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折寺中学三年B班
      
      少女白嫩修长的手指握着粉笔在黑板上用力的写下‘ふわ あい’,在落下最后一笔后,她放下粉笔,转过身,露出一个足够灿烂的微笑:“我是不破爱,有幸初三转到折寺来,所以接下来的一个学年,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说完,她深深地朝台下鞠了个躬,再抬起头时,她脸上的微笑还是分毫未变,金棕色的长卷发有些不乖的黏上了她的脸颊,被她抬手拂去。
      
      笑容对她而言已经成为像呼吸一样的习惯,一旦说话,就不自觉的想要扬起嘴角,由于笑得太熟练,别人也难以辨别她笑容的真假了。
      
      “好元气,不过都到了初三这时候了,居然还有人会转学吗?”
      “不破爱,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不破同学就坐在第四排的倒数第三张吧。”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无视了底下的一片窃窃私语,偏过头对不破爱说。
      
      那是全班唯一一个空座位,看样子是因为不破爱的到来特地调整的。
      
      不破爱朝老师笑了一下,便走向了她的位置。与此同时,站在讲台上的老师道:“不破同学因为母亲的工作原因从冰帝转到我们折寺来,大家要好好和她相处哦。”
      
      “冰帝?!”
      “贵族学校出来的,居然会来我们这?”
      
      这些唧唧喳喳的讨论声,不少人转过头来的打量目光都没有让不破爱的笑容改变一丝一毫,直到她的前桌,一个灰色半长头发的男生转过头,脸上带着害羞的红晕,他随口问道:“不破同学,你的个性是什么啊?”
      
      “我没有个性哦。”不破爱几乎没有犹豫地笑着说道。
      
      她不是很喜欢撒谎,但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不撒谎了……
      
      但尚哥担心的因为【无个性】而‘被欺凌’的情况,在【共感】的加持下,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吧?
      
      “唉???”
      “居然很坦荡的说出来了?”
      
      声音此起彼伏,但没有一个是对不破爱的嘲笑,这个刚刚才出现在教室的新同学,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获得了几乎全班人的喜爱。
      
      但也只是几乎。
      
      “啊,怎么又来了一个废物。”和不破爱仅有一条走廊之隔的金发男生偏过头,视线扫过不破爱的脸颊,语调轻蔑,“还坐在臭久的前面,果然废物都是扎堆存在的。”
      
      在那个男生说出这句话时,全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不破爱转过头,对上了旁边金发男生红色的双眸。
      
      居然还真有这种人。
      
      对无个性厌恶的感觉居然能超过对她的初始好感。
      
      不破爱抿了抿唇,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共感】再使用第二次也于事无补了,只会惹人生疑而已。
      
      “小、小胜,别这样,她是新同学啊。”一个弱弱的,颤抖地声音从不破爱背后传来,让不破爱又把视线移向了他。
      
      绿色的卷发,绿色的眼睛,脸颊上有几点雀斑,皮肤白皙,有点不起眼。应该就是那个男生口中的‘臭久’了。看上去就很怯懦的样子,又是【无个性】,应该是校园暴力的首选。
      
      “啊哈?我说错了吗?无个性的废物不就是垃圾吗?冰帝转来的又怎么样?废物就是废物,再华美的出身,也没办法改变垃圾的本质。”
      
      磅礴的恶意毫不掩饰地向不破爱冲来。
      
      不破爱皱了皱眉,几乎在一瞬间就发现了事实。
      
      这股恶意不是向她而来,而是她身后的那个,被称为‘臭久’的男孩子。
      
      有点麻烦。
      
      不破爱把目光移向了讲台上面露尴尬地老师。
      
      没有阻止?这也太……还是说,阻止不了?
      
      真是……第一天就这样吗?
      
      如果她开口阻止的话,也许会卷入什么无聊的纠纷里,新同学们也会因为自己的多管闲事而产生恶感吧?
      
      这和自己的初衷可不太相符啊。
      
      但是如果眼睁睁看着校园霸凌在自己面前发生而视若无睹的话,那也实在太没品了点吧?
      
      “如果说,我刚刚有做错什么事让你生气的话,那么,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对不起。”
      
      爆豪胜己愣住了,事实上,全班人都因为这句话愣住了。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不破爱,她仍然微笑着,好像看不见在她面前的爆豪胜己已经黑下来的脸。
      
      “但,能不能请你不要把气撒在我后面这位同学身上呢?他也是为了我才发声的,如果你实在气不过,可以对我生气的。”
      
      不破爱把整件事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即使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爆豪胜己那股汹涌的恶意是冲着她身后的男生而来,但她偏偏要反着爆豪的意思来。
      
      爆豪胜己皱了皱眉,他压低了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你这家伙……”
      
      “我叫不破爱,爆豪,同学。”不破爱一点没有被他的凶恶吓到,她微笑着,目光扫过写着他名字的课本,然后用那双毫无笑意的金绿色双眸凝视着他。
      
      爆豪胜己一口气在喉咙口不上不下,他知道这家伙在挑衅他,但那副低姿态又让他很难开口刁难。
      
      啊哈?这就是精英的厉害之处吗。
      
      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下,讲台上站着的老师终于开口了:
      
      “爆豪同学,注意言行,不要对新来的同学都这么恶劣,如果一意孤行的话,恐怕学校就要给你个处分了,这对于想成为英雄的你,恐怕是个不小的阻碍吧?”
      
