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刺探情报 ...

  •   背着一个人跑了三十里路,徐行之也是真累了,索性把链子顺着手臂绕一绕,收拾收拾,翻上床睡了。
      凭自己那只残手,持筷拿碗都费劲儿,刺杀这种细致活,看来还得另寻时机。
      徐行之睡着后,竹扉再次悄无声息地从外面打开。
      
      孟重光从外面缓步踱入,他已换了一件衣裳。
      葛巾单衣,白衣胜雪,衣裳交襟处压有龙云纹饰,后摆处有水墨渲染的图纹,冠帻秀丽,帽上一条缥色长绦带,衬得他发色乌墨如云。
      
      但他的外罩却还是那件染了焦黑与鲜血的长袍。
      
      他无声跪伏在床边,拉过徐行之的右手,枕于其上,侧脸望向熟睡的徐行之。
      孟重光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流连过他紧抿的唇线、饱满的喉结、起伏的胸膛,紧张,忐忑,恐慌,像是在看一只随时有可能会碎裂开来的花瓶。
      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他似乎不能确信徐行之还活着,手指缓缓移上徐行之的身体,揉开他身上披覆着的一层薄衣,指尖点在了他的心脏位置,感受着皮肤下强悍有力的心跳。
      咚咚,咚咚。
      孟重光露出了满足又感动的笑意,低声呢喃:“师兄,你回来了,回家了……”
      随着低语声,孟重光的呼吸竟渐渐不稳起来。
      他的眼角沁出血丝,原本还算清明的瞳仁竟然被逐渐浸染成了猩红,眼尾和额心的朱砂迹都隐隐透出可怖的朱光。
      他的手指同样颤抖得厉害,指甲逐渐伸长。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抓破徐行之的心口皮肤,孟重光硬是强忍住了,飞速抽回手来,掐紧了自己的手腕。
      五道深约及骨的伤口在他的腕部划下,而在见了血后,他眼中血色才稍稍淡却了下来。
      徐行之眼皮微动,似有所感。
      孟重光再不肯留在这里,勉强封住自己的气门,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将外袍除下,盖在徐行之身上,才转身朝外走去。
      走出竹扉的瞬间,孟重光险些撞在一个人身上。
      
      周望蹙眉,伸手欲扶:“孟大哥?”
      孟重光拒开她的搀扶,喘息之余,寒声问道:“你有何事?”
      周望见惯了孟重光犯病,知道他若是情绪失常,定然会发狂暴走,非饮血不能解。
      好在孟重光哪怕是狂乱至极时,也守着分寸底线,从不对他们下手,因而周望并不惧他,利落地答道:“我是第一次见到徐师兄,想和他说说话。”
      孟重光按紧疯狂蹦跳的心脏,说:“师兄还在睡觉,你在外面守着,等他醒来再说。”
      周望一抱拳:“是。”
      目送孟重光踉跄着走出高塔的青铜巨门,周望转回脸来,吹了声口哨,随手一推,直接进了门去。
      
      徐行之被推门声惊醒了,翻身坐起时,身上盖着的外袍也随之滑落。
      他天生体寒,睡前忘了盖好被子,前襟也不知道为何敞了开来,睡了这一觉,手脚早已是冰凉一片。
      他打了个寒噤,来不及想这袍子是谁为自己盖上的,先把体温尚存的外袍拥进怀里取起暖来。
      周望问:“冷?”
      “有点。”徐行之一边搓起掌心,一边打量起周望来。
      她已经把那两把巨刀卸下,着一身质地粗劣的朱衣,却生得绛唇雪肤,还真有点蓬头垢发不掩艳光的意味。
      注意到徐行之的目光,周望笑了一声:“我舅舅说得没错。”
      徐行之:“???”
      周望抱着胳膊笑眯眯道:“姓徐的孟浪恣肆,更无半分节操品性可言,一见女子就走不动道。”
      徐行之:“……他还说什么了?”
      周望说:“他说如果你胆敢对我心怀不轨,我便尽可以挖掉你的眼珠子。”
      
