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殊色》狐阳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01 1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祭司大人美如画 ...

  •   漆黑的地方,似乎有水滴的声音不断响起,嘀嗒嘀嗒的让人心烦意乱。
      
      林曜睁开眼睛的时候,浑身都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无力感,只有嘴角似乎弥漫血腥的味道。
      
      这副身体,在他到来之前已经死亡,而他的意识到来,让本来变僵的身体再次回暖,却不代表着之前致命的问题就不存在。
      
      腹中不是轰鸣,而是极致的收缩,那是饿到极致,几乎要把自己的胃消化掉的感觉,林曜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自己的饮食问题。
      
      唇上压着重物,看不见东西,林曜只能遵循本能的去寻觅那丝水迹,将那带着血液味道的液体吞咽下去,才勉强有了一丝的体力,去支撑脑部的运转。
      
      读取记忆,脑袋里面的画面闪过,花池喷泉,草地鲜花,蒙着轻纱的女人,她们的头上缀满了宝石鲜花,她们的手臂比月光还要柔和动人。
      
      她们会在草地上轻轻摇摆着曼妙的腰肢,为这座仿佛巨石堆砌的城池带来一种红色的梦幻般的气息。
      
      巧笑嫣然,然后那些持着金器酒杯,环抱着美丽女人,手指上戴着无数镶了宝石的戒指的人,在这样悠闲享乐的气氛中,被冲进来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挥刀砍下。
      
      金制的酒器跌倒,宛如琼浆的美酒洒出,本来醉人的液体,混合上了红的发黑的血液,散发出了一种糜烂又芬芳的甜味,即使这一幕充斥着恐怖的氛围。
      
      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呼喊声还有这具身体的啼哭声。
      
      灾难来临的时候,这具身体被最顶上坐着的女人护着,她的裙摆上带上了血腥,却还是强撑着抱着他躲进了一处黑暗的地道之中。
      
      只可惜说是地道,不如说是宝库,慌不择路的情况下,只能为他们带来短暂的生机,宝库里合上门,就是冰冷阴暗,没有食物,没有水,那些堆放在箱子里面的宝石和金币,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用处。
      
      那些跟进来的仆人称抱着他身体的女人为王后,称呼他为王子。
      
      他们恐惧,害怕,饥饿,然后怀抱着绝望死去。
      
      那些记忆是画面,让回溯的人仿佛亲身经历一样,这个孩子的恐惧,害怕还有憎恨,他躲在母亲的怀里,透过缝隙,亲眼看到昔日疼爱他的父王被一把利刃钉在了王位上,利刃抽出,喷洒出鲜红的血液,留在印象里的,是父王睁大的淌着血泪的双眼和那把刀旁华丽的云帛衣摆。
      
      而在这里,温柔漂亮的母亲,在他最饥饿的时候,用那双平时根本不会执刀的手,在那细白的手腕处划下深可怜骨的伤口,递到了他的嘴边,然后抱着他,轻轻的唱着美好的歌谣,像是每次哄他睡觉时一样,静静的失去了呼吸。
      
      他的母亲,想让他活着。
      
      只可惜,他还是死了,才能等到林曜的到来,承载着这副身体遗留的感情。
      
      作为世界复仇组的一员,他的任务是,找到这副身体真正的仇人,然后复仇。
      
      这是任务,也是工作,工资根据任务完成的评分来进行提成或者扣除。
      
      而用于这个世界任务的所有支出,都需要自己垫付。
      
      [1325系统提示,是否花费一千星币开启临时最低生命值保障?]
      
