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君一曲》老滚儿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2-03 00:55: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番外 ...

  •   付临提着从邺城带回来的手信兴冲冲地前往翟府,见翟天佑在指挥着给家里增添些新的家具,付临十分招摇地走过来了。
      
      “天佑!我听说你成亲了啊!你也是的,成亲那么大的事儿你竟然不提前通知我!我可以直接推了我爹交代给我的事喝你喜酒啊!”付临将礼物搁在堂厅的桌面上说道。
      
      “嗯,是比较急,不然你嫂子就要跑了。”翟天佑笑着道。
      
      但这笑容令付临有种笑里藏刀的错觉,不过发小成亲了,他也高兴:“是哪家的姑娘啊?也没见你提起过呢?藏着掖着真够意思的,还是兄弟么?”
      
      “你见过的。”
      
      “我见过?谁啊?”付临挠头,“我记得你从未对哪家姑娘上心啊!”
      
      屏风后传来尹子彦的声音,翟天佑道:“你嫂子来了。”
      
      “哇,好诶,我要跟嫂子问好——”话音刚落,付临看到尹子彦从雕花屏风后出来,但除了尹子彦以外,没看到其他姑娘,不由得疑惑道,“嫂子呢?”
      
      翟天佑牵着尹子彦的手,尹子彦一脸甜蜜地站在翟天佑身边。“他就是你嫂子。”
      
      “……”付临当场石化!
      
      翟天佑当着付临的面亲了一下尹子彦的额头,说:“付临,看到嫂子,高兴吗?”
      
      咔咔咔……付临身上出现多条裂痕,“砰”地一下碎成很多块。
      
      他终于明白翟天佑的笑是什么意思了,那是得意、狡诈、炫耀、挑衅的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付临伤心地大叫,原地蹦跳,他无法接受!他无法接受!他喜欢的人变成了兄弟的媳妇儿!
      
      付临双手揪着他头发,既委屈又绝望……
      
      翟天佑叹了口气,拍了拍崩溃中付临的肩膀:“好了好了,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你就认了吧,来,叫嫂子。”
      
      付临蔫儿不唧唧地瞅翟天佑:“真是的我好兄弟……”
      
      拍了一下付临的后脑勺,翟天佑道:“快叫嫂子。”
      
      付临的视线落在尹子彦脸上,张了张嘴,没说话,而后才不甘愿地叫道:“嫂子。”
      
      翟天佑:“大声点儿,没吃饭?”
      
      付临中气十足地:“嫂子!”
      
      尹子彦微笑着点头:“嗯。”
      
      下一刻,付临牵起尹子彦的手:“你为何想不开,竟然要嫁给天佑?我不好吗?我家也很有钱啊,你想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我都能摘给你,他有啥值得你看上的?论帅他没我帅,论有钱他就比我有钱那么一点点,……”
      
      翟天佑嘴角直抽抽:真不要脸。
      
      尹子彦目光缱绻地望着翟天佑,道:“他给予我的,你给不了我。”
      
      “说,是啥,倾家荡产我都给你买!”
      
      “他的人,整个人,都给我了,你不是他。”
      
      付临囧:“那就是没得谈了……”
      
      翟天佑说:“当我的面撩嫂子,皮痒了是么?”
      
      付临不满地:“明明是我先喜欢上的!”
      
      “感情的事,没有先来后到。”翟天佑说完,搂着尹子彦进内堂去了。
      
      付临还想跟上去,翟天佑回过头说:“我和你嫂子恩爱去了,你自个儿玩儿吧。”
      
      尹子彦白净的脸显出一抹微红。
      
      “哎!好吧!”付临只好认命,耷拉着脑袋往大门走去,一路上嘀咕道,“天佑娶了个男媳妇儿,以后定会还再娶其他小妾,不然翟家就得绝后了啊,哼,到时候子彦伤心,就知道我的好了……”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三个月,翟天佑傍晚回来时,小月告诉他尹子彦还在房间里睡觉。
      
      翟天佑道:“这个时辰睡觉?”
      
      小月:“这程子夫人比较嗜睡。”
      
      “别是身体有什么情况吧,让大夫来给他瞧瞧。”
      
      “先生,夫人他……”
      
      “有什么话直说。”
      
      “夫人他近来脾气时好时坏。”
      
      “嗯,我知道。”翟天佑也发现了,每次他想和尹子彦亲热,尹子彦都把他踢下床,动不动就生气,倒是没把脾气撒在下人身上,而是骂天怼地。
      
      尹子彦睡醒了,大夫也来了,尹子彦一脸茫然:“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翟天佑坐在床边,道:“你近些日子情绪波动挺大的,是不是身体哪儿舒服?”
      
