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后来的日子里,不破爱都有意无意地把绿谷出久往她的圈子里带。
      
      她好像有魔力一样,短短一周不到,就在教室里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巨大人际圈,和她打成一片的人里,女生居多,但男生也不算少。
      
      在不破爱的有心张罗下,没过多久,绿谷出久后来真的有几个还不错的朋友了。
      
      但无论如何,爆豪和绿谷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在某些时候实在让不破爱感觉插不上手。
      
      而且她也没必要太过于干涉这两个人的情感方面,这样会显得她太多管闲事了,毕竟,比起这两个人的情谊,她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而且,幼驯染之间的那种情意,可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她尊重绿谷的选择,因而,她也只会在爆豪对绿谷太恶劣的时候会帮衬绿谷几句。
      
      而自从上次争执之后,爆豪似乎是烦了不破爱,一旦不破爱开腔,他就会立刻停下对绿谷的冷嘲热讽,一秒钟也不愿意在不破爱面前多待一样转身就走。
      
      不破爱虽然感觉有点难过,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必须要选一边站,那她当然会选择跟她关系更好一点,而且处于弱势的绿谷了。
      
      而他们关系的再度恶化,大概是在那一天——
      
      老师收集志愿后,爆豪以为自己是全班唯一一个填雄英的学生,正大放厥词时,却被老师爆出绿谷也填了雄英……
      
      “哈?笑面虎,别假仁假义的了,你这家伙心里也应该清楚,像他这种废物,是不可能进得了雄英的吧?”
      
      爆豪胜己把手从绿谷桌面上被炸的焦黑的笔记本上挪开,用那双猩红的双眸凝视着不破爱。
      
      不破爱偏了偏头,在亲眼目睹多次爆豪和绿谷的相处方式之后,她已经能用平常心面对爆豪的凶恶眼神和欠揍语气了:“他想怎么做,容不到你来置喙吧?爆豪同学?”
      
      “明明都是无个性……废久,你就该学学笑面虎,乖乖当个普通人。”
      
      爆豪胜己看了一眼不破爱后,把目光移向了不破爱身后的绿谷出久:“毕竟,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这家伙面对我都只会躲在女人后面,要是面对敌人,岂不是要吓得尿裤子了?”
      
      说完,他皱了皱眉,没有再多做纠缠,就像上一次一样从教室后门离开了。
      
      “不破……你也觉得,我填雄英,是痴心妄想吗?”在爆豪走后,绿谷这样问不破爱。
      
      “每个人的梦想都是可贵的,而身为他人人生道路上的局外人,理应没有任何资格和理由去评判他人的梦想,更不必提阻挠,打击了。”
      
      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不破爱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她两手交握支在绿谷的桌上,垂眸看着桌上有着焦黑痕迹的笔记本,上面的NO.13很显眼。
      
      “更何况,绿谷,你已经为此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到这临门一脚的时候放弃,难道不觉得可惜吗?”
      
      绿谷出久也坐回了椅子上,只是比起不破爱,他的姿势更为拘谨:“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梦想。”
      
      “试了总比不试好吧?”不破爱把下巴搁在自己的手上,用那双含着笑意的眸子盯着绿谷,“别为自己留下遗憾,别去管别人的话,这是你自己的路,是你自己的未来,就算是死路,也要碰到南墙再回头嘛。”
      
      她已经有太多因为没坚持而留下的遗憾,她不想看见付出这么多努力的绿谷半途而废,徒留遗憾。
      
      纵然她心里知道,一个无个性的人报雄英就是自取其辱,是一场根本不会赢的战斗,但她还是想给这个被无数人否定的同学鼓励。
      
      因为当初,她也期待着有人能给她鼓励。
      
      让她坚持下去,让她相信自己是可以的。
      
      可以和他并肩而行。
      
      只是她期待的那份鼓励来的太晚了。
      
      短暂的走神后,不破爱把目光重新聚焦到绿谷出久的脸。
      
      但所幸,现在对他而言,还不算太晚。
      
      “所以,绿谷,坚持下去啊,要放弃,也该在雄英考场上失败后再放弃啊。”不破爱歪了歪头,向绿谷露出了一个灿烂地笑,“如果绿谷觉得一个‘无个性’的人报雄英会被人嘲笑的话,那我就和你一起报好了。”
      
      “唉?”
      
      “有什么值得惊讶啊。报考雄英也能算得上是人生当中不得了的大事了吧?”
      
      “话是这么说,但,但……”
      
      不破爱双手捧住脸颊,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别拒绝我啦,我超想看出久实现梦想的!一想到能够帮上出久一点点,我就超级开心了。”
      
      绿谷愣了一下,随即用力地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一起报考雄英吧!”
      
