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机关算尽 ...

  •   兽皮人本已是残废,心神动摇,精神不定,又被徐行之用匕首逼出一道缺口,便成了一座溃散的千里之堤,破罐破摔,满心只求速死,好得一解脱。
      他说:“碎片由我贴身携带,在我身上。”
      徐行之与周望对视一眼后,他撒开了兽皮人结成一绺一绺的油发,周望则抬脚将匕首送回了靴帮。
      徐行之并不急于动手搜查,问道:“你把碎片藏在哪里?”
      兽皮人答:“埋在我体内,近胃腹处。”
      徐行之眉头一皱:“……你倒是豁得出去。”
      不晓得是不是角度问题,此时兽皮人的笑容看来竟略带几分诡谲之色:“在这蛮荒之地,我若豁不出去,怕早就死得连骨头都寻不到了。单凭这一枚钥匙碎片,便能招徕一批想要脱出蛮荒的死士为己所用,我怎能不妥帖藏好呢?”
      
      不等徐行之发话,周望便把刚刚插好的寒铁匕首重新拔了出来。
      徐行之伸手阻拦:“你做什么?”
      “挖钥匙。”周望走到兽皮人跟前,“我舅舅、干爹找了它十三年了。”
      徐行之说:“没听见他说将钥匙埋在体内的吗?他是男子之躯,你是女孩子家,看不得脏东西。”
      周望诧异:“我舅舅从小就教导我……”
      徐行之把匕首从她手中顺来:“那是你舅舅不会教。……闭眼,去墙边站着,我叫你回头你再回头。”
      周望小小地翻个白眼,但还是听话地踱到了墙边。
      
      徐行之一把扯开兽皮人的衣襟,果见那一道风沙打磨般粗粝的皮肤和肌肉上曲曲弯弯地拐着蛇一样的伤疤,约有两指长,甚是骇人。
      徐行之在他身上甄选了半天下刀处,突然回过头去问周望:“孟重光他们出去多久了?”
      周望面对墙壁答道:“约莫有小半个时辰了。”
      徐行之啊了一声:“那应该是快回来了。”
      周望聪慧得很,很快便明白了过来:“徐师兄是下不了手吧。”
      徐行之:“……”
      
      说实在的,徐行之在现世时,行事一向不拘束,善恶观念亦不分明,常有叛道离经之举。若是性命遭忧,他定然会像斩杀那只剃刀怪物时一般不留情面,然而这兽皮人就这么四仰八叉地躺在他面前,像是只待宰的猪,徐行之反倒有些下不去刀子。
      周望打算转过身来:“……还是让我来吧。”
      “别。”徐行之立即闪身挡住了兽皮人光裸的身体,“不许看,转过去。”
      他又看了看兽皮人,突发奇想:“你能闭着眼下刀子吗?”
      周望:“……”
      兽皮人:“……”
      话一出口,徐行之自己也知道此言滑稽,索性长长呼了一口气,把肺内浊气尽皆排出:“算了,这钥匙一时半会儿也跑不掉。等孟重光回来再说。”
      他正欲转身,兽皮人却出声唤住了他:“我还知晓一件事,想听吗?”
      徐行之颔首:“你说便是。”
      兽皮人的笑容愈发邪异:“你附耳过来,我说与你听。”
      徐行之突然发觉有哪里不对。
      周望已是耐不住性子,返身走来,一把夺过徐行之手中匕首。
      她能挥动那两把巨刃,膂力自然是不容小觑。徐行之手中一空,抬眼再看时,惊愕地发现,周望脸上早已失去了平素的淡然,仿佛是饿狼终于看到了一只活物,恨不能立即将兽皮人开膛破肚。
      
