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老太回七零》燕水色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8-17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叶溪鱼摊在门槛边上休息了会儿养足精神后,就板着张奶嘟嘟的小脸开始准备放大招了。
      
      你一个小人能放什么大招?
      
      叶溪鱼表示你太小看一个奶娃子的战斗力了,她握拳清了清几下嗓子后,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哭?
      
      没错!
      
      相信自己的眼睛,就是哭!
      
      有句老话说的好,每个奶娃子都是小天使,但是这句话要加一个前缀,那是不哭的奶娃子。
      
      对于这些嗓子还没有发育好的小东西来说,那时不时的尖叫一声的特殊爱好,可不畏是件大杀器了吧。
      
      但是更让人受不了的是,那些奶娃子还能提着嗓子一边尖叫一边哭,那声音别提有多销魂了。
      
      而然,叶溪鱼现在放的就是这样一个绝招。
      
      一个娃娃哭起来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这家伙的极限在什么地方,好比如叶溪鱼在现在才知道,原来尖锐的哭声还能分为好几种频率的!
      
      真是长见识了呀!
      
      叶溪鱼一边感叹一哭,那声音瞬间就传透了院墙朝着村子四散开来。
      
      农忙过后,在家闲着没事干,拿着瓜子揣着花生和邻居好友三两个聚在一起,打屁聊天的村民们。
      
      被那尖细的哭声一下,瓜子花生都抖掉了不少。
      
      郭大婶心痛的看着地上撒掉不少的瓜子,不知道等下捡起来能不能弄干净,她听着那高高低低的哭声拍着腿道,“这是谁家的瓜娃子哟!咋没有人去哄哄呐!”
      
      “这娃子咋了,怎么哭的这么大声?”
      
      边上的张二婶捏着几条红薯干,侧着耳朵听了下,“听着声音好像是从叶家那方向传来的。”
      
      郭大婶,“不可能吧,柳玲儿那人可天天把娃宠得跟个什么似的,会放这娃子哭成这样不管。”
      
      “还别说,这声音真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啥情况啊,咋能放在娃娃哭成这样!”
      
      “这柳玲儿也太不顶事了,柳家两老才离开几天,带个娃子都带不好,真是太不经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溪鱼换着调子开始哭了,那断断续续的抽噎声让几个家里都有娃子的婶娘,一下子心都纠酸起来了。
      
      “这都是什么事哟,咋还在哭啊。”
      
      “不行,我要去看看,这柳玲儿到底是咋带娃子的,咋能让她一直哭呢!”
      
      “走走走,我们也去瞧瞧去。”
      
      “这带娃娃还是得我们这些有经验的人去教教,快我们去叶家看看。”
      
      说着这些婶娘们就揣着自己的瓜果朝着老柳家走去。
      
      还没有走到叶溪鱼家门口呢,这些婶娘就发现不对了,这些婶娘家里可都是有娃娃的人啊,她们可都知道,这娃子要是哭了那些大人不是抱着哄就轻声劝的,要是娃子实在是不乖,也会装模作样的威胁几句。
      
      可着临近叶家门口,就只听见娃娃一个人的哭声,确一点没听到大人的声音,那可就不正常了。
      
      已经发现这点的婶娘们,互相的对视了眼,纷纷感到不妙。
      
      郭大婶,“快,我们上去看看。”
      
      张二婶,“对,先去看看,这到底是咋回事。”
      
      也亏得柳玲儿昨夜离开前,没有把外门上锁,所以郭大婶几人轻易的就把门推开了来。
      
      随着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这几位大婶也都看见了摊在房门口小脸惨白,脸上更是布满泪痕,一脸虚弱的小娃子。
      
      “呀!叶娃子这是咋了,咋躺门口上啊!”郭大婶看到这一幕,忙不迭的跑上前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人儿抱了起来,轻抚了下小娃娃软绵绵的后背,并且轻声的劝哄了几句。
      
      叶溪鱼在郭大婶温柔抚摸下,安心的把软趴趴的脑袋靠在郭大婶的肩头,不过那时不时还抽噎一下的小模样,可还是把同情心泛滥的婶子们心疼坏了。
      
      “乖乖,不哭啊……”郭大婶一边用手轻轻的拍着叶溪鱼的背脊一边悠着走来走去,等着小家伙缓下哭腔后,她才有功夫朝边上的人问道,“你们看见柳玲儿了没,这人是上哪去了,怎么把娃娃一个人留在门口哭呢?”
      
      “不行,我可得找找她去,这人怎么就怎么不靠谱,连个人娃娃都带不好。”
      
      “就是,我们找找!”
      
      说着,这几人婶子就在叶家找了起来,可是找了半响也不见柳玲儿的人影。
      
      “我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都见到她,你们去厨房有见到人吗?”
      
