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真假掺半 ...

  •   徐行之愣了愣,摸一摸脸侧,不禁失笑,往重光脑门上弹了一记:“小混蛋。”
      重光被弹得后退一步,摸着脑门可怜巴巴地望向徐行之:“……”
      看他这样,徐行之怀疑自己下手重了:“弹疼了?”
      “嗯。”重光眼里隐隐现了泪光,一晃一晃的,嘴巴翘得老高,“……可疼了。”
      不远处的九枝灯微微皱眉。
      
      徐行之叉着胳膊,看着眼前随时可能哭出声来的小孩儿,隐隐头痛起来:“男子汉大丈夫,别摆出这副样子。”
      重光像是听不懂,仿佛藏有千斛明珠的双眸里水雾迷蒙:“……”
      小孩子皮肤豆腐似的,稍微弹一下便殷红一片,看起来还真挺严重。
      徐行之无奈,俯下身,对着那弹红的地方吹了吹气,又按着他的脑袋,把他推给九枝灯:“……不许撒娇,下不为例。”
      重光含着眼泪,回头甜甜笑道:“是,徐师兄。”
      
      ……妈的真可爱。
      徐行之转身,边走边想,名字既是定了,究竟起个什么姓才好呢。
      他是自己捡回来的,那么就叫他姓徐?
      不行,姓徐的话,兄长定然不同意。
      思来想去,徐行之暗自拍了板。
      ……还是回去翻下百家姓吧,闭着眼用笔画圈,圈到哪个便是哪个。
      
      刚刚下定决心,徐行之便见周北南背着一柄钢炼长.枪,从一扇碧波荡漾的光门中踏出。
      一落地便看见了徐行之,周北南默默将白眼翻进了天灵盖里。
      徐行之手持折扇,一边走一边打开双臂,笑道:“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周北南鄙夷道:“……你就这么一摇三晃的,成何体统。”
      徐行之一摇三晃地走过去:“我就算滚着走,这里的弟子不还是得叫我一声徐师兄?”
      周北南:“……呵呵。”
      徐行之倒不避讳,上前去勾搭上了周北南的肩膀,用扇柄敲敲他的胸口:“怎么,还记着上次天榜比赛时的仇?我说你这人怎么小心眼呢?”
      周北南由他勾搭着,冷哼道:“胜之不武。你也好意思提。”
      徐行之哈哈一乐:“什么叫胜之不武?”
      他把玩着手上的折扇,一个旋转,折扇竟化为了一把锋锐难当的鱼肠剑。
      他将剑柄再一转,剑身化为一柄雕刻着铜蛇头的丈八长矛。
      徐行之把长矛耍得滴溜溜转了几圈,又将长矛变回了那把竹骨折扇。
      
      “枪兵互斗不是你擅长的吗?”徐行之把扇子用右手抛起,又接下,“……竟然还会输给我,真丢人。”
      周北南气不过:“……废话,你比试前不是说过,比试时不会用你这把破扇子变戏法的吗?”
      “天啊。”徐行之睁大了眼睛,“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说的话你居然会信。周胖子,你真可爱。”
      周北南:“……”
      他二话不说,从背上抽出长·枪,反手便刺。
      电光火石间,徐行之一个闪身,手中的折扇便又化为一把鲛剪,锯齿剪口死死叼住了周北南刺来的长·枪,将枪尖高高抬起。
      他笑道:“小心小心。小北北,我错啦。”
      周北南也不过是虚晃一枪,听他服软,便撤了攻势,但嘴上仍是不肯饶过他:“……清静君怎么会收你这样的人做风陵首徒?”
      徐行之大言不惭:“或许是我长相太过英俊吧。”
      周北南:“……”
      路过的曲驰:“……”
      
      周北南转而朝向曲驰:“……不是,曲驰,你不觉得他特别欠打吗?”
      曲驰忍俊不禁:“……偶尔。”
      徐行之将鲛剪重新化为折扇,为自己扇风:“……北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把‘闲笔’可是我亲手做的,师父也准我在天榜比试时使用,你输给我不丢人,真的。”
      周北南泼冷水:“有了这把破扇子又能怎样,最后你还不是被曲驰吊着打?”
      徐行之啧了一声:“什么叫‘吊着打’?我最后不过只输他一着而已。等五年后天榜比试,榜首定然是我的。到那时,我便把‘天榜第一,风陵徐行之’九个字写在我的扇面上……”
      