      ……徐行之很冤枉。
      徐行之是爱美色,不拣高低胖瘦的姑娘都爱多看上几眼,但几乎从未产生亵玩的念头,更别说是周望这么小的孩子了。
      徐行之耸耸肩,坦荡道:“美人生于世间,即为珍宝,看一眼便少一眼,今日之美和明日之美又不尽相同,我多看上几眼是功德善事,怎么能算孟浪?”
      周望:“……”
      
      无言以对间,她瞧见了徐行之被缚在床头的左手,心理总算是平衡了些,露出了“活该你被锁”的幸灾乐祸。
      徐行之竟也不气,左手持扇,自来熟地照她额头轻敲一记:“对啦,这才像个孩子,板着张脸,老气横秋的,不像话。”
      周望被他敲得一怔,捂着额头看他。
      
      她是遵周北南之命,想从徐行之口里旁敲侧击些东西出来,反倒在言语间被徐行之抢了先机
      徐行之问她:“你叫周望?周北南是你舅舅?”
      周望只觉这人有意思,也起了些好奇心。她学着男子坐姿,单腿抬上炕,靠在床头的木雕花栏上:“嗯。”
      徐行之估算了一下她的年纪:“和你舅舅一起进来的?”
      周望:“差不多。距今已有十三年了。”
      如果在其他人面前,徐行之还得注意些言行举止,但在这女孩儿身边,他就不用特意拘束了。
      毕竟她之前从未见过自己,就算有听周北南说起过关于自己的事情,大概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如果有可能的话,徐行之说不准还能从她这里问出些关于蛮荒的事情。
      他问道:“为什么要把你们关进蛮荒来?”
      周望注视着徐行之,微微挑起眉来:“我舅舅他们嫌我年幼,不肯同我细讲……再说,我们究竟是怎么进来的,徐师兄你难道不知?”
      
      徐行之:……哦豁。
      还是个蛮聪明的姑娘,不好糊弄。
      和聪明人说话自然要换种方式,徐行之把扇子一开,给自己扇了几下风:“我只是没想到,他们连孩子也不放过。”
      周望嘴角一挑,摊开掌心,把玩着掌心里的茧痕:“进蛮荒的时候,我还没出生。我娘和舅舅被流放进蛮荒后,我舅舅为了护着我娘丢了性命,要不是遇见了陆叔叔,把我舅舅的魂核固定在他的符箓里,又把精元分给他,我舅舅的元魂怕是早就散了。”
      徐行之微微蹙眉:“周北南是怎么死的?”
      周望答道:“他忘记了。”
      
      关于这点,徐行之倒不觉得奇怪。
      鬼修以操纵尸体与鬼魂为主要攻击方式,作为鬼修之一,陆御九明显属于后者,而鬼魂,又可以被大致划分为明鬼与暗鬼。
      能记起前尘往事的鬼,被唤为“明鬼”,它们灵台清明,力量与生前无异,生前强大,死后也同样强大。
      那些记忆模糊的鬼,则被统称为“暗鬼”。它们在死亡的时候,部分魂魄已经损毁、丢失,或者还附着在生前的残躯中没有解脱出来,因而混混沌沌,游离世间,力量相较生前会大打折扣。
      而导致鬼魂变成“暗鬼”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的死因极其惨烈,以至于神魂溃散,五魄分裂,甚至痛苦到不愿去回忆自己的死亡。
      
      徐行之很难想象到当年出了什么事情。
      
      按照原主散碎零乱的记忆,正道共分四门,四门各守一样创世神器。
      清凉谷守“太虚弓”,应天川守“离恨镜”,丹阳峰守“澄明剑”,而原主所在的风陵山,守戍的是“世界书”。
      孟重光是天妖,褫夺神器,遭到流放,倒还合乎常理,然而,周北南是应天川岛主之子,为何也要和他妹妹一同盗取本门神器?
      这又是何必呢?
      
      徐行之心中千回百转之时,周望突然反问道:“徐师兄,你的右手是怎么回事?”
      徐行之瞧了瞧自己被开了天窗的梨花木右手,颇可惜道:“你说这个洞啊?刚才被捅的。”
      周望忍俊不禁:“谁问你这个洞?我是问你的手为何断了?”
      
