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这是什么情况 ...

  •   三、这是什么情况?
      
      “渊泽和渊绪呢?”
      
      她这两个弟弟,一个八岁,一个五岁,正是猫烦狗厌的时候,这院子难得这么安静。
      
      “他们啊——前儿你舅母来这边送东西,顺带接走了,你舅舅进京考试,她在家中怪冷清的。”杨芝兰解释到。
      
      “冷清?虽说大表兄与舅舅一道往京中去了,不是还有二表兄和表弟吗?”舅母林氏还真是爱热闹。
      
      景湉期大表兄杨博瞻如今十六,跟着舅舅进京赶考,一来父子互照料,再者也可增长见识,二表兄杨博峻比她年长四个月,至于小表弟杨博承才四岁,想想舅母家里现在四个小子,还不闹翻了天去。
      
      “别说,他们走了这两日,我也觉着冷清呢?”杨芝兰本想和女儿叙叙话,不想景湉期已是吃饱喝足就犯困,便让她去睡会儿。
      
      她今天可是走了不少路,乏得很,爬到床上就睡了个天昏地暗。等她这个世界的爹散学归来的时候,她已经好梦正憨。
      
      “湉湉怎么突然回来了。”景行摸到房里看了看熟睡的女儿,对景湉期突然归家,他这当爹的也十分惊讶。
      
      杨芝兰把景湉期的话原样说了,景行也没有追问,毕竟若是正有什么大事,胡夫子应该早就派人来了。
      
      景湉期翌日晨起,活动了一下筋骨,昨天走的路不少,小腿有些酸疼,突然放假的日子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她左扭扭右晃晃,一转身就看见了顾修谨。
      
      “湉湉,你真的回来了?”顾修谨握着一卷书,看来是趁着课间休息过来的,南山书院的学生宿舍和教职工院子一东一西,隔着大半个书院。
      
      “我听先生说你回来了,便过来看看。”
      
      顾修谨如今也十四岁了,他的外祖父是先前因冤身死的顾相,顾相因长得峻美,有美相之称。反正看顾修谨现在的长相,景湉期觉着只要这小子不长歪,将来必定是帅小伙一枚,可见当年顾相的美称,应该是名副其实的。
      
      “多谢你跑了大半个书院来看我,回去好生念书,晚间来我家吃饭。”景湉期催他回去,免得赶不上课。
      
      她与顾修谨的相识也算是一番奇遇,当年一起被人贩子抓走,关在地窖里,而后又是顾修谨的母亲病故托孤,若不是因着顾修谨的缘故,也不会结识胡夫子,也是胡夫子的指点,父亲与舅舅的科举之路才如此顺利。顾修谨这些年也算是在她家长大的,和她的弟弟们也没什么两样了。
      
      “我这就回去了。”顾修谨笑得阳光灿烂,点点头。
      
      “你想吃什么,我让娘亲给你做。”景湉期又问。
      
      “什么都行,你爱吃就好。”顾修谨说罢一溜烟就跑了,再不跑快点恐怕就迟到了。
      
      “吃点什么呢……!”景湉期原本还在思考要让娘亲给自己做点什么,突然想起来一件十分重要的是,飞也似地冲进屋子里去翻自己背回来的包裹。
      
      掏了半天找出一个锦囊来,这是那个女子给她的,景湉期打开一看,却是一张写着蝇头小楷的丝帛,丝帛里还包着一枚玉蝉。
      
      景湉期将那上面的字细细读来,原来那女子叫做陈晚娘,原是醉花楼的清完儿,后被一军士赎身,然后那军士留了信物去边塞,她真是有些傻了,差点忘了这事儿。
      
      等到叶岐和胡夫子回到济世阁,已是景湉期下山三天后了。胡夫子听说叶昰倾居然把人赶下山了,当时就吹胡子瞪眼了,又知道这位少阁主居然让那么个小丫头独自一人走到南山书院去,那脸色就更不好了。
      
      “我的少阁主,你怎么……这丫头原本是老夫看好的苗子,还说这次考教之后便收在门下的。”胡夫子显然很不满叶昰倾这波操作,虽说景湉期是犯了规矩,可规矩也没说要逐出师门啊!
      
      “况且怎么能让她独自一人走那么远的路,那日你都知道要用马车把她带走,万一在路上遇到了歹人可又如何?”
      
      叶昰倾浑然无知的模样,专心致志为两位长辈烹茶。
      
      “若是从这儿到南山书院有歹人,咱们的人岂不是白养了?”
      
      他可是派人跟了一路的,原本以为小丫头会要个车的,没想到居然十几里地一步步走回去,路上也不带歇息的。
      
      “师父,徒儿想着这丫头虽说坏了规矩。但也是事出有因,可见是个有决断的,倒不是徒儿偏私,只是……”胡夫子看向叶歧,说到。
      
      “好了,每次你一称我师父就没好事,顾家剩下的那个孙辈如今可是在跟着她爹爹在南山书院念书吧?”
      
      叶岐也觉着景湉期剖腹取子一事虽说莽撞,但更是有胆识,这几日听胡夫子说了说她家中境况,又见她成绩优异,心中早已有了盘算。
      
      “正是,说到底也算是缘法,若不然还不知那孩子会流落何处,你也晓得我与顾家的情谊,我膝下无出,那孩子就算是我半个孙辈了。”
      
      胡夫子拈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一叹,故人往事让人唏嘘。
      
      “我瞧你这样子,该不会看中了那丫头做孙媳吧?”
      
