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君一曲》老滚儿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1-29 01:57: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鸡飞狗跳 ...

  •   “屁、屁……”宋强拧巴。
      
      “就是例如的意思,”尹子彦道,“你说说。”
      
      “例如,老板喜欢喝茶、看账、救济穷苦人家。”
      
      尹子彦抿唇,净是拍主子马屁的话,便不以为然道:“不喜欢的呢?”
      
      “啰嗦、话多,奸诈、凶残,封建、迷信,吃饭吧唧嘴,哦还有,娘了唧唧的男人。”
      
      “呵,不喜欢比喜欢的多,真是个难伺候的人。”尹子彦嘀咕道。
      
      “啥?”宋强没听清楚。
      
      “没什么,你去忙吧。”尹子彦扬了扬手,坐在板凳上愣神。
      
      “好的。”宋强点头后离开院子。
      
      小月将尹子彦仅有的两套衣服拿出晾在阳光下晒,她曾问过尹子彦是否要洗,尹子彦不同意,他不知何时会逃跑,衣服湿的如何带得。
      
      在树荫下这么一坐,便是一个下午,尹子彦在想什么小月不得而知,只能在屋檐下的凳子上守着,以防尹子彦有需要到她的地方。
      
      像木头般楞坐两个时辰,尹子彦回过神来,见太阳偏西,已落至屋檐后方大半,日晖横铺,金光灿然,鸟儿扑棱着翅膀从枝头飞上檐顶,背光而站,鸟头轻点,梳理胸前的羽毛,于灰瓦投下清楚的黑色轮廓。
      
      “吱——”
      
      鸟儿飞走,离开宅院,自由而去。
      
      尹子彦收回视线,双手撑在膝盖上缓缓站起来,坐久了,双腿发麻,唤了声:“小月!”
      
      小月打了个盹,听到尹子彦的喊声,吓得一个激灵:“小月在!”
      
      尹子彦:“……来扶我,我腿麻了。”
      
      “好!”小月快步过来,扶起尹子彦,“先生,您坐太久啦,您应该进屋里躺着的。”
      
      “不碍事,一会儿便好了。”尹子彦道。
      
      “您的头还疼吗?”
      
      “无碍。”走至门槛,尹子彦一手扶于门框,问,“你家主子何时回来。”
      
      “不知,主子一向不能定点回家的,您不也知道吗?”
      
      “瞧我,忘记了,”尹子彦摸了一下后脑,“摔了一跤,脑子不好使了。”
      
      小月含笑道:“先生先进屋里吧,时候也不早了,我唤小红上菜,您该到时间吃晚饭了。”
      
      言罢,小月转身欲走,尹子彦握住小月的手腕:“你家主子回来和我说一声。”
      
      “好,先生,小月记得了。”
      
      夜幕低垂,灯火亮起。
      
      尹子彦吃过晚饭,百般无聊地站在房屋门口等着。
      
      过了会儿,小月脚步加快地走过来:“先生,主子他回来了!”
      
      尹子彦眼睛一亮:“回来了?”
      
      “是呀!”
      
      “快!我要换衣服!”
      
      小月和他进屋里:“先生,您要穿哪件?”
      
      “粉色的!”
      
      “粉色?”小月想起院子里晾晒的长衫,出去拿了回来,给尹子彦穿上。
      
      尹子彦站在镜子前端详:“不够,帮我把头发梳好,我要描眉,上胭脂,点朱唇。”
      
      小月蹙眉:“先生,您是要唱戏吗?”
      
      “不!我要去给你家主子奉茶!”
      
      “那您也没有必要……”上妆呀!小月不解。
      
      “你在屋外等我吧,我自个儿来。”
      
      “那不需要小月帮您梳头了?”
      
      “不需要不需要。”尹子彦拿起梳子,沾了些润发的头油,梳了个二八分,且带刘海样式,看起来既乖巧又温润。
      
      执起炭笔描眉,又在唇上点了些胭脂,抿了一下唇,比照镜子里的人儿,浓妆艳抹,两颊犹如猴子屁股,尹子彦露出坏笑:“看不恶心死你?”
      
