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6、实力为上 ...

  •   《延期毕业》选在五月初五开机,剧组已经托专人算过了,这是个良道吉日,宜开机。
      满打满算,池颂还有整整一个半月的准备时间。
      在看完烟花的第二天,池颂就又跑到了周亚鸣的办公室里。
      刚刚结束早会的周亚鸣回到办公室看见池颂,不禁好奇:“来得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池颂想要起身,身形却在半空中诡异地卡顿了片刻,扶了一下腰,才勉强把身体掰直了。
      周亚鸣心领神会,给他倒了杯水:“你坐下吧,慢慢说。”
      池颂挺不好意思地接过水杯,在手心里焐着,说:“亚鸣姐,我想去支教。”
      
      周亚鸣愣了愣:“为了新电影?”
      池颂:“嗯。”
      周亚鸣微微蹙眉,不置可否:“池颂,我不爱兜圈子,有些事我就直接挑明了说吧。你现在是有了一些流量,这些流量给你带来了一些好处,但有的时候你也不得不为这些好处做出一定的牺牲。明白我的意思吗?”
      池颂条理清晰地回复:“亚鸣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在支教的小学里做义工,随时都可以离开。如果有什么通告,我都会参与的,不会破坏合同。”
      周亚鸣的表情柔和了一点:“……这件事你早就想好了?”
      “嗯……不算是。”池颂喝了一口水,答道,“昨天晚上才想好的。”
      说着,池颂放下杯子,桃花眼稍稍弯了起来:“……亚鸣姐,我现在得到的很多资源和好处,都是流量带给我的,我不会辜负这些,所以我要更努力才对。”
      周亚鸣善意地提醒他:“我知道你的意思,既要体验生活,又要守住流量和话题度。但是这样跑来跑去的话,你会非常疲惫。”
      池颂眨眨眼睛:“我还年轻呀,现在不累一累,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再说,孙老要求,我演的那个角色要有一定的疲惫感和沧桑感呢。”
      
      闻言,周亚鸣无奈地笑开了。
      ……多少年都过去了,池颂还是老一辈演员口里的那个“小戏精”,一点都没变。
      
      接下来的一个半月,池颂的大多数时间是在龟速移动中的绿皮火车中度过的。
      他像个勤奋备考的大学生一样,抱着一个简单的背包,手里捧着已经卷了页的剧本,靠在轰隆隆震动着的车窗玻璃上,在昏暗的灯光、泡面的异味和窗外移动的风景间酣然入睡。
      池颂把一切都放心托付给了周亚鸣,他只负责去跑通告,没有通告的时候就回到那个小山村里,一门心思地做他的实践采风活动。
      
      他丝毫不知道,在这一个半月里,自己在网络上一度成为了话题风暴的中心点。
      源头是有一个新兴的营销号在网上PO了几张照片,信誓旦旦地表示,池颂被大佬包养了。
      照片很模糊,角度也很刁钻,看得出来是某人喝醉了酒,趴在池颂怀里,张着嘴要池颂喂他喝酒。
      几张静态的图片,再加上劣质的灯光渲染,显得油腻腻的,还真有那么点恶心人。
      
      凌立行应该是最早看到照片的一批人之一。
      他对着手机看了几秒,起身,敲开了浴室门。
      浴室里的陆缘正烟雾缭绕地洗得起劲,一看到凌立行,立即臭不要脸地冲他勾勾手指头:“今天要在浴室里吗?”
      凌立行微微红了脸,替他关了水,又把手机递给他看。
      陆缘接过套了防水薄膜的手机,嘀咕道:“……什么呀。”
      结果,他一眼看过去,就什么旖旎心思都没了:“……卧槽?这他妈不是我吗?”
      凌立行说:“这是在《星光璀璨》第二季的杀青宴上。我记得那天你穿着这件衣服。”
      陆缘从浴缸里站起来,随手拽过浴巾,把身上的水囫囵擦干:“我包养池颂?这什么情况?”
      凌立行简单粗暴地下了结论:“……锐化用得太多,P得真难看。”
      
      不得不说,这是池颂所有黑料中最接近事实的一条了。
      虽然说爆料人故意张冠李戴,但不得不说,这一手非常阴狠。
      这种无脑栽赃的手法,说起来在娱乐圈并不少见。
      网络上有粉丝,也有黑子,但数量最为庞大的是路人。
      路人不会在意明星有多努力,路人也不会care作品背后的故事,他们谁也不粉,因此可以在粉黑之间随意摇摆,他们只要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爆料,就会在脑中形成一个固有的印象。
      ——某某某耍大牌,某某某和女伴进入酒店,某某某不敬业四处轧戏。
      不管真还是假,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碎片化的负面事件一旦成型,就构成了传说中的洗脑包,最后会发展到,只要一提到某某某,路人们就会想到关于他的一大堆黑料。
      哪怕经过澄清,总还是有那么一撮消息滞后的路人会惊诧地问,某某某不是耍大牌吗?某某某不就是那个拍戏的时候非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不住的那个人吗?
      
