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君一曲》老滚儿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1-29 15:56: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美人醉酒 ...

  •   翟天佑和尹子彦坐在后座,车子开往原尹府的大宅。
      
      尹府的宅院是祖上传来来的大宅子,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家具器品,皆是古物,想当年尹景儒在世时,不少人出高价购买这宅院,尹景儒均拒之门外,不予理会,没想到如今却成了别人家的了。
      
      付临看到翟天佑的车子缓缓停下来,从台阶走下去,一张俊脸笑容灿烂:“天佑,你怎么想起过来看这宅子了?我告诉你啊,这宅子我不卖啊,我爹说了,这宅子是……”
      
      翟天佑下车,而后尹子彦也从车里下来了,付临说到一半的话卡在喉咙里。
      
      “这、这不是尹、尹……”尹子彦瞠目,他日思夜想的人儿,竟然和翟天佑一起出现,什么情况啊这是?
      
      尹子彦朝付临抱拳微微一躬:“在下尹子彦,见过付先生。”
      
      “哈哈哈哈!”付临不好意思地,“别叫我付先生,叫我付临就好了。”
      
      付临着了魔似地眼巴巴瞧着尹子彦,后者脸上保持微笑,顾盼生辉,更令付临神魂颠倒。
      
      翟天佑不悦地叫道:“付临,付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带你们进去,”付临回过神来,哈巴狗儿似得绕在尹子彦身边,“慢点儿哈,小心台阶……”
      
      尹子彦点了点头,缓步走上台阶,心情复杂地站在大门前,仰头看自家的老宅,当年黑底描金的“尹府”匾额已不见,门头上空荡荡地,不由问付临:“我想问,如今这宅子,是您家的吗?”
      
      付临嘶了一声,略有些为难道:“这是我父亲从一个汉奸手里买下来的……”
      
      听到汉奸二字,翟天佑和尹子彦神色均变,尹子彦提起下摆,跨入门槛,目视中庭,一花一草,悉数无变,还是当年离开家中的模样,一股酸楚用上心头,尹子彦红了眼。
      
      “诶?子彦,你,你怎么了?没事儿吧?”付临关心道。
      
      尹子彦摇头:“没事,是沙子进眼睛了。”
      
      “那我帮你吹吹。”言罢付临就要凑上去。
      
      尹子彦微微偏过头去:“不用。”
      
      付临仍厚着脸皮往尹子彦贴去,被翟天佑拎住后衣领:“付临,走吧。”
      
      然后付临被翟天佑提到前边去,三人穿过中庭,到达厅堂,付临说:“我爹说,这宅子不是咱付家的,若是原来的主人回来,要如数归还。”
      
      尹子彦手摸圆桌,感慨万千之时,闻言后蹙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付临见尹子彦感兴趣了,嘿嘿一笑,道:“我爹说啊,原来这宅子是姓尹的,后被奸人所害,家破人亡,那奸人与日本人勾结陷害尹家老先生,后逼迫老先生无条件交出地契,不花一分钱便拿到这宅子,后来那奸人还以尹老先生窝藏共-党为名,将尹老先生送到日本人手中,后果……我便不必说了,而那汉奸不知干了什么事,听说是日本人要杀他,便连夜急匆匆将这宅子卖出去凑钱逃亡,连家小都不顾了,我爹听闻此事,便花钱把这宅子买下来,汉奸把地契交给我爹后连夜跑了,好像是跑到山上,失足摔下悬崖死了,我爹明说了,这宅子始终要物归原主的,你问我是不是属于我家的,我只能说……不算吧。”
      
      付临说罢,却见尹子彦泪流满面,心里咯噔一下。
      
      “子彦,诶,你怎么哭了啊?我是不是说错啥了我?你别哭啊,哎哟,我的天,真对不住,我、我……”付临手忙脚乱地安抚,又向翟天佑投去求救的目光,翟天佑只是定定地看尹子彦,不为所动。
      
      尹子彦抬头,泪如雨下地对翟天佑说:“我爹不是汉奸。”
      
      翟天佑如鲠在喉,尹子彦认出他来了,还记得他是谁。
      
      尹子彦又道:“我爹没有害死你爹。”
      
      付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怎么回事啊?我不明白,谁能告诉我?好子彦,你别哭,哭得我心疼死了……”
      
      尹子彦虽流着眼泪,但眼神倔强,直视翟天佑:“你买我是想折磨我,为你爹娘报仇吧?”
      
      付临看向翟天佑:“折磨?你折磨子彦了?不对,我说怎么这程子没见尹老板唱戏,原来是你天佑你买、买……”
      
      尹子彦脚步有些不稳地往院子深处走去,八年了,他在外面吃尽苦头,再回来时物是人非。
      
      犹记得八年前的那天晚上,他正与父亲吃晚饭,突然冲进来一群人,把他父亲捉去了,后房子被占,他与一名下人在日本营房门口看到他父亲的尸体暴露在阳光下,人已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尹子彦年纪尚小,得到好心人的帮助将他爹的尸体运到祖坟埋下,后又被下人卖给了邕城里的戏班子……
      
      可他爹却一直背负汉奸的罪名!
      