      爆豪胜己呼出一口气,有些不悦的瞪了不破爱一眼。
      
      不破爱一愣,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爆豪胜己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不破爱歪了歪头,把视线移向了讲台上的老师。
      
      真是,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她家世不错,恐怕还要继续作壁上观吧?
      
      身为老师,可真是不负责任。
      
      至于爆豪……
      
      如果保持着这样的态度成为英雄的话,被救的人会被他吓哭的吧……
      
      *
      
      下课之后,老师把爆豪叫了出去,不破爱也从围在她身边七嘴八舌的女孩子口中知道了他的全名。
      
      爆豪胜己。
      
      脾气暴躁,看不起很多人,梦想是成为超过欧尔麦特的英雄。
      
      坐在不破爱前面的男生是他的好友之一,早川彦。
      
      被称为‘废久’的男生是绿谷出久,之前是全班唯一一个无个性,是爆豪胜己的幼驯染,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被他针对。
      
      “爱桑最好还是不要管他们的事情,没必要的。”趁绿谷出久出教室上厕所,站在不破爱座位边的棕发女生这样劝道。
      
      “没错,而且你为这件事招惹到爆豪不值得的,绿谷也不会感激你的,你可是吃力不讨好。要知道,爆豪胜己个性很强,气量又不大,你还坐在他旁边,恐怕以后没什么好日子过。”另一个女生这样说道。
      
      不破爱在犹豫了一瞬之后便重新扬起了笑,耸了耸肩,道:“没办法,木已成舟了,我只好帮人帮到底了。”
      
      说完,她又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绿谷出久的座位,问:“只是,为什么绿谷同学没什么朋友呢?”
      
      “他没有个性,却一直想做英雄,不是很异想天开吗?”
      
      “而且他总被爆豪胜己针对,大家担心,和他关系太好的话也会被牵连。”
      
      “更何况……他本人有点害羞怯懦,我们身为女孩子,也不太好意思和他说话。”
      
      不破爱点了点头,贝齿轻轻咬着下唇,若有所思。
      
      无个性……也想做英雄吗
      
      *
      
      也许是同学们对新同学的好奇心太旺盛,也或许是不破爱真的有吸引人的魅力,总而言之,整整一天,绿谷出久都没有找到机会和她说上话。
      
      但由于他就坐在不破爱后面,倒半被迫地听了不少不破爱初中的时候地趣事。
      
      比如她是现在当红偶像不破尚的堂妹,她喜欢打架子鼓,是不破尚的御用鼓手,天赋很高,在不破尚的演唱会里出现过好几次。
      
      她和最近蛮火的帝光模特黄濑凉太是好朋友。
      
      她因为母亲的原因转过好几次学,帝光,樱兰,冰帝,几乎所有的贵族学校都去过。
      
      这些学校里对个性不是很看重,在他们眼里,家世和天赋更重要些,所以她也不认为【无个性】有什么低人一等的地方。
      
      所以不破爱也对自己【无个性】的事实不是很在意。
      
      绿谷本来无意窥探不破爱的隐私,但他又不可能每个课间都出去上厕所,所以也只好坐在椅子上做作业,努力不去听耳畔的八卦了。
      
      时间过得很快,几个课间下来,就已经要放学了。
      
      不破爱以“有司机来接”的理由婉拒了几个女生一起回家的邀请后,便开始有条不紊,速度极快地收起了书包。
      
      “那个……不破同学……”绿谷出久看着速度几乎要快成残影的不破爱,咽了咽口水,有些犹豫地开口,他的声音在喧哗的教室里小的不行,但不破爱还是听见了。
      
      “绿谷君,什么事?”不破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顺手把手里的几本书放在了桌上,偏头看向绿谷出久。
      
      “虽然有点晚了,但是还是想对你说,谢谢。”绿谷出久脸上染上一层薄红,嘴角却不自觉带上一抹笑。
      
      “没关系哦。”不破爱冲他露出一个灿若朝阳的笑,她用余光瞥了一眼看似对他们的对话一点都不感兴趣的爆豪胜己,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
      
      绿谷能凭外表判断出这只表价格不菲,它的表盘是以金玫瑰为底,玫瑰花枝为指针,表盖是多面的切割玻璃,折射出七彩的光。
      
      太华丽了,华丽到和不破爱的风格不相符的地步。
      
      他看见这只表的表带上打磨了一个英文单词【ATOBE】。
      
      是什么不知名的奢华品牌吗?这个念头在绿谷的脑海里转瞬即逝。
      
      不破爱抬眸,放下了手,朝绿谷出久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我要走了,明天再见哦,绿谷同学。”
      
      说着,她把书包的拉链一拉,背起书包,冲几个跟她关系特别好的同学说了声再见,就小跑出了教室。
      
      绿谷看着不破爱潇洒的背影,小声地回了句再见,把目光从不破爱身上移回时,却发现了她桌上的几本书。
      
      而在他打算拿着书追上不破爱时,斜前方的爆豪胜己回过头,用那双猩红的眸子死死地盯住了绿谷,让他即将迈开的脚停在了原地。
      
      绿谷听见他咬牙切齿地说:
      
      “废久,不过几个小时,就攀上高枝了,啊?”
      
      尾音上扬,像一把刀一样直戳进绿谷的胸腔。
      
      他的瞳孔一缩。

  • 作者有话要说:  爆豪,完美的恶人出场。
    迹部又一次被call.
    下一章可能会吵起来……你们觉得小爱是怼的狠一点还是温柔一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