      叶岐调侃道,他和胡夫子甚是投契,虽有师徒名分,实则更像是知己,胡夫子当年弃官从医,也算是一性情中人,而且分外护短。这几日胡夫子念叨的次数多了,叶岐难免猜到一些。
      
      “师父言重了,只是他们一处长大的,也算知根知底,两小无猜……”
      
      胡夫子倒是没有隐瞒自己这一层心思,毕竟在他眼中景湉期和顾修谨也是投契,这男子能找一投契的女子相伴终身,实在是一大幸事,就如同他和自己的夫人一般。
      
      红泥小炉上的水滚了,扑出来了不少。
      
      “水煮老了……换一壶……”叶歧淡淡撇了孙儿一眼,让他重煮一壶。
      
      叶昰倾果然走神了,心中不忿,原来是有了童养夫的,难不成那小丫头竟是真的以为自己要她在房里‘伺候’,几天前才一句话不想和他多说的就下了山。他好歹是济世阁少阁主,有这么气量狭窄卑鄙无耻吗?竟是将他看成了什么人,于是这一晃神的功夫,烹茶的水就煮过了。
      
      胡夫子才无心喝茶,还在那儿可劲夸。
      
      “况且那丫头本就是一个好苗子,济世阁的三甲不比南山书院的三甲简单,我还觉着可惜了,她若是个男儿……”
      
      夫子就是这个性子,但凡是得了他眼缘的,那便是喜欢得不得了,巴不得夸了又夸。
      
      “既然那丫头如你说得那么好,倒是不如我自己收在门下……”叶岐微微一笑。
      
      “这是极好,只是这辈分……”胡夫子一想,能入了老阁主的眼确实更好些,可再深想又觉得不对,叶岐早就不收徒弟了,若是再收了景湉期,那这丫头不就和自己同辈了?比少阁主也大了一辈。
      
      “倒不如记在父亲门下,父亲如今也没个亲传弟子。”叶昰倾从善如流,已是泡好了茶,给两位长辈奉上。
      
      “哟,少阁主是怕在辈分上吃亏啊!”胡夫子笑道,忽得觉得有些不妙。
      
      “只是她终归是犯了门规,就算要收徒,也得有所惩戒才是。”果然,叶昰倾又道。
      
      “如何惩戒?”这次反而是叶歧问话了。
      
      “请御鞭便是。”叶昰倾淡然答到。
      
      “少阁主,你这是?!”
      
      御鞭是先帝赐给济世阁的物件,用以惩戒犯事的弟子,实则是镇场子,这么些年就供着,哪里用过?
      
      “那丫头怕是挨不得这几鞭子,算了算了,这徒弟还是我收了算了,至于惩戒……”
      
      听到要挨鞭子,胡夫子可不干了,这御鞭一请便是九鞭之数,可不把人抽个半死,他还以为这小子真是好心,没想到在这儿等着呢!
      
      “即是收徒,如师如父,你父亲在护国寺十几年了,已是方外之人。”叶岐深深看了自己孙儿一眼,倒是没有否决他。
      
      “孙儿晓得,孙儿理当代父亲受这鞭刑。”叶昰倾十分郑重,徐徐拜下。
      
      胡夫子不知道最后事态怎么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原本是一次还算愉快的闲聊,一盏茶方才饮尽,现在变成了在护国寺出家多年的叶思远要收景湉期为徒,为了惩戒景湉期违背门规,师徒同罚,叶思远之子,济世阁少阁主叶昰倾要受御鞭九鞭。
      
      当然,以示郑重,这请御鞭一事必定是要好好办一办的。
      
      叶歧喝完孙儿泡的一盏茶,便就让叶昰倾退下了,独独留下胡夫子在风中凌乱。
      
      “师父,这是何意?”胡夫子不解。
      
      “你也说她是个好苗子,济世阁这些年也没出类拔萃的女学子,身为男子有些病症始终是不好看的,我自然是想好好栽培。”叶岐又给茶壶里添了水。
      
      “这哪里是栽培。您可真是老谋深算。”
      
      胡夫子这才回过神来,如今济世阁确实是缺女医,毕竟女医行走在王侯将相家的后宅要容易得太多,他这可是害了小田七,而且这么大张旗鼓的‘收徒’,这是要将她架在火上烤啊!
      
      “我这是惜才而已,若她不愿我也不勉强。”叶歧又道。
      
      “您可是与少阁主约着来诈我呢?难得少阁主如此上心了。”胡夫子苦笑,这爷孙俩倒是很有默契,一唱一和,只是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小田七能不答应吗?
      
      “你也晓得他当年也是……”叶岐长叹一声。
      
      胡夫子不说话了,叶昰倾出生时的那一番波折,如今这世上没几个人知晓,毕竟这一位少阁主也是剖腹取子的幸存下来的‘子’。
      
      当年剖腹取子的人便是叶昰倾的父亲叶思远,叶思远因妻子难产身故备受打击,自此常伴青灯古佛。是以先前叶昰倾突然将人带走,叶歧倒是觉得在情理之中。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走过路过看过的读者们,收藏了不会吃亏,收藏了不会上当!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