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君一曲》老滚儿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2-27 09:5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养肥了再宰? ...

  •   小月端着一碗鸡蛋粥来:“先生,吃些早饭,过会儿再喝药。”
      
      “药?什么药?”尹子彦缓缓坐起来。
      
      “大夫说您磕到了脑袋,昨晚的两副药是散瘀的,而您昏迷时多梦,出虚汗,大夫又给您开了一副宁神药,待您醒后服用。”
      
      “原来如此。”尹子彦接过下小月手里的粥碗,“我自个儿吃。”
      
      只要吃下去,小月便由他了。
      
      一碗暖粥下腹之后,尹子彦摸了摸后脑勺,略有些钝痛,道:“我昨晚上,像是听到你家主子的声音……”
      
      “是啊,”小月把放碗的托盘递给另外一名下人,换了一盆热水进来,拧干毛巾给尹子彦擦脸,“主子可是坐在床边守了您大半夜呢。”
      
      看来是真的,那人来过了,但为何不睡觉,却守在他床边?尹子彦想不明白:“你说他安的是什么心?不会想亲眼看到我咽气吧?”
      
      “先生,说啥胡话呢,”小月叹了口气,“我家主子不是那样的人,他呀心存仁善,关照下人,是不可多得的好主子,哪有您说的那样狠毒恶劣?”
      
      尹子彦嗤笑:“谁知道呢……”
      
      小月沉气,不与他在这话题上辩:“您躺下歇着吧,我一会儿还要在院子里煎药。”
      
      “不不不,你过来,陪我说会儿话,”尹子彦朝小月招手,“我都躺一天了,腰骨都躺累了。”
      
      小月走过来:“先生想聊什么?”
      
      “你坐。”尹子彦拍了拍床沿。
      
      “这……恐怕不妥吧。”小月道,“我站着便成了。”
      
      “我让你坐你就坐,我仰头跟你说话脖子累。”
      
      小月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吧。”
      
      于是便坐了下来。
      
      尹子彦问:“我想聊一聊你家主子。”
      
      “我家主子,是个好主子。”
      
      “我知道是好主子,你都说了不下十遍了,”尹子彦往门外看一眼,没人进来,又道,“你家主子是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吗?”
      
      小月一怔:“先生何出此言?”
      
      “那他将我买回来作甚?”
      
      小月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只知道主子吩咐我和妹妹照看您。”
      
      “那你家主子成亲与否?”
      
      小月笑道:“先生说笑了,我家主子一心在家业上,至今未成亲呢。”
      
      “那……小妾姨太太什么的,总有吧?”
      
      “没有。”
      
      “光棍儿?”
      
      小月掩嘴轻笑:“对的。”
      
      “他有带过男人回家么?”尹子彦又问。
      
      “下人们算不算,穷苦人家算不算?”
      
      “不算不算,”尹子彦摆手,“像我,呃,不对,像比较俊秀的男人,有没有?”
      
      “除了您之外,先生没有带任何人回府。”
      
      尹子彦皱眉:“那他买我到底想做什么?”
      
      还好吃好喝地伺候,不会想养肥了再宰吧?这个癖好……着实令人毛骨悚然啊!
      
      “先生,这话,您还是亲自问主子吧。”小月温柔笑道,“总好过自个儿一人乱猜。”
      
      尹子彦嘴角抽抽:“行吧。”
      
      他若敢当面问翟天佑,他也不会问小月了,难道让他直接问翟天佑“你买我回来为何不上我”?多羞于启齿的问题啊!
      
      “先生您还想聊什么?”
      