      不破爱高兴地拍了一下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拎起了书包:“哟西,事情解决了,那我们就走……”
      
      “那……不破同学,你的梦想是什么?”绿谷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不破爱停在了原地。
      
      绿谷看见不破爱的反应,顿时慌张了起来:“如果不破同学不想说,可以不说的!我……”
      
      “不,不是不想说,只是觉得要说出口的话好像称不起梦想这个词。”不破爱的笑容略略收敛了一些,“我填的志愿,是妈妈想让我填的,我对未来也没什么规划。”
      
      “那你自己……”
      
      “好像,没有。我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不破爱仍然笑着,仿佛她说的只是一件稀疏平常的小事罢了。
      
      “可是,肯定有的吧。不破?你的心里,肯定有过梦想的吧!”
      
      “有过吧,但,它们太幼稚了一点。我早就放弃了。”不破爱耸了耸肩,“说来有些可笑,鼓励着你去追寻梦想的我,却早早的否定了自己的梦想。”
      
      “那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既然不破同学,对我这样一个无个性的人想成为英雄的被人称为荒唐的梦想都可以给予鼓励,那为什么不能给你自己以信心呢?”
      
      不破爱拎着书包带子的手紧了紧,她叹了口气,道:“心境不同了。”
      
      “……我已经,没有了那一腔热忱了。”
      
      *
      
      9:30 P.M
      
      浴室里水汽弥漫,不破爱躺在盛着一池温水的浴缸里,双目放空,不自禁的回忆起几个小时前和绿谷的对话。
      
      【肯定有的吧。不破?你的心里,肯定有过梦想的吧!】
      
      有过的。
      
      想把笑容带给大家。
      
      所以她才一直笑,直到笑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像呼吸一样重要。
      
      以前在帝光樱兰的时候,她拥有着纯粹的快乐,心被友情爱情填的满满当当,灼热的情感无处宣泄,甚至愿意全天候开着【共感】,在每次笑的时候把快乐传给对方。
      
      但现在她所拥有的快乐好像被剥夺了一部分。
      
      水渐渐冷下来了,不破爱抬起手,视线在她泡皱的手指上聚焦。
      
      大多数情况下,她现在的笑都只是客套的,习惯性的,出于礼貌的笑罢了。
      
      尽管它披着灿烂的外表,还散发着余温。
      
      至于成为爱豆,偶像这类转瞬即逝的梦想,就更不可能了。
      
      不破爱从浴缸里站起来,扯过挂在一旁的大浴巾蒙在自己的头上,用力的揉搓起自己的蓬松的自来卷长发。
      
      除了架子鼓,没什么擅长的技能,而架子鼓基本都只在乐团里出现,单干没什么前途。
      
      虽然音感不错,但没有适合唱歌的喉咙。
      
      跳舞则更不可能了,她有点肢体不协调,也没有太好的体力,跑个八百米都只是堪堪及格的水平,还要喘上半天。
      
      把身体擦干后,神使鬼差的,不破爱凑近了墙上那覆上一层雾气的镜子。
      
      被水泡得发白的手指划过玻璃镜面,雾气被抹去,露出少女姣好的容颜。
      
      虽然是不破尚的堂妹,但他们两本来就不是很像,单论颜值,她也和不破尚差了不少,在娱乐圈里只能称得上是中庸的水平,何况……
      
      不破爱摸了摸左边眼角下的那道一指宽的狭长伤疤,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
      
      无论怎么想,这些梦想都不可能实现吧?
      
      在梦想不可能实现的前提下,也只能顺应母亲和理智,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了吧?
      
      那为什么,还会不甘心呢?
      
      是因为绿谷吧。
      
      没有个性还想成为英雄。被幼驯染嘲讽。被同学孤立。
      
      明明那么怯懦,却还一直在坚持。
      
      虽然才认识一个礼拜不到,他身上的那种坚韧就足够打动她了。
      
      还有什么呢?
      
      是那些人的否定。
      
      按部就班的顺应母亲的安排,衣食无忧,凭借着她身上无可匹敌的亲和力,再站在母亲的肩膀上,绝对能取得比母亲更大的成就。
      
      但无论怎么样,怎么向上爬,身为情感系,又没有太高的经商天赋,也只能在企业外交,企业谈判,企业计划这几个方面独占鳌头,大放异彩罢了。
      
      只是,一个财阀的高管,怎么能和另一个财阀的掌舵者相提并论呢?
      
      这么一想,还真是有点令人不悦啊。
      
      不破爱的手指用力的按压着镜面,好像要硬生生的把玻璃碾碎。
      
      下一刻,她一时间高涨的情绪平息,理智渐渐回笼,她垂下手,深吸了一口气,冲镜子里的自己扬起了一抹笑。
      
      “嘛,无论如何,明天还是新的一天哦。”

  • 作者有话要说:  悄咪咪地求一下收藏_(:з」∠)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