      “没有啊,”尹子彦道,“就是没什么胃口。”
      
      “那给大夫瞧瞧。”
      
      “哦。”尹子彦伸出手,手腕内侧朝上。
      
      大夫三指号脉,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须,而后嘶了一声,沉思片刻,问尹子彦:“你说近些日子胃口不好?”
      
      尹子彦:“嗯。”
      
      “经常发脾气?”
      
      尹子彦摇头。
      
      翟天佑和小月齐齐点头。
      
      大夫皱眉:“可经常想吃酸的食物?”
      
      一说到酸的,尹子彦唾液又涌出来了:“酸的好吃。”
      
      小月道:“我家夫人逮着酸的便扑上去,一天得常备着酸果子酸梅汤。”
      
      “唔……”大夫了然。
      
      翟天佑看床上的尹子彦,说:“大夫,他是有什么……病?”
      
      大夫摆了摆手:“没病没病。”
      
      小月疑惑:“没病那为何会如此反常。”
      
      大夫和蔼地呵呵一笑:“他是有喜了。”
      
      翟天佑:“什么?!”
      
      小月:“啥?!”
      
      大夫道:“老夫说,他是有喜了,若你们不信,可再叫其他有资历的大夫来把脉。”
      
      这位大夫已是邕城赫赫有名的神医,御医世家,他认第二,没人敢人第一,在邕城再也找不出有谁比他医术更高明的大夫了,但这对于翟天佑来说,男子怀孕,前所未闻啊!
      
      不只是翟天佑,尹子彦也楞掉了下巴。
      
      俩人对视一眼,翟天佑道:“大夫,您说的,是真的?他是男子,能怀孕?”
      
      大夫:“嗯。”
      
      小月惊讶不已:“那么说来,夫人这些症状,是孕期反应?”
      
      大夫道:“对。”
      
      翟天佑盯着尹子彦的肚子,道:“既然如此,那麻烦大夫开些安胎的药方吧。”
      
      大夫反问:“翟老板,你不怕是老夫诓骗于你么?”
      
      翟天佑道:“是否怀孕,半年后,自会有分晓。”
      
      大夫欣赏地点了点头,执笔开了药方,小月拿到药方后去煎药。
      
      送走了大夫,翟天佑坐在床沿。
      
      尹子彦神色古怪,道:“你不会真信了吧?我堂堂男子汉,岂能给你生孩子?”
      
      翟天佑的手覆在尹子彦小腹:“是与不是,都没关系,只要你安康,那便是好的。”
      
      夜黑风高,群星闪耀,忽明忽灭,翟府后花园内一片寂静,唯有偶尔传来细微的虫鸣。
      
      下人在宅院内巡逻,忽闻有人放声大笑,下人走近一看,却是翟府的主子翟天佑!
      
      只见翟天佑犹如天降横财般仰天大笑,声如洪钟,十分开怀。
      
      背着翟天佑,尹子彦穿着女装,带了面纱出去,到医馆给大夫把脉,每个大夫把脉之后神色都很怪异,又问了些尹子彦关于葵水的问题,但尹子彦支支吾吾说不上来,终于,有一名大夫说出心中所想:“夫人,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尹子彦:“你说。”
      
      “我为您把脉,发现您的体质,异于常人,说通俗些,明明您有些症状为男人才有,但……您又怀有身孕,所以在下,也不能理解……”
      
      尹子彦瞪大双眼,因之前的几个大夫都一口咬定他怀孕了,但却没有说他身体的异常,如今这大夫一说,尹子彦便相信了——他真的怀孕了。
      
      他真的怀孕了!
      
      四个月时,尹子彦的小腹明显隆起,那名老大夫再次上门给尹子彦诊脉。
      
      “最近是否经常呕吐?”大夫问。
      
      “嗯,早上起床就觉得恶心想吐。”尹子彦回答。
      
      “胎儿一切都好,脉象平稳有力,你好好养着,勿要熬夜,房事也先暂停。”
      
      尹子彦抠鼻:“两个多月没行房了。”
      
      翟天佑咳了一声,为了孩子,他忍!
      
      ……
      
      因怀孕,尹子彦怕热不怕冷,有时好奇地掀开衣服去看自个儿的肚子,翟天佑每每见此,都把他衣服弄下来盖好,说万一冷到孩子怎么办,尹子彦无言以对。
      
      尹子彦的口味变化很大,以前爱吃的,现在不爱吃了,以前不爱吃的,如今却又老想着吃,且一吃便停不下来,非要吃到饱,翟天佑每天变着法儿地给他带好吃的,就怕尹子彦没有好吃的,心情不佳,按翟府里的话,是把夫人宠上天去。
      
