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记忆回溯(三) ...

  •   徐行之跌撞着回到屋中,进门后由于视物不清,还险些将一陶瓶推翻在地。
      扶住瓶身,徐行之眼前断续的画面便渐渐连贯起来。
      但大抵是习惯了这样的晕眩,这次徐行之没有晕倒。
      靠在墙根处,徐行之剧烈喘息,眼前飘过大团大团浓郁雾气,翻滚错涌之后,便是一派清明之景。
      
      一条被秋雨刷洗过的街道出现在他眼前。
      茶楼对街侧面,看那华灯彩照之景,该是一处妓馆。青楼小筑之内,有女子弹着琵琶戚戚哀歌,掺杂着秋雨沥沥之声,甚是悲凉。
      街上行人寥寥,只有一颗孤零零的白菜打街心滚过。
      一个卖糖葫芦的聋老头蹲在茶楼檐下避雨,身旁搁着的草把子上满是卖不出去的鲜艳糖葫芦。
      茶楼伙计出门去轰他:“去去去,没看见这里有贵人吗?冲撞贵人,你下辈子的福报就没了!”
      老头听不见他的话,只知道他是在轰赶自己,便习以为常地起身欲走。
      靠窗而坐的徐行之越过菱格窗看到这一幕,唇角微微挑起,出声招呼道:“店家,我想请那位老先生进来喝杯茶。行个方便吧。”
      说罢,他将一贯钱丢在桌上,叮铃哐啷的钱币碰撞声把伙计的眼睛都听绿了。
      他忙不迭闯入雨幕中,把那老者拉住,好一阵比划,才点头哈腰地将他重新迎入店内。
      
      与徐行之同坐一桌的九枝灯用自己的茶杯倒了一杯茶,默不作声地为老者捧去,又将怀中用一叶嫩荷叶包着的干粮取出,递与老者。
      老者连声同他道谢,他却神色不改,只稍稍颔首,就起身回到桌边。
      
      徐行之正同孟重光议论着什么,见九枝灯回来,便拉他坐下,指着对面问:“你们俩听听,那姑娘的琵琶弹得可好?”
      九枝灯面色冷淡:“……尚可。”
      一旁的孟重光眼含笑意望着徐行之:“不如师兄。”
      九枝灯瞟了孟重光一眼,没多言声。
      徐行之变戏法似的从掌心中摸出一张银票:“等这回的事情了了,师兄带你们进去玩一趟?”
      九枝灯登时红了脸颊,抿唇摇头:“师兄,那是烟花之地,不可……”
      孟重光却捧着脸颊,没心没肺地笑着打断了九枝灯的话:“好呀,跟师兄在一起,去哪里重光都开心。”
      
      与他们同桌而坐的少女轻咳一声,粉靥含嗔:“……师兄。”
      少女身着风陵山服饰,生得很美,全脸上下无一处虚笔,雪肤黑发,活脱脱的雕塑美人。而有幸能托生成这等样貌的女子,很难不娇气,少女自然也不能免俗,飞扬的神采之间难免多了一分咄咄逼人:“听口气,师兄难道常去那些个地方不成?”
      徐行之还没开口,旁边的周北南便插了一杠子进来:“……别听他瞎说。那些个勾栏瓦舍他可没胆子进,拉着你们无非是壮胆罢了。”
      徐行之:“少在我师弟师妹面前败坏我名声啊。”
      周北南看都不看他,对少女道:“上次我同你徐师兄去首阳山缉拿流亡鬼修,事毕之后,他说要带我去里见识见识那些个销金窟,说得像是多见过世面似的,结果被人家姑娘一拉裤腰带就怂了,说别别别我家里媳妇快生了,拉着我撒腿就跑。”
      
      徐行之:“……周胖子你是不是要死。”
      周北南毫无惧色:“你就说是不是真的吧。”
      少女这才展颜,笑嘻嘻地刮了刮脸颊,去臊徐行之。
      周北南身旁坐着他的胞妹周弦,她随了她兄长的长相,却没随他那性子,听了兄长的怪话,只温婉地掩着嘴浅笑。
      
      听了周北南的话,孟重光和九枝灯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在察觉对方神态后,对视一眼,又同时各自飞快调开视线。
      最后,终结这场谈话的是独坐一桌的温雪尘。
      他敲一敲杯盏,对周北南和徐行之命令道:“你们俩别再拌嘴了。”  
      