      翟天佑回家后又是一头扎进书房里不出来了,宋坚在书桌旁守着,宋强在门外守,见小月和一个一袭粉色长衫、捧着茶托低着头的……男子过来,宋强没有阻拦。
      
      小月道:“尹先生烹茶,让主子润润喉。”
      
      宋强居高临下地看一眼尹子彦的侧脸:“进去吧。”
      
      小月在外面候着,尹子彦端茶进去了,特地使用戏腔那娇滴滴的嗓音说:“先生,请用茶。”
      
      翟天佑随口道:“先放桌上吧。”
      
      “先生,茶水若凉了,口感不佳。”
      
      翟天佑“嗯”了一声,双眼依旧看着账本,端起茶水来,抿了一口,脸色一变,抬头一看来人,正好尹子彦也仰脸相迎,翟天佑:“噗——!”
      
      尹子彦被喷了一脸的茶水:“……”
      
      将茶盏扔在茶托上,翟天佑用手帕擦去嘴上的茶水:“来人!把他拉出去!”
      
      宋坚看到的是尹子彦的背影,不知老板为何如此生气,对奉茶之人说:“你还是先下……”去吧没说出来,被尹子彦的一张大花脸给震得止住脚步。“尹、尹先生?”
      
      “正是在下。”尹子彦奴颜媚骨般地想去帮翟天佑擦脸,被翟天佑厌恶地推开。
      
      “离我远一点!”翟天佑取出一旁友人送的琉璃泉水,仰头喝了一大口,那茶水很难喝,不知尹子彦在里头放了些什么东西,又咸又苦,用珍贵的泉水漱口后指着尹子彦道,“你往这里头放了什么!”
      
      “我没下毒啊,”尹子彦一脸无辜,比出兰花指以长袖期期艾艾地佯装拭泪,“我只不过是烹茶手艺不佳罢了,你又何必如此嫌弃,伤了我的心……”
      
      翟天佑咬牙切齿:“滚出去!”
      
      尹子彦娇气地一跺脚:“你买我回来不是让我伺候你吗?否则你买我作甚!”
      
      “滚!”翟天佑再看他的脸一眼,一口老血便要吐出来了,“滚出去把脸洗了!”
      
      尹子彦哭哭啼啼地夺门而去。
      
      翟天佑猛地一拍桌:“成什么样子!简直是胡闹!”
      
      宋坚为尹子彦说好话:“老板,想必是尹先生想讨您欢心,弄巧成拙罢了。”
      
      “他这是在讨我欢心么?”翟天佑斜视看他,“他这是存心招我厌!”
      
      “……”宋坚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以他之前想方设法逃跑的计量,会轻易打消念头?”
      
      宋坚明白了:“老板您说的对。”
      
      翟天佑把账簿合起来,放一边去,说:“以后别让他进我书房。”
      
      “是,老板。”宋坚见天色已完全黑去,问,“老板,先吃饭吧。”
      
      翟天佑看似心情不好地“唔”了一声。
      
      “竟然对小爷我的花容月貌不敢兴趣,哼,也不想想多少达官贵人要买我这一笑呢!”尹子彦扭着屁股十分骚气地走在廊道上,学着戏班里的张小桐不住埋怨道。
      
      小月跟在旁忍不住噗嗤一笑。
      
      尹子彦转过身用兰花指戳她脑门儿:“你笑什么。”
      
      “花容月貌……”小月掩嘴乐着,“先生,您说您化什么不好,非要化得跟那琉璃七彩窗一样,别说主子,我看了也……”
      
      “也什么,多好看啊!”尹子彦扭头便继续往前走,心里不知多嘚瑟,“真不知道你家主子怎么想的,竟然把我轰出来了,你说气不气人?”
      
      “先生,我看您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呀,反倒很高兴呢。”
      
      尹子彦哼笑,边走着边声色幽怨地唱道:“生至那华阴小郡,一家人分散无限伤情,二爹娘撇奴家丧了性命,只落得身无依靠似浮萍,高力士接我回宫中修性,每日里卍字栏散步游-行……”
      
      一路唱回屋中,尹子彦停下来了,却余音绕梁,小月和小红不由得拍手叫好!
      
      “先生您唱得真好听!”
      
      “太好听了太好听了!”
      
