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蠢货 ...

  •   陶苒确实不能把他怎么样,她爸妈的心眼是偏着长的,都偏向魏西沉。
      直到吃完饭,她脑海里还萦绕着魏西沉冷着语调威胁她的那句话。
      他说:“陶苒,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哦。乖一点,别给我惹事。”
      他说这话时,眼里反衬着水晶灯的灯光,映在她眼里,就变成了无数冷芒。少年还穿着白色校服,她甚至能闻到魏西沉身上的淡淡汗味和血腥气。
      他嗤笑一声,才松了手。
      
      魏西沉威胁完人,看见陶苒眼里清晰可见的惊恐,又觉得这姑娘看着活泼,实则又胆小又怂。
      
      吃完饭陶洪波让魏西沉跟着他去了书房,陶苒满腔心事,干脆在客厅写作业。
      写几个字眼睛又偷偷往楼上瞄。
      
      魏西沉谈完话下楼,就看见她咬着笔头一脸痛苦。
      正是夏夜,外面天色已经变黑,客厅内灯光透亮,灯光下的她肌肤莹白。
      他看了好一会儿,终究没走过去。
      径自开门离开了。
      
      魏西沉回到公寓,才发现家门前站了个人。
      闻凯看见他回来,一脸惊喜,想起魏西沉的叮嘱,把“老大”这个称呼咽了下去,改口道:“魏哥!”
      “进来说话。”
      “哦哦。”
      
      闻凯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灌了下去,才喘气道:“魏哥,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烤成人干了快。”
      魏西沉不理会他的吐槽,淡声问道:“我的东西?”
      “在这里,你看看少了什么没?”
      
      闻凯把自己黑色大背包拉开,递给魏西沉满满一摞书。
      他看着那堆书就想吐槽,一看魏西沉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又把脏话悉数咽了下去。
      但哀怨的表情掩盖都掩盖不了。
      当初魏西沉得知他要过来,让他给带点东西。
      
      闻凯一开始还挺激动的,他琢磨着,青瓷小镇离锦城千里之遥,魏西沉到底要让他带什么宝贝呢?
      结果尼玛……就是一堆破书!
      他背了一路,快累死了。
      
      “魏哥,你脸怎么了?”闻凯面上严肃着,心里乐翻了天。
      魏西沉在青瓷小镇没人敢惹,他从来没见过魏西沉这幅狼狈落魄样。
      看来这大都市,也没想象中好混。
      闻凯没忍住,看了好几眼魏西沉身上的校服,很辛苦地把笑声憋了回去。
      
      要是把魏西沉如今的境况给兄弟们讲讲,估计得笑死一群人。
      土皇帝落了难,还乖乖穿起了校服。
      闻凯竖起大拇指:“魏哥您这一身真帅哈哈哈。”
      “滚。”
      “我说真的,要是在这地方过得不舒心,魏哥你还不如回青瓷呢,至少自由没人管。”
      魏西沉放在书上的手指顿了顿:“你别管了。”
      
      闻凯见劝不动他,也就不再多话,都知道魏西沉此番来锦城是要做大事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默默支持就对了。
      闻凯苦着脸:“魏哥,我以后住哪儿呀?”他知道魏西沉不会让他住这里。
      
      魏西沉十指交叠,轻描淡写道:“楼上有一家人要搬走,自己去联系。”
      “行吧。”反正他没事做,也不用念书,时间多的是。“那我还需要做什么不?”
      
      魏西沉靠在沙发上,眸中明灭不定。
      他突然想起了,她口中的,那个叫江烨的人。
      ~
      周二的时候,陶苒一进教室就发现气氛怪怪的。
      她从后门进来,很多人的目光在偷偷往后看。
      她顺着他们的目光一看,魏西沉坐在那里转笔,清清冷冷的脸,水性笔在他指下飞旋。
      
      他一点也没有遮盖脸上伤痕的意味,嘴角那片青紫看着更加骇人。
      陶苒往隔壁那组看过去,果然蓝迅的位置是空的。
      魏西沉下手可真狠啊。
      
      陶苒踩着点来上课,没一会儿铃声就响了。
      
      第一节课是数学老师兼班主任陈志刚的课,他清了清嗓子,还是温温吞吞的:“同学们,开学我们首先要落实两件事,第一件是班上要重新选班委,这节课我们就把新班委选了,希望有才艺的同学都积极一点参选,为班上的同学们服务也是件很光荣的事对不对?”
      “第二件就是我们的惯例,开学的入学测试,老师让同学们暑假回去不要懈怠,也是为了这场考试。入学测试虽说不是什么大考,但既然已经高二了,还是希望同学们认真对待每一次考试。”
      
