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昼》蟹总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7-08 10:08: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和顾维谈完,顾津发现房间没有上锁。
      门板含着一道缝隙,外面静悄悄。
      她不自觉咽了口唾沫,大眼溜圆地瞪着那方向瞧,最终鼓起勇气悄悄下床,脑袋顺门缝探出去。
      
      屋子里没人,通往院落的门大敞四开,老式的粉色纱帘吹起降落,日光明晃晃,在地上框出一个变形的金色影子。
      顾津这才看清整间房的格局,客厅方方正正,周围几间卧室,均是关着门。室内没怎么装修,白墙灰地,家具简陋,应该不常住人。
      
      她静静观察了一会儿,移出身子,心跳有些失紊。
      一路走到院子,畅通无阻。顺着老旧的篱笆墙向外望去,竟满眼荒凉,一大片空地,半户人家都没有。
      
      顾津心凉,清楚这不是逃跑的最佳时机,有可能刚踏上那片荒地,就会被人捉回来。
      虽然顾维的存在让她有恃无恐,也坚信他绝不会伤她分毫,但这些建立在血缘亲情的基础之上。另外几人都是穷途末路的抢劫凶徒,他们有棍棒和匕首,曾经那利器紧紧贴着她的脖颈,只要稍微用力,就会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刚才他们在客厅的争执,她听得一清二楚。
      顾津见过每个人的样貌,所以已经不是单纯的顾维妥协她就能自由,也就是说,在他们全身而退离开这里以前,是不会放过她的。
      
      顾津内心涌起深深的绝望,她开始怀念那座城市里,只有十几个平米的小单间。从前总是抱怨过道太窄,房子太老,暖气片温度不够高,可现在想回去,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是奢望了。
      其实顾维说得对,只不过让她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哪里都是她自己,没有任何差别。
      但事情不是这样看,自打顾维走上这样一条路,她好像就失去了这个哥哥。顾津不是正义凛然、嫉恶如仇,但她能分辨是非黑白,也懂得善恶有报。
      不是一条船上的人,她能做到的,敬而远之。
      
      顾津沉沉叹气,拖着发软的双腿往院门方向挪了挪。
      这院子很旷,堆满旧柴和破木板,青砖铺就的地面,夹缝里冒出黄绿不齐的野草。
      四周空无一人,角落并排停着辆银色SUV和一辆红艳如火的尼桑轿车。顾津没太注意,又往前走了几步,就在抬脚跨出门槛那一刻——
      
      “再走一步。”
      
      顾津后脑一麻,一股电流顺脑壳一直窜到天灵盖儿。她动作蓦地停住,昨晚男人赤.裸上身的蛮野形象立即浮现在眼前。
      还未落地的脚掌硬生生收回来,她扶着门框回头,寻声望去,男人正坐在那辆银色SUV里,此刻车窗落下,他手臂搭在上面,露一截麦色皮肤,肌理走向突出,显得张弛有度。
      天气虽已转暖,但也不到穿短袖的季节。看着都冷。
      
      顾津舔了舔嘴唇,听见自己说:“我不是要逃,只是……散散步而已。”
      
      车子是和她背道而驰的方向,李道没有回头,只在后视镜中看她。他另一个手腕搭过来,中指弯曲,抵着拇指肚,将揉捏成团的口香糖锡纸快速弹出去。
      粗粝的手指沾着黑色脏污,是刚才修车留下的痕迹。
      “我的意思是,你再走一步…...”他故意顿了下:“看看你哥在没在外面。”明明说着捉弄人的话,却一本正经。
      顾津心中很是抵触,但不太敢与他对视。
      
      李道说:“看看啊?”
      不知为什么,顾津竟傻傻的依言往外看,不过没敢迈步,只向外探了探身体。
      “有人吗?”
      “没有。”
      
      她转回头去。
      车窗位置却多出一颗脑袋,是个女人,白面红唇,波浪长发,妆容很是精致漂亮。
      
      杜广美叠在李道身前,有些调皮地朝她眨眨眼,笑着说:“逗你呢,理他干嘛。”言语间亲近又狎昵。
      顾津抿了抿唇,目光落在她指尖夹的女士香烟上。
      青烟缥缈,丝缕消融。
      她顿时口干舌燥。
      杜广美懒懒的语气:“这里是郊区,方圆几里都是荒地,人挺少的,车也不通,所以还是省省力气,别瞎折腾了。”
      “说了只是散步。”她低声顶回去。
      
      “什么?”杜广美没听清。
      李道却掀开她上身,这才又在后视镜中看到顾津瘦小的身影。
      两人目光在小小镜片中不期而遇。
      李道:“不打扰你,你慢慢散。”语气随意,似乎笃定她没那胆子敢逃跑。
      
      车窗升上,车内事物被黑色玻璃遮挡住。
      顾津本应一头扎进屋子里,却不知因为什么在较劲,扭回身,竟步伐生硬地在院子里溜达起来。
      她脸上妆容有些花,头发也稍微松散;穿着昨晚那身衣服,杏色贴身高领打底衫和工装长裤,衣摆束进裤腰,略略勾勒着曲线,尤其那双腿,格外笔直修长。
      
