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爱学习04 ...

  •   叶昂成功让206宿舍陷入一片死寂。
      她浑然不觉,让汪雨过去洗澡,自己继续收拾东西。另外几名女生小心翼翼地洗脸刷牙,回来就安分缩进被子里。
      集体断电后,叶昂摸索着爬回床上。
      
      第二天学校的起床铃声重复打了两遍,桌上的电子表跟着响起,众人慢吞吞地过去洗漱。
      
      汪雨早早收拾妥当,却磨磨蹭蹭地坐在床边。在叶昂要出门的时候,才站起来,跟着跑出去。
      她走在叶昂身侧,一张脸红扑扑的,显然很兴奋。
      
      叶昂很熟悉她眼神中的光芒,那是一种寻觅老大时放出的信号。
      叶昂从小是孤儿。小孩子会排挤跟自己不同的人,从她被欺负开始,就学会了反击。从她学会反击开始,就有一群跟她一样与众不同的孩子用这种眼神望着她。
      
      叶昂说:“不要跟着我。”
      汪雨愣了下,放缓脚步。
      叶昂忧伤道:“跟着我是要吃糠咽菜的。”
      她不做老大很多年了。
      
      汪雨困惑道:“什么糠咽菜?”
      
      很快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叶昂只点了一份榨菜,榨菜两毛钱。然后再去端了一碗白粥。白粥学生免费。
      好在他们来得早,白粥还很浓稠。
      
      汪雨看她一派自然地端碗喝粥,脑补出一部都市苦情剧。毅然辄回去买了两个大饼两个鸡蛋,打了满满一盘,摆到叶昂前面。
      
      “请吃!”她郑重道,“不用客气!”
      叶昂:“……”
      
      “怎么了?”汪雨问,“还是你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穷逼是没有选择的。”叶昂沉吟说,“我只是在思考,要不要接受你的善意?”
      礼尚往来,是友谊的开始。
      
      “为什么?你昨天不是帮了我吗?我想谢谢你。”汪雨一脸认真道,“放心,我家里有钱。”
      “有钱你还会被欺负?”叶昂,“啊……这跟有钱没钱没有必然关系。”
      汪雨仿佛做错了事,结巴道:“我……我就是不想得罪她们。我妈妈说要让让她们,跟同学好好相处。如果老师请家长的话,他们都不在家的。”
      
      叶昂从她盘子里拿过一个鸡蛋:“谢谢。有钱了请你吃饭。”
      汪雨用力点头:“嗯!”
      
      两人吃过早饭,结伴回教室自习。
      
      周恬恬看她跟汪雨相处得很好,觉得宿舍应该没什么问题,对她笑了下,拿出英语书开始早读。
      
      ·
      
      现在六班还是一轮复习。老师讲的东西比较浅显,叶昂听一半,觉得没什么大用。
      他们这一带从沈括开始,似乎就已经被划分成隐形区域。叶昂活动相当自由,玩了会儿贪吃蛇,就趁着课间将作业写了大半,到晚自习第一节下课的时候,全部清除完毕。
      
      不得不说二中的作业量是不多的,尤其是平行班。
      
      教室内有些嗡嗡的吵闹声,值日生坐在前面维持纪律。
      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才下课。
      叶昂转着手里的笔,看向自己前座。
      校服一向宽大,加上沈括身形颀长,衣服要够长就不免偏大,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
      
      这名青年长大后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好好读书。他进了社会才知道,学历无用论这种洗脑包都是骗人的,学历真是太特么的有用了。
      年轻的时候真的不要忘了努力,那是一段如何也替代不了的时光。
      因为过去的懈怠,叫他不得不开始大龄教育,让沈括恨不得掐死过去的自己。
      
      叶昂想着,用手掐向沈括的脖子。
      
      沈括脖子被冰,猛得缩起脖子,神色慌张地两面张望,像个探出土坑侦查情况的土鼠。末了才反应过来,转过头,幽怨地看向叶昂。
      沈括:“你做什么?!”
      
      哦,真可爱。
      “嘘——”叶昂说,“我帮你做作业,全科,收费只要十块钱?”
      
      沈括没有回答,旁边几个耳朵灵敏的立即转了过来。
      “只要十块?”男生兴奋说,“我包年不需要优惠可以吗?寒暑假带薪的那种!”
      “嘘。”叶昂压着声音说,“人力有限,我只拓展一单业务,不好意思啊。”
      男生沉痛道:“那为什么是他啊?”
      “就近原则嘛。”叶昂说,“而且我的桌子还是他给我搬的呢。”
      “就是!”沈括得意挥开众人,“都滚!”
      
      男生不死心,继续求道:“那什么,他写完后作业能借我抄一下吗?我也出十块。”
      叶昂:“不好意思啊,为了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不能。”
      消费者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叶昂:“先钱。”
      沈括大方掏出钱拍在她桌上。
      
      叶昂拿出两本本子,一本正经道:“我的卷子先给你看看。你想要哪种风格的字体?”
      沈括越发满意:“专业啊!业务真全!”
      