      话音未落,又一道光门在三人附近敞开。
      一架轮椅自光门那边摇了进来,轧在青玉砖石上,咯吱咯吱作响。
      有一名清凉谷弟子怀抱着卷册恰好从附近路过,见到那人,立时噤若寒蝉,俯身下拜:“温师兄好。”
      来人一身绀碧青衣薄如蝉,佩戴雷击枣木阴阳环,听到问好声,他眼皮也不抬一下,只言简意赅地应道:“……好。”
      他将轮椅径直摇至三人跟前:“你们又在闹腾些什么?”
      曲驰手执拂尘,微笑答道:“行之和北南又在争吵。”
      温雪尘皮肤很白,但却白得诡异,唇畔甚至隐隐泛着绀紫色。
      因此他说话的声音很是空灵,透着股苍白的虚弱感:“……你们很闲吗?”
      徐行之一屁股坐在温雪尘的轮椅扶手上:“才忙回来嘛,左右无事,说说闲话又不犯什么规矩。……话说回来,这些镇守祭祀之物的妖物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一个比一个不禁打。”
      温雪尘乜着他,没吭声。
      “现在在我看来,世上的妖物只分两样。”徐行之把玩着扇子,继续吹牛,“——好捏的软柿子,和不好捏的软柿子。”
      周北南:“……”
      曲驰:“……”
      温雪尘微微抬起下巴:“哦?是吗?行之现在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了啊。”
      徐行之潇洒地将扇面一开,乐呵呵地答:“那是自然……”
      他目光一转,呼吸登时停止。
      温雪尘从刚才起就紧握着的右手摊开,里面赫然卧着一只硕大的甲虫,肉如蝌蚪,正摆动着触须,在他掌心缓缓爬动。
      温雪尘说:“行之,这是尧光山的特产,我觉得形状可爱,便带来给你瞧瞧。”
      坐在温雪尘轮椅扶手上的徐行之僵硬成了一尊雕塑。
      
      片刻之后。
      刚换好衣服、正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晃荡腿的重光听到远处发出了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继而是周北南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
      他耳朵一动,跳下台阶:“徐师兄?!”
      九枝灯淡然地擦拭着佩剑,顶着一张漠然脸,平静道:“不用去。师兄应该是碰见虫子了。”
      重光眨巴眨巴眼睛:“师兄怕虫子?”
      从刚才起便一语不发、神情淡漠的九枝灯,在提起徐行之时,眼中才隐约有了些神采:“……每次东皇祭礼,师兄总会提前半月前往他负责的五座山。一来是为参赛弟子探路,二来,师兄会动用灵力,把山中所有蛇虫鼠蚁震晕半月。否则师兄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踏足山间的。”
      
      陡然从温雪尘掌心冒出的硕大甲虫把徐行之惊出一身冷汗,只觉头重脚轻,恍然间如同跌入了漩涡之中,在巨大的吸力下,距离这群人越来越远。
      最终,他天旋地转地跌落在了一张床榻上。
      
      睁开眼的瞬间,徐行之的脑仁跟炸开了似的疼。
      红杉树的草木香气还残存在他鼻腔里,而他已经从那段属于原主的记忆中抽身,回到了蛮荒中的高塔。
      ……孟重光并不在卧房内,周北南却在床边,弯着腰,正在给徐行之整理枕头。
      
      发现徐行之醒了,周北南顿时面露尴尬之色,指着枕头说:“……你出汗太多,我给你换一个枕头。”
      解释完后,他又露出一脸“我·操解释这么多干什么”的微妙表情。
      左右是待不住了,他索性转身朝外走去。
      徐行之脑子还糊涂着,张口叫道:“周胖子。”
      已然走到门边的周北南猛地刹住了脚步。
      这个称呼似乎点燃了他心中压抑着的情绪,他转身疾行数步,回到了床榻边,厉声喝问:“……这十三年你去哪里了?!你进蛮荒究竟是想干什么?”
      
      他伸手想拎起徐行之的领子,却抓了个空。
      周北南身死多年,又是陆御九手下的鬼奴,严格说来早已算不得人,顶多是陆御九手下的人形兵器,只能靠鬼兵杀人,却碰不到除了陆御九之外的任何人。
      他半透明的双手直直穿过了徐行之的身体,但即使如此,他还是用尽全力攥紧了拳头。
      他咬着牙低声道:“徐行之,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很多年了……”
      
      ……徐行之竟从他的咬牙切齿中听出了那么一点点伤心的意思。
      
      在徐行之原先零散的记忆里,原主和周北南见面就打,而在蛮荒初见时,周北南对徐行之更是不假辞色,压根儿没他给过好脸色看,所以徐行之才会想当然地认定这二人关系势同水火。
      但在那段完整的记忆里,二人的关系显然非常好。
      
      徐行之此刻思维有些混乱,他扶住胀痛难耐的太阳穴,发力狠掐了两把,才勉强镇静下来。
      稳住心神后,徐行之抬头,对周北南开口道:“……有人叫我来杀你们。”
      
      他这样痛快地承认,周北南反倒愣了。
      半晌过后,他问道:“……是九枝灯让你来的?”
      徐行之作苦笑状,并不作答。
      他这副模样,叫周北南愈发笃定自己的判断。
      他往床边一坐:“他叫你来杀孟重光?”
      徐行之点一点头:“你知道的。重光对我不会设防。”
      周北南露出了然的表情,继而便是怒极反笑:“这小兔崽子,真是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啊。”
      
      徐行之暗中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应付过去了。
      原主连续十三年销声匿迹,现在自己替了他的身份,突然出现在蛮荒,这件事本身就太过可疑。
      徐行之没能在第一时间杀掉孟重光,因此,他如果还想留在这群人身边,寻找下手的机会,就必须要找到一个像样的理由来说服他们接纳自己。
      而最高明的谎言,便是将真话与假话掺杂着说,听起来才最真实。
      果然如徐行之所料,周北南相信了他的说辞。
      周北南将身体前倾,认真问道:“他知道我们快找到蛮荒‘钥匙’的事情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