      徐行之只得用肩膀抵住她:“休要再上前了。此人有古……”
      周望却不由分说,将徐行之一臂掀开。
      周望个子小小,还不及徐行之肩膀高,徐行之料想到她气力不会小,却压根没想到会这么大。
      徐行之被一跟头撂开时,周望手起刀落,眨眼间,匕首已没入兽皮人腹间。
      生铁入腹,兽皮人脸上却不见痛苦,诡异的笑容放大到了最夸张的地步,嘴角几乎要生生裂开。
      
      周望尚未反应过来,徐行之已经扑上前来,一把将周望朝后推去!
      与兽皮人的伤口近在咫尺,徐行之亲眼看见,兽皮人被破开的腹间有一枚掩埋在血肉中的光团骤然闪开,白光刺目,晃得他眼睛一阵烧灼似的疼痛。
      ——兽皮人将钥匙埋于体内,也将一捻灵力埋于腹中,若是有人要开膛取钥匙,他宁可催动灵力,炸了钥匙碎片,搏一个同归于尽,也不肯将钥匙白白拱手让人!
      
      眼看避无可避,徐行之伸手去挡的同时,已经做好了遭殃的准备。
      但一个温暖的怀抱却先于疼痛压来,将徐行之牢牢锁在他的影子之中。
      那双胳膊没敢用力,只是松松地拢住徐行之的肩膀,谨慎得像是在保护一个一碰即碎的梦境。
      满怀的植物清香,让徐行之几乎在一瞬间确定了来者的身份。
      他睁开眼睛,便迎面撞上了孟重光的目光。
      
      徐行之这辈子没有见过这种像海一样的眼神,深邃,温柔,永远望不见底,而在静海之下似乎时刻隐藏着一股漩涡,时刻准备把眼前人吞进去,抵死缠绵,至死方休。
      徐行之被他看得脊梁骨一阵酥麻,一时间燥热难言,连话也忘了说。
      孟重光抱住他,小小声地说起话来的样子委屈至极,像极了小奶狗:“师兄,你又乱跑,怎么不在房中等我回去?”
      他形状漂亮唇线曼妙的唇就停留在徐行之鼻翼处,从他口中呼出的热流直接把徐行之的脸蒸得发了红。
      昨夜那个不经意的唇角碰触,和兽皮人方才提起的“兔儿爷”,再加上徐行之现在被他的气音搔得隐隐发痒的耳朵,将徐行之的头脑扰得一片混沌,仅仅说出一个“你”字,喉头便一阵阵发起紧来。
      孟重光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若是放在任何一个长相平庸的人脸上,难免有做作之嫌,但落在他脸上却迷人得叫人目瞪口呆:“……师兄真可爱。”
      
      两人间的气氛刚刚旖旎起来,惊魂甫定的周望便赶了上来:“徐师兄,你有没有事情?”
      徐行之竟有些做贼心虚,将孟重光往外一推。
      孟重光猝不及防,往后退了两步,顿时一脸的受伤。
      周望见徐行之完好无损,就连发冠也没有乱上分毫,心下稍安,这才记起钥匙碎片的事情,指着兽皮人叫道:“钥匙!”
      徐行之经此提醒,豁然省悟,从孟重光怀里抽身,去看兽皮人现在状况如何。
      被师兄毅然决然抛下的孟重光脸色发青,在无人注意处气得跺了两下脚。
      