      失魂落魄地走在廊道上,穿过荷池,途径儿时的房间,尹子彦扶墙而走,看似心力交瘁,直至走到父亲所住的房间,尹子彦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声嘶力竭!
      
      跟在尹子彦身边的付临见状更无措了,忙把人抱在怀里安慰,转头却发现翟天佑不在,心里暗骂这人怎么没跟上来。
      
      翟天佑还站在堂厅,神色哀戚,这么多年来,他都认为尹景儒死有余辜,没想到却是日本人为了霸占钱财而挑拨离间,再分开瓦解商人的势力。
      
      而翟天佑也未问过付临这宅子的事,只知付家把这宅子收了。
      
      尹子彦回到堂厅,泪水已拭去,眼睛鼻尖微红,看着翟天佑时,小月的话出现在脑海中——
      
      “先生,小月是下人,自知有些话不该说,但主子从未害过您,您又何必处处与主子作对,讨他嫌,不如静下心来,与主子好好谈,您要什么,与主子说,只要不太过分,主子会答应您的。”
      
      两人四目相对,翟天佑的双眸依旧犹如大海深不可测,尹子彦说:“我要喝酒。”
      
      付临楞了一下:“喝酒?现在?”
      
      尹子彦凝视翟天佑的脸:“是爷们儿的就跟我喝一次,不醉不归。”
      
      付临笑道:“哈哈我没问题啊!”
      
      翟天佑终于开口:“好。”
      
      三人到了惠春楼,尹子彦似乎是不要命了,一碗一碗地往肚子里灌,不大一会儿便满脸通红,翟天佑也沉默不语地喝着,付临似有目的地陪尹子彦喝,尹子彦喝得越多,付临的笑容越深。
      
      酒气翻涌,尹子彦开始头晕,却强装无事,嘴里含着一口又一口的酒水,咕咚咕咚往肚子里咽,翟天佑剑眉微聚,尹子彦不仅往自个儿碗里倒酒,也往翟天佑碗里倒,付临不甘,求着尹子彦给他倒酒,尹子彦直接把酒瓶杵在付临鼻尖儿前,付临咽了口唾沫,看一眼酒醉后越发-漂亮的尹子彦,豁出去一般仰头喝下去……
      
      尹子彦喝不下了,人也醉得不行,满嘴胡话,却不知在说什么,饭桌上的菜没动多少,尹子彦肚子里除了酒水还是酒水,被付临动情地一抱,“哇”地一下吐在付临身上。
      
      翟天佑微醺,扶着桌子站起来,掰开付临的手,朝门外喊了一声:“把你们家少爷带回去。”
      
      付家的人把付临带走,付临还朝尹子彦伸出手抓去:“子彦……子彦……我不会离开你的……子彦……我还要喝!喝……”
      
      宋坚也一并进来了,见此,问:“老板,要回去了么?”
      
      翟天佑扶额,定了定神,说:“回家吧。”
      
      而后看趴在桌上的尹子彦,呼出一口浊气,将尹子彦横抱起来,走出包间。
      
      回到翟府,尹子彦把酒水全吐了,稀里哗啦,隔一段路便有尹子彦吐出的秽物,翟天佑将尹子彦抱回房中,屏退下人,拿热毛巾给尹子彦擦脸。
      
      尹子彦睁开醉眼,指着翟天佑嬉笑一声,双眼没有焦距地转动,像是在打量自个儿身处何地,待看清楚些了,凄凉一笑:“翟……翟老板也不过如此……”
      
      翟天佑皱眉,松开领带,脱去西装外套,睨着床上之人解开衣领上的第一颗扣子。
      
      尹子彦慵懒地躺在床上,双眼微阖,见翟天佑将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也挣扎地站起来,摇摇欲坠,还好扶住了床柱,站稳了脚跟。
      
      酒精上脑,尹子彦自嘲地笑了笑,抬手缓缓解开穿在身上长衫的盘扣,一颗、两颗、三颗……眼前的翟天佑看不清,天旋地转,只知道把盘扣都解开了,将长衫丢到一边,只穿着里衣,在翟天佑注视之下,尹子彦把里衣也全脱了,赤身裸体地站在翟天佑面前。
      
      翟天佑拧眉:“你这是做什么。”
      
      尹子彦贴上来,妖娆妩媚极了,一手搂着翟天佑的脖子,一手摸翟天佑的脸,道:“你……你长得也、也不差……”
      
      “休得胡言乱语。”
      
      “你、你买我……不就是想上我么……”尹子彦的唇距离翟天佑一寸不到,俩人气息纠缠,“我……我最受不了你这等……假仁假义了……是、是爷们儿的果断点……给我个痛快……”
      
      “你喝醉了。”翟天佑握着他的肩膀,拉开俩人的距离。
      
      “呵……”尹子彦四肢修长,在灯光的映衬下,肤白胜雪,美目波光流转,唇红齿白,虽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却令人无法移开视线,尹子彦附在翟天佑耳畔道,“要上……便上吧……”
      
      翟天佑的眉头拧得更高,而尹子彦骨指分明的手在他胸膛上游移,翟天佑额角青筋凸显,脑子里的那根弦绷得紧紧地,随时会啪地断掉。
      
      当尹子彦整个人再次贴上来抱住他时,翟天佑那根理智的弦彻底断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