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记忆回溯 ...

  •   曲驰没动,寒星似的两颗黑眼珠直盯着孟重光看。
      孟重光露出了些许疑惑,下令道:“……快些去。”
      曲驰还是没动。
      徐行之倒比孟重光反应迅速些:“这次没保护好我,不扣你的糖。下不为例。”
      孟重光:“……”
      曲驰欢喜问道:“真的?”
      徐行之肯定:“真的。”
      曲驰身形一动,立时消失在了徐孟二人前面。
      
      转瞬间,山林间又传来数声有气无力的惨叫。
      
      打发走曲驰,徐行之看向地上只剩一口气的兽皮人,蹙眉道:“这人是冲我来的?”
      只剩下孟重光和徐行之时,前者就露出了异常单纯无辜的神情,背着手,仿佛地上那团烂泥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
      徐行之了然。
      既然如此,那就是活他妈该了。
      
      徐行之沉默后,孟重光便把刚才那副修罗面孔收拾得一点不剩,小心翼翼地蹭到了徐行之身边:“师兄……我刚才是不是有些鲁莽了?”
      刚才面不改色咔咔拆人家骨头的大狼狗,脸一抹就换成了小狗崽,看到此情此景,徐行之心中十分愧疚。
      
      孟重光是自己笔下的人物。徐行之当初设定时,大笔一挥,嗜血暴躁,易怒霸道,这些都被自己设定成了孟重光的本性。
      说到底,还是怨徐行之,所以徐行之不仅不惧怕他,良心反倒还有些隐隐作痛。
      ……儿子对不起,是爹让你变成这样的。
      
      况且,在蛮荒生活十余载,孟重光定然习惯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日子,现如今被人侵入地盘,下手狠辣些,也不难理解。
      再说,他们突然来捉自己,怕是想利用自己对付孟重光。
      要是自己被捉去,境遇定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死在他们手里都是有可能的。
      此外,对主动欺负上门来的敌方仁慈手软,也与徐行之一贯的行事风格不符。 
      要论残忍程度的话,昨天自己用原本杀孟重光的匕首杀死那个剃刀怪物,手法也善良不到哪里去。
      
      然而,徐行之能理解,从小把孟重光带大的原主肯定不能理解。
      
      徐行之作出一副淡漠模样,用脚尖踢了踢兽皮人的脸:“留他一条命,我有用。”
      旋即,他便不动声色地迈开步子,离孟重光远了些。
      在他背后,孟重光眼中的光黯淡下来,手指捏紧,眸光中有浓浓的悔意。
      ……若不是这混账在他面前抱住师兄,他断然不会情绪失控,下手这般狠辣,坏了自己在师兄心目中的形象。
      
      孟重光默默收拾好糟糕的情绪,朝向天空,再次打了一声唿哨。
      受到召唤,骨女很快自另一侧竹林里现身。
      她躲着徐行之,缓步走到孟重光跟前。
      孟重光同她耳语几句,她应了一声“是”,便沉着脑袋,把垃圾似的兽皮人提起来,朝塔内走去。
      期间,她始终不跟徐行之有任何的目光交流。
      徐行之也体贴地不去看她,转而把视线投向曲驰正在打扫残敌的树林,琢磨起自己的心事来。
      
      ……徐行之暂时不打算刺杀孟重光,因此,在蛮荒中生存下来便成为了徐行之的首要之务。
      他记得很清楚,“世界之识”告诉他,孟重光这一伙人正在谋划逃出蛮荒,回到现世,作乱报复。
      而蛮荒里绝不止孟重光这一伙人。
      其他分支是什么情况,各自分布在哪里,势力大小如何,徐行之均不知晓。
      最重要的是,这蛮荒的出入口在哪里?又该怎么逃出蛮荒?
      
      徐行之心中清楚,自己出现在蛮荒这件事太过突兀,周北南怀疑自己是探子,简直是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事情了。而孟重光肯收留自己,百般信任,八成是被昔日的师兄弟情谊冲昏了脑子。
      如果自己擅自拿这些问题去问孟重光,一旦引起了他的疑心,被按在地上一块块按碎脊梁骨的人就该轮到自己了。
      总而言之,徐行之需要一个可靠的情报来源。
      眼前这个,就是送上门来的情报来源,可靠不可靠另说,但聊胜于无。
      
      骨女离去,孟重光也转回了徐行之身边,温驯地发问:“那片林子是我种的,师兄可眼熟?”
      ……说实在的,盯久了,徐行之的确觉得有点眼熟。
      原主破碎的记忆里,好像也确实存在着这么一片红艳似火的红杉树林。
      
      这片红杉树林像是诱发了徐行之记忆中的某个落点,原先不过是铜钱大小的一块记忆片段,竟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放大、清晰起来。
      一阵剧烈的眩晕感突如其来,瞬间麻痹了徐行之的五感。
      徐行之竟站立不稳,朝后仰倒下去。
      
