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帝光幼儿园
      
      时间临近放学,又正好是周五,因而即使孩子们面对的是他们最喜欢的积木,也还是按捺不住他们躁动的心情。
      
      但在这群孩子中,赤司征十郎是个例外。
      
      他总是很安静,不急不躁,温和有礼到不像是个孩子。
      
      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候,他也不会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对下课的渴望。
      
      而此时,暖春的阳光透过窗户懒洋洋地打在赤司征十郎的身上,为他的红发渡上一层金边,但他的目光却牢牢地锁在坐在他对面的不破爱身上。
      
      按照常态,每到周五,本就精力旺盛的不破爱会因为放学后能和她的堂哥不破尚一起去上音乐课而格外兴奋,具体表现在会一直找赤司说话,会缠着他唱歌,会傻兮兮地拿积木当话筒。
      
      但今天,她却很不一样。
      
      她没有用那尚还稚嫩的嗓音小声地唱歌,也没有再用那双金绿色的双眸满含期待地问他唱得好不好听,没有再兴致勃勃地谈起上周音乐课上的趣事。
      
      她很沉默,只是偶尔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再用手中的积木敲打桌角,发出一些尚且还算称得上有节奏的噪音。
      
      “爱。”赤司抿了抿唇,终于问出了盘桓在他心中小半天的问题,“你今天为什么不唱歌了?”
      
      不破爱抬起头,有些怔愣,但随即面上就浮现出了一个微笑。
      
      假的。真不好看。赤司征十郎在心里这么说。
      
      “尚哥的个性是‘音乐才能’,随着他掌握个性越来越熟练,我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老师说,如果以后想出道的话,不如去学一些乐器,以后也可以和尚哥组个组合。”
      
      不破爱稚嫩的,白皙的脸颊上的笑容有些落寞。
      
      赤司皱了皱眉,他不喜欢不破爱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但是他也没有理由对她自己的决策说些什么,他眯了眯眼,问:“那你还上音乐课吗?”
      
      “嗯,我去学架子鼓了。”不破爱呼出一口气,装作轻松的样子,“好歹不能放弃啊,不然妈妈会生气的。”
      
      不破爱歪了歪头,用那双金绿色的眼睛盯着赤司,赤司听见她问:“征十郎,你说,我的个性会是什么呢?”
      
      赤司征十郎张了张口,但他的话音却湮没在了放学的铃声里,不破爱只看见他的嘴唇翕动,之后便停止了说话,然后向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破爱回以赤司一个习惯性的,灿烂的像是太阳一样灼目的笑容,她站起身,背上她那个印着欧尔麦特肖像的小书包,朝赤司挥了挥手,然后提高了嗓音,面向教室里的其他人,在喧哗里喊出告别:“大家再见。”
      
      喧哗停止了几秒,随后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回应。
      
      “小爱周一见啦。”
      “不破同学再见!”
      ……
      
      此起彼伏的告别声足以证明这个女孩有多么可怕的号召力和人缘了。
      
      她就像太阳,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向光者。
      
      不破爱的眼睛笑到弯成一条缝,她最后朝同学挥了挥手,转身便跑出了教室。
      
      赤司的目光穿过教室的窗户,看着不破爱奔向走廊的尽头,她金棕色的蓬松卷发飞扬,反射着下午还算刺眼的阳光。
      
      赤司眯了眯眼,直到看着不破爱扑进她父亲的怀中,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
      
      不破觉顺势把扑进自己怀里的不破爱抱了起来,让她安稳的坐在自己的右臂上,再抬起左手理了理她由于奔跑而凌乱的头发,他一边抱着她,一边走下楼梯,随口问道:“今天在学校里过得开心吗?”
      
      “开心。”不破爱笑着说,“每天都很开心。”
      
      “也对,毕竟爱酱的梦想是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人嘛。”
      
      “嗯!我像欧尔麦特一样,要把笑容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不破爱用力的点了点头,而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笑容渐渐从她脸上消失,露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爸爸,你说,我的个性会是什么呢?很多同学都觉醒个性了呢……”
      
      “爱酱是在担心自己是无个性吗?”不破觉一下就看破了女儿心中的忐忑不安,柔声安慰道:
      
      “不用担心,我和你妈妈都是很晚才发现自己的个性的哦,如果爱酱也和我们一样是情感系,那十几岁才发现个性也有可能哦。”
      
      不破觉倒是没说错。情感系的个性更偏向日常,觉醒的时间又很早,很容易被当成与生俱来的社交能力而被彻底忽略。像他自己和妻子不破令语都是在十几岁才把个性一栏的‘无个性’改成‘情感察觉’和‘令语’的。
      
      “那……情感系的人会很强吗?”不破爱问。
      
      “没有弱小的个性,只有弱小的人。”不破觉转过头,用那双和不破爱如出一辙的金绿色双眸凝视着她:
      
      “爱酱,要记住,天赋,家世这类东西永远只是辅助,要想变强,要想成为欧尔麦特这样的人,自我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不破觉抱着不破爱逐渐走近了停在路边的豪车,站在车边的司机看见他们,立刻为他们打开了车门。
      
      不破爱被不破觉抱进了车后座,而不破觉自己从另一边绕上了车。
      
      “所以,无论我的个性是什么,只要我努力,就能够像欧尔麦特一样厉害,用自己的笑容感染他人吗?”
      
