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音乐酒吧里人声鼎沸,五颜六色的灯直晃得人眼睛疼,多少男男女女在吧台上小口啜着酒的,相貌出众的黄濑凉太身边坐下又离去,用尽浑身解数,却都不能得到他半分青睐。
      
      原因无他,只因为黄濑凉太的视线完完全全地都被在台上那个低垂着眼眸的架子鼓手吸引了。
      
      她容貌姣好,皮肤白皙,舞台上蓝色的灯映着她金绿色的眼眸,使她整个人带上几分魅人的色彩,左边眼角下的蓝色火焰刺青则毫不掩饰地向众人展示她的野性与不羁。
      
      她金棕色的蓬松长卷发被一条黑色发带懒散的挽起,随着每一次击鼓动作扬起又落下,拨动黄濑凉太的心弦。
      
      她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浅色的鼓棒,每次鼓棒落在嗵鼓鼓面时产生的音波都带起原本鼓面上的水珠。
      
      被力击到半空中透明的水珠反射出蓝色的光,晃得黄濑凉太一阵心悸,他不自觉地眯了眯金色的双眸。
      
      而这一刻,台上的少女终于察觉到了台下人长久的,灼热的凝望,她抬起头,金绿色的双眸反射着蓝色的光,对上了黄濑凉太熠熠生辉的金色双眸。
      
      几滴水珠反射着蓝光从他们视线的交接处划过,这仿佛就像是,命中注定的视线交汇一般。
      
      不破爱微笑起来,她的笑容璀璨,是这个五光十色忽明忽暗的酒吧里唯一的能点燃人心脏的火。
      
      “CUT!GOOD!小爱下场,凉太准备一下第二幕!”监制人的声音打碎了一切绮丽的暧昧,舞台上的灯一下子被灭了大半,靠近舞台的龙套也三三两两的离开,只留下黄濑周围的一小圈松散人群。
      
      不破爱放下手中的鼓棒,站起身,冲着不远处的黄濑笑了一下,便一边抬手揉搓着眼角的纹身贴,走向站在摄像机旁边的不破尚。
      
      “你感觉怎么样?”不破尚把视线从摄像机的屏幕上移到了不破爱脸上,她眼角处的纹身贴被磨掉了一小部分,露出一段细小的疤痕,皮肤却被揉的通红。
      
      不破尚不自禁地把不破爱还在折磨自己皮肤的手拍了下去,“别揉。”
      
      不破爱撇了撇嘴,装模作样地揉了揉手背,道:
      
      “感觉还不错,挺新鲜的,但要真的让我在镜头前一直演,我肯定不会喜欢。”
      
      不破爱站到了不破尚身边,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吧台’上对着摄像机深情凝视,无声地唱着歌词的黄濑凉太。
      
      还真是难为凉太了……
      
      监制因为考虑到不破爱没有在镜头前表现过,所以不得不把MV女主的戏份缩减到只有短短十几秒的打鼓镜头。
      
      但这也就意味着整个MV的大梁都只能交给黄濑来挑,这对演技也没好到哪去的黄濑算是个不小的挑战。
      
      “这不是恭子和我吵架了……我才只好匆匆忙忙抓你们两的壮丁。”不破尚提起这事,还是有些不甘愿,“我真不知道她在气什么……吵起来的原因也莫名其妙的。”
      
      一直以来,不破尚主打歌的MV从来都是他自己充当男主,而只有在他档期排不出的时间里,才会让他最青睐的黄濑凉太挑起他其他歌的mv主演的位置。
      
      但无论他的男主是谁,只要是MV里有女主戏份,那这个角色永远只会是不破尚的女友最上恭子。
      
      而且,他们在交往的那天约定,不破尚的每张专辑里都要有两部MV是他们双方亲自演出,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主打MV从来都是这约定的两首之一。
      