      ……是啊,为何呢?
      说老实话,徐行之自己也记不大清楚了。
      仿佛是他自己五岁时太淘气,玩闹时不慎被麦刀整个儿切下手掌,血流如注,大病一场,高烧三日,一月未能苏醒,醒来后便成了残废。
      所幸老天爷还给他留了一只手,想想也不算很坏。
      然而,提到自己的右手,徐行之不免又想到在自己受伤时,父亲衣不解带地照顾在自己身侧的场景。
      自己现在身处蛮荒之中,也不知道外面的时间流转几何,父亲和妹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想到这儿,徐行之不禁有些跑神,又不愿详答,索性一言以蔽之道:“……一言难尽。”
      周望抛出了第二个问题:“你在外面这么多年,有没有去找过你的兄长徐平生?”
      
      ……嗯?
      这个问题一出,徐行之基本可以确定,这小姑娘真的是被周北南派来套自己话的。
      最棘手的是,他翻遍记忆,竟然寻不见原主有哥哥的记忆。
      究竟存不存在这么一个人尚是问题,他又该怎么回答?
      他若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又会不会中了她的话术圈套?
      
      几瞬之间,徐行之就有了应对之法。
      徐行之注视着周望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没有兄长。”
      这个回答让周望眉头一皱:“可是……”
      徐行之却难得强硬地打断了周望的话,往后一躺,单手抱头,神情漠然:“我没有什么兄长。”
      
      在塔外催动着灵识、听着室内二人对话的周北南,闻言讽刺地扬了扬嘴角:“当初徐行之得了什么好物件,都千般万般地想着他那个哥哥。现在他终于知道他哥哥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鬼面青年陆御九的回答就更简单粗暴了:“徐平生他就是个王八蛋。活该徐师兄不认他。”
      周北南按着耳侧,对那头下达命令:“阿望,问问他,为什么来蛮荒?是谁把他送来的?”
      然而周望还没问出口,周北南便听到那边的徐行之懒洋洋道:“是周北南叫你来问我的吧?”
      
      既然被识破了,周望也不多加隐瞒,直截了当地问道:“我舅舅怀疑得有理。十三年了,任何人都没见过你的踪影,也打探不到你的消息,时隔多年,你为何突然进了蛮荒?”
      徐行之冲周望勾勾手指:“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周望自然附耳过去。
      徐行之眼波一勾,在周望右侧的石头耳坠儿里发现了一抹微光。
      他眼疾手快,一把将那耳坠儿掐下,指尖用力,猛地一捏。
      这耳坠儿是由周北南灵识幻化而成,直通他的耳道,哪里经得起这么揉捏,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翻身跃起,捂着耳朵痛苦大骂:“姓徐的,我操你大爷!”
      徐行之:“哈哈哈哈哈。”
      那头的周北南脸色发青,掐指巡纹:“你给我等着!”
      转瞬间,徐行之掌心的耳坠变成了一只大如罗盘的蜘蛛。
      徐行之的笑容渐渐呆滞。
      直到蜘蛛长满细毛的腿开始在他手指间蠕动,他才猛地甩开手去,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
      这下轮到周北南拍着大腿狂笑了:“哈哈哈哈哈。”
      徐行之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扯着金链子直退到了床脚尽头,被吓得浑身发抖,骨头从内到外都是酥的,骨缝里密密麻麻像是爬满了小虫子,难受得他要死。
      就在这时,竹扉的门被人再度挥开。
      孟重光惊慌地冲了进来:“师兄??怎么了???”
      徐行之还未作答,就见那蜘蛛挪动着细细的足肢,沿着床腿爬上了床来。
      他脑袋里嗡的一声,飞奔着跳下床去,直接扑到了孟重光怀里,双脚离地挂在他脖子上,眼泪都要下来了:“……虫子!!那儿有虫子!!!”

  • 作者有话要说:  师兄:谁能帮我把虫子拍死,连人带命都是你的。
    重光【拍死】:师兄,你看……
    师兄:走开!不要用打过虫子的手摸我!!
    重光:……QAQ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