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学成归国 ...

  •   池颂被一叠甩来的人民币砸中胸口时,他眼皮都没眨一下。赤红的人民币像是一颗爆弹,以他的胸口为圆心爆炸开来,四散飘飞。
      他的发丝上染着红酒的痕迹,归成一绺,垂在额前,一滴滴地往下滴去。
      宋致淮翘腿坐在精致的沙发上,把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写的傲慢的符号:“你想红吗?”
      池颂说:“我想演戏。”
      宋致淮轻蔑一笑:“你们这些演员,演男演女,演神演鬼,临了临了还给我演上高情操了?……跪下,给我把鞋脱了。”
      池颂的眼皮微微向上一弹,浅棕色的眼珠里泛出一点挣扎的、愤怒的活气,随即,他认了命,眼皮狠狠往下一堕。
      他双膝着地,货真价实地跪倒在宋致淮面前。
      宋致淮牙一酸,撂了二郎腿就把人从地上抱了起来,怒道:“……你TM真跪啊?!”
      
      池颂,原本年少成名,可以前途无量。
      具体有多年少呢?
      在池颂成名的年代,业内亲切地称他为“小戏精”。
      一条登陆CCXV黄金档热播剧间的奶粉广告打底,把年仅三岁的池颂带进了娱乐圈,在拍摄了大量广告之余,他接连出演了两部口碑不错的家庭剧,展现出了极出色的演艺天赋。
      他演的孩子,个个身世凄惨又乐观开朗,招人疼得要命,一哭一笑,让那些酷爱八点档的观众爱得不行。
      
      用现在的话讲,那时候的池颂就是国民孙子。
      
      十岁、十二岁,他接了两部电影,拿导筒的都是在国际上有所斩获的文艺大手。
      他饰演的分别是两部电影主角的幼年时期,一个是有性别认知障碍、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是个姑娘的男人,一个是饱受欺凌和轻视的杀人犯。
      大抵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缘故,他在两部电影里的表现非常精彩,在两年间拿最佳配角奖拿到手软。
      十二岁后,池颂征得父母的同意,宣布息影,用自己小时候攒下来的钱奔赴国外的戏剧学院深造,读了预科,又读了本科,二十一岁时,他拿着镀金的毕业证书归国。
      然后,池颂发现,自己过气了。
      
      ……尴尬。
      
      娱乐圈当真是瞬息万变,几年过去,戏精都变成贬义词了。
      池颂感叹一下后,便重新投入了娱乐圈的洪流中。
      
      池颂当年积累下的名气还在,人脉却早已是不复存在。当年捧他的电影导演,一个早早因病逝世,另一个已经放弃了文艺片这片高冷的艺术高地,投身到商业片中尽情厮杀。
      池颂早些年去参加了已逝世导演的葬礼,现如今回了国,他想联系后者,请他吃顿饭,感谢当年的知遇之恩。
      
      但是导演太忙,来的是他的助手。
      助手笑眯眯地打量了池颂一遍,说,年轻人,皮相在娱乐圈里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识相。
      说着,他就去摸池颂的大腿。
      于是池颂很不识相地被吓跑了。
      
      他去酒店厕所里深呼吸了半天,把自己的仪容整理好,回去包厢里,把助手灌醉了,并贴心地替他叫了代驾,送他回家,从而最大限度上保全了自己的小菊FA。
      
      他想,潜.规则真可怕,好歹委婉一点啊。
      但是,在他回国半年后,他就被自己新签公司的老总一点都不委婉地潜.规则了。
      
      准确地说,这不是潜.规则,而是谈恋爱。
      但比较糟心的是,这个说法没人相信。
      得知宋致淮谈了个小男朋友,宋致淮的狐朋狗友一致起哄道:“老宋也下海了!还他妈假正经呢,说看不上那些个小明星,这说包就包,可一点都不含糊!”
      宋致淮反驳:“你们少瞎说。我家的和那些小明星不一样。”
      
      有爱瞎唬烂的说:“卧槽,看不出来,老宋还是个情种啊!”
      也有比较谨慎的:“老宋你可小心点,人家跟你谈钱,你别跟人家谈感情。包养这种事儿,你来我往,钱款两清,最好谈钱,最忌动情。”
      
      宋致淮端着酒杯,痛苦地想,池颂要是真跟他谈钱,该多好啊。
      但是池颂不要,他只要自己陪着他在家操练演技。
      ……敬业得一匹。
      
      对刚才那段戏,池颂点评道:“我觉得我刚才的状态不大好。你也是。”
      宋致淮没心情听他讲戏,他小心翼翼地卷起池颂睡衣的裤脚,看到膝盖果然擦破了,肿了一点点。
      他恨不得替池颂发个微博PO上网,叫他们看看自家的宝贝为了一个偶像剧的男三试镜,有多努力。
      池颂坐在宋致淮大腿上,说:“还有,你应该把钱甩在我脸上,显得比较有气势。”
      宋致淮瞪他:“你就不怕疼?”
      池颂说:“不怕不怕,我挣得比我爸妈多那么多,多吃点苦受点累不是应该的吗。”
      说着说着,他就乐了:“再说,我还没被人用人民币抽过脸呢,肯定很爽。”
      
      宋致淮踩着一地的钱,把人抱上床,让他好好体验了一把什么才是真正的爽。
      当然,宋致淮没舍得压着他的膝盖,两个人面对面,坦诚相见。
      
      完事后,宋致淮掐着他的脸肉玩了好一会儿。
      池颂窝在宋致淮怀里,红着脸,乖乖地任他揉搓。
      
      池颂天生生了一身亮得发光的白皮,两个月前去海南拍广告,晒成了小黑皮,在家养了这么久,又是西红柿又是柠檬片的,总算给养回了点白白嫩嫩的样子。
      池颂指着自己的脸:“我有没有白回来一点?”
      宋致淮把他湿漉漉的额发往后撸去,亲亲他光洁的额头:“黑一点也帅。”
      不管是什么样的池颂,宋致淮都喜欢得很。
      “不行啊。”池颂被掐得两颊红彤彤的,却还是一脸认真,“我要演的是个被金主包养、百无一用的小白脸明星,太黑就显得硬朗了。”
      宋致淮:“……”
      
      池颂又想了想,才明白过来宋致淮没在跟他谈戏,是在跟他说情话。
      他勾着宋致淮的脖子,小声道:“……对不起。我知道你最喜欢我的呀。”
      宋金主这才被哄开心了,捏捏他的鼻尖,亲了池颂饱满的唇。
      圆润又有肉,口感一流。
      
      这时候,池颂的手机响了。
      池颂一看来电显示,整个人就绷紧了,偷眼看了一下宋致淮。
      宋致淮从床上爬起来,想去摸烟,却被池颂提前抢了烟盒。
      宋致淮最近在戒烟,正是嘴里淡得要命的时候,只好从床头柜里摸了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池颂接起电话:“喂,妈。”
      电话那边的中年女人应该正贴着面膜,说话有些张不开嘴。她开门见山道:“小颂,我怎么看有人拍你啊。”
      池颂心里一颤,脚趾尖都紧张得勾了起来,不自觉看向身边的宋致淮。
      池妈妈棒读着:“新晋小花朱子祺和神秘男子深夜结伴出游,共同进入酒店。……我看那个神秘男子挺像你的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