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君一曲》老滚儿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2-31 21:33: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卖身契 ...

  •   1933年,邕城,冬。
      
      大雪纷飞的寒冬天气,街道上没几个人,凌冽寒风刮在脸上生疼。
      
      翟天佑找到他父亲时,他父亲翟文礼正站在全城最高的邕江湾酒店楼顶。
      
      “父亲!父亲!”十八岁的翟天佑踩在雪地上脚步踉跄地跑到楼底,终于找到父亲,却是在那样高的地方,犹如随时都会跳下来一般,心惊得让人恐惧。
      
      邕江湾酒店大门前方的雪已被扫过,灰黑色地板被新雪一点一点覆盖。
      
      当翟天佑想要冲进酒店大门,一个物体在他身后“碰”地落地!沉闷的声音像一把铁锤狠狠敲在翟天佑的脑壳上,推开大门的手已无力气,整个人僵在原地。
      
      红着眼眶慢慢回过头去,父亲四肢扭曲地面朝下躺在雪地上,殷红的鲜血浸透雪末,潺潺地往地上蔓延,形成一道蜿蜒的血蛇……
      
      扑上去抱住父亲的尸体,翟天佑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地捂着他父亲脑侧不断冒血的伤口:“不!不!父亲!救命!救命!!!”
      
      翟天佑哭着朝匆匆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大喊:“救救我的父亲!救救我的父亲!!!”
      
      雪还在下,似乎比方才更大,悲怆的哭喊声响彻邕城上空,各家各户都门窗紧闭,偶尔几个脑袋在玻璃窗户后方晃动,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样的世道,这样的事情,仿佛已经是见怪不怪。
      
      “卖报卖报!商界巨头翟文礼跳楼身亡!卖报卖报!商业巨头翟文礼跳楼身亡!”卖报的小行家在冰天雪地里奔跑,声音嘹亮,引来行人的注目,一小会儿便卖出了大半的报纸。
      
      翟文礼跳楼自杀之后,翟天佑的母亲当天也跟着一头撞墙去了,家里只剩下十八岁的翟天佑和管家何伯。
      
      翟天佑跪在灵堂前给同棺的父母烧纸,泪水直流,一天内他失去双亲,独留他一人活在这世上。
      
      翟家家大业大,不知何时热闹的家中变得冷冷清清地,何伯告诉翟天佑,翟家的市面上的生意都被日本人抢走了,只有余下的一部分银子拿来遣散下人。
      
      何伯是翟天佑的爷爷救回来的,是个忠诚的家仆,这辈子也没打算离开翟家。
      
      翟天佑问何伯:“您也会走吗?”
      
      何伯抚摸他的脑袋:“不会。”
      
      翟天佑倔强地抬手抹去眼泪:“何伯,父亲一向从不与日本人打交道,为何家中的生意却被日本人抢走。”
      
      绸缎庄、杂货铺、茶楼酒馆、制衣厂……邕城近半数的产业属于翟家所有,树大招风,难免让人心声妒忌,而何伯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被汉奸出卖陷害,导致家业全部被日本人夺了去。
      
      翟天佑捏紧手上的纸钱:“告诉我,是哪个汉奸。”
      
      此时,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
      
      只见尹景儒带着十二岁的儿子尹子彦缓步走上阶梯,站在双人棺前。
      
      尹子彦是尹景儒唯一的孩子,却是男生女相,红唇皓齿。
      
      何伯激动地站起来揪住尹景儒的衣领:“你还有脸来!你还有脸来!”
      
      尹子彦被吓到,赶忙躲在他父亲身后,不明所以地仰头看大人们。
      
      “翟兄和嫂子都走了,我也——”
      
      未等对方说完,何伯一拳头砸在尹景儒脸上:“滚!你这个汉奸!如果不是你老爷夫人也不会死!猫哭耗子假慈悲!老爷夫人不想见到你!汉奸就是汉奸,一辈子都是汉奸!”
      
      “无论你信不信,我没有做汉奸……”尹景儒无奈道,把儿子护在身后。
      
      “你和老爷相识多年,你怎么下得了手,你怎么那么狠心!王八羔子!”何伯还要打,翟天佑握住他的手。
      
      “何伯,让他走。”
      
      “少爷……?”
      
      “我说让他走。”
      
      尹景儒:“天佑……”
      
      翟天佑没说话,继续烧纸钱。
      
      尹子彦偷偷地看冷着一张脸的翟天佑,没想到翟天佑突然斜眼看他,眼神犀利,犹如尖刀,尹子彦揪着父亲的衣服瑟瑟地缩了回去。
      
      尹景儒原本想来送好友一程,如预料中地被打后赶出门,尹景儒只好携子离开。
      
      翟天佑与尹子彦第一次见面,却是在这样的场面,而翟天佑记住了尹子彦脖子上佩戴的翡翠观音。
      
      白幡飘扬,寒雪簌簌,翟家的大门缓缓关闭,将喧嚣隔绝在外头。
      
      ……
      
      1941年,邕城,夏。
      
      战火连连兵荒马乱的世道,有些人在死里逃生,而有些人声色犬马。
      
      例如邕城大戏院内,一派热闹祥和的景象。
      
      咚锵咚锵咚锵咚锵……紧锣密鼓敲响了,台下一片叫好声。
      
      “好!好!”
      
      “白娘子要出场了!”
      
      戏院二楼上,翟天佑抿了一口茶,口感略微粗糙,于是将茶盏搁在桌面上,对正看得津津有味的好友付临说:“你邀我来,是为了看戏?”
      