      随着车子的缓缓发动,不破爱那带着些许试探的话传入了不破觉的耳朵,他低下头,揉了揉女儿蓬松的卷发。
      
      尽管他知道不破爱所言太过偏颇,但他也并没有想要去纠正她的想法。
      
      “任何事情,只要爱酱想做的话,就一定可以做到的。而且,如果爱酱的个性是情感系的话,也会更容易把自己的快乐喜悦传递给大家吧。”
      
      听了这话,不破爱的脸上露出了小动物被顺毛之后餍足惬意的表情,她金绿色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缝,仿佛已经在畅想着她的美好未来。
      
      她翕动了一下嘴唇,还没说出话,就被突如其来的刹车声打断了思绪。
      
      下一刻,她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就感觉视野一阵天旋地转,巨大的轰响声在她的耳边炸开。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就被一把抱住,几乎整张脸都埋在父亲温暖而宽厚的胸膛中,她的余光看见玻璃碎片向他们飞来,从她的眼角划过,引起一阵疼痛后没入了她父亲的身体。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
      
      不破爱徒劳地瞪大了眼睛。
      
      车子重重的落地,不破爱顾不得自己眼角的疼痛,她视野里只有父亲身上的白衬衫,而这白衬衫,正一点点的染上红色。
      
      “爸……爸爸……”不破爱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染上了哭腔,她的脑袋里还没有对这些事情的认识,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她的本能让她产生了深刻的恐惧。
      
      “不要哭……爱酱,要继续笑下去……以后,爸爸可能没办法看到你把,咳咳,把笑容传递给大家了……”
      
      不破爱怔楞着,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父亲虚弱的声音砸在她的耳边像是惊雷,她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不破爱听见自己说。
      “爸爸?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
      
      红色侵占了她的视野。
      “爸爸?”
      
      她感觉那紧紧抱住她的双臂逐渐变冷,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她的灵魂里消失了。
      
      在对方呼吸停止的那一刻,她的世界都寂静了。
      
      直到一声巨响,翻倒的豪华轿车被人一刀劈开,刀锋带出的气流割断了她飞扬起的金棕色发丝,划破了她父亲被风吹得鼓起的衬衫。
      
      不破爱用那双满含泪水的金绿色双眸看向来者,那是一个握着黑色长刀,深棕色皮肤的黑发男人,与肤色不甚相符的是,他有着一双极为多情的桃花眼。
      
      “啊,居然还有人活着。”那个男人手上的刀随着他的话语一点点消散,他的双眸眯起,用看蝼蚁的眼神扫过不破爱和她已经失去气息的父亲.
      
      他歪了歪头,视线在不破爱稚嫩的脸上停留了一小会儿,最终啧了一声,道:“算了,我不喜欢杀小孩,今天就放过你啦。”
      
      他冲不破爱微笑了一下,抬脚便想离开。
      
      “为什么……”
      
      颤抖的,细若蚊蝇的声音绊住了他的脚步。
      
      他回过头,看见泪水顺着不破爱白皙稚嫩的脸颊滑落。
      
      愤怒和憎恨充斥着不破爱的心脏,有一股力量在她心里横冲直撞,叫嚣着攻击。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他内心多出的不属于自己的负面情感让他不自觉的有些焦躁起来,他挑了挑眉:“哈,你居然也是情感系吗?”
      
      他停顿了一小会儿,上下打量了一下不破爱,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在发现她没有再做出进一步的攻击之后,他眼里的兴趣顷刻间消散了。
      
      “啊,那我心里多出来的那股莫名其妙的对你的憎恨和愤怒,应该就是你个性能使出来的最大的功效了吧。”
      
      “虽然知道这是你的本能反应,但这种复制情感的鸡肋的个性,在面对像我这样的强者的时候,也只会加快你的死亡而已哦。”
      
      他一瞬间放出了大量的杀气,引得不破爱瑟缩了一下,在察觉到他心里多出来的恐惧后,他点了点头:“嗯,这一招还有点用,以后遇到敌人的时候要记得保持恐惧哦。”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喃喃道:“虽然你的个性对我稍微有点用,但我实在不想随身带个拖油瓶……”
      
      “所以。”他抬起头,朝不破爱挥了挥手,“再——”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破爱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
      
      自言自语的他终于意识到了不破爱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他恍然大悟一般地看了一眼不破爱,也不恼,反而笑着说道:
      
      “哦,你的问题吗?它的答案很简单,我不喜欢这个牌子的车,外加今天天气不好,搞得我心情很糟糕,所以想杀就杀咯。”
      
      不破爱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却引得那个男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不敢置信吗?但原因就是这么简单哦。”
      
      “反正你们也很弱嘛,没能力自保的话就活该被我杀死啦,也省的霸占社会的财富了。”
      
      警车声逐渐近了,他耸了耸肩:“所以,等你长大了,可要好好的夹着尾巴做人哦。”
      
      说罢,他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再施舍给不破爱,转身便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前排求一下文收和作者收藏…_(:з」∠)_
    *
    关于个性设定,我为了剧情,私设魔改了一点。
    情感系的一部分人的个性早就觉醒了,但本人却把它当做是自己的必备技能,直到长大之后因为机缘巧合才发现自己认为是【天赋】的东西,其实是【个性】。
    *
    最后出现的是原创角色。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