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突发状况 ...

  •   既已确定鬼修藏身之处,几人便开始策划该如何把那些妖孽一网打尽。
      听陶闲说,到山庙中掳走戏班的鬼修约有十数人之众,龟缩在白马尖山内的有多少人马,尚不可知。
      
      四门的带头人聚在一张桌前商议。
      周北南率先拍板:“自然是四面合围,直攻进去。”
      曲驰摇头:“不妥。我们并不知道里面藏了多少鬼修,贸然攻入,若是遭遇大股强敌,我等全身而退倒是没有问题,这些弟子又该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周北南道,“先合围白马尖,传信给四门,叫他们再多派些人来围剿?”
      温雪尘眼也不眨地道:“也不可。”
      徐行之托腮:“雪尘说得有道理。”
      言罢,他转向那群只待他们发号施令的弟子们,挑中一个,扬声问道,“陆御九,你们清凉谷常年研习各类阵法,鬼族掠走这么多人,又选定一座灵山藏匿,定是要借天地灵气,炼造大阵灵隐尸阵。若要炼就此阵,几日方成?”
      
      清凉谷训规森严,上下分明,在场之人几乎没有比陆御九入内门更晚的,皆是前辈,他不敢擅自插嘴。
      直到得了温雪尘默许的一颔首,他才答道:“三十六时辰整。现在距乡民被掳走已过两日有余,此时再叫同门来驰援,怕是有心无力;且若是等他们炼成灵隐尸阵,有阵法辅佐,召唤魂魄,便是如虎添翼,如鱼得水,再想加以压制,就更难了。”
      徐行之不吝夸道:“这孩子很不错啊,分析得当,修习有道。”
      陆御九的分析的确不错,周北南也不免多瞧了他两眼。
      温雪尘的手指一下下叩击着轮椅扶手,觑着徐行之道:“你跟我们谷内弟子很熟?”
      闻言,陆御九紧张地拧紧了衣摆。
      徐行之却坦荡答道:“几年前在东皇祭礼的时候,我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他救了我风陵山弟子,讲义气,又是个聪明孩子。你多提拔提拔他,听见没温白毛?”
      温雪尘碰上这号没皮没脸替别人邀功请赏的,也是无语得很,催促道:“徐行之,你若是心中有了主意就快些讲,别扯些有的没的。”
      
      徐行之将落在身前的缥色发带勾到脑后去。
      “我的确有一个办法。”他笑道,“……就是稍微有点刺激。”
      温雪尘:“……你说。”
      徐行之认真道:“四方突袭,从外劈山。”
      周北南差点乐出声来:“这算什么办法??”
      温雪尘却没有笑。他凝眉暗思片刻,说:“……似乎可行。”
      曲驰也附和道:“的确可以。据我所知,鬼族画阵,必得设立祭坛,起高台,祀魂魄。现如今他们就如丧家之犬,又需得借白马尖这一山中的灵力,不可能堂而皇之在白马尖山峰上设立祭坛,只能像地鼠一样,挖通白马尖,在山中借气,设立祭坛。”
      “他们不就是想画阵吗?”徐行之露出狡黠浅笑,“我们先探明他们在白马尖中挖通了几条供逃亡的通道,再集我们四人之力,从外合攻白马尖主峰——倒也不需把山劈开,只要能将他们的祭坛和绘制好的祭祀阵法震裂开,他们失了阵法,又慌了手脚,还有什么可嚣张的?”
      “到时候,我们只需沿探明的通道,各个深入,瓮中捉鳖便是。”
      