      因此,应对黑料,必须有极快的反应速度。
      当然,也有某些公关团队会放任流言传播,让明星产生讨论度,从而保持流量和热度。
      但就池颂的咖位而言,他已经没必要做这样的事情了。
      在“怪不得池颂最近有了那么多好资源啊”、“贵圈真特么乱”、“现在还有哪怕一个男星不是靠卖屁股上位的吗”之类的言论扩散开来前,凌立行手脚麻利地打开电脑,按照日期,迅速检索定位到了杀青宴那一天,选择了那天拍摄的几张照片,上传到了微博上。
      那一边,陆缘已经登上了自己的大号,一点也不避讳地在爆料人的微博底下留言,认领了照片中的男主人公身份。
      陆缘V:“把我P得太丑了,差评。”
      
      与此同时,凌立行的微博也发了出去。
      在那场杀青宴上,陆缘被灌得不像样,把剧组里的工作人员挨个抱了一遍,都要他们喂自己喝酒。
      临发照片的时候,凌立行还特别心机地把照片中的陆缘美了一下颜。
      
      摄影凌立行V:“抱遍全剧组的陆导。[图片][图片][图片]”
      
      陆缘看了一眼自己飞速增长的评论,又去翻热搜榜,乐了。
      “没想到还有比我们手脚更快的。”
      刚刚发布微博的凌立行也去翻了热搜榜单,果不其然,高悬第一的词条就是“池颂澄清谣言”。
      陆缘拿了根香蕉,一边吃一边幸灾乐祸:“宋致淮果然是护犊子啊。”
      宋致淮那边的反应的确快到惊人,不仅花钱将造谣热搜下压,把澄清的文字迅速推上热搜榜首,还在声明中坚决谴责这种造谣行径,并决定将造谣者告上法庭,维护池颂的名誉。
      
      三管齐下,效果惊人。
      原本搬板凳准备吃瓜的群众先刷到陆缘的回复,又接到了凌立行的照片实锤,紧接着又看到了热搜上星云娱乐的强硬答复。
      这一套三连击下来,群众们纷纷鼓掌,表示这是今年反转速度最快的一场大戏,他们的瓜还没切好,撕逼就已经要结束了。
      爆料营销号发现风向不对,立马删了微博,但又嘴硬地补发了一条讽刺气息十足的微博:“呵呵,人民币玩家惹不起。”
      
      星云娱乐没甩他。
      半小时后,星云娱乐的官方微博账号推送出一份起草好的律师函,以诽谤罪的罪名,非常干脆地@了那个爆料者。
      一分钟后,爆料营销号把那条“惹不起”的微博也给删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发出了一条题为《对不起,我错了》的长微博,详尽地描述了照片的来源,说是有人给了他钱和照片,要他黑池颂。他在此诚恳地向池颂及星云娱乐道歉,希望得到池颂的原谅。
      陆缘这边跃跃欲试:“宋致淮这一手厉害啊。我要不要也去告一下这个营销号,说他损害我名誉权?”
      凌立行把他的手机抽走,丢在了沙发上,说:“宋致淮会处理的。你不要再去添乱了。”
      说着,他俯下身,把陆缘湿漉漉的头发夹到了耳朵后面:“……洗完澡,该睡觉了。”
      
      星云娱乐本部。
      宋致淮坐在办公椅后,面色冷冽。
      他和周亚鸣正在通话中。
      电话那边的周亚鸣肯定道:“你没想错。是有对家看池颂起来了,想把池颂黑下去。”
      宋致淮冷笑一声:“对家?谁是他对家?哪个人配和池颂比?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周亚鸣失笑,宋致淮这粉丝滤镜看样子八成已经长进脑子里去了。
      她揉一揉太阳穴,刷新着网页,对宋致淮说:“不过,池颂的路人缘还真是厉害,我以前也没想到,池颂的黑料发出来,效果会是这样。”
      
      宋致淮微微笑开了。
      
      池颂总觉得自己不够好,总是怕网上的人骂他,所以在火起来后,他基本不再刷微博。
      殊不知,他的待遇在网上比普通流量们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
      他有童星的光环加持,近期还有两三部得到认可的作品,因此,“池颂被包养”的热搜刚一起来,那位营销号的祖宗十八代就连着炸了好几遍,骂他的不止有粉丝,更多的还是路人粉。
      这就是有实力傍身的待遇,旁人再怎么羡慕也羡慕不来。
      
      宋致淮放下和周亚鸣的电话后不久,就收到了来自池颂的彩信。
      池颂在和一群山村小学的孩子们玩自拍。
      他穿着一百块一件的粗布格子衬衫,比着剪刀手,面对镜头,笑得无比灿烂。
      山里的信号不好,也不通网,所以他只能用彩信把照片发给宋致淮,自然,他也不会知道网上这些乱七八糟纷争。
      宋致淮摸摸屏幕上池颂的额头,回复道:“照得真棒。”
      池颂:“嘿嘿。孩子们超可爱。”
      宋致淮回复:“晚上盖好被子,别着凉。多涂点花露水,小心蚊子。”
      
      一个半月后,采风完毕的池颂提着行李,直奔《延期毕业》剧组。
      他这次饰演的老师叫做隋晓。
      经过一个半月的劳碌和乡村生活,池颂晒黑了不少,整个人瘦了一圈,穿着一身白T,反衬得他眼里的光格外明亮,但在明亮中又有那么一点点怯弱。
      进组后,他第一个碰见的是跟组拍摄的大佬孙广仁。
      池颂现在已经知道那天在片场为自己鼓掌的老人是谁了,他放下行李,客气地跟孙广仁打招呼:“孙老,您好。”
      孙广仁回头看见池颂时,眼睛不觉一亮。
      那个弱质的、敏感的、伶仃的、初出茅庐的年轻教师,就像是从纸上走下来了一样,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孙广仁一笑,向他伸出手来:“你好,隋晓。”

  • 作者有话要说:  粉丝按头安利没有用,有实力才有路人缘~
    差不多还有两三章就要完结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