      前面刁沐淳拿起本子走出教室。
      好友叶昊学立即转过来说:“沈括,刚刚那谁出去了。”
      沈括不屑哼道:“管她干嘛!有本事来打我啊!”
      
      沈括打开本子一看。心中立马闪过两个大字。
      亏了。
      这丑逼字谁认得出来?!
      
      他翻了一页,忽然大脑放空。扯了扯右侧叶昊学的衣袖,将本子丢过去。
      
      “干嘛?”叶昊学也打开一看,惊道:“我擦这字怎么那么丑?比我的还难看!”
      沈括将本子抢回来,砸回叶昂桌子,声讨道:“你看!你不是好学生吗?!你写这玩意儿还不如我自己随便画画呢!”
      
      叶昂淡定道:“你要是看过题目,肯定就知道我写得是什么。”
      沈括:“我读完题目还用你教?”
      “你读完题目就会做了?”叶昂说,“我不相信。你不是学渣吗?”
      沈括:“……”
      
      “钱还给我我不做了。”沈括伸出手说,“你在羞辱消费者的尊严。”
      叶昂拒绝道:“银钱当面点清,离柜概不负责。”
      沈括:“你这叫消费欺诈!”
      “嘘。”叶昂神秘说,“这是一个秘密。”
      
      沈括一个放屁差点脱口而出。
      他还是太天真了。他怎么会那么单纯?
      
      叶昊学插嘴说:“我保证她自己都不认得自己的神仙字。”
      “胡说,不要质疑我的专业。”叶昂翻出那道题的题目,指着答案说:“你看嘛,第一个字肯定是解呀。”
      “然后呢?”沈括指着上面一排,“我认不得你的字但是却数得出你的字数。你接着来啊!”
      
      “读题,读完题你真的就知道我在写什么了。你看,它让你求点P的坐标,哪个是未知量?就这个嘛,所以设P坐标为(x,y)。”叶昂指着上面说,“然后题目中跟P有关的信息。它既在这个椭圆上,又在这条直线上,且是唯一交点。所以方程组就出来了嘛。”
      
      沈括一脸麻木。
      我就静静看着你编。
      
      叶昂抬起眼,手指按了下笔帽:“这答案写的什么来着?”
      沈括顿时兴奋:“哈!看!”
      “我再算一遍,我肯定是对的。”叶昂说,“我这人从来假一赔一。”
      沈括托着下巴看她演算。
      
      这时数学老师怒气冲冲地闯进来,一掌拍在二人桌上,将本子抢了过去。
      
      沈括坐在侧面,跟叶昂离得挺近,毫无防备,差点被扇到脸。应激下瞪大眼睛,茫然地眨了眨。
      
      教室瞬间安静下来,众人说话跟写字的动作都停住,整齐划一地转向后排。
      
      数学老师阴阳怪气道:“还找人帮你写作业,沈括,几次了?你还有点学生的样子吗?你爸都给你哭了!还有你,新生叫什么来着?要点脸,别为了钱什么事都做。你这是在害同学知道吗?”
      叶昂:“??”
      
      刁沐淳慢一步从后面走进来,悄悄回到自己的座位。
      
      沈括脸倏地沉下来,非常难看,伸出手冷冷道:“还给我。”
      
      数学老师是一个打扮很新潮的女士,还不到三十岁。波浪卷的披肩长发,一身的名牌,还喷了香水。
      叶昂闻着鼻子发痒,直接打了个喷嚏。
      
      沈括一字一句加重道:“老子、叫你还给我。”
      数学老师赵华挽了下额角的碎发:“你怎么跟老师说话?”
      沈括冷笑:“你不就逮着跟老子过不去吗?找那么借口干嘛?”
      
      叶昂用力吸着鼻子,说道:“老师你们要罚人靠空口白牙吗?”
      沈括搭腔讽刺说:“刁钻是她亲戚,这不叫空口白牙叫沆瀣一气。”
      
      叶昂反应了下才知道,刁钻是指刁沐淳。
      
      “成语用得真好。”叶昂夸奖说,“这个成语里有易错字呢。”
      
      赵华厉声道:“跟我出来,我需要跟你们家长聊聊。”
      沈括听见家长两个字表情变得诡异。
      “凭什么?”叶昂没注意到,只全心看着赵华:“您一来就说难听的话,还不允许我申诉了?”
      沈括微惊。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彪的女生。
      
      赵华:“你还觉得自己有理对吗?”
      
      老刘匆匆追了进来,站在门口严肃道:“怎么回事?”
      
      “都是学生啊,他们还做起生意了。请人叫人写作业,简直是败坏校风!”赵华指着二人气说,“刘老师你管管吧!沈括还对我说老子!”
      
