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月照溪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8-05-17 0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chapter 19 ...

  •   “啊!”
      一声尖叫,只见苏雯脸上不过眨眼间便长出了暗红色的花纹,花纹妖异,在从她脸上长出来的时候,同时还伴随着巨大的痛苦,看她捂着脸痛叫的模样就可以看得出来,恨不得伸手把自己的脸皮给扣了下来。
      
      白齐星急忙伸手去抓住她,韩旭伸手按了床铃,叫了一声过来。
      
      “好痛,我的脸好痛!”苏雯哭叫道,尖利的指甲将自己的脸划出了好几道伤口,可是她自己却毫无所觉。
      
      医生冲进来将她压在床上,以免她自己把自己给弄伤了。
      病房里兵荒马乱的,等苏雯平静下来,只见她整个人的脸上都被红色的纹路给覆盖住了,那像是一种藤蔓,尾部在眼角处,是一朵小小的花骨朵,花苞一层一层的拢在一起,看上去极为美丽与真实,这朵花就像是活的一样,透着几分妖冶。
      
      “这是什么?”白齐星伸手去摸了一下,然后手像是被火烫到了一样,飞快的收了回来,目光紧缩道,“活的,是活的……”
      
      越溪微微皱眉,也伸手摸了摸苏雯脸上的花纹。
      
      那是一种很诡异的触觉!
      
      这花纹看着明明像是画上去的,苏雯皮肤还是一片光滑,可是你一触摸,就能感觉出其中的不同来。
      指尖的触感是凹凸不平的,你像是真的在抚摸着一株鲜活的植株,还有那娇艳的花骨朵,你轻轻抚上去,能感觉到花瓣的娇嫩,它似乎还在因为你的触摸在微微摇晃着。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头皮发麻,整个人都觉得瘆得慌。
      
      白齐星去看了苏雯那些入院的同事,回来神色严肃的道:“他们身上也长了这种诡异的花纹,而且比苏雯的情况还要严重。”
      
      苏雯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恐怖的蛇麟,可是那些人却没有苏雯那么好运,蛇瘴缠身,蛇麟覆脸,如今又在蛇麟之上添了那艳红色的花纹,已经完全不能用诡异可怕来形容了,完全就是人不人,鬼不鬼了。
      
      三人坐在沙发上讨论这事,大头蛇爬上茶几,蛇尾巴最末端打了一个结,思考的时候无意识的就把蛇尾巴搭在头上,越溪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了两分钟,还是没忍住,伸手扯住它的尾巴甩了甩。
      大头蛇:“……”
      
      白齐星轻咳了一声,当做没看见越溪在玩大头蛇,道:“看来不仅仅是苏雯,还有那次和她一起旅游的人身上也出现了这样的花纹。”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一起去了苗寨旅游,还一起砸死了大头蛇。”韩旭接话道。
      
      被越溪玩得头晕眼花的大头蛇:“……”
      它虽然头有点大,可是它不叫大头蛇。
      
      白齐星思考了一下,看了大头蛇一样,道:“可是大头蛇就在这里,不是它动的手,那会是什么原因?“
      
      越溪这时开口道:“那个花纹……倒像是中了巫术。那朵花会在她的脸上慢慢的盛开,靠着吸取她身上的精气而活,等花朵全部盛开,那就是她死的时候。”
      
      “巫术?”
      
      “苗寨?!”
      
      “你们还记得大头蛇所在的那座山叫什么吗?”越溪又问。
      
      “龙隐山。”韩旭看着大头蛇,伸手拨弄了一下它的尾巴,若有所思的道,“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山叫龙隐山,或许是有人在山上看见了龙,或者说是……蛇。更有可能,这条蛇还帮助过山下的人们,久而久之,苗寨的人都知道,龙隐山上有一条”龙“在庇佑着他们。”
      
      “可是有一天龙不在了。”白齐星双眼发亮,觉得自己摸清了事情的始末,接过话来继续道,
      
      “在龙不在的前两天,有一群山外的人来这里旅游,你们说这些苗寨的人会怎么想?”
      越溪垂眸道:“肯定会觉得是这些人做了什么,更甚,这些苗寨的人和大头蛇之间有什么联系,他们或许已经感觉到了大头蛇出事了,所以才会报复。”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猜想,一切还是得等苏雯清醒过来了才知道。
      