      陈老师的话音刚落,班上顿起一阵哀嚎。
      暑假都浪去了,谁还有心思复习啊,现在最怕的就是来一场考试。
      
      段芬芳小声道:“苒苒,你放假回家看书了没?”
      陶苒:“……你觉得呢?”
      “要凉。”段芬芳也很愁苦,“这学校坑啊,每次的成绩都要往家长那里发,简直有毒。”她环嗣一圈,班上同学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到魏西沉时,她目光顿了顿。
      
      带着几分羞涩,段芬芳在纸上给陶苒写:“我们后面那位,听说是个大学霸,我觉得说不定他能考第一。”
      陶苒接过小本本,一看内容,心里一哽。
      她刷刷几笔回:他绝对不是什么学霸!说不定还得给我垫底。
      段芬芳回:不可能吧,陈老师说的呢,还有假?
      陶苒: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班上的班委竞选竟然出乎意料的快,同学们一致表示对上学期的班委很满意,希望他们能连任。
      陶苒上学期是文艺委员,之前筹划的节目得了奖,办的黑板报也好看,于是这个名头还是挂在她头上。
      段芬芳是宣传委员,一个实打实的闲差。
      
      周二老师开始讲新课。
      其实锦城高中老师的教学质量都还不错,但是这个世上,有人天生就不是适合学习的命。
      陶苒就是这类人。
      她先前还惦记着和程秀娟的约定,考前四十名把手机拿回来。
      但老师讲解知识的声音,在她耳边比催眠曲还有效果。
      
      熬到第三节课,她眼睛已经彻底合拢了。
      朦胧间仿佛还能听到鸟叫蝉鸣,感受到微微的风声,暖甜的空气。
      她趴在课桌上,睡得昏天黑地。
      
      讲课的英语老师看了她好几回,脸已经比锅底还黑了。
      偏偏同桌段芬芳看小说看得起劲,也没注意到老师越来越愤怒的目光。
      
      魏西沉看了她一眼。
      从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她半张脸,他视力不错,连她卷翘的睫毛都看得清晰。
      她看起来很乖,很安静。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到底是没有“好心”地喊醒她。
      她睡,他就靠在椅子上看着。
      
      英语老师喊了两声陶苒的名字,见她没反应,忍无可忍,一拍课桌:“陶苒!”
      陶苒没反应,倒是把段芬芳吓了一跳。
      她连忙去推陶苒。
      
      陶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敏锐觉察到班上气氛不对。
      她皮肤白,趴着睡了一会儿脸上就是一大片红印子,目光呆呆的看向英语老师。
      
      英语老师是个严厉的中年女老师,一看她这迷糊样气不打一处来。
      “陶苒,你来回答我上一个问题。答不上来就站着听。”
      
      什么?陶苒站起来,垂在身侧的手给段芬芬打手势。
      段芬芬看懂了她的手势,但她也没听课,知道个屁……
      通常这种情况,出于同学爱,周围的人都会提个醒,但他们这是学渣集中区,老师望过来,只能看到好几张和陶苒同样茫然的脸。
      
      全部连问题都不知道是什么。
      
      陶苒沮丧惨了。她真倒霉,开学第二天就罚站。
      一片寂静里,她听见身后的少年低低笑了一声。
      很低很轻,但一瞬让她脸蛋绯红。
      
      她涨红了脸,恨不得转头过去打他一顿。
      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学渣吗?她宁愿罚站,也不要向他求助!
      
      “陶苒,站后面去听,别影响你后面的同学听课。”
      “……”
      她后面的同学,眼里带着笑意,刷刷写了张纸条。
      
      在陶苒挪着步子从过道往后走的时候,他伸出了手。
      陶苒愣了愣,迅速把那纸条拿过来。
      
      她跟做贼一样,趁英语老师不注意,将纸条打开。
      他的英文写得很漂亮,两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单词躺在纸上——
      Little fool
      陶苒:“……”咦眼熟,但什么意思来着?她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这俩词的意思,但又特别好奇魏西沉说了啥。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她悄悄翻英语词典。
      英语词典友好地告诉她,Little fool,中文释义,小蠢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