      “我看过了,厨房里冷锅冷灶的半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后院的菜园里也没人。”
      
      “奇怪了,这都快大中午了,她这是上什么地方去了?”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两个婶娘从叶溪渔边上的房间跑出来,一边跑两个人还大呼不好。
      
      “咋了咋了,你们咋这幅模样?”
      
      “柳玲儿人咋了,她该不会出事了吗?”
      
      “发生了什么,你们看见什么了都?”
      
      叶溪鱼把小脸窝在郭大婶的颈部闻着她身上皂角的味道,有些怀念的蹭了蹭。
      
      郭大婶以为是她们的声音让小姑娘难受了,她赶忙轻抚了下叶溪鱼的背哄了几声,还示意边上几个声音小点声,
      
      也不知道是郭大婶轻抚的力度太舒服了还是咋的,叶溪鱼没多时就闭上了有些困倦的小眼皮,还轻轻的大起小呼来。
      
      听着叶溪鱼平缓的呼吸声,郭大婶侧头看了眼,见小姑娘睡安稳了,才朝边上的人问道,“好了,小丫头睡了,你们快说发生了什么?”
      
      刚才去房间找过柳玲儿的两个大婶,互相看了眼后,其中一位大婶把手中捏着的信封递了出来。
      
      张二婶一把接过信封瞅了几瞅问道,“这封信是咋回事?”
      
      虽然把信封递了出来,但是这位大婶不识字,只能看懂信封上的什么什么儿,所以她听到张二婶问话后,有些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这信放在房间桌上,上面还写了什么什么儿,我估计啊,应该是那柳玲儿留的。”
      
      张二婶这就奇怪了,“柳玲儿留的?她留个什么信啊,有事当面说不就……”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大婶就暗道不好,她忙不迭的朝张二婶道,“快,你把信给我。”
      
      张二婶愣了下看着郭大婶有些急切的面孔,有些纳闷的道,“咋了啊?你咋这幅表情?”
      
      郭大婶,“你快别问了,先把信给我,我看下是咋回事。”
      
      “哦,别说我差点忘记了,你还识字来着。”说着张二婶把手上的信递了过去,“来,你给看看,这柳玲儿到底在搞些什么?”
      
      郭大婶接过信封,看到上面的几个字就道不好。
      
      听到郭大婶的低呼,边上的奇怪了。
      
      “小郭,你都没打开看,咋就说不好了啊。”
      
      “就是,这信都还没看呢,你这么就说不好了?”
      
      郭大婶看着信封上面的不孝女柳玲儿留的字样,皱吧着眉头道,“这信是柳玲儿留给老柳家两口子的。”
      
      “她留信给老柳?”
      
      “这好端端的留信给老柳俩口子干嘛?”
      
      “柳玲儿该不会是想不开了吧,小郭你快看看,这柳玲儿到底在信里写了啥!”
      
      这个猜测可让在场的几个大婶吓了一跳,她们纷纷对着郭大婶道。
      
      “小郭你赶紧看看,这柳玲儿到底是写了什么。”
      
      就在这闹哄哄的时候,几个忙了一早的大汉回到家中看着家里冷灶,一同走出来寻找那几个不靠谱的娘们。
      
      找着找着就走到柳家门口,听到院子里闹哄哄的声音,他们朝着柳家推开的木门看去,果然那几个不做饭的娘们都跑这来了。
      
      看到这一幕,几个大汉想也不想的喊道。
      
      “媳妇,你们围在柳家干嘛呢?”
      
      “二丫你大中午的不回家做饭,跑这来干啥?”
      
      “小翠,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别人家闹,赶紧回家做饭去!”
      
      听到这几声熟悉的声音,郭大婶几人纷纷回头看去。
      
      郭大婶看到自家大汉,忙不迭的对着他招手,“虎子你快过来,柳家出事啦!”
      
      “什么?”郭虎一听急忙问道,“柳家出什么事了?”
      
      郭大婶快步的走了几下把手里的信递过去,“你看,这是柳玲儿留在房间里的信。”
      
      “信?”郭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大婶在郭虎把信打开的时候快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边上还有几个婶子把自己的猜测也跟他说了一遍。
      
      听完这些,郭虎顿时面色不好,他看了眼还趴在媳妇肩头睡得不是很安稳的小人一眼,心头涌上了股不妙,不过作为临山村的村长的儿子,他还是按耐住心头的不妙对着众人道,“先别猜这有的没的,我先看下信上写了点啥,说不定没你们想的那些事。”
      
      说着他抖开叠好的信纸,快速的把信里的内容浏览了遍,当看到上面写着要要去魔都找叶建国,让老柳两口子帮忙照看下闺女的时候,郭虎才稍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自寻短见去了。
      
      不过,他看眼媳妇怀里的小儿还是皱了下眉:这女人还真是胡闹!
      

  • 作者有话要说:  论小娃哭声的杀伤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