      翟天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摸一摸尹子彦的肚子,陪孩子说话,虽然娃娃还在尹子彦肚子里,却像能听懂大人说话一般,胎动迹象很明显;有时尹子彦与翟天佑亲热时,会猛踢一脚,尹子彦眉头皱起,无奈叹气;有时尹子彦吃完饭坐在亭子里歇息,那小家伙会打嗝,一下一下地,尹子彦抚摸肚皮,会心一笑……
      
      总之,翟天佑不再像以前那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头,只要谈完生意,看完账,便立刻回府,应酬能不去的绝对不去,想把时间留给尹子彦。
      
      时间一天天过去,尹子彦已怀孕八个多月,肚子高高隆起,圆滚滚地像个大西瓜,且身形沉重,行走姿势也变了,坐下、站起,均需扶着东西或托着腰部,睡觉也是要侧躺着,最痛苦的莫过于晚上睡觉会脚抽筋。
      
      这些日子以来,尹子彦恨不得卸货,日盼月盼,终于盼到孩子足月了,大夫说这三天内会临盆,翟天佑给尹子彦府上配足人手,等待尹子彦产子。
      
      果不其然,第三天,尹子彦在院子里走动时,肚子隐约有些疼,尹子彦捂着肚子让小月扶他回房。
      
      刚走几步,痛楚愈来愈明显!尹子彦忍不住叫出声儿来!
      
      “快!把夫人抱进去!”小月叫来张万。
      
      张万把尹子彦抱起那一刻,只觉得满手湿滑——尹子彦羊水破了!
      
      肚子里下坠感极其明显,似乎要迫不及待地出来了,尹子彦被放在床铺上,小月吩咐人去烧水,并让在府上居住大半个月的大夫请过来。
      
      翟天佑办完事回来,下人匆匆过来向他禀报,翟天佑紧张地直接跑回房去。
      
      大夫把尹子彦的裤子褪去,露出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断蠕动,甚至在肚皮撑出小小的手掌印,耳边是尹子彦的惨叫,翟天佑看得惊心不已!
      
      大夫对翟天佑说:“你安抚安抚他。”
      
      后又对小月道:“把门窗掩上,不要让风进来了,热水准备好了吗?”
      
      小红捧着水盆快步进来:“热水热水!”
      
      这一夜,翟府灯火通明,主房内一直传出尹子彦的惨叫声和呻-吟声,闻者皆心惊肉跳……
      
      床上的尹子彦全身被汗水湿透,整个人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哭喊着说不生了不生了,太痛了,翟天佑给他擦汗,亲吻他,鼓励他,恨不得代替他痛,却也无能为力。
      
      屋内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尹子彦整个人像要被撕裂成两半似得,感觉自个儿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翟天佑紧紧握着尹子彦的手,心中暗暗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让尹子彦再受这等苦……
      
      终于,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划破寂静的黑夜。
      
      众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尹子彦虚弱地喘息,全身似拆筋挫骨般疼,迷迷糊糊见大夫把一个肉团放在襁褓中,小月用毛巾在擦拭着,随后放在尹子彦身边,婴儿哇哇大哭。
      
      翟天佑说:“子彦,这是咱俩的儿子。”
      
      尹子彦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亲了一下皱巴巴的儿子,说了句:“好丑。”
      
      翟天佑:“……”
      
      然而卸了货后的尹子彦发现,把孩子生出来还不如在肚子里,自个儿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每天都要守着孩子,只要孩子一哭,尹子彦就没辙,哄好久,孩子哭累了才睡过去,而只要翟天佑抱起,不大一会儿孩子便不哭了,且还对翟天佑笑。
      
      尹子彦:“……”
      
      翟天佑说:“肯定是你说他丑,他才不喜欢你。”
      
      “胡说,”尹子彦反驳,“我十月怀胎生下他,他怎么会不喜欢我呢,没有我就没有他啊!”
      
      翟天佑:“是是是,夫人说的极是。”
      
      尹子彦:“哼。”
      
      付府,堂厅。
      
      付临正在喝茶,看着翟天佑差人送来的信,一口茶水“噗”地全喷在送信的下人脸上!
      
      “他竟然还能生孩子!!!”
      
      看着信纸上的字,付临仿佛看到翟天佑得意的脸,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罢了罢了,孩子都有了,我哪儿还有戏啊。”
      
      翟天佑与尹子彦商量,给儿子取名翟世轩,并在儿子满月时请来照相馆的工作人员为一家三口拍照留念。
      
      尹子彦与怀里抱着儿子的翟天佑站着,背景是翟府里的荷花池,清风徐来,荷花荡漾,此情此景,十分温馨美好。
      
      “好,保持姿势——”
      
      拍照师傅摁下按钮,画面定格,俩人笑容灿烂,翟天佑怀中的小世轩却依旧在熟睡。
      
      翟天佑牵着尹子彦的手道:“此生能寻得子彦相伴白头,实乃大幸也。”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可以变成一颗小树了!!!!!!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