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拍个新剧 ...

  •   池颂给自己当时的经纪人李姐挂了一个电话,问自己该不该去。
      听完前因后果,李姐乐坏了。
      她说:“傻小子,晚上穿精神点儿,招子放亮点儿!你要时来运转了!”
      
      好吧,老板毕竟是老板,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池颂去了,也真的时来运转了。
      他遇见了宋致淮,走了这辈子最大的一次运。
      
      但咸鱼还是咸鱼,池颂还是池颂。
      用李姐的话来说,宋总手上握有多少资源,随便从手指缝里漏点油水下来,捧条狗都红了。你傍上宋总这么久,怎么还一点儿起色都没有?
      然而池颂的确没有鸿运当头,至今仍在各种烂剧里认真奋斗。
      而把他和狗做类比的李姐,不久之后,也不再是他的经纪人了。
      
      自从跟了李姐,池颂的日子就不大好过,她手下有一大批三线到十八线的明星,她格外偏袒其中几个小鲜肉,而对于池颂这种虽然年轻、但已经在娱乐圈中混迹多年的老油条,李姐根本产生不了母性。
      在她看来,池颂这种任性妄为的人,在他身上进行职业规划是妥妥的浪费资源。九年前他正辉煌夺目着,可好不容易赚来的名声说丢就丢,万一她辛辛苦苦把人带起来,他再心血来潮,要去读个研念个博,她的心血就喂狗了。
      池颂理解她的心情,所以他一直默默地干活,不想给人添麻烦。
      ……直到她不甘寂寞,在某天向某工作室主动放出了池颂“疑似被包养”的新闻,一方面想要炒作池颂,另一方面,也想要拉高池颂一部新剧的关注度。
      
      但这条猛料根本没来得及爆出去,就被送到了宋致淮的办公桌上。
      当天下午,李姐就离了职。
      
      这部三流明星傍金主的电视剧,就是李姐在离开前给他拉来的最后一个试镜机会。
      
      池颂带着剧本去了试镜片场金杯大厦。他到的时候,已经有六七个人等在了门口。
      他挑了个位置坐下,准备代入角色。
      ——一个还有梦想的三流小明星来见他的金主,求他给自己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
      ——在这种时候,金主就不再是单纯的金主,那是小明星唯一的希望,是他星海沉浮里好容易发现的一块浮木。他穿着他最好的衣服,喷着最昂贵的香水,生怕自己的皮鞋上有灰,弄脏了他对自己的第一印象。
      ——或许这次就能成呢?或许这次自己就有机会好好演戏了呢?
      
      半小时后,池颂从试镜片场出来时哭得像死狗一样,眼泪哗哗地流。
      他一边擦眼泪,一边拨通了宋致淮的电话:“……致淮,我太入戏了怎么办?”
      
      恰好在附近开会的宋先生速战速决,解决会议,不到一刻钟就赶到了池颂身边。
      池颂正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一角站着,低着头戴着帽衫玩手机,鼻头还是红红的。
      宋致淮下了车,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温柔的熊抱。
      池颂害羞地低了头,挣扎道:“好了好了,别叫别人看见了。”
      说着,他急匆匆地把手机塞给宋致淮:“我刚刚才攒够十连抽,快帮我抽个SSR出来。”
      
      宋致淮:“……”
      十连抽,十个R。
      运气如此不好,池颂更丧了。
      何以解忧,多亲几口。
      
      回家后,宋致淮去切水果了,打算给池颂做个拼盘,好好犒劳他一下。
      池颂本来想自己动手,但刚刚换完睡衣,他就接到了刘澈的电话。
      刘澈是他国外大学的校友,读的是英国古典文学研究专业,读来读去,读大了好几个洋妞的肚子,可见他的各项硬件软件都与国际接轨,称得上一台质量杠杠的人形自走打桩机。
      在国外,华人圈子小,交友范围有限,而浪到可以原地起飞的刘澈偏偏特别喜欢和老实乖巧的池颂玩儿。
      要论起来,还是刘澈把池颂带进GAY吧,替他推开新世界大门的。
      
      池颂长腿一盘,坐在沙发上,接起电话来。
      纯白的家居款长毛衣宽松至极,舒舒服服软软糯糯地往身上一裹,衬得他像一只大号的萨摩耶。
      
      刘澈开门见山:“哎,今天我在金杯大厦看见个人,背影挺像你的。”
      池颂答应道:“我今天去试镜来着。”
      刘澈嗤了一声:“你还要试镜?宋致淮是干什么吃的?”
      池颂:“……”
      刘澈笃定道:“我就说你铁定被宋致淮坑了,你还不信!上次我跟你说的你有没有往心里去?你要跟他签合同,懂不懂?一年至少得两部大男主戏,综艺、电影和专辑,一个都不能少!上了台不是C位不站!三年之内,他得把你推到准一线的位置去,不然让他白占你便宜?”
      池颂笑了:“其实我没有白占便宜,他做的饭很好吃。”
      刘澈沉默了半晌:“……你个瓜娃子,我跟你说得清楚个锤子。”
      