      这一看不要紧,徐行之差点呕出来。
      兽皮人面上的得意之色已经被剧烈的痛苦扭曲得不成人形。他的腹部被那爆散的灵力所创,炸出了一个深约半寸的伤洞,但灵力却并未扩散开,而是被一股更加强劲的朱红色灵力光团包裹在其中,炸裂开的血肉呈团状,在其中翻滚汹涌。
      就翻滚的威势来看,如果孟重光没有出手的话,此时的小室定然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血洞深处,隐约可见一块碎玉模样的东西,正闪着光芒。
      周望不顾肮脏,立即将那碎玉捡在手中。
      兽皮人机关算尽的一击落空,求生不得,求死亦不能,因为身体残疾,甚至连翻滚也做不到。
      他一声声凄厉地嚎叫着:“叫我死!让我死了吧!杀了我啊!”
      在兽皮人的惨叫声中,孟重光将徐行之和周望朝外推去:“师兄,周望,你们都出去,小心他再发狂伤人。”他的目光不能再诚挚了,“……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周望得了她心心念念的宝物,自不愿再与这兽皮人多费唇舌,而此处血腥味呛人,徐行之也不欲在此多留。
      待二人出门,孟重光眼中笑意尽敛,眼中的光带着刀气,慢条斯理地剐过兽皮人身体的角角落落。
      旋即,他蹲下身子,运起灵力,替兽皮人疏通起经脉来。
      “放心,我会把你的命留住。”孟重光已将刚才的孩子气模样收敛起来,语调极尽轻和,“……你会后悔这次没炸死自己的。”
      兽皮人睚眦尽裂,喉咙咕噜作响,却是连半声惨叫也发不出来了。
      
      再走出小室时,周望染满血污的手掌心里躺着那块碎玉,她不住用衣襟擦拭,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难得露出欢喜的神情。
      出门后,她迎面望见一人,就主动迎了上去,扬声唤道:“干娘,干爹在哪里,我们得了一样好东西!”
      乍听周望唤“干娘”,跟出小室门来的徐行之还以为这塔内还住有别的女子,只是他还未得见。
      但细细定睛一望,他便哭笑不得起来。
      被周望叫做“干娘”的人是个男子,他身着徐行之记忆里丹阳峰弟子所穿的衣裳,弱不胜衣,面色苍白,一脸大病初愈之状,可即使如此,仍颇有几分颜色。
      他与孟重光是不一样的美法,若要比较的话,眼前人的气质更近似于戏班高台上的花旦,女流弱质,体态孱细。
      ……倒真应了那个干娘的“娘”字。
      那男子的声音也很是温柔细弱,乍一听连男女都难以辨别:“是,是什么东西?”
      
      周望正要把刚才在小室的遭遇和盘托出,男子便有些期期艾艾地说:“有事,有事的话,到小陆屋中再说吧。他……肩上挨了一箭,伤得不轻,元,元师姐正在治疗他。”
      听到陆御九这个名字,徐行之眼前立时出现了在原主记忆里出现的那个娃娃脸的鬼修少年。
      他一时恍惚起来。
      当年,他为了救不大相熟的别门弟子,甘心殿后,险些成为肥遗的盘中餐。
      这样一个人,为何会犯下盗窃神器的过错,被罚入蛮荒?
      
      在蛮荒中共同生活多年,大家早已是心意相通,听闻陆御九受伤,周望哪里还坐得住,捧了碎片,疾步向一间屋宇内赶去。
      那漂亮男子看到了紧跟在周望后面出来的徐行之,倒也不避,主动迎了上去,羞怯地招呼:“我听曲师兄说,徐师兄来了,可,可两日前我从南山寻灵石回来后,便一直病着,下不了地,也没……没能来见一见您。徐师兄还记得我吗?”
      徐行之:“……”
      在他在原主记忆中费力挑挑拣拣、寻觅着眼前人的踪影时,他先笑了起来:“徐师兄……记不得也是正常。上次,上次见到徐师兄时,我……还是个爱哭鼻子的小孩儿。”
      徐行之微微皱眉:“……你是陶闲?”
      
      在徐行之跟曲驰对话时,他曾听到曲驰提过一个叫做“陶闲”的人。
      当时他面上不显,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
      ……这个“陶闲”非常奇怪。
      当然,他的言谈举止都无甚异常,但陶闲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特例。
      ——他既不存在在原主的记忆里,也并没有出现在徐行之本人撰写的话本中。
      他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但却又能被孟重光纳为可信赖的人,被收容在这蛮荒的七人队伍之中。
      这个娘娘腔小结巴是有何过人之处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注明一下,本书的明确CP仅有师兄和重光小喵~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