      [开启。]
      
      林曜在自己的脑海里说道,如果不开启,以他目前的状态,恐怕还不等走出这里,就会直接嗝屁。
      
      生命值保障开启,林曜总算觉得身体恢复了点力气,费力的将压在身体上的尸体推开,低头看着这个仍然保持着拥抱姿势的女人,她很美,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胸口的感情激荡,林曜捂着胸口闭了闭眼,才借着微弱的光芒打量着这个宝库。
      
      堆放的宝物,遍地的尸体,想要报仇,就要先从这个地方走出去,可外面,根据那些记忆和他的估计,现在那些闯入的人,也在找寻这里。
      
      先不说出去,一旦他们找到这里,他也同样是死路一条。
      
      慢慢的喘匀着呼吸,林曜的脑海中飞速的运转着,然而还不等他有所行动,就突然听到了仿佛石板摩擦的声音传来。
      
      有交谈的声音,林曜来不及分辨那是他们说的是什么,只听到了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仿佛踩在人心尖上的鼓点声一样越来越近。
      
      1325系统略带着焦急的声音传来[宿主,怎么办?]
      
      [闭嘴。]
      
      那道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好像给整个阴暗的宝库都带来了宛如太阳一样的光芒,即使他拿在手里的刀还滴着血。
      
      “大王子殿下,这里就是查德王室的宝库,”一道恭敬谄媚的声音紧随在那人的身后。
      
      “让人全部搬走,然后……”他的声音比最优美的钢琴声还要悦耳,说出的话,却被魔鬼还要可恶:“烧掉这里。”
      
      装死是没有用的,林曜微微松动着气息,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种子,几乎透支着最后的精神力。
      
      “原来这里还有一只漏网之鱼,”趴在地上的身体被揪着头发拎了起来,林曜正面对上那个声音的主人,才真正直视他的脸。
      
      微带着卷曲的金发的头发,在火光的映照下,比那成箱搬出的金子还要漂亮,他的眼睛,湛蓝的仿佛外面的天空,只是深邃的,却像海底一样,充斥着危险,属于东方的华丽丝绸上绣着云帛,包裹着他完美的身形,也让林曜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还是一条脏鱼,”他似乎笑了一下,伸出的刀尖却诉诸着他的残忍无情。
      
      可那刀尖,在碰到那双脏兮兮的小手上的幼苗时,突然停了下来,带了些迟疑:“这是……婆娑花的幼苗,你是祭司?”
      
      林曜看着那几乎抵在下巴上的明晃晃的刀尖,颤抖着身体点了点头。
      
      才十岁左右的身体,面对着刀尖和血腥,怎么可能不害怕。
      
      带血的刀被收了回去,可还不等林曜松口气,这位大王子又笑了一下:“祭司,怎么会在查德王室的宝库里面?嘴上还沾着血?”
      
      林曜的心绷的很紧,他小心翼翼的将婆娑花的幼苗放进了丝绸的袋子里面,才张开有些开裂的嘴,咳嗽了两声,用干哑的声音道:“我是……前来……赠送婆娑花……的种子的。”
      
      “所以被带到了这里?”大王子看着眼前被血糊的脏兮兮的人。
      
      他的身上裹着破碎的衣服,布料却十分不错,露出的手脚虽然纤细,却白皙的通透,一看就不是奴隶出身的孩子,而是平时被供奉着的,除了王室的孩子,只有祭司有这种待遇。
      
      一个国家如果被消灭,任何人都有可能死,只有一种人,拥有着免死金牌,那就是祭司。
      
      他们的任务是主持祭典,祭祀神明,为国祈福,当然,这种能力,并不足以保他们不死,保他们不死的,是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能力,那就是培育婆娑花。
      
      婆娑花是一种植物,花开荼靡,红的像天边的红云,连根茎都好像是玉做的一样,美丽而珍贵,既是视觉盛筵,又是稀世珍宝。
      
      只因为这种花,能够提升战士的能力,越是盛开到极致的,效果越好,副作用也越小。
      
      只是既是稀世珍宝,自然千金难寻,只有珍贵的祭司,可以依靠自身的能力,使这种植物的种子生根发芽,越是强大的祭司,培育的花期也就越短。
      
      也因此,越是能力强大的祭司,也越珍贵。
      
      林曜也就是在回溯这具身体的记忆时察觉到了这一点,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幸运的是,即使婆娑花的种子不经催生,没有任何的作用,也有很多的贵族,会将它们带在身上,以求辟邪,才有了那个幼小的,足以保命的花苗。
      
