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清扬婉兮》瀼瀼 ^第2章^ 最新更新:2017-11-20 21:23: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老爸萌娃去旅行 ...

  •   晚上,张姨照着每天的习惯,牵着清扬的手,在小区里慢慢散步。时不时哄她去和别的小朋友玩,清扬看了看调皮的小屁孩儿们,默默抓紧了张姨的手。
      “张大姐,你带的小姑娘真听话,半步不离你身边。”一个大嗓门满头卷发的婶子看见两人,羡慕说道。她手中也牵着一个小男孩,不过小男孩似乎不喜欢这样,一直往人多的地方看去,还把这位婶子往那边带。
      张姨客气道,“兮兮是女孩子,天生文静些。”这里是高档小区,安保措施尤其严格,很多娱乐圈人士都选择在这购房。清扬打眼一看,几乎都是阿姨牵着小朋友的手出来散步,不用说,肯定是父母去工作,留下保姆带小孩。
      和她家的情况,半斤八两。
      清扬亲身经历过无数惨剧,光保姆虐待儿童这一例,不知几何。她还挺佩服沈亦文郁雨的,给自己女儿留下一个保姆,就万事大吉。得亏张姨是个好的,不然她都担心,沈清扬活不活得到现在。
      小朋友的身子骨本就弱,一点受凉出汗的,都可能带走一条脆弱的生命。她记忆里,沈清扬被张姨带的够仔细了,还是进了四五次医院,而为人父母的,仅仅派了两个助理去看一眼。
      如果不是沈清扬还对父母有盼望,清扬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两人得到该有的教训。
      
      第二天清扬午休后,和张姨两人在做手工饼干。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张姨疑惑,“谁啊?”简单清洗了手中的面粉,小跑过去开门,清扬坐着没动,手稳稳的做好一个小狗形状的饼干,放到一旁。
      “沈先生,您回来了。”张姨惊喜的声音,清扬听得一清二楚,“我给您拿拖鞋,兮兮在做饼干呢。”
      “是吗?兮兮真厉害。”一道清隽温和的声音传入清扬耳中,她挑了挑眉,手中快速做了好几个不同形状的饼干。
      张姨:“兮兮可听话可懂事了。”
      沈亦文径自走到厨房,见一个小女孩稳当当坐在儿童座椅上,左手一个小兔子模具,右手一个小熊模具,正举着不动,似乎在犹豫哪个更好。
      看到她,沈亦文只觉得胸腔里全是满满的父爱。
      “兮兮,爸爸回来了,你刚刚不是还跟张姨说很想爸爸吗?”张姨给沈亦文的经纪人倒好水,就见父女两各干各的,似乎不认识一样。她不敢念叨沈亦文,只好从清扬入手了。
      清扬:……她怎么不记得说过这句话?
      沈亦文笑着坐到女儿旁边,随手从一堆各式各样的模具中拿起一个,柔声道:“兮兮,你看爸爸做的这个小兔子可不可爱?和你头上的发箍一样哦。”既然女儿不就他,他去就女儿呗。
      沈亦文温文尔雅的脸上漾起一抹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姿态,如果让他的粉丝看见,一定会羡慕的嗷嗷叫。
      “不能吃!”在张姨的盼望中,兮兮终于表情严肃的说了三个字。
      沈亦文英俊的脸愕然:……
      “你没洗手,不干净。”
      “做的小饼干不能吃。”
      清扬认真解释,圆溜溜的眼珠是显而易见的嫌弃,白皙肉嘟嘟的小手,把小兔子饼干推开,然后抽出一张纸巾,仔细擦拭,特别是碰了饼干的食指,擦了两三遍不止。
      “噗嗤…”
      惊醒了沈亦文,锋利的眼刀子唰唰唰向靠着厨房门的男人飞去,祁然一脸无辜,走过来,抽出一张湿巾,平视清扬问道:“叔叔用湿巾擦干净手,做的小饼干可以吃吗?”
      小女孩儿歪着脑袋,似是在思考,祁然不急,静静等着她的回答,“可以。”清扬清脆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又嘱咐他,“手指间也要擦干净。”
      祁然顺着清扬,在她的监督下,仔仔细细一丝缝隙不落的擦好自己的手,然后温柔问道:“兮兮,那能给叔叔借一下你的模具吗?”
      “全给你用。”清扬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把沈亦文面前的一堆,豪爽的推到祁然面前,半点没看到自己老爸在一旁心酸的表情。
      祁然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小孩子真是美好的天使,他礼貌道谢,“谢谢兮兮。”小姑娘真大方,他都羡慕沈亦文了,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儿。
      清扬抠着残留在模具中的面粉,没空抬头,“不用谢。”
      沈亦文的怨念都快突破天际,自己女儿不理他,他没放在心上,毕竟很长时间没见,可对他的经纪人有问必答是怎么回事?
      
      两人没在厨房多待,张姨看着在客厅的两人,低声对清扬说,“兮兮,要对爸爸好点,爸爸是爱你的。”她看着父女两的相处,连陌生人都比不上,实在忧心的很。
      清扬乖乖点头,糯糯答应:“兮兮知道了。
      才怪,这才是开始呢。
      连家的钥匙都没有,回家还需要按门铃,她不屑对他好,至少,目前是这样。
      清扬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或许人家本就没把这儿当家呢。
      张姨不放心,叹了口气。
      