      不破尚身为日本的顶级流量,在全盛时期毫不避讳的公开恋情并且无所顾忌的秀恩爱。
      
      就光从这点来看,就足以看出不破尚对最上恭子的诚心了。
      
      但就在这部主打MV的拍摄前夕,最上恭子和不破尚因为一件小事吵了起来,顺便翻了一下之前双方累积下来的杂七杂八的恩怨纠葛,最上恭子当晚一气之下去了神奈川,MV的女主之位就此空了下来。
      
      这一招把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当然不少人看这情况的恶劣程度,下意识的都把这件事的过错推给了不破尚,毕竟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实在算得上是渣男本男。
      
      反正,为了不打乱不破尚的档期,也为了不让狗仔和八卦杂志瞎说八道,最重要的是为了不让最上恭子再生更大的气,不破尚只能把一直以来只当架子鼓手的表妹不破爱赶鸭子上架。
      
      至于为什么选黄濑凉太而不是不破尚自己继续当男主……
      
      这不很显而易见吗?纵然不破尚演技再怎么好,也很难对着自己的妹妹表达出什么爱意吧。
      
      “无论如何,你还是想办法先把恭子姐追回来吧,诚心诚意的道个歉,她肯定会原谅你的。”不破爱看了一眼不破尚,冲他扬起了一抹笑,“这种情况下,还是哥哥先低头来的好吧?”
      
      “啊,我当然知道,我已经买好了礼物了,花店的人给我配了一束黄玫瑰送她,在花束的中心配了唯一一支红玫瑰,好像还写了话在上面。”
      
      “是什么?”神使鬼差的,不破爱问道。
      
      不破尚歪了歪头:“好像是两句英文……似乎蛮有名的,但我看的不是很懂,好像有点错别字。”
      
      不破爱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不破爱下意识轻声念出了这段英文。
      
      吟诵玫瑰的诗词很多,而能够得上‘有名’‘有错别字’的,大概只有这首用苏格兰方言写出来的《A Red, Red Rose》了。
      
      “对,没错,就是这句。”不破尚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向不破爱,“你倒见多识广?”
      
      不破爱扯了扯嘴角,不是她厉害,她本人其实对这种浪漫主义诗歌并没什么兴趣,只是以前有个非常喜欢红玫瑰的人曾在她面前吟诵过这首诗而已。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
      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
      
      少年的英音伴随着清风游刃有余地轻抚过不破爱的脸颊,带起一阵绯红,他笑着,志在必得地把一朵红玫瑰送到了她的面前。】
      
      但正如同所有说过永远的爱情不会到达永远,她和那个人也并没有走到尽头。
      
      再炙热的情感也会有燃烧殆尽的那天,更何况这是一场基于一方私欲的感情呢?
      
      真是……
      
      在不破爱因为想起往事而有些沉闷的时候,黄濑已经拍完了这一幕,他把吧台上的鸡尾酒一口气喝完,然后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尚,你可得好好请我吃顿饭!”他走近不破尚,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冲他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昨天才把剧本拿给我,今天就要我演,拜托,我又不是什么演艺界的天纵奇才。”
      
      “我不是逼不得已嘛,事发突然,你难道要我和爱演情一起侣吗?我会疯的。”不破尚推了黄濑一把,把目光移向了不破爱,“说到这,我才想起来,爱,你是不是又要转学了?”
      
      “对,妈妈工作原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新学校应该是叫折寺。”不破爱回过神,笑着说道,“尽管有些舍不得冰帝,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舍不得是真的,但她迫切想离开冰帝的想法也是真的。
      
      自从她提出分手后,她呆在那里的每时每刻都是折磨。
      
      就算景吾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她近阶段也没有脸出现在他面前了。
      
      “折寺……完全没听过。话说小爱,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回帝光呢,来和我一个班嘛!”
      
      黄濑收回了揽住不破尚肩膀的手,转身就搭上了不破爱,“一想到小爱之前在帝光的那一年我根本没见过小爱几面,就觉得好亏啊。”
      
      “折寺是公立学校,没名气是应该的。”不破爱对黄濑时不时做出的亲密动作早就习以为常,她偏过头,他们两人的距离几乎是鼻尖对鼻尖,“帝光太远了,不可能的了,你还是期待一下高中我们能凑到一起吧。”
      
      “公立学校的话,校园霸凌应该蛮严重的吧?”不破尚双手抱臂,眉头微微皱起,“爱,没关系吗?”
      