      恍惚中他听到有人慌张地在叫自己师兄,一声又一声。
      
      像是从巨大的识海里浮出了一块舢板,一段完整的画面出现在了徐行之脑海中。
      ……这也是徐行之从原主破碎的记忆中,第一次获取到完整的信息片段。
      
      深秋的红杉树林,让漫山叠嶂都染上了熟透了的柿红色。
      群山延绵,名为令丘,山峦宛如美人的秀丽眉峰,层层排开。
      
      云敛天末、平岸水尽处,一名男童正坐在小溪源头的一块青岩前濯足。
      他用苇草随意做了件长衣,手里捧着一只拳头大小、色泽奇特的香果,一口一口啃着,像是在啃一只再平凡不过的野浆果。
      一股灵力波纹荡来,男童却不为所动,继续埋着脑袋,缓缓啃咬。
      
      风过处,两名应天川初阶弟子驾驭仙兵而来,落在了男童面前。
      
      应天川弟子服色上下一致,极易辨认。藏蓝底色,配上烫金云肩通袖纹,端的是华丽尊贵无比。
      之所以能判定他们是初阶弟子,是他们手上均持一把白橡木长.枪,而不像应天川的高阶弟子那样,拥有邪物彘骨打造而成的钢炼长.枪。
      
      面对男童,二人均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弟子用长.枪枪尖指住他,极不客气道:“你手里的浮玉果是从何处得来的?”
      男童抹一抹嘴角的果汁,指了指西边。
      另外一名矮个子怀疑道:“令丘里有异兽名‘颙’,浮玉果是它最爱的食物。此果五年一结,数不过百。‘颙’视若珍宝,谁若敢同它争抢,‘颙’必然要吸干他全身的水分血液才肯罢休。……你是什么人,能跟‘颙’争食?”
      男童慢条斯理地在果子上咬下一口,含混道:“我想吃,它不给我,我就抢过来了。”
      高个子打量了一番男童,发现他除了长相精致秀丽如女子外,丝毫灵气也没有,看起来只是个普通孩子,语气中不觉带了几分鄙夷:“嗬,好大的口气。”
      
      矮个子戳一戳高个子的臂膀,示意他去看男童脚下。
      高个子定睛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五六个浮玉果被一条藤蔓穿成一串,缠绕在男童脚腕上,一晃一晃的,瞧得两人眼热。
      
      见状,高个子马上放软了态度:“这位小公子?”
      男童扫了他们一眼,自顾自啃咬着浮玉果的果核,把丰软多汁的果肉事无巨细地扫入口中。
      高个子并不愿拜求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倒霉孩子,但考虑到二人目前的境况,只得强压怒意道:“……公子,我们是应天川弟子。不知你可听说过‘应天川’的名号?”
      男童不置可否,并不作答。
      矮个子接上他的话,持枪抱拳、毕恭毕敬道:“世上人修修士共分四门,我们应天川是其中一支。每隔两年,我们都要举办东皇祭祀礼,需要各种各样的祭品祭祀东皇。再后来,祭祀礼发展成四门的竞赛。——若能在限定时间内取得最多的祭品,便能成为祭祀东皇的献祭官;若是哪位初阶弟子能得到一样祭品献上,便有机会进入内门,成为入室弟子……”
      他一指那男童脚上的浮玉果,眼中不禁流露出贪婪的神色:“令丘山中有祭祀所需的浮玉果,可我们兄弟二人灵力不足,不敢轻易踏足‘颙’的地盘。这位小公子,你能不能把你捡到的浮玉果分我们一个?”
      
      男童一抬腿,一只浮玉果脱离藤蔓,正正好落入他的手中。
      他擦一擦果子,奶声奶气道:“这果子不如传闻中好吃。但我不会给你们。”
      高矮二人齐齐皱眉:“为何?”
      “我不喜欢你们。”男童咬了一口浮玉果,声音清凌凌的,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真和狂妄,“我自幼在深山中长大,对礼节了解不多,但我至少晓得,如果真正是有事相求,你们应该跪着求我,而不是这样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
      
      二人勃然变色。
      “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男童不再理会他们,跳下青岩,踩着水往前走去。
      只一刹那,一朵枪花擦亮,铮然一声,横在了男童脖颈处。
      被枪锋逼指,男童丝毫不惧,漂亮的桃花状眼瞳扫掠过二人时,带着几分蔑视:“这是我的果子,我不想给你们。”
      持枪截停的高个子不听他的,对矮个子下令:“去,把他的果子拿来。”
      矮个子弯下腰来,作势欲摘。
      
