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偷梁换柱 ...

  •   一夜过去,徐行之恢复了些元气,虽说下地时膝盖仍有些发抖,但好歹能站稳了。
      他腕上的金链已经随着孟重光一道消失无踪,奇的是被绑住的地方半分红痕也没留下,活动起来也没有太强烈的痛感。
      徐行之下床,发现浴桶里放满了热水,还在腾腾冒热气。
      他也不客气,痛痛快快洗了个澡,稍加梳洗整理后,他从床头摸了那把折扇,走出门去放风。
      
      塔外正淅淅沥沥地飘着雨丝。刚出塔门,徐行之就瞧见了只剩一个头露在地面以上、怨气横生的周北南。
      周北南一看到他脸就泛了青,却苦于无法调开视线,只能从地平线角度恶狠狠地仰视他。
      不知为何,徐行之一看到周北南咬牙切齿的小表情,就格外想逗弄逗弄他。
      他蹲下来,关切备至道:“这是怎么啦?”
      正用一扇芭蕉叶给周北南挡雨的陆御九乖巧地对徐行之说:“他因为昨天戏耍师兄,被孟重光罚到现在呢。”
      听说了原委,徐行之便用扇子给周北南扇风,幸灾乐祸:“那真是辛苦你了啊。”
      周北南一脸写满了“滚滚滚”。
      越是这样,徐行之越想欺负他。
      他想伸手摸摸周北南的脑袋,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周北南早已身死,眼前的不过是一具魂魄,凡人根本碰不到他。
      徐行之刚生出一点点同情之心,周北南便瞪着他道:“……徐行之,你给我等着,等我出来就抽死你。”
      徐行之的同情心顷刻间荡然无存。
      他随手撩起鬓边垂下的一绺头发,笑嘻嘻地冲周北南一勾:“官人,你倒是来啊。”
      周北南被恶心得不轻,恨不得马上爬出来手刃这个祸害。
      
      正愉快地调戏周北南时,忽然,徐行之隐约听到山林间有女子在唱歌,调子美妙,润如酥,婉如莺,偶有竹响数声,似有羯鼓之音相伴。
      徐行之望去,发现竹林间转出了那能行治疗之术的骨女。
      她与徐行之四目相接后,歌声立止,浑身的骨节都颤抖了起来。
      瞬也不瞬地瞧了他许久,骨女才恍然意识到什么,转身逃入竹林之中。
      徐行之记得自己在书中的确写过一个女子,专司治疗异术,也确是一身白骨。
      若是有人受伤,只要不是伤及骨骼,她都能将那些伤口转移到自己身上,使伤者痊愈。昨天她消去孟重光全身的烧伤,使用的便是这种异术。
      但徐行之却不晓得她究竟和原主有何瓜葛,她见到自己,似乎只想一味躲避,不肯相见。
      
      陆御九注视着骨女的背影,又望向徐行之,轻声问:“师兄,你不认得她了吧?”
      陆御九大半张脸均被狰狞的鬼面具挡住,徐行之瞧不见他的表情,但却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难言的遗憾。
      “她是何人?”徐行之顺着他的话问。
      周北南啧了一声,示意陆御九别开口。
      陆御九抿了抿唇:“她昨晚特意叮嘱过,不叫我们告诉你。”
      
      ……但又有什么难猜的呢?
      骨女的那条缥色长发带,和孟重光发上系着的发带一模一样,想必都是风陵山特有的信物。
      她一身骨殖洗得干干净净,莹白如玉,哪怕只剩下了一头长发,也要妥妥帖帖地梳好才肯出门,想必是个爱美之人。
      在徐行之残破的记忆里,的确有这样一个极美的女子,姓元,名唤元如昼,是风陵山里年纪最小的师妹,如花胜美眷,色灿若云荼,擅长音律,活泼爱笑。
      而今她却只剩下一具骷髅,在山林间行吟歌唱。
      
      徐行之心中有数,却佯装不知,摇扇浅笑道:“这倒奇了,我也猜不出来是谁。不过单看骨相,倒是极好极好的,是个美人胚子。”
      被埋在地里的周北南不屑道:“……世上什么女人在你眼里不是美人?”
      徐行之把扇面一合,道:“世上女子各有其美。有的美在皮,有的美在骨,这道理你自是不懂的。”
      骨女隐于山林中,把徐行之的话听了个彻底。
      她惨笑一声,转身奔跑离开。
      她枯白的脚掌踩在干涩的竹叶上,发出细碎的沙沙声。
      