      “你家主子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小月微微摇头:“我和妹妹并没有长期在主子身边伺候,只是偶尔需要到我俩时才去帮忙,平日近主子身的都是宋家两兄弟,这个问题您可以问他们。”
      
      尹子彦了然地“噢”了一声。
      
      见尹子彦没在说话,小月道:“若先生没什么要问的话,小月先去熬药了。”
      
      “去吧去吧。”
      
      待小月走出房门,尹子彦躺下来,开始思考人生。
      
      米铺库房内,翟天佑查看昨日运来的米粮质量,家里来了下人,在外等候,宋坚让人进来,下人道:“先生,小红说尹先生醒了。”
      
      “好,我知道了。”翟天佑抓起米桶里的生米,米粒犹如流沙在指缝间流淌,而后对掌柜的说,“最近这下槐乡的米是不是卖得最好。”
      
      掌柜拿出账本来,道:“是的,先生您看,近三天,已经卖出两百斤,别家的米铺均涨价了,咱这是否依旧保持原价?”
      
      “嗯,”翟天佑道,“若涨了,那些穷苦人家便吃的不上饭了。”
      
      “是。”掌柜微微弯腰应道。
      
      坐在车上,尹子彦对宋坚说:“去城西药铺。”
      
      宋坚:“是,老板。”
      
      原本翟天佑打算看完米铺后一路往下走,到酒铺看账,但如今下人已来通报,才改的道,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药铺看一看,顺带拿些清凉去火的中药让人送回去。
      
      尹子彦喝完药,小月端着药碗出屋子,小红提着一包东西笑盈盈地过来:“姐,你看,宋大哥给我的,是主子亲口说让咱放些进汤仲里面炖,给尹先生喝。”
      
      小月打开药包,捏在指尖看,又放于鼻前嗅,点头道:“都是些去虚火的可食药材,按宋大哥说的,等会儿熬汤的时候放些进去。”
      
      “姐,主子这是记着尹先生心火气燥的事儿呢。”
      
      小月笑道:“是啊。”
      
      “不过,大夫说,先生那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先生的心病是什么啊?
      
      轻敲一下妹妹的脑袋,小月说:“就你问题多。”
      
      小红摸着脑门儿,也不气恼地嘿嘿笑。
      
      “我洗药罐,你把东西拿去给厨娘。”
      
      “好嘞。”
      
      盛夏微风拂过,竹影摇曳,树上的鸟儿站在枝干上眯眼儿打盹。时近午时,翟府里一片和静。
      
      尹子彦躺在床上好一阵子了,他想不明白为何翟天佑指定要他,却又不与他见面,见面后对他露出那般厌恶表情,这些日下来,也未见翟天佑如何折磨他,反而倍加照料。
      
      在屋里憋得慌,尹子彦下床,脚步缓慢地走到门口,小月在院子里收拾,看到他了,说:“先生,您不躺着吗?”
      
      “不躺了,我要出来透透气。”
      
      “那您不要乱走,我去搬张凳子给您坐着。”
      
      尹子彦伸懒腰:“不需要,我得走走。”
      
      “先生您要去哪儿?”
      
      不为难小月,尹子彦道:“我就在这院子里。”
      
      “好的先生。”
      
      院子不大,一面是主屋,三面是廊道,围成一个四方形,院中有一棵大树,枝叶茂盛,延伸至屋顶,是纳凉的好地方,阳光从上方照下,均被层层枝叶遮挡,投在地上的碎成点点白光,微风徐徐之时,光影摇晃,似群星隐耀。
      
      宋强提着一袋水果过来,看到尹子彦站在院中,想开口,又怕自个儿的嗓门吓着尹子彦,走到其身边,道:“尹先生,对不住,上次是我鲁莽,这是我给你赔礼道歉的果儿,望您原谅。”
      
      尹子彦撇撇嘴,朝小月点了下头,小月接过来,尹子彦道:“算了,反正我也没怎样,东西我收下了。”
      
      “那您是原谅我了吗?”宋强问。
      
      小月道:“强哥,尹先生收下你的水果便是原谅你了。”
      
      “哦哦哦,那就好,那就好。”宋强转身欲走,尹子彦喊他。
      
      “你等等,我有话问你。”
      
      宋强疑惑:“先生请说。”
      
      “你们老板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喜欢,不喜欢,”宋强挠了挠头,“先生是问吃的,还是……?”
      
      “全部。”
      
      “老板喜欢的不多,不喜欢的,倒是挺多的。”
      
      “譬如?”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