      男童抿唇一乐,掐指巡纹。
      他的眼尾有一抹赤色的朱砂光一闪而逝,额头上的朱砂痣也一明一暗地亮了起来。
      地幔以下登时窸窣有声,仿佛有无数怪蛇在其下浮游,地面上的浮土也上下颠动起来,似乎随时会有什么怪物破土而出。
      矮个子踉跄一下,用白橡木长.枪深深插.入泥土中,才稳住身形,惊慌道:“……是‘颙’来了吗?”
      高个子咬牙:“快动手!拿了浮玉果我们便走!”
      矮个子伸手欲摘,却听空气里传来一声灵力呼啸,一柄燃着火的三寸飞刀破空而来,钉住了矮个子的袖子,竟径直把他的身体带得飞了起来,把他整个人钉死在了附近的一棵红杉树上!
      
      男童不禁一怔,紧紧贴合着的食指和大拇指立即分了开来,眼尾和额头处的朱光也随之散去。
      他四下张望着,寻找着飞刀主人的踪影。
      矮个子被钉得动弹不得,惊慌地伸手扑打着袖子上燃起的火苗,高个子则立即撤回长.枪,指向虚空:“谁?是哪个王八……”
      “蛋”字还未及出口,他也被一柄三寸飞刀钉中袖子,身体凌空飞起,撞在另一棵红杉树树干上,手中的长.枪应声滚落,掉在了男童身侧的山溪之中。
      
      高矮两人竭尽全力,想把袖子从飞刀间挣离,可灵力却密密缝在了他们的袖子和树干之间,他们甚至连扯破袖子脱身都做不到。
      高个子强忍惊惧,厉声喝问:“谁?”
      他的尾音难以抑制地发着抖。
      半晌后,高深密林的梢头传来一个浪荡的调侃声:“……我是你们的良心。你们很久都不跟我说话了,我很伤心啊。”
      高个子已是慌得出离常态,破口大骂:“谁在那里装神弄鬼?有本事就滚出来!休要作怪!!”
      
      在那作怪之人滚出来前,数十道闪烁着灵光的三寸飞刀自林间激射而出,笃笃地扎入树干间,用刀片给两人做了个事无巨细的人体描边。
      唬得高矮二人两股战战时,一道白影自林间叮铃铃地徐降而下。
      
      来人双手空空,负手而立,一身霜雪白衣,头戴玄色乌纱卷云帽,长发被一条缥色发带简单挽起。他脚尖轻踮,落在了潺潺流淌的溪水前。
      来人手腕上绑着一颗六角铃铛,那便是叮铃铃响动的来源。
      
      刚才还惊怒交加的高矮两人看清来人容貌,竟是比刚才还要胆战心惊几分:“……徐……徐师兄?”  
      男童好奇地站在溪中,仰望这个年轻又英俊的青年。
      被二人唤为“徐师兄”的青年不疾不徐地走至溪旁,探出右手,掌心倒转,一握一收,把高矮两兄弟钉成了挂饰的刀片便悉数飞回到他手中。刀片形态融变,化为一把竹骨折扇。
      他把扇子摇了两摇,眼中含笑。
      男童眼中的好奇之光愈盛。
      
      高矮兄弟两人自树上跌摔在地,破衣拉撒,面如死灰。
      矮个子的袖口被流火烧焦了一处,他一面用手掩着,一面急急地申辩:“徐师兄,莫要误会,我们只是看到这孩子身上有浮玉果,所以想管他要……”
      
      青年走到了男童身侧,低头一看,恰好看到了他脚腕上用藤蔓串起来的浮玉果。
      许是青年生得太俊美,男童被他看得竟有些羞赧,把脚不自觉往后藏了藏。
      青年在看到那被随便串起来的珍果时,眉头一挑。
      
      他很是大胆随意地摸上了男童柔软的头发,又拍了拍,问高矮二人道:“我问你们啊,这个孩子是‘颙’吗?”
      男童唇角抽了抽,竟是忍住了被摸脑袋的不适感,动也没动。
      高矮二人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
      青年又耐心地问了一遍:“我问你们呢,这个是不是‘颙’?”
      高个子虚着声音答道:“不……”
      青年动作略有轻佻地一甩衣尾,松开男童,涉过溪水,走到了高矮二人身边,弯下腰来质询:“他不是‘颙’,你们管他要什么啊?到了人家的手里,就是人家的东西,你们倒好,用铁枪指着人家脖子要?我问你,这究竟是‘要’,还是抢?”
      矮个子快哭出来了:“是,是抢……”
      青年面色一凝,将扇子啪的一声合拢,用扇柄照两个弟子的脑袋上一人一下,训斥道:“抢,抢。抢人家的东西啊,真有出息,周北南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师兄日记: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捡到一只人畜无害的小重光,开心。
    重光日记: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未来的媳妇主动送上了门,开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