      只是眼前这个人,眼中的杀意似乎仍在,他看着很年轻,甚至还不能说是成年,可是那双眼睛盯着,就是让人的心底发毛。
      
      林曜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滴落下去,砸在了这个人的手上时,他的身体被一把拎了起来,随手丢进了一个士兵的怀里,几乎没有被抱住。
      
      那位大王子看了看手忙脚乱跟个八爪鱼一样的林曜,随手扯过宝库里一块珍贵的丝帛擦了擦手道:“带他回去,放进祭司殿。”
      
      士兵本来好像端着垃圾的手顿时抱紧了,像是怕摔了什么宝物一样,甚至带了几分颤巍巍的看着怀里的林曜,恭敬的点头:“大王子请放心。”
      
      危机解除,林曜本来绷住的那口气也缓缓的松了出来,绷紧的神经松懈,这副身体仿佛到达了极致一样,即使他努力的咬牙撑住,也止不住眼前的黑暗。
      
      耳朵里,似乎有人的惊叫声:“柯帝殿下,祭司大人好像晕过去了?!”
      
      “不过是饿晕了,喂点水,喂点吃的,别让他死了。”
      
      柯帝摸了一下那小孩儿的脖颈,虽然跳动很微弱,但是还活着,虽然脸脏兮兮的,但是那双眼睛,带着恐惧的,一闪而过的光芒,实在很漂亮。
      
      林曜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高头大马的马背上,身边,是被一双穿着铠甲的手臂扶着,硬邦邦的像是石块一样冰冷坚硬,让他一动脖子,就感觉到了酸涩。
      
      而他被保持这样的状态不知道多久,双腿的内侧,轻轻一动,就火辣辣的疼。
      
      “祭司大人醒了?”颇为粗犷的声音,带着一丝难得的恭敬从头上响起。
      
      林曜抬头,看着那个还不算陌生的脸,开口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奥纳西斯城,那才是我们的国家,也是祭司大人以后的国家,”这位士兵开口回答道。
      
      虽然他的脸上带着伤疤,却不像记忆里面冲进大殿里面砍杀的人一样,脸上充斥着杀意和血腥,而是好像在跟比朋友更珍贵的客人交谈一样。
      
      刽子手,面对要杀的人时会一身杀气,面对亲朋好友时,也会有身为人类普通的感情。
      
      林曜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虽然酸涩,却没有刚开始那种好像随时要死掉一样的虚弱感了,可能是晕过去的时候,被塞进了食物和水,才能摆脱那种困境。
      
      也算是暂时安全了。
      
      而根据士兵的话,他放眼望去,才发现自己好像跟在一从队伍里面。
      
      绵长的队伍,无数的马拉着捆绑着箱子的车,旁边都有士兵跟从把守着,道路黄土漫天,可从那车轮压过的痕迹和马吃力的程度来看,那些东西,应该就是宝库里面的东西,本应属于那个惨死的父亲的东西。
      
      “阁下,我能问一下,奥纳西斯国家里,都有谁会穿云帛花纹的衣服?”林曜抬头问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好久没有写过快穿了,开心。开文前三天评论区会有红包掉落,三天后统一发放呀,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支持。
    PS: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也要开开心心呀。
    橘子会每天定时早上十点更新,开文后日更不间断,坑品有保障。
    写文很开心,也希望小天使看文能够开心。
    PPS:如果不出意外,接档新文就是《欧皇[修真]》这篇啦,求预收~
      欧皇是什么?
      
      就是那种出门随手捡个纸片,然后显示你中了五百万的,叫欧皇。
      
      朝砚穿越了,还穿越在一个刚刚被确认废柴,且被未婚夫无情抛弃的身体里面。
      
      成为□□城笑柄的朝砚发现,他身体里面多了个游戏系统,名字叫——欧皇。
      
      随手一点。
      
      [恭喜您获得顶级补血红药]
      
      再一点。
      
      [恭喜你获得顶级蓝宝石一颗]
      
      再来。
      
      [满级橙武……]
      
      朝砚:哦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