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算命吗?》听说我是黑山老妖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6-21 15:23: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初夏,太阳已经初具威力,晒得众人脸蛋通红。
      太平街上,人来人往,这一带是有名的算命街,不管男男女女逛完街后,都喜欢来这里看看热闹,或者兴起的时候,也算上一卦。
      “先生,先生,你算出什么来了?先生!”中年妇女焦急的声音在宋哲的耳边响起,宋哲浑浑噩噩,在一阵推搡中睁开了眼睛。
      他面前坐着一位中年妇女,神情焦急,见到他睁眼后,松了口气,忙不迭地问他算出了什么。
      宋哲:……什么情况?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下四周,再看了下自己面前小桌子摆着的一系列东西,眼熟的让他想起了以前跟着哥们去街上偶尔遇到的算命家伙,所以他怎么会当起了一个算命先生?excuse me?现在是什么情况?穿越?开玩笑?
      “先生,先生——”中年妇女频繁又焦急地叫着他,宋哲这才敛下心下各种情绪,抬眼看她。这么一看,宋哲竟影影约约地从她额间瞧见了一丝阴气,再看时,那中年妇女的额头上竟出现了一画面,一男人抱着两个年代久远的瓮在同那中年妇女兴奋地说些什么,只是画面不过三秒,就消失了。
      宋哲一愣,眨了眨眼再看去时,画面不再出现,倒是那阴气还在中年妇女的额间飘动。宋哲在心中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贵、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①,然后再抬眼看了眼那神色担忧的妇人,那抹阴气还在。
      宋哲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手指微颤,最后强压住内心翻涌的情绪道:“你把家里的情况再说一遍?是发生了什么?”
      中年妇女曹芳丽听到宋哲这么一说的时候,心中有些失望,她刚才明明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给他听了,怎么还要再说一遍?想到刚才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曹芳丽心里暗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找错人了。就知道这先生年纪轻轻的靠不住,若不是有名气的算命先生她预约不到,又有人说这先生虽然年纪轻,但是本事大,她也不会想着就近碰碰运气。唉!
      这样想着,曹芳丽看向一旁人头攒动的算命摊子,内心既无奈,又心焦,终是叹了口气道:“几天前,我家孩子突然又哭又闹,尤其是到了半夜,更是像是被什么惊到了一样,哭闹不停,已经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一睡下就哭,就闹。我寻思着是不是遇上了什么脏东西。”
      说话的时候,曹芳丽脸上流露出痛苦烦心之色,宋哲想到自己在她额间看到的画面,那两个瓮上面泛着阴气,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曹芳丽的身上也有阴气,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两个东西身上沾上的。
      ——母子瓮。
      突然,三个莫名其妙的字眼出现了宋哲的脑海里,宋哲一愣,抓了抓头,愣是不知道这是怎么出来的。不过,他想着原身是算命先生的话,或许是有这个本能吧。那么问题来了,原身哪里去了?
      他低头瞧了眼自己的手,细皮嫩肉的,掌心还有个小痣,跟他以前的手一模一样。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他早就想拿个镜子照一下自己了。
      宋哲垂眸深思了一下,开口道:“你家人是不是曾经带回来两个以前的瓮?”
      曹芳丽愁苦的脸上出现出惊讶的神色,“是的,是的,我老公前几天从乡下老家挖出来的,说是年份久远,是古董,就带回来了。先生的意思是——”曹芳丽心里一哆嗦,“是不是那玩意不干净?”
      曹芳丽是个迷信的人,对于这些老东西心里其实非常忌惮,总觉得都是死人用过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对人不好。但是老公说那玩意年代久远,一看就好东西,就想着再等几天找下家卖出去。
      说起来,似乎就是因为那两个瓮被带回家后,家里的孩子才开始哭闹不休的。
      曹芳丽急的不行,连连追问,“先生,是不是那两个瓮有问题?”