      不是不破尚瞎操心,而是现在的这个社会,对于【个性】看得太重,在不破爱这一代,由于欧尔麦特这个【和平的象征】的影响力太大,将近一半的孩子的高中志愿都是英雄科,而【无个性】,无疑会成为校园霸凌的首选。
      
      不破爱的【个性】一栏就是【无个性】,但她真正的个性【共感】,除了她的家人们,也只有寥寥几个好友知道。
      
      长岛令语隐瞒不破爱的个性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让别人得知不破爱的个性的后果会比【无个性】来的更严重。
      
      如果你知道,你身边的好友可以操纵情感,将她对你的感情镜面复制给你,那么你就会情不自禁的开始怀疑——
      
      你对她的好感,到底是真是假?你会不会,根本就不想和她做朋友?
      
      纵然你相信你自己的感情,但别人看向你们的目光却总会充满恶意。
      
      【她们两关系那么好,会不会是不破爱的能力……】
      
      别人不停的质疑声,假装关切的询问声,足以断送一场友谊。
      
      低劣的怀疑和猜忌,足以毁灭一个孩子的诚挚之心。
      
      因此,比起在事件发生之后的补救,不如让这种怀疑永不出现。
      
      “没关系,相信我吧,哥哥。”不破爱自信满满地笑了起来,冲不破尚眨了眨眼,“你看,我一开始和黄濑见面的时候,他还不小心泼了我一身咖啡呢,现在我们俩关系不也超好吗?”
      
      原本在看戏的黄濑凉太无辜被卷入讨论之中,还被重提了黑历史。不由得有些小小的不乐意,他冲不破爱撒娇般地嚷道:“小爱!你答应我不提它的了!”
      
      不破爱勾了勾嘴角,摊了摊手,没什么诚意地说道:“抱歉啦,一下子就顺嘴提了。”
      
      “这是能顺嘴的事情吗!”黄濑气呼呼地鼓了鼓嘴,上手就想要挠不破爱的痒,惊得不破爱一下子窜开了好远,转身就想跑。
      
      但这点反应在黄濑凉太的身高优势前,完全没用。
      
      黄濑朝前迈开几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再一揽肩膀,直接把不破爱搂到了怀里,上手便要戳她的腰,一边忍着笑,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还想跑?”
      
      不破爱挣扎不能,转头就朝不破尚求助:“哥!救我!”
      
      虽说是求助,但她脸上的笑意怎么止都止不住,明显的口是心非。
      
      不破尚才不想趟这趟浑水,他耸了耸肩,笑道:“爱莫能助咯。”
      
      他的视线扫过那笑闹着的两人,不由地发出了一声过来人的叹息。
      
      暧昧期啊。
      
      ……年轻真好。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破尚,敦贺莲,最上恭子都是《华丽的挑战》里的人物。
    设定在动漫发生后两年,不破尚19,不破爱15.
    原作设定【不破尚原名不破尚太郎,是顶级歌手,和最上恭子青梅竹马,但总是欺负恭子。
    最上恭子一开始和不破尚一起辍学去东京,但不破尚一直差不多把她当保姆,后来因为和不破尚关系破裂,为了复仇,去当了演员,并和影帝敦贺莲有点暧昧(漫画男主应该是敦贺莲)】
    但我这里设定不破尚已经和最上恭子在一起了。
    而且因为我设定不破尚是不破爱的堂哥,不破爱家又很有钱,这和原作里不破尚的家世就产生矛盾了。
    所以理所应当的改了很多《华丽的挑战》里的剧情。
    原版简介有点错误,感谢读者雾岐指出_(:з」∠)_
    --------------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
    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
    翻译:
    我会永远爱你,亲爱的
    直到四海枯竭
    直到四海枯竭,亲爱的
    直到岩石被太阳溶解。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