      商议结束后,小陶闲被他们安顿在了茶馆。
      老板对这孩子还有几分同情,决定留他在店里做个煮茶烧水的小童,管他吃住,等他年岁稍大,能决定自己去留,老板再放他离去。
      温雪尘心疾严重,不良于行,周弦便带着他及四门随行弟子,先行前往白马尖动身布阵,周北南、温雪尘紧随其后,负责结账的徐行之则是最后一个从茶馆里出来的。
      他追上队伍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拽住曲驰的拂尘,把他拖到最后头:“曲驰曲驰,过来,我给你个好东西。”
      曲驰任他拉扯着,半分不恼:“何事?”
      徐行之从怀里掏出一根用纸袋盛装好的糖葫芦。
      曲驰:“……???”
      “我琢磨了琢磨。我师父清静君向来宠我,一个月也才给我一百灵石铸造仙器,一百灵石就换一根糖葫芦是有点欺负人。”徐行之把糖葫芦塞在他手里,“所以我又给你买了一个,够义气吧。”
      曲驰哭笑不得,又把糖葫芦塞了回来:“……多谢。”
      “……怎么?”
      “不用了。”曲驰答,“师父从小教我,修道之人,不能贪恋凡间之味。不过我答应给你的灵石不会亏欠,你放心。”
      得了曲驰的承诺,徐行之终于安心了。
      他把糖葫芦塞在自己嘴里,咬下一颗山楂球后才想起了些什么,回身问他:“这么说来,你不会是没吃过这种小零嘴吧。”
      曲驰诚实地摇头。
      同情之余,徐行之还是死不正经地逗弄他:“你知道甜是什么滋味儿吗?不想试试看?”
      “想当然是想过。”曲驰温声说,“师父不许,因此我想想也就罢了。……你知道,我刚出生就被父母弃于水中,后来被寺庙收养,师父路过时,知我有灵根灵性,才将我抱去丹阳峰,悉心教养长大。师父对我恩重,他的吩咐我自当是听从的。”
      
      撩拨完曲驰,徐行之咬着糖葫芦,又赶回了周北南身边:“小北北。”
      周北南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跟个花蝴蝶似的。又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徐行之含着糖葫芦,“就是问你,小弦儿跟雪尘的事儿什么时候能定下来啊。”
      一提这事儿,周北南便拿胳膊肘怼徐行之:“去去去,我妹妹的事情你少管,先给你自己找个好人家吧。”
      徐行之乐呵呵的:“你都不急,我有什么可着急的。”
      “我看如昼就不错。”周北南说,“我看她对你有那么点意思。”
      徐行之抓一抓侧脸:“如昼啊,是个好姑娘,不过……我看我哥挺喜欢她的。”
      周北南微微皱眉:“……徐平生?你管他干什么,男未婚,女未嫁,这事还能讲论个先来后到不成?”
      徐行之难得露出了些为难的表情:“我都知道兄长心仪于她了,再与她修好,总不大好。再说,我对如昼也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和她在一起,岂不是耽误了她。”
      “如昼可是四门里有名的美人儿,你与她朝夕共处,就没有男女之情?”周北南啧啧称奇道,“……你可真是个奇人。”
      徐行之欲答时,突然听到旁边的山坳里传来一声欢喜至极的呼叫:“师日日日兄嗡嗡嗡——”
      
      曲驰闻声,不觉一愣,四下张望起来。
      周北南听熟了这个声音,倒是反应得比徐行之更快。
      他笑话道:“你家的两个小师弟也太爱粘着你了吧。”
      徐行之来不及嘲讽回去,御剑飞去,直接把缩在一处山坳间的两只小崽子都提溜了出来,二话不说先将剑身化为折扇,照着脑门上一人敲了一记:“不是让你们跟温师兄先走吗?怎么跑到这里蹲着?”
      孟重光一点都不怕徐行之,半大的少年丝毫不避讳,伸手便圈住了徐行之的腰:“我想师兄了,想要和师兄待在一起。”
      徐行之由他抱着:“……这才分开多久?”
      孟重光嗓音有点委屈,在他怀里蹭了一蹭:“不知道,但就是感觉有很久没见了。”
      徐行之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呼噜了两把他的头发,问旁边的九枝灯:“你怎么也跟着他乱来?”
      九枝灯说话一如既往地简明:“……我怕他乱跑惹祸。”
      徐行之又问:“你们俩是半路偷跑出来的?”
      孟重光点头:“嗯!”
      “嗯什么嗯?你还得意了是不是?”徐行之摆出一副严肃面孔,“到时候温师兄若是责骂你们,我可不会管。”
      孟重光笑眼宛如月钩,薄雾缭绕:“师兄才不舍得我被说呢。”
      在言语中完全被孟重光排除在外的九枝灯并不在意,只一心一意望着徐行之:“师兄,走吧。”
      徐行之叹一口气,把手里吃剩下的糖葫芦顺手给了九枝灯:“行,走。”
      九枝灯接过来,严肃着一张脸,珍惜地一口一口吃掉了。
      因为这半根糖葫芦,孟重光嫉妒至极地瞪了九枝灯一路。
      