      宋哲点点头,“确实,具体的还需要等到晚上在看。晚上的时候,我需要去你家一趟。”
      “去去去,马上去!先生,我们现在就走。”曹芳丽一听有问题,哪还等得到晚上。
      宋哲指指自己面前的东西道:“那也得等我把这些收拾一下拿回家才行。”
      曹芳丽也知道是自己急了,她忙道:“好好好,先生,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快去快回。”
      宋哲笑了笑,收拾起东西,他并不知道原身住在哪里,但是大脑却会自动地帮他做出反应。他穿过太平街,又路过了一公园,穿过一人流繁多的大道,来到了一小区前。
      记忆告诉他,这个就是原身住的地方。
      他按照惯性走,上了三楼,来到了303房门前,从兜里摸出了钥匙。
      宋哲看了眼手中的钥匙,开了门。
      房间是标准的两室一厅,装修简单,打扫的也很干净。宋哲将东西搁在了一旁,按照记忆进了浴室,浴室的镜子里印出一个人影,青年不过二十出头,唇红齿白,面容姣好,不像个算命先生,倒像是混娱乐圈的。
      宋哲摸摸脸,掐了掐,用力过大,自己也忍不住龇牙起来,奇了怪了,这脸怎么长得跟他一样?宋哲顺势坐在了马桶盖上,开始思考人生。
      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突然变成算命先生前,他半夜还在寝室里努力奋笔疾书,写着论文,因为明天就是最后交论文的期限了。难道说,他猝死了?
      不是吧!这么惨?他也只不过是熬了一两天的夜,没道理身体那么脆弱吧!
      可是如果不是猝死,那怎么解释他现在的情况。
      突然,宋哲身子一个踉跄,大脑一阵眩晕,无数的记忆如同潮水般翻涌而来,挤得他脑子都快要爆了。
      过了十来分钟,宋哲才颤巍巍地举起手,擦了擦额上的汗,他抬头,瞧见镜中的自己,面容惨白,唇色惨淡,孱孱弱弱,无端地透着一股病西施的感觉。
      他喘着气,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浸湿了。真是操蛋的人生啊!
      没有错,他确实是因为熬夜赶论文猝死的,在这之前,关于熬夜猝死宋哲看过很多报道,听过很多演讲,但是却一直觉得这种事情离自己很远。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是熬夜到十一二点才睡的,就这时间在某些夜猫子眼里还算是早的了。
      哪晓得厄运就这么降临了。
      宋哲懊悔地锤头,早知道死亡来的这么猝不及防,他就是被训一顿,也不熬夜啊!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的死亡跟他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也是熬夜猝死的,不过不是赶论文,是玩游戏太入迷,在今天之前,已经连续三天没好好睡觉。原身想着自己最近没钱砸在游戏上,就准备去太平街摆摊。哪知道这太阳当头一照,他就这么去了,换做宋哲上了。
      宋哲为原身默哀三秒钟,他们两同名同姓,还长得一样,结果连命运都一样,要不要这么凄惨啊!
      他占了原身的身体,也不知道原身是不是跑到他的世界占了他的身体了。
      宋哲琢磨着回去的事情,可是冥冥之中,好似有人在他的脑袋里说,不可能,死心吧。宋哲抿抿唇,眉宇间透露着几分烦躁,虽然在原世界,他没人疼,没人爱,但也不代表他喜欢来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而且还当个算命先生。他可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忠实拥护者啊!
      只是一想到刚才在那中年妇女额间看到的东西,宋哲忍不住抱头嗷叫,他不要重塑三观啊。
      在那里瞎折腾了一番后,宋哲继续看起了原身的记忆。原身也是个孤儿,被山上一道士收养,道士看他天赋出众,就教了他这一门本事。等原身长大后,道士去世,原身按照道士说的,下山生活,一下子被这花红柳绿的世界给迷住了。
      他本身就有几分本事在,帮一些人算命赚了不少钱,还在这儿租了一单元房。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想算命就算命,活的不知道比在道观里要好几倍。
      原身性子不坏,只是日子过得毫无节制,猝不及防就嗝屁了。
      宋哲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这都什么事啊!
      他坐在马桶盖上,沉思了很久,现在他是回不去了,只能顶着这具身体生活,而且似乎还继承了他算命的本事,那他以后是要靠算命谋生吗?
      宋哲一开始并不打算当算命先生的,一是他本来就不相信鬼神之说,二是他觉得上大学拿本证出来工作比较靠谱,万一这个国家突然严打,把他当做宣传迷信之流给抓起来了怎么办?
      但是原身的记忆以及刚才他在中年妇女额间看到的东西都让他的三观以及信念开始摇动,最让他忧桑的是,原身没有读过大学,甚至不是本地人,户籍不在这。他一没钱,二没权,怎么上大学?他甚至连高中文凭都没有。
      宋哲躺尸,默默给自己心里建设,其实算命也挺好的,还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新奇事情,是的吧?
      
      

  • 作者有话要说:  ①来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撒花花,开新文,小可爱们动动小手戳一戳收藏,爱你们哟~
    看过隔壁桃花的玄学大师的都知道,作者我最爱瞎几把乱写,哈哈哈哈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