      相比于其他店铺的闭门谢客门庭寥落,这间狭小的茶楼可谓是热闹非凡。
      几张主桌均被身着各色服制的四门弟子所占。徐行之带着孟重光、九枝灯与师妹元如昼共坐一桌,周北南则与妹妹周弦共坐,曲驰带着三四个丹阳峰弟子,唯有温雪尘一人占了一面桌子,独饮独酌。
      他带来的两个清凉谷弟子,包括陆御九在内,都乖乖坐在另一桌上,举止得当,不敢僭越分毫。
      除四门弟子之外,一个漂亮纤秾的粉面小儿正坐在曲驰那一桌,呜咽不止。曲驰温声哄着他,可他始终哭哭啼啼,哭得人揪心。
      徐行之扭过头去:“曲驰,你行不行啊。到底能不能问出来?”
      曲驰亦有些无奈:“慢慢来,别急。”
      他拉住孩子又冷又软的小手,好脾气地询问:“你看到那些掳走你兄长的人往哪里去了,告诉我们可好?”
      那孩子一味只顾抽噎,眼圈通红,张口欲言,却紧张得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曲驰把手压在孩子的后脑勺上,温柔摩挲:“我知道你受了惊吓,莫怕,现在你在我们身边,绝不会有事。你放心。”
      那孩子懵懂无措,苍白的嘴唇微张了张,却还是一语不发。
      
      徐行之敲了敲桌子:“如昼,你去试试看。”
      元如昼从刚才起便一直悄悄望着徐行之,面色含桃,唇角带春,但当徐行之看向她时,她却怀剑后靠,蛮冷艳地一扬下巴,应道:“是,师兄。”
      站起身来时,元如昼偷偷用手背轻贴了贴滚烫的脸颊,又对周弦使了个眼色。
      周弦把元如昼的小女儿情态都看入眼中,失笑之余,也跟着站起身来。
      
      女人哄孩子应当更有一套,尤其是漂亮女子,天生便有优势。
      徐行之是这么想的,然而那孩子却根本不领情,只是瞧到周弦和元如昼结伴朝他靠近,他便吓得往桌下钻。
      元如昼站住脚步,一脸不解。
      一旁的茶楼老板搔搔头皮,替孩子解释说:“这孩子我见过两回。他们这个戏班子常年在这大悟山附近演出。听说那班主婆娘是个悍女泼妇,罚起这些小学徒来,好像是跟他们上辈子有啥仇怨似的,有时候后半夜还能听到这些挨罚的小东西在哭,哭声跟小猫崽子似的,叫人心刺挠得慌。这不,那婆娘还得了个‘鬼见愁’的名号……”
      说到这儿,他耸一耸肩:“这回整个戏班被鬼怪都掳了去,那婆娘也怕是真去见鬼喽。”
      话说到这份上,在场之人都不难猜到,这孩子怕是受班主老婆打压过甚,因而才对女子有所畏惧。
      元如昼和周弦只好各自退了回来。
      回到桌边,元如昼轻声抱怨:“那女人怎能这么对孩子,真是没人性。鬼修把她捉走也是活该。”
      徐行之轻咳一声,示意元如昼不要再讲。
      
      娃娃脸的陆御九把脑袋埋得很低,一语不敢多发。
      
      自从鸣鸦国国破之后,未被捉到的鬼修便四散流窜。前两日,大悟山附近来了这样一群流亡的鬼修残党,将在山庙里落脚的戏班一整个都掳了去,只剩这个躲在佛像后的小男孩儿幸免于难。
      大家心知肚明,两日光景已过,这些戏班之人要么是被做了炉鼎,要么是被用来投炉炼丹,现在怕是已经毫无生还之望。
      探明鬼修藏匿地点,将他们一网打尽,仍是必行之举,然而只有这个幸存的孩子有可能知晓他们的去向,可任他们使尽浑身解数,他也是金口难开。
      
      曲驰有些无奈,对周北南道:“北南,你来试一试吧。”
      周北南很有自知之明地挥手:“别了,我可不会哄孩子,一听到小孩儿哭我都想跟着哭。”
      曲驰又将目光转向温雪尘。
      温雪尘被吵得头疼,正在轮椅上缓缓揉按太阳穴,闻言,只一个眼神递过去,那孩子就干脆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叫:“怪,怪物……呜——白头发……”
      温雪尘:“……”
      徐行之和周北南均忍笑忍得肩膀乱颤。
      曲驰轻咳一声,于焦头烂额之际,眼睛一转,看到那倚墙休憩、捧着干粮狼吞虎咽的老者,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为你买些糖葫芦吃,你别哭了,好吗?”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一件事,转头朝向徐行之:“行之,我这次出来,身上没带银钱,能不能借我一些?”
      徐行之端着茶杯,竖起一根手指来:“行啊。一百灵石。”
      曲驰:“……”
      “又不是从丹阳峰公中扣,你自己的私库里没有啊?”徐行之收回手来,“一百灵石,少了不给。”
      