      逗弄够了周北南,徐行之绕高塔缓行一圈,兀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里的一切与他想象中略有不同,没有什么门徒络绎、小鬼遍地的盛景,只不过是伶仃的一座塔而已。
      孟重光入蛮荒十数载,竟然没有培植自己的属下,这着实叫徐行之不解。
      在徐行之看来,这里不像是什么龙潭虎穴,倒更像是一处安闲自在的天然居,只供孟重光及他的几个好友居住。
      不过,从昨天来骚扰他们的那拨蛮荒之人来看,他们的日子过得也不算特别清净。
      
      孟重光不晓得去了哪里,周北南还种在地里,旁边陪着陆御九,周望也不见踪影,就连陆御九昨日操纵的那几个鬼奴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真正做到了连个鬼影儿都不见。
      徐行之把扇子袖住,逛梨园的公子似的绕塔晃悠了一圈,颇觉无聊。
      真烦人,不想玩了,想回家。
      
      走过一圈,徐行之挑了块干爽的地方,席地箕踞而坐,朗声道:“……出来吧。”
      徐行之清楚,从他出塔后,就一直有一个人跟在他后头。
      不过那人跟踪起来倒很君子,不言不语,不远不近,还挺耐心。
      
      被戳穿后,有一人从塔后转出。
      徐行之咦了一声。
      这人竟不是他想象中的孟重光,而是个生面孔,还是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
      他身着朱衣缊袍,洗得已经发了白,但胜在干净清爽,手中持一素白拂尘,濯濯如洗,甚是雅致。
      他的面目五官十分标致,仿佛天然就是为了“温润如玉”四字而生的。
      来人走到徐行之身侧,眼眉微弯地打招呼道:“……行之。”
      
      徐行之凝眉细思,把自己书中所写之人在脑中过了一遍,大致确定了他的身份,眉头微皱。
      他拍了拍自己身侧,示意来人坐下,来人就坐了下来,坐相规规矩矩,视线平直,腰背如松。徐行之觉得自己的仪态跟他一比,和一滩烂泥也没什么两样。
      不过他当然也没打算改邪归正。
      徐行之回想起昨天从孟重光嘴里听到的人名,试着给他对号入座:“曲驰?”
      显然,徐行之运气不错,一猜即中。
      来人温文和煦地冲他一笑:“……嗯。”
      徐行之叹息一声。
      ……还真是他。
      
      曲驰斯斯文文,说话语气也非常温和,像是从清凌凌的溪水里滤过一样:“……重光叫我跟着你,护你周全。”
      徐行之在他面前可耍不出什么花腔来:“多谢。”
      曲驰好心提点道:“你这样的坐姿于礼不合。”
      徐行之继续心安理得地瘫着:“这样舒服。”
      
      他话说得轻松,但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曲驰身上。
      曲驰自然不知道徐行之在想些什么。他在自己衣兜里摸了两下,礼貌地邀请道:“……请你吃糖。”
      说着,他对着徐行之张开拳心。
      那里面躺着两块用彩色琉璃纸包裹的东西。
      徐行之拿过一块来,把琉璃纸展开,发现里面躺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小石子。
      曲驰极力推荐:“很好吃的。”
      徐行之把石子倒在手心,掂量两下,问道:“……这是糖吗?”
      曲驰点头,信誓旦旦道:“是的,我想吃糖。这是阿望给我找来的,她说这个就叫糖。”
      徐行之将那颗小石子把玩一番,发现石头洗得非常干净。
      他又跟曲驰确认了一遍:“……你吃糖不会咽吧?”
      曲驰乖乖地答道:“不咽。阿望和陶闲都不让我咽,他们说吃糖咽下去不好。”
      徐行之肯定道:“没错,吃糖是不能咽。”
      他没再犹豫,很自然地将小石子丢进自己嘴里,冲曲驰一乐。
      曲驰也把剩下的那颗小石子含在嘴里,幸福的神情完全不像一个成年人,却像极了一名稚童。
      
      石头自然是一点滋味都没有,但徐行之却假装吃得津津有味。
      
      说起来,徐行之对这个曲驰的观感,的的确确与所有人都不同。
      见到周北南的时候,由于他急于干死自己,徐行之没有对他太过强烈的感情波动。
      见到孟重光的时候,由于满脑子都惦记着那位所谓的“世界之识”交予他的杀反派任务,他太过紧张,也来不及对他产生更多的想法。
      但见到曲驰,徐行之的心绪就没那么安定了。
      因为曲驰是书中唯一一个被徐行之设定了前史的人。
      结合原主稀薄的记忆,徐行之得知,他原本是正道丹阳峰的大师兄,遭魔道所袭,被活生生打成了心恙之症。
      换句话说,曲驰现在的心智顶多只有五、六岁,甚至连糖果和石头都分不清。
      徐行之猜想,十三年前,他大概就是因为心智残缺,才会帮助孟重光盗窃神器,从而堕落蛮荒的吧。
      