      祁然透过玻璃看着可爱大方的清扬,对沈亦文道:“看见你家兮兮,我倒是放心了不少。”看着就不是任性娇气那一挂的,他敢保证,父女两上节目,肯定会圈一大波粉,搞不好沈亦文会成国民岳父。
      沈亦文不这么想,往沙发上一摊,“她都不理我,哪里让人放心?到时候观众还以为我两的相处画面出毛病了。”
      “不是静音,就是静止!”
      祁然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很没同情心的笑了出来,经他这么一说,他还挺想看这节目的。见沈亦文好像真伤心了,很现实的劝他,“咱合同可都签了,要毁约也不是不行,但这后果你可得自己担着。”
      “老爸萌娃去旅行”的第一季非常成功,第二季不知道多少人降片酬也要争着上。蓝北台就是看着新出炉的影帝面子,卖个好,想和沈亦文搞好关系,毕竟影帝可不是地里的大白菜。
      沈亦文实在不想去,代价他们付得起,只是临时毁约,白白把盟友变成对手,可就不划算了。
      “去!”沈亦文咬牙,他过了任性的年纪,好不容易到如今的地位,如果传出他不守职业道德,他承担不起。再说也能和自己女儿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联络联络感情,是他赚了!
      处久了,兮兮也会接受他。
      血浓于水,不是说着玩的。
      祁然见他苦大仇深的样儿,幸灾乐祸,“我跟你说了,事业上升期最好先不要谈感情,你倒好,直接给我造了个团子出来。团子出来我也不能给你塞回去,好好养着也就罢了,偏偏你和郁雨做的什么事,把人小姑娘和保姆往家一扔,无事一身轻的去拼事业了。”
      “兮兮不理你,那是你该受的。”祁然说的绝情,其实心里也是希望沈亦文能好好修复和女儿的关系,不然市面上火爆的综艺那么多,他怎么就偏偏接了这档。
      正是因为这点,清扬才愿意给他好脸色。换做郁雨的经纪人,呵,任他说破天,清扬眉头不带眨的。
      “还有郁雨,母性光辉在她那,我看都去喂了狗。这节目后期可是有母亲送惊喜的,不要到时候,郁雨一出现,兮兮问你,她是谁?”祁然不厚道笑了笑,“我看你怎么回答?到时候丢脸丢到全国观众面前,你们夫妻俩真的是要火遍全国了。”
      沈亦文真没想到这点,他和兮兮相处的时间少,那郁雨比他更少。虽然他想用透明胶把经纪人不饶人的嘴缝上,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他承认自己想做娱乐圈的常青树,想让更多观众认识他,但…一点不想因为女儿不认识自己妈妈的事情,被人熟知。
      “我知道了。”
      祁然见他真正放在心上,不再多言。
      “节目组是明天一早过来是吧?”沈亦文确认道。
      祁然点头,“可能会很早,要拍你和兮兮没起床的样子,你警醒着点。”拿出影帝的演技,睡眼朦胧总会演的吧。
      “没问题。”早起加演技,对他来说,都是小事情。主要是他该怎么照顾他的小公主啊?这是个艰难的问题,一想到,沈亦文觉得自己拨腿就跑的心更强烈了。
      虽然成了父亲,却没有父亲的成熟。
      
      “饼干好了。”张姨戴着手套从烤箱里把栩栩如生的饼干取出来,瞬间厨房被烘焙的香气弥漫,“兮兮,拿去给爸爸,和叔叔。”张姨放了一些在盘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让清扬在沈亦文心中有个好印象。
      事实上,有哪对父女之间,需要这样小心翼翼讨好来维持关系,这本就不正常!
      张姨其实也意识到了,否则怎么会一直叮嘱她要好好表现。
      清扬捧着盘子脚落不到实处的走到两人面前,黑黝黝的眼珠打量了下两人,似乎在疑惑他们怎么还在?想不通便不想了,学着张姨待客的一套,客气有礼道:“叔叔吃饼干。”
      小不点装端正的样子,看的两位成年人会心一笑,沈亦文父爱爆棚,摸了摸清扬的脑袋瓜,把她当做大人,“谢谢兮兮。”
      拿起一个小兔子饼干,赞叹道:“真好吃,兮兮手艺真好。”
      清扬:……夸一个四岁的小豆丁手艺很好,她懂吗?
      在祁然想伸手拿饼干时,兮兮突然把盘子端起来,避开他的手,哒哒哒的往厨房跑去。
      祁然呆住。
      沈亦文得意咬了口饼干,“血浓于水懂不懂?小孩儿护食呢,不想和你分享。”果然是他沈亦文的闺女。
      “呵呵…”祁然绝不承认,自己一瞬间的心塞。
      清扬没让沈亦文得意太久,祁然一直注意着,小不点手中多了东西,他一下子就看见了。在清扬一手抓着盘子颤颤巍巍往这边走时,祁然长腿一迈,两三步走到兮兮旁边,结果她手中的饼干,哟,还有点重量。
      清扬两只爪子拿着湿巾,几不可闻呼了口气,来到茶几处。
      她郑重的抽出湿巾,递给祁然,教导他,“要先擦手,才能拿东西吃!”
      完美解释了自己为何端走饼干的举动,祁然心一暖,在清扬不加掩饰的注视下,再度把手擦的干干净净。然后,看见小豆丁满意的点点头。肉嘟嘟还有小窝窝的爪子,似是表扬他,把整盘饼干又往他那边推了推。
      沈亦文:“……”扎心了!
      虽然闺女没说,可他就是觉得自己被洁癖党嫌弃了。
      祁然拿起一块饼干,没喂到自己嘴里,反而递给清扬,结果小孩儿坚定摇头,“我还没洗手。”
      “没事,叔叔喂你,不用你洗手。”他柔声道。
      清扬想了一瞬,露出甜甜的笑容,“谢谢叔叔。”依偎在祁然的怀里,安心的吃起饼干。
      沈亦文:“……”心碎了!
      祁然朝沈亦文挑眉,目光落在他手指。
      不爱干净的邋遢鬼!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