      苏雯在半夜的时候醒了过来,一醒来她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像是有什么在她的脸皮之下,慢慢的蠕动着。而脸上的触觉,更是清晰得让人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的精神气看起来十分的不好,就像是一朵缺失了水分的花朵,而与之相反的是她脸上的花纹,眼尾的花苞,看起来似乎是比下午的时候要鲜艳地多,花瓣似乎还微微打开了一点。
      看起来下午越溪所说的是真的,这朵花会吸收苏雯的性命来作为养分让它开花,等花开之时,就是她丧命的时候。
      
      “苏小姐你能仔细跟我们说说那个苗寨是什么样的吗?这事关你的性命。”白齐星表情严肃的道。
      
      苏雯根本不敢碰自己的脸,那种触感实在是太诡异了,你似乎能感觉得到它在脸上生长。
      露出回忆的表情,她道:“那是个风俗民情都很淳朴的村子,那里的人也很友好,就是有点迷信。他们还信奉山神,村子里还有一个山神庙,那个山神……是一条龙?”
      她有些不确定,因为那个山神庙她并没有去,那天她来大姨妈了,肚子疼痛,便躺在屋里休息,这些事情都是许裳回来跟她说的。
      
      那时候许裳还表情十分厌恶的道:“我看那哪里是龙,分明就是一条蛇,看起来恶心死了……”
      想到这,苏雯觉得心底有些发凉。
      
      她看向大头蛇,大概猜到了苗寨的人供奉的山神是谁了,大概就是这条大头蛇了。
      
      越溪道:“你们杀了他们的山神,他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他们脸上的花纹,是来自于苗寨的人的报复,他们在给他们的山神报仇。而苏雯他们一行人又怎么会想到,他们不过是去旅游,就给自己带来这样的危险。
      
      这一切,只能说是咎由自取,可是白齐星又怎么忍心看着这些人就这么死去?
      
      “你说是吧,越溪?”他问。
      
      越溪一脸觉得莫名其妙的表情,很诚实的道:“……我又不认识他们,他们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白齐星:“可是你不是帮了苏小姐了吗?”
      
      越溪理所当然的道:“她在我店里买符了啊,是我的客人,顾客至上你听说过没?其实我的符很有用的,可是竟然没拦住大头蛇,我还一直想不通。现在我倒是明白了,大头蛇身上已经沾染了人世间的烟火,虽然已经死了,它也算是一个小山神了。驱邪符,祛的是邪,又怎么可能对它有什么大作用。”
      
      白齐星:“……”
      他又看向韩旭,笑道:“韩旭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虽然这些人有错,可是我们怎么能看着他么就这么死了?”
      韩旭身上功德这么大,一看就是好心肠的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韩旭却是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道:“我看是没救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天都要他们死,那就是命。而且,这也不过是一报还一报。”
      
      他模样生得俊秀,尤其是一双眼,温润无害,似乎带着几分悲天悯人的慈悲来。任何人一看见他,没有任何原因,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心肠很软的好人。
      只是眼前这个好人,说出来的话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慈悲”。
      
      白齐星:“……”
      
      苏雯神色有些低落,眼泪汪汪的,看上去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她还这么年轻,她还不想死啊。
      “不管怎么样,这次你们还是帮了我的,谢谢你们。这张卡里是两百万,我早就准备好了,是我给你们的报酬,密码是六个六,少了一点,你们不要介意。”勉强打起精神来,苏雯想起这事来,这张卡早就准备好了的。
      两百万?
      
      坐在沙发上的越溪耳朵动了动,手指头扒拉算了一下那是几个零,最后得出结论,按她店铺现在的生意,可能卖一辈子符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了,可以够她用好久了。
      
      白齐星拒绝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帮到你,怎么好意思……”
      
      一只手从他身后伸过来将卡拿走,越溪面无表情的道:“我会救你的。”
      
      捏住卡的手,紧紧的。
      
      韩旭认真道:“其实我觉得,再努力努力,还是能救一下的。”
      
      白齐星:“……”刚刚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峰回路转,苏雯一脸惊喜,道:“真的?如果真的能解决这事,等你们回来我一定给你们包一个大红包。”
      她苏雯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大红包啊!
      
      越溪眼睛都亮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基友告诉我,更太多你们可能会觉得看得很累,我觉得好像很有道理啊,你们觉得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