      或许是对徐行之护犊子的毛病太过了解,待徐行之一行人抵达白马尖、与温雪尘一行人碰上时,温雪尘并没有对这两个半路逃离的风陵山弟子多加评点。
      当然,非本门弟子,他一般也懒得管。
      
      他将刚才查明了的鬼修洞窟位置标在一张简图上,一一指明给徐行之他们看。
      此处百里内杳无人烟,这些鬼修悄悄潜入,效仿狡兔,在白马尖主峰上钻了七个洞。
      他们来的这群人拢共也就十四五个,稍稍匀一匀,恰好一洞有两人负责。
      将山撼动,粗暴地破去阵法后,他们便可按事前安排突入洞中,剿杀鬼修,抢出那些平民尸首,送他们安然入土。
      徐行之安排道:“重光修为尚浅,跟着我进正南方的洞口。北南,如昼的剑术一流,是风陵山女弟子中翘楚,又通晓医术。她可带着清凉谷的弟子进洞。……陆御九,你跟她走。”
      陆御九拱手:“是,徐师兄。”
      元如昼面色隐有不甘:“……是。”
      他继续道:“小灯,你带一个丹阳峰弟子入洞。”
      九枝灯稳声道:“我和师兄一起。否则我一个人即可。”
      徐行之皱眉:“一个人也太危险了。……算了,你跟着我吧。”
      简单将入洞的事宜安排妥当,徐行之将目光对准曲驰等人,风骚地一挑眉:“……各位,上吧?谁先?”
      
      不出片刻,四人各选了一处,围山站定。
      徐行之一声唿哨,率先腾起,掌中折扇化为一柄流光长镰,在空中转出几圈,碾出一片冷烈火光,趁风烟萦带之际,一记劈砍向白马尖山侧。
      一镰下去,归鸟惊飞,山容失色,整座山狠狠抽搐过一下,才迟迟地掀起一股尘烟,将日色都遮掩得昏沉了几分。
      一小座山尖被直接扫落,大块的岩石顺着山势滚落而下。
      不等这股势头消散,其余三股丝毫不逊色的力量便从其他三面合围袭来。
      按照事前安排,趁着山摇地动之际,各人直接闯入了山洞之中。
      
      先发生躁动的是周弦与温雪尘负责的洞口。
      两人进去不久,便闻前方鬼哭声声,阴风厉厉。
      不消片刻,他们便见两只恶鬼开道,各执武器,横扑而来。
      周弦横槊而立,长·枪一勾,便将其中一鬼的夺命钩钩住,往地上一摁,温雪尘的八卦轮·盘随之而至,咒术纹路播开,荡到此鬼身上,它立时惨叫一声,消失殆尽。
      周弦动作几乎没有停顿,一枪撩开另一鬼魂的长剑,径直突入洞内,风姿猎猎,只一合便将躲在后面操纵厉鬼的鬼修符箓打掉,把那鬼修一枪劈刺在地!
      她收起枪,回首望向温雪尘。
      鬼主死去,那剩下的鬼奴也已然没了踪影。
      周弦温柔一笑,指了指自己鬓边。
      温雪尘会意,伸手一摘,从自己鬓边取下一片树叶来。
      他微微有些耳热,别开脸去,摇着轮椅想要往里去。
      周弦将枪插回背上的枪套,推着他的轮椅,朝洞·穴深处走去。
      
