      她视线转向窗外,看到管语家还亮着灯光的小楼,欧阳书有了个主意。
      
      *
      
      管语这一觉,睡的有点不好。
      她做了一夜的梦,梦见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梦里,她和小时候一样,傻啦吧唧的跟着司决走。司决不理她,她还兴冲冲做小熊饼干给他送…
      司决当然不接受,看也不看挥掉了她辛苦做的饼干。
      那种小熊饼干被打碎,善意被踩在脚底的感觉,真的令人好伤心。
      
      “呼。还好是梦。”
      管语打了个滚儿,抱着被子嘟囔了一声。
      
      幸好司决十岁的时候,跟着欧阳阿姨和司叔叔去了国外。不然…
      想了想少年看自己冷漠的眼神,管语抿了抿唇。
      从小被嫌弃,她一定会有心理阴影的。
      
      小时候是她不会看脸色,老是一厢情愿的往司决面前凑,没有体会到他对自己的讨厌。
      现在不一样啦。
      他们重新做回了邻居,她一定远远躲着司决。绝对不会再送上门惹他烦。
      
      管语捏了捏拳头,赶走心里的挫败。爬起来洗漱。
      中考已经过去了,考不好也没办法。
      高中是新的开始。这个暑假她一定不能浪费了,要好好预习高一的课本。
      
      这天正好是周末,刘玲没去上班。
      客厅里,欧阳书正在和刘玲拉家长。
      两人已经聊了有十分钟,看着似乎是讨论什么事情,达成了一致。
      
      管语换好衣服,洗漱完从楼上下来,就见刘玲对她招手。
      “小语,你欧阳阿姨关心你呢。都要走了,还记着你数学不太好,给你找了个补课的老师。”
      
      管语还没弄清什么情况,就被刘玲一拉,往欧阳书面前送。
      
      “哎呀,我这两天本来还在愁,孩子上了高中跟不上怎么办。没想到你家阿诀那么厉害,高中的课业早就学完了。”
      “阿诀打小就聪明,看来去了米国也没耽误,比小时候更厉害了。”
      
      刘玲笑眯眯的,示意管语跟欧阳书走。
      管语:???
      
      她一脑袋的问号,到现在没弄懂咋回事。她的母上大人,怎么忽然就找了司决给她当补课老师?
      司决那么讨厌她,昨天在包厢外面见到了,还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她不想去讨人嫌。
      
      可是管语没有拒绝和开口的机会。
      刘玲是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做了决定就速战速决。
      
      她把管语往欧阳书身边一送,声音带着笑,爽朗道。
      “那啥,正好趁你今天还没走,带这两个孩子熟悉一下。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估计阿诀还认生。”
      “阿诀的事情你放心,我们都是老邻居了,有什么我都会照应着。”
      
      管语咬了咬唇,被刘玲赶鸭子似的推过去,弄的有点难堪。
      她数学是不好。可也不至于…
      她不想去找司决。
      他们根本就不熟呀。
      
      欧阳书一直是优雅的贵妇模样,相比刘玲的大大咧咧,她像个高贵的女王。
      态度平易近人,气质却很尊贵。
      她温婉的笑着,看出女孩的不情愿,伸手摸了摸管语脑顶。
      
      “小语,阿诀参加了今年的高考。考的还不错,开学去A大报道。趁着高中知识还没忘,给你辅导功课正好。”
      “你不是学理科有点吃力么,阿诀肯定有秘诀,让他教教你。回头你学理科就不费劲了。”
      
      管语一下子就抬起了头,漂亮的鹿儿眼睁得大大的,满是震惊。
      “…A大?”
      
      司决只比她大两个月,开学她高一,人家竟然去大一?
      而且还是全国排名最前的A大!
      A大可好了,就在本市。特别有名气!
      
      管语小时候就知道司决聪明,可阔别多年,再听到少年的消息。还是被重重震惊了。
      不到16岁的大学生!
      这个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过吧。
      这样的天才,竟然是她邻居。还要辅导她怎么学习!
      