      看到曲驰,徐行之忍不住会想,如果当初他写一个积极有趣的故事,或许眼前这群人就会幸福得多,不用被困在这个巨大的监狱里,发疯的发疯,偏执的偏执,痴愚的痴愚。
      正在徐行之胡思乱想时,刚刚和他分糖吃的曲驰神情陡然一变,将手中拂尘一摇,横护在徐行之身侧。
      徐行之还未反应过来,就有数柄梅花刀片自右侧流火也似的奔袭而来,如疾雨般击打在曲驰的拂尘上,铮然有声。
      曲驰手腕翻飞,动作洒脱地一缠,一拉,一抖,便用拂尘将偷袭的刀片尽数射回了来处。
      霎那间林内传来了数声惨叫,听声音应该是被他们自己刚刚出手的梅花刀片扎成了筛子。
      曲驰单手持拂尘,另一手拔出腰间的鱼肠剑,全神戒备,面朝向刀片来袭的右侧山林方向,对徐行之下令:“快些回塔。重光说过,你若是出了事情,他会把我的糖全收走。”
      
      ……真是非常严厉的惩罚了。
      徐行之怀疑自己现在在曲驰眼里,就是一颗行走的大糖块。
      
      腹诽归腹诽,徐行之还是晓得自己的斤两的,自然不会留在这里拖后腿,撒腿就要跑开,却被一道自半路闪出的身影抓住了胳臂。
      徐行之不觉一怔。
      曲驰猛然回头,瞧清了来者是谁,他紧张的表情便安然了不少:“重光,快带行之进塔。”
      
      闻言,“孟重光”露出了一抹冷笑。
      那只握住自己胳膊的手用力过猛,徐行之突然觉得有些异常。
      他抬眼一看,“孟重光”的眸光里竟然闪现出野狼似的澄黄色。
      来人冲自己咧开了嘴,有两颗尖锐的犬齿格外突出,像是一头食肉的怪兽,面对着他爪下新捕到的小麂子,思索该从何处下口。
      徐行之骇然,对曲驰道:“等等!他不是……”
      曲驰却根本没有注意到,竟随手将徐行之往“孟重光”怀里推去:“快些进塔去。”
      徐行之心里一寒,可寒意还未渗进心底,眼前人得意的笑容便凝固住了。
      
      他的身体不受控地往前倒下,徐行之敏捷地闪开身来,眼睁睁看他面朝下栽倒在地,抽搐不已。
      ——他的后背脊椎骨从中间断裂了开来,那里有一个一指深的坑洞,深深凹陷了下去。
      
      真正的孟重光就站在他的身后,用手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手,才动作温柔地将徐行之拉回自己身侧:“师兄,有没有受伤?”
      徐行之惊魂未定地摇头,看向那地上的假孟重光。
      地下垂死挣扎着的“孟重光”的五官像面团似的扭曲几圈后,终于回归本相,变成了面色青黄、乱髯虬须的兽皮人。
      兽皮人背部被折断,疼痛难忍,咬牙闷哼:“孟重光,你怎么会在……”
      孟重光蹲下身来,抓住了他的头发,面上还带着笑容:“我若总留在塔内,又怎么知道谁会趁我不在、对师兄下手呢?”
      兽皮人的嗓子被血浸泡过,嘶哑得可怕:“刚才……探子明明说你在百里之外的蓝桥坡……”
      孟重光回答的语气太漫不经心,像在开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玩笑:“百里而已。我跑得很快的。”
      兽皮人自知必死,索性竭尽全身气力,发出一声惨烈的咆哮:“孟重光,你这妖物——”
      
      孟重光面不改色,曲指成节,浅笑着凿中了兽皮人最靠上的一节脊椎,把他还未出口的叫骂声变成了一声声凄烈的嚎叫。
      “你用我的脸,抱我的师兄。”孟重光说,“你想死吗?不行,太便宜你了。”
      他就这么当着徐行之的面,像是敲核桃似的,把兽皮人的脊椎全部敲成了碎渣滓。
      兽皮人早已昏死过去,而在把兽皮人凿成一团烂泥后,孟重光对有些手足无措的曲驰下令道:“曲驰,把右侧山林那些人全都给我抓回来,留活口。我会亲手送他们死。”  

  • 作者有话要说:  曲驰小天使上线。
    曲驰(天使笑):请你们吃我的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