      徐行之、孟重光与九枝灯那一边推入得非常顺利。有徐行之镇场,孟重光与九枝灯几乎不需动手。
      他们是最先突入到祭坛深处的一批人。
      祭坛如徐行之所料的那样,受此震动,已然裂开,咒阵也已损毁。
      镇守的鬼修已经弃坛而逃,他们搜罗来的戏班之人的尸体,大大小小排了一溜,多数人的面目已经被鬼族的咒术腐蚀得不成样子。
      徐行之念了声“节哀”,一边唱着《大悲咒》一边检查祭坛,替他们诚心超度。
      ……只是这《大悲咒》唱得着实难听,调子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去。
      
      孟重光与九枝灯本打算去看一看那些尸体,谁想到二人才刚走出几步,就听得祭坛中央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炸裂声。
      碎石滚溅,石灰漫天,徐行之的身影被彻底掩埋在了垮塌的祭坛之中。
      孟重光一慌,不顾石灰肮脏呛人,几步迎了上去:“师兄?师兄!!!”
      在一片尘灰腾雾中,一个人跳了出来。
      孟重光扑上去拽住徐行之衣袂,上下检查:“师兄,有没有事情?是不是受伤了?”
      徐行之腿有些软,半晌才说得出话来:“……操,有虫子。”
      
      他刚才在献祭的铜鼎里瞧到了鬼族没来得及回收的蛊虫,白白胖胖的环形虫蠕动挤挨,春蚕似的挤满了鼎镬。
      见此情景,徐行之的头皮当时就炸了,灵力瞬间失控,连鼎带台子全部给炸开了。
      
      看徐行之哆哆嗦嗦的模样,孟重光有点忍俊不禁,就连九枝灯也微微挑起了唇角。
      然而,异变就只发生在一瞬之间。
      一个躲在死人堆中的鬼修趁诸人不备,森森然爬起身来。
      他面前的赫然是九枝灯不设防的后背。
      徐行之目光一转,只看到那鬼修手持咒杖,默不作声,直朝九枝灯后背袭去。
      九枝灯正是麻痹放松时,应敌经验又不甚足,听到兵刃破空之声,只来得及转过身去,看到了那闪耀着鲜红烙印的咒杖蛇头。
      眼看着避无可避,要被那一记咒印戳中胸口,九枝灯眼前陡然一黑,随即便被一人护于怀中。
      ……蛇头狠狠叼中了徐行之的后背。
      
      徐行之硬接下这一击,动作亦不曾停顿分毫,回身的间隙,折扇就化为一刃流星枪,直中那鬼修下颌,把他挑飞了数十尺开外。
      面对着那鬼修倒下的尸身,徐行之唾骂了一声:“敢打我师弟,王八蛋。”
      随即他的身形摇晃两下,朝后倒了下去,恰好倒入呆滞的九枝灯怀中。
      孟重光再也不顾什么礼仪,扑上前来,手忙脚乱扯开徐行之衣带,将他的后背袒露出来。
      一枚蛇头符印清晰地烧烙在了徐行之后背中央的皮肉上,四周肿胀淤血,一道道猩红色的络须向创口四周延展开来,转眼间已经爬遍了他整个后背。
      孟重光封住了他几处穴脉,勉强止住了那符印的蔓延。
      他的声音里已是带着哭腔了:“师兄,你感觉怎么样?”
      徐行之咬紧牙关,好半天才能挤出一个字来:“……冷。”

  • 作者有话要说:  师兄怕冷体质get√
    重光暖宝宝上线√
    qwq明后天可能会入V,比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