      尹子彦眼角眉梢全是得意之色:“有空再唱与你们听,霸王别姬、白蛇、太真外传都是我的拿手好戏。”
      
      小月小红异口同声:“好!”
      
      某天,尹子彦又化了个大浓妆,穿着戏服在书房门前唱曲儿,翟天佑看账本,不堪被扰,叫宋强把尹子彦丢回院子里去唱;次日,尹子彦又扮作梦游,谎称被鬼上身,自个儿在宅子里东窜西钻,非要在翟天佑面前跳大神,被翟天佑斥责封建迷信,再次被丢回院子里;又是一日,尹子彦不顾小月阻拦,非与翟天佑同桌吃饭,翟天佑默许后,吃饭时尹子彦故意吧唧嘴,有多大声便弄得多大声,翟天佑把筷子拍在桌面上怒道“不吃了!”便离开餐厅;尹子彦玩火,哪儿玩不好,偏在翟天佑的书房门前玩,差点儿把书房给烧了……
      
      翟天佑一忍再忍,尹子彦折腾近一个月,每天变着法地捣蛋。
      
      终于,当尹子彦神出鬼没地出现在翟天佑房内床榻上时,翟天佑气到掀开被子的手在发抖,控制不住大骂“滚!给我滚!”
      
      尹子彦笑嘻嘻地:“你是要放我走吗?”
      
      “宋坚!”翟天佑咆哮,“拉他出去打十大板子!”
      
      门外的宋坚进入房间,见到被窝里的尹子彦,先是惊讶,而后是无奈:“是!”
      
      “诶!说啊!说你要放我走啊!打人算什么本事!翟天佑!有本事你放我走——!”声音愈来愈小,尹子彦被宋坚拖到远远地……
      
      翟天佑抹了把脸,双手叉腰在屋里来回踱步,心想尹子彦那小子嚣张至极,看来是他的纵容让尹子彦越发放肆了!
      
      第二天,翟天佑下令,尹子彦不得踏出房门半步,若违抗主令,打!
      
      那夜尹子彦的屁股被打了十棍,正趴在床上歇着呢,倒也没伤及筋骨,只是皮肉上淤青,小月给他上药,他还哼哼唧唧地骂翟天佑。
      
      小月道:“先生,您如此做法,主子命人打你十棍已是轻罚,要换做别人,早被赶出府外。”
      
      尹子彦一口气差点儿上不来:“他就应该把我赶出去啊!为啥不赶啊!我巴不得他赶我出去!!!”
      
      误以为尹子彦在说气话,小月又说:“好了先生,您就知足吧,主子待您可好了,好吃的好用的均让人拿来给你,您受伤主子还守夜,您为何要故意气主子呢?”
      
      闻言,尹子彦食指抠了抠鼻翼,心虚道:“呐,内个,我……觉得这宅子里没意思,想找点儿乐子。”
      
      “可您这找乐子却险些烧了主子的书房呢。”
      
      尹子彦闭上嘴,不说话了。
      
      小月又苦口婆心地:“先生,小月是下人,自知有些话不该说,但主子从未害过您,您又何必处处与主子作对,讨他嫌,不如静下心来,与主子好好谈,您要什么,与主子说,只要不太过分,主子会答应您的。”
      
      “我就想走,我想离开,他不答应!”尹子彦愤然道。
      
      小月叹了口气:“多少人想得到主子的保护,而您,却想离开平安窝投身进那乱世中。”
      
      “你不明白。”尹子彦缓声说。
      
      点了下头,小月说:“自个儿心里的苦,只有自个儿明白。”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池里的荷花随风摇曳,鱼儿摆尾在水中扫出层层涟漪。
      
      站在书房门口,尹子彦一本正经地对屋内的翟天佑喊道:“我想回家!”
      
      翟天佑握笔的手一顿。
      
      而后又再次传来一声:“我想回去看一眼!”
      
      放下钢笔,翟天佑沉思片刻,外面的尹子彦提去下摆,双腿一弯跪在地上,朝地磕头:“带我回去一次罢!”
      
      再抬头,翟天佑西装笔挺地站在台阶上,神色冷漠道:“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尹子彦再次磕头:“你说。”
      
      “不许再折腾,给我安安分分地,”翟天佑咬字清晰,“否则别怪我无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