      “来戏院当然是看戏啊!”付临嗑着瓜子说。
      
      “我记得你不爱看戏。”翟天佑身穿黑色西装,皮鞋锃亮,黑发梳得一丝不苟,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气场强大,眼神冷漠地瞧着戏台上身段绝美的旦角。
      
      “嘿嘿,被你猜中了,”付临不要脸地笑道,“其实吧,我就冲着人来的。”
      
      台上之人身材高挑出众,一颦一笑,甚是勾人心魂,手执长剑,脚步稳妥地旋转,衣袂翻飞,开出一朵白花儿来,刚柔结合,站定时一个转眼,模样十分灵动,兰花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媚眼一眨,直教人心潮澎湃!
      
      台下炸成一片,掌声不断。
      
      “好好好!太好了!”付临也跟着连声叫好。
      
      “是为了白蛇?”翟天佑在考虑何时起身回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制衣厂的账簿他还未看完。
      
      一边嚼着糕点,一边热烈拍手的付临满眼都是台上美丽动人的花旦,哪儿有心思听他说话。
      
      于是翟天佑站起来,说了句“我走了,你慢慢看吧”,就被付临拉下来。
      
      “走那么快干啥!再看看啊!”付临道,“知道台上内花旦是谁吗?”
      
      是谁翟天佑不关心,便算是天皇老子,翟天佑也还是要回去看账本。
      
      翟天佑欲迈步,付临道:“他可是名伶尹子彦啊!在北平一带可红了!火到咱邕城来了!”
      
      翟天佑定住脚步,微侧过身来问:“你说他是谁?”
      
      “尹子彦!尹子彦啊!这都不认识啊?翟老板你太孤陋寡闻了吧!”付临对翟天佑嫌弃地瞅一眼,又朝翟天佑勾了勾手指,“坐下来,我跟你道一道。”
      
      翟天佑再次坐回太师椅上。
      
      付临半个身子撑在茶桌面上,对翟天佑道:“我听说尹子彦原是咱邕城的人,他爸是汉奸,在他十二岁的时候死了,家道中落,后被家仆卖去戏院,也亏得他天赋异禀,十二岁才开基础,用了八年的时间就把精髓学到了,这不,火了!”
      
      翟天佑没说话,付临当是他感兴趣了,继续道:“好像一开始是卖到邕城的戏班子,又被北平的戏班子买下来了,这两年多在北平和天津卫活动,最近才到咱邕城的,合着他是想回家了吧。”
      
      翟天佑依然没说话,付临用手扣了扣桌面,提醒翟天佑听他说话。
      
      翟天佑才道:“一个戏子,由他说了算么。”
      
      “嘿嘿,不瞒你说,我呀,就想把他买下来,在家好好养着,唱戏多累啊,还赚不到几个钱儿,我每个月给他银子花,他想买啥就买啥……”
      
      待付临一转头,翟天佑已没了踪影。
      
      “诶!人呢?!”
      
      ……
      
      戏班的班主在后台忙得不可开交,打杂的阮二叫他:“班主!班主!”
      
      “啥事儿啊!没见我在忙着么!你们赶紧换衣服!上妆的快上妆!你去叫子彦,别又错过时间了!”班主嗓子都快冒烟儿了,一回头就看到阮二捧着一杯茶,喝了一口说,“往简单的说!”
      
      “有人找您!”
      
      “谁?”
      
      “邕城十三商行的翟老板!”
      
      “诶哟!你不早说!快快快!快带我去!”这人不能得罪!
      
      班主进到会客的茶室里,瞧见椅子上坐着的翟天佑,赶忙拱手道:“翟老板!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翟天佑翘着二郎腿,十指交叉放在大腿上,黑墨的眸子直视班主:“要开演了,这会儿让班主您过来,是有个事想跟您谈。”
      
      “翟老板有什么事大可以说,只要小的我能办得到……”
      
      “您可以的。”翟天佑抬起食指一点,助手宋坚把一个雕花木盒子摆在桌上,掀开扣板打开盒盖,里头放满了金条!
      
      班主一瞧愣了:“这、这是……?”
      
      那么贵重!是要把的戏班买下来的意思?可转念一想,不对啊,这盒金条能买二十个他这样规模的戏班子了!
      
      “盒子里是十根金条,我要跟你买一个人。”翟天佑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
      
      “买谁?”班主大概能猜到了。
      
      “尹子彦。”
      
      “这……”班主犹豫,尹子彦是他的摇钱树,这要是卖出去,不等于断了以后的财路么?可要是把人卖给翟天佑就能得到十根金条,还愁下半生没着落吗?再花点儿钱去收个有名声的花旦,也不难!
      
      见此,翟天佑道:“班主您是明白人,尹子彦值不值十根金条我不知道,但有了这十根金条,你想做什么生意便可以做,不用死守着这戏班子,家里人也可享受更好的生活。”
      
      诱惑实在太大,班主的一双眼珠子被黄灿灿的金条紧紧吸附着,挪不开眼,咽了口唾沫,班主把盒盖合上,揽入怀中。“翟老板,我现在把人给您带来。”
      
      “不用,您先把尹子彦的卖身契给我。”
      
      “好好好!我立刻去拿!立刻去拿!”班主抱着金条盒子离开茶室。
      
      助手宋坚说:“老板,我要不要去跟着他。”
      
      “放心,他不会跑。”
      
      当班主把尹子彦的卖身契恭恭敬敬地递到翟天佑面前时,翟天佑知道,尹子彦这辈子都不会再配拥有“自由”二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