      温雪尘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行之,你别欺负曲驰。”
      徐行之一点都不客气:“温白毛,咱们这次出来,喝茶的钱可都是我掏的,要点报酬还不成吗?”
      周北南老实不客气:“那孩子在哭啊。不过是几文钱而已,你有没有同情心?”
      徐行之拍了拍孟重光的脑袋瓜:“哭谁不会。重光,你也哭一个。”
      孟重光立即乖巧地憋出了两滴眼泪。
      向来沉默的九枝灯也出声替徐行之说话:“……周公子,师兄不是没有同情心的人……”
      “你们风陵山不讲次序尊卑吗?”不等九枝灯话音落下,温雪尘便严厉地打断了他,“我们几人在说话,你一个中阶弟子,为什么插嘴?”
      九枝灯面色一凛,恭谨道:“……是,弟子知错。”
      徐行之护犊子的毛病立即发作:“温白毛,吼我家小灯干什么?摆威风冲你们清凉谷的摆去,我们风陵山没你们清凉谷规矩大。”
      
      眼见气氛不对,好脾气的曲驰再次站出来打了圆场:“好好,你们不要争吵,一百灵石便一百灵石吧。”
      生意做成了,徐行之主动起身,拉开凳子,从随身的钱袋里掏出几文钱,蹲下身放在那卖糖葫芦的老者面前,又从他的草把子上选了支个大果红的糖葫芦,塞到了曲驰手里,同时还不忘提醒:“记在账上啊,别赖。”
      旋即,他将带有靠背的茶楼凳子翻转过来,跨坐其上,把那孩子一把拽至身前:“不准哭了。”
      孩子抽抽搭搭的,脸色惨白。
      徐行之单刀直入,半分不带客气的:“被掳走的人里面,有你的至亲之人吧。”
      孩子闻言,骇然抬头,眼泪却流得更欢。
      印证了心中所想,徐行之趴靠在椅背上,将椅子翘起一脚来,边摇晃边道:“是父母?姐姐?”
      孩子竟然正常开口说话了,嗓音嫩嫩细细,不似男孩,活像是个可怜巴巴的小姑娘:“……是我同胞兄长,从小同我一起被父母送进戏班学艺的……”
      徐行之说:“我帮你把你兄长的尸骨夺回来,你能不哭了吗?”
      曲驰惊讶:“……行之,你说话别这么……”
      徐行之竖起一根食指,示意曲驰噤声。
      那孩子却把徐行之的话听进去了,双手捂嘴,竭力想把哭声塞回去,憋得打嗝。
      
      见状,徐行之心里更有数了。
      这孩子应该已经亲眼见到兄长死去的画面,早清楚兄长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因此,之前曲驰对他的诸多安慰,对他而言也无甚大用。
      告诉他能找回兄长的尸骨,对这孩子而言,要比虚无的安慰更实用。
      徐行之摸小狗似的撸了撸他乱糟糟的长发:“乖。跟我说,你看到那群怪物往哪儿跑了。”
      孩子用力吸一吸鼻子,伸手蘸着桌上杯中的茶水,画了一座山。
      周弦惊讶,看了一眼元如昼,元如昼微微挺起胸脯,满脸骄傲。
      孟重光和九枝灯均是一脸崇慕。
      
      “大悟山?”看到孩子画的草图,徐行之问,“他们躲到大悟山里了?”
      孩子摇摇头,将桌上的水线朝着西方引去。
      捧着糖葫芦的曲驰霍然醒悟:“……是白马尖?”
      孩子用力点了一下头,说话有点小结巴:“我看到,看到他们往那里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不在。”
      
      能如此快问出结果,周北南也不免讶然:“徐行之,你可以啊。”
      “这还用说,我徐行之是谁啊。”徐行之毫无愧疚地领了夸奖,又拍拍小孩的脑袋瓜,问,“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不答,先泪眼汪汪地瞧了一眼曲驰。
      曲驰面带微笑,目含鼓励之色,将那串满裹着金黄色糖浠的糖葫芦递过来。
      曲驰那些劝慰也不是全无效果,至少在眼前这些人里,孩子还是最依恋曲驰的。
      半晌后,他咬着糖葫芦上的糖尖尖,小声道:“……我叫陶闲。”

  •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预定三章回忆。
    徐师兄爸爸力赛高。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