      刘澈急得把乡音都爆了出来。
      在他看来,池颂就是活脱脱的鬼迷心窍了。
      他知道池颂是个戏痴,也知道全世界的娱乐圈生态都差不离。那个姓宋的不过就是玩一玩嘛,就跟他玩那些个姑娘是一个道理,只要她们把自己哄高兴了,给张卡让她们刷爆了买个包,根本不算事儿。
      同理可得,只要池颂让宋总高兴了,给池颂个把不错的角色,让他过过戏瘾,等价交换,多么合理。
      刘澈一直是这么想的。
      直到半年前,自己约池颂出来吃饭,才到晚上八点,他就看了眼手机说,我得回家了。我跟我家先生约好今天晚上在家看《怦然心动》DVD,再不回去,他爆好的爆米花都要凉了。
      
      说这话的时候,池颂整个人都在往外发光,桃花眼勾起,眼睛里满满地盛着幸福。
      刘澈这才发现,自己的朋友怕是要被骗完色又骗感情的节奏。
      
      当然,不只是刘澈一个人这样想。
      圈内人的嗅觉一向敏感,有不少他的圈内好友都劝池颂,及时止损,大不了跳槽,别跟金主讲感情,伤钱。
      ……池颂觉得自己很难跟他们解释,自己和金主是真爱。
      
      身为真爱,宋致淮怎么舍得不捧池颂?
      在两个人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当年还不是真爱的宋致淮,决定好好地捧池颂,让他饰演正剧《江山挽歌》的男二。
      不仅没有被嫖,还捞了个绝好机会的池颂受宠若惊,他回家日日钻研剧本,进组后更是用心,为了简简单单的一个抬眉动作,在镜子前反复推演,直到眼睑痉挛。
      在演完一场重头戏后,巨大的压力让他冲进厕所里,吐得浑身发麻。
      在短时间内,他硬生生扭转了自己乖巧温柔的气质,把一个狂浪青年的鲜衣怒马和晚景凄凉演得入了骨头。
      
      但是,池颂的命不大好。
      在后期制作已经接近尾声时,男一号关山被爆出在爬梯里飞.叶子,乱交,被人举报后,因为关山的戏份太多,砍不掉,《江山挽歌》惨遭腰斩。
      据业内传闻,举报关山的XX区群众,其实就是星云娱乐的对家。他们盯了关山很久,为的就是收集证据,把星云娱乐的这根台柱子掀掉。
      在这场博弈中,池颂成了炮灰。
      
      想到过往,池颂心平气和地对刘澈说:“我可能真捧不红。没那个命。”
      刘澈理直气壮:“红不红是你的事儿,捧不捧是他的事儿!凭这一点,就证明他根本对你不上心!”
      池颂说:“没有,是我叫他别捧我的。”
      刘澈:“……你少替他说话啊。”
      池颂盘着腿,诚实道:“我要红干什么?红了,狗仔天天追在我后面拍我,我还怎么跟他一起出去吃饭出去逛街?……我现在挺好的,真的。”
      说完,池颂又知足常乐地笑道:“还有,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一个小剧场请我去演话剧,男二呢。”
      
      ……刘澈想,男二你高兴个铲铲,又不是主角。
      但池颂高兴,他也不想老泼他冷水。
      问过是哪个剧团后,刘澈叮嘱他:“天冷了,你那腿注意点儿。”
      在英国的时候,每个学戏剧表演的学生都要有一场毕业大戏,在池颂的毕业大戏上,他失足从台上跌下来,半月板摔裂了,可池颂硬是坚持着演完了整场戏。
      不过从此后他的膝盖也落下了病根,受不得冷。
      
      听了刘澈粗声粗气的关心,池颂很开心:“谢谢你。现在在家,致淮都要我穿秋裤。”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刘澈:“……滚滚滚。挂了啊。”
      
      “谁的电话?”
      宋致淮端着切得大小不一的水果在旁边听了好半天,究竟是谁来电,他早就听得一清二楚。
      但他不爽,每次刘澈打电话来,狗嘴里都吐不出什么象牙。
      池颂乖乖地说:“是刘澈。”
      宋致淮一遇上池颂湿漉漉的眼睛就心软,连追责都忘了,把水果盘放下,说:“……光着腿多久了?把秋裤穿上。”
      
      池颂用长毛衣挡着膝盖,不肯下地。
      
      宋致淮心有所感,几步上前,撩开他的毛衣。
      ……显然,池颂今天又跪了,而且跪得很标准,膝盖上的擦伤又裂了几道口子。
      
      在遇上池颂前,宋致淮一直自诩修养尚可,但眼见着池颂总这么糟践自己,他的血直往天灵盖上冒。
      他一路默念着mmp去了里屋,取了碘酒,又恶狠狠地折回来,轻手轻脚、把人当豆腐似的上了药。
      等直起腰来,宋致淮立即从妻奴变成一条杠杠硬的好汉:“把秋裤给我穿上!”
      
      池颂抓起裤子,把脚蹬进去。宋致淮看着不放心,把秋裤接手过来,抓着池颂的脚踝,小心地把他的脚送了进去,不叫伤口擦着。
      池颂看着宋致淮,伸手把他的金丝眼镜往上推了推。
      他捏着眼镜腿,一口一口地亲着宋致淮的唇,一下两下,三下四下,动作轻柔,小心,像是在亲一朵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