      呜,心动。
      她咽了咽口水,想到自己要是把秘诀学到手,开学数学能考及格的场景。
      眼睛变得亮晶晶,声音也细细的。
      “那…麻烦阿姨和司决啦。”
      
      嘤。天才的学习方法,比任何事情都让她心动。
      秘诀,理科秘诀,她没有拒绝的骨气。
      
      *
      
      两家人的小楼很近,欧阳书牵着管语走,时不时看看她,越看越喜欢。
      生了儿子才知道,女儿有多乖。
      软软的,长的也白白净净,一看就是好孩子。
      
      欧阳书在儿子那里碰壁,没地方放的母爱,在管语这里,得到抒发。
      “小语。”
      欧阳书低下头,声音很亲切的叮嘱她。
      
      “阿诀只是脾气怪了一点,人是好的。如果以后和你相处的过程中,有什么地方惹你伤心了,你别放在心上。”
      
      管语被欧阳书牵着,模样精致,娇憨的点头。
      “我知道的,欧阳阿姨放心。”
      
      司决脾气怪。她让着就是了。
      只要能把成绩提高,就是让司决瞪两下,说几句冷冰冰的话,也没什么。
      他又不会吃人。
      
      瞧见女孩的保证,欧阳书略略宽了心。相信有同龄的管语陪着,儿子应该能开朗一些。
      
      别墅里静悄悄的,整个客厅的装修色调格外明亮。
      管语跟着进了门,就见欧阳书去敲门。
      ——司决住在一楼的卧室。
      
      “阿诀,起来了吗?”
      欧阳书声音很轻柔,喊儿子起床的时候,气质优雅高贵,就像电视剧里端庄的皇后。
      
      这种温柔的样子,让管语在身后都看呆了。
      欧阳阿姨好温柔哦。
      不像妈妈,冬天喊她起床直接掀被子——“赶紧的迟到了,学还上不上了!”
      
      管语小心的站在楼梯拐角,看那扇门一时都有些羡慕。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那么温柔的妈!像仙女!
      
      这个念头刚划过脑海,门咔的一声被拉开。
      
      少年沉着脸,黑眸像含着冰与火,英俊的脸上是阴云密布的脸色。
      “干什么。”
      
      少年显然刚睡醒,被人从梦中喊醒,脸臭臭的。
      管语低了低头,移开目光。
      她毫不怀疑,如果刚才敲门的是自己,会被少年用目光冻成冰块。
      
      司决脾气真的坏。
      对那么温柔的妈妈,也这么凶。
      管语看着地面,心里对这天才的竹马,有一点不赞同。
      
      她更加坚定了自己,暑假“拜师求学”的日子,要谨言慎行,乖巧稳重!
      
      司决几乎一夜没睡,回到国内,尤其是这个屋子,失眠的厉害。
      到了凌晨五六点,才好不容易进入梦乡。他浅眠。突然被吵醒,可想而知情绪有多糟糕。
      
      他烦躁的皱了皱眉,看一眼面色温柔,欲言又止的欧阳书。
      压了压心里的火气,声音淡漠。
      “还没走?”
      
      欧阳书心里一酸,硬是把情绪压下去,强做出笑容。
      “给你做了早餐,一会记得吃。”
      “机票退了,定的下午的,现在出发来得及。”
      
      她有点小心翼翼的瞅着冷漠少年的脸色,转过身,朝着管语笑了笑。
      “我把小语带过来了。阿诀,我记得你不偏科,今年高考数学考了满分吧。”
      “小语理科底子弱,你给她补补?”
      
      管语在一旁小鸡啄米的点头,小碎步的往卧室门边挪。
      那双漂亮的鹿儿眼,装满了亮晶晶的星星,期盼的抬头和司决对视。
      
      教教她吧。
      她会很乖的。
      
      司诀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有耐心的人。
      失眠一宿补个觉,还被人当成了好好先生,来拜托给别人补课。
      他想也不想的要拒绝。
      
      可看见亲娘脸上微弱的乞求神色,再触及管语眨啊眨的水瞳。
      鬼使神差,他硬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绝了,这两个女人。
      
      闭了闭眼,他忍住要脱口的“操”字。门一关,屋内传来少年闷闷的声音。
      “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司诀:只因为多看了媳妇一眼,我连觉也不补了。
    ——
    明明啥违禁词都没有,我看了下,给我屏蔽了三个词。改了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