      杜广美被推回副驾位置,稳了稳身体,侧过头,见他目光仍然停留在窗外。
      她轻飘飘的:“这是瞧什么呢?”故意凑过去,顺他视线好奇张望。
      李道一笑:“她这衣服穿得有意思。”
      杜广美没明白,想追问两句,李道已经回到刚才的话题:“你那车我就开走了,待会儿给你张卡,里面……”
      她伸出手指抵上去,截住他的话:“你这是成心不给咱俩留念想?车你开走,但钱我不会再要了。”杜广美点点他下巴:“我要让你知道,这世界上也有钱买不来的东西。”
      李道挑眉:“什么?”
      “情。”
      “发情吧。”
      “去你的。”杜广美轻推他一下。
      
      她笑过后,车内安静片刻。
      “你……就不能晚走一天吗?”
      李道却说:“万一郭盛的人真找到你头上,你就实话实说。”
      “我不会出卖……”
      “别把话说太满。”李道耸开她的手,不耐:“你是聪明人,再怎么着别给自己惹麻烦,说到底无冤无仇,郭盛不能拿你怎么样,可能受些皮肉苦,这点我对不住你。”
      他稍微顿了下:“到时候就说是我强迫的,我们不定到哪儿了,他抓不着。”
      “放心,他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个……我这样的人身上的。”杜广美说:“何况这房子是我表姑妈留下的,荒废多年,没那么容易被查到,否则也不会让你们做碰头地点了。”
      
      这一回,李道没有接话。
      他抿着唇,目光无意间又投向车窗外。
      
      杜广美寻着他的视线,见那姑娘还在院子里。
      她手臂交叠,轻托起胸部,侧影虽纤薄,曲线却不逊色,身上那件杏色打底衫妥帖地裹着身体,没有一丝赘余。阳光晃射,视线上存在错觉,衣服颜色竟和皮肤如出一辙,白亮而圣洁,跟光着身子似的。
      杜广美终于明白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了。
      
      中午过后,所有用品准备齐全。
      小伍绑好行李,从车顶跳下来:“买了帐篷还能露营?我都有点儿期待了。”
      李道:“先保住小命再期待吧。”
      
      一行人陆续上车,杜广美站门口送行。
      李道走在最后,她倾身抱住了他:“以后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吧?”
      李道没答,终究提醒一句:“岁数大了,改个行。”
      杜广美眼眶发热,点点头:“嗯。”
      “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把自己嫁了算本事。”他从裤兜抽出手,将一张卡悄悄放在她身后的柜子上,“走了。”
      李道解开她手臂,难得温柔地在她肩膀上轻拍两下,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李道、纪刚和顾维坐进普拉多,本预谈些事情,苏颖也凑热闹跟着挤进去。
      
      一路向西,车子绕着尘土飞扬的小路开上国道,速度不快,红色尼桑稳稳当当跟在后面。
      李道从后视镜上挪开目光,转头望了望更远处的风景。
      已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旷野的风温顺许多;车窗外天空湛蓝,挂几抹淡云,炽烈的太阳在当空投下数个光晕。
      
      纪刚驾车,问:“后面的路有想法吗?”
      李道说:“早些年给邱爷跑运输,卜远-重阳-广宁这条线比较熟。这些地方交通和网络信息相对落后,尽量走国道能省不少麻烦。等到了广宁,再想办法出境。”
      顾维在后面问:“到时候找邱爷帮忙?”
      李道说:“近些年他广宁买卖风生水起。”
      “他会帮我们?”
      他只答:“试试看吧。”
      
      顾维知道李道办事向来靠谱,虽没给明确答复,但心中若无九成把握,不会轻易去做。
      顾维没多言,反倒苏颖忍不住发问:“那你当初为什么离开邱爷,转跟了郭盛?”
      李道开口之前,顾维替他说:“后来邱爷让他带货。”
      是什么货,大家心知肚明。
      
      苏颖:“那你离开,邱爷就轻易放你走了?”
      李道没多提:“不然怎样?”
      苏颖冷哼,重重靠回顾维怀中,“要这么说郭盛真畜生,别人做什么买卖他就做什么,后来又学人家带货?你不做,他就威逼利诱,再不然就赶尽杀绝?”
      
      提起郭盛,苏颖憎恨不已。
      当初就是他强迫她,这些年几欲逃脱最终都被他捉回来,他为人阴险歹毒,那方面不行,总会想出别的法子折磨她。
      每当回忆起那些晦暗煎熬的日子,她都恨得发抖。
      顾维将人搂怀里,嘴唇蹭着她鬓角:“好端端提他干什么。”
      苏颖眼睛泛着水汽,忽然转向顾维:“他这次不会找到我们吧?”
      “不会。”他轻声安慰:“有我呢,别怕。”
      
      两人搂在一起,小声交谈着。
      顾维哄女人倒是有本事,没多会儿,苏颖破涕为笑,不知听到什么,缩在他怀里又打又咬。
      时候不对,就差张床了。
      
      李道扫了眼内视镜,看顾维笑得像个傻缺,哼了声,从置物盒里取出墨镜,“老纪,你的意思呢?”
      纪刚注意力都在前方,稍微转头:“这路你熟,我没意见。”他问:“正常需要几天?”
      “四五天。”
      纪刚点点头:“那晚上找到落脚点大家碰一下?”
      “嗯。”李道没再说什么。
      
      他调整椅背,手臂盘在胸前:“你俩一会儿坐后面的车。”
      隔半天顾维才知道说自己,不满:“凭什么?”
      “不凭什么。”李道闭目:“看着碍眼。”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说点啥?早餐吃了啥?
    本章随机66个红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