      “我替他写作业需要二人组合吗?”叶昂说,“您手上拿着的那是我的草稿本,外面还有我的名字。我帮他写作业,会写在我的草稿本上?”
      赵华愣了下,这才翻到前面。发现封面写的的确是叶昂。
      
      老刘从她手里接过,也看了一遍。
      题目才写到一半,步骤分得很细。
      
      赵华不肯示弱:“那你们在做什么?”
      “当然是讲题啊。”叶昂一脸您真幽默的表情,“您从教这么多年,就没给学生讲过题目吗?我说,他听,有问题吗?”
      沈括抖腿,欠揍道:“呵呵。”
      
      叶昂说:“谁给您告的状?看不惯我们诚心向上?刁沐淳是吧?”
      
      刁沐淳抿了下唇角,整理着桌上的东西道:“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你们自己清楚。我亲耳听见你说十块钱全科全包。”
      叶昊学说:“真的?可我怎么就听到他们在讲题。求……P点坐标对不对?!”
      叶昂比赞。
      
      老刘叹了口气。
      
      赵华:“那钱呢?你讲题收钱也不对。”
      叶昂犹豫一秒,断然否决:“谁能认得出钱是他的钱还是我的钱?上面写名字了吗?”
      她看向一脸沉思的老刘,说道:“班主任,赵老师如此偏向性的判决让我的身心受到了伤害。您说是谁的错?”
      
      汪雨不知道事情经过,但看叶昂被刁沐淳告状,急了。指尖顶着笔,用力下差点折断。
      她“噌”得站了起来,一脸气愤说:“老师我知道!”
      
      众人又将目光转向她。
      汪雨一向是个听话的好学生,只是性格比较内向,做事小心翼翼,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老刘放轻了语气,问道:“你知道什么?”
      汪雨指向刁沐淳:“她是要报复叶昂,所以才故意污蔑的!”
      刁沐淳:“你胡说!”
      “她昨天欺负我,被叶昂阻止了!”汪雨顿了顿,对上叶昂看过来的目光。自行脑补出了鼓励的意味,顿时鼓起勇气,大声道:“她一直在欺负我!用我的热水,让我一个人包揽宿舍的卫生,还让我给她写作业!她昨天的物理作业还是我写的呢!昨天叶昂看不过说她了,她就说这事儿没完!”
      
      众人齐齐拖长音,意味深长地叫道:“哦——”
      
      刁沐淳站起来直指她的鼻尖:“你胡说!我有叫你打扫卫生吗?你闷声不响的就在这里害我!”
      周恬恬跟着站起来撸袖子:“你干嘛老欺负同学。我忍你很久了!”
      众人跟腔:“你就是欺负人!”
      “我没有!”
      “她老告黑状。故意给跟自己关系好的女生加分!恬恬自习课看杂志都要被她记下来没收,她自己在后面跟人说笑话就不管。”
      
      众人哇哇哇地开始翻旧账。
      
      叶昊学等人两眼放光,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拍手助阵。
      这就是女人的战争啊!
      平时刁沐淳就靠着职务扣分恶心人。特别幼稚,也特别讨厌。可因为她是个女生,所以男生虽然不爽,却不好意思跟她计较。
      真是等这一幕很久了!
      
      教室里的吵闹声快掀翻天了。
      
      赵华:“安静!”
      “好了好了!”老刘用力喝道,“够了都给我闭嘴!干什么!!”
      
      给他面子,教室里重新安静下来。
      刁沐淳哭着跑了出去。
      
      数学老师气道:“简直无法无天了!刘老师你看!”
      
      老刘揉额头:“叶昂。你……”
      
      叶昂拿着一本练习册给自己扇风,懒散靠在墙上,好像一个旁观的局外人,被点到就说:“老师,我只是在教同学学习,我做错什么了?”
      老刘语塞。
      好像的确是啊。
      
      他将目光转向沈括。
      沈括昂首挺胸道:“我在学习!”
      人生从来没有过这样底气十足的时刻。
      
      老刘:“……”
      他很欣慰!
      
      汪雨犹豫:“我……我……”
      叶昂:“她在控诉。”
      “对!”汪雨说,“我是受害者,她欺负我!”
      
      周恬恬义正言辞说:“身为学习委员,我在维持班级秩序!”
      
      那应该顶上“罪魁祸首”四个字的人,已经不在教室里了。
      沈括嘟囔道:“跑得真快。还挺聪明的。”
      叶昂:“……”
      你进入角色也真快。
      
      老刘转正矛头:“赵老师,怎么回事?”
      赵华恼羞成怒,转身要走。
      叶昂悠悠唤道:“等等。”
      赵华停了下,从老刘手里拿过草稿本,给叶昂丢了过去。
      “等等。”叶昂看也不看落到地上的本子,淡淡说道:“您是不是忘了道歉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评!论!
    以后就这个点,下午三点更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