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5、第一百一十五训 ...

  •   
      并不清楚自家两个小鬼在自己开会期间发生什么事情的银时若有所思的走在回去的路上。
      结果,他并没有回到住处,而是拐了个弯,来到了真选组的屯所中。
      此时,近藤勋他们还没有回到,看来他们还在针对有关比杨德的事情和通知而来的见回组对峙着。不过这样正好方便了银时。
      毕竟是熟人了,当银时提出要见某个重刑囚犯的时候很快就同意了。
      地下室的石牢中,库洛洛恢复了以往的安静和淡然,看到银时的到来也并不感到吃惊。
      “银时先生。”
      “哟,看起来过得不错嘛!”
      “见笑了。”
      眼前的男人出乎意料的周身都散发出了儒雅的气息,与之前是大相径庭。
      银时也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他对面单手撑脸看着他。
      “唔……”
      “银时现在这般看着我是为什么?”
      “没,只是觉得变化真大呢!”
      库洛洛轻轻一笑:“人总是会变的。”
      “那倒也是……”银时点点头,“毕竟都过去这么久,头发也确实长出来了。”
      “………………”
      “虽然这么说,不过也不能忘记初衷哦!特别是昔日的耻辱,忘记了代表着阔达,但实际上记住才是真正的表示放下呢!”
      “就是这样————来!”银时非常温柔的举起手机送到了库洛洛的面前,画面上赫然是他当初被桂干掉后赤身果体套着木牌跪地的羞辱照片。
      “请记住你一辈子的耻辱吧!!”
      于是,饶是库洛洛这般极其擅长掩饰情绪的骗子此时此刻也是再也无法维持假笑了。
      他的眼底充满了阴阳,一双眼睛冰冷的注视着银时。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来取笑你……啊,不是,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你而已啦。”
      在库洛洛鄙视的目光下,银时却也不显的任何尴尬。
      只见他取出了一张纸,这张纸倒是让库洛洛有些印象。
      这个是当初酷拉皮卡过来的时候用过的,是一种带着强制性操作系念化出来的纸张,是可以强制人进行纸张上问题的回复。
      当库洛洛拿到了银时的问题后,只见他的神情有些复杂,手指却已经不受控制的进行书写了。
      拿到答案后,银时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而是再一次发出了问题。
      而对这个问题,库洛洛也再一次的进行了答复。
      一切,似乎都证实了银时的猜想。
      
      Q:当初你们准备抢夺窟卢塔族是谁的主意?
      A:前任团长。
      
      Q:你是什么时候成为团长的?
      A:四年前。
      
      银时还准备想继续写上问题的,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一脸无奈的看着库洛洛:“你也清楚这张纸的威力,我想知道的内容只要在这上面一写你都会乖乖回答。既然如此就别矫情了,直接回答了吧?”
      “……银时先生就不担心我用谎言来回答?”
      “别了吧?”银时挠了挠后脑勺,“银桑我啊可是超懒的,就算只是多写几个字也嫌麻烦。所以,希望你就乖乖的好好的进行回答吧。反正,说到底你现如今所隐瞒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
      库洛洛并没有吭声。银时也不在意,直接问出来了。
      “那个时候,窟卢塔族人全员都是你们杀的吗?”
      “还有你们的前任团长……是在屠族的时候被窟卢塔族人杀的?”
      库洛洛沉默着。一直沉默着。
      银时最终叹了口气,正准备拿起纸张的时候,库洛洛的声音传了过来。
      “当我们去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先我们一步了。”
      银时的笔一顿,神情严肃的看向了库洛洛。
      “什么人?”
      “……不清楚,不过,那群人非常强。前任团长最后便是死在他们手中。”
      “不仅是前任团长,还有你们原本意属的货物对吧……”
      银时调查过当年的事情,因此,留在命案现场的那个留言他是知道的。
      【我等不拒一切,故勿想从我等身上夺走一分一毫】
      现在看来,这句话分明就是写给那个第三方的掠夺者的。得罪了他们流星街的人,就休想可以善罢甘休。
      “虽然如此,你们却不知道是谁干的?”
      库洛洛再一次保持沉默。
      银时也不在意了。反正最重要的情报都已经问出来了,那么也该走人了。
      当银时准备离开之际,库洛洛突然问道:“为何你要如此纠结这件事情?难道你就这么不愿意承认是我们旅团杀了你的族人?”
      “哈啊?”银时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有什么不愿意承认的。不过啊,想要搞清楚当初的真相并且确认清楚要报仇的敌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你们,难道就没想过为你们当初的前任团长报仇吗?据我所知,你们虽然对其他人很残忍,但对自己的同伴却是如家人一样的不是吗?”
      银时离开了。库洛洛却因为银时临走前的一番话陷入了沉思。
      
      当回到家里的银时看到一脸铁青色神情的神乐和新八的时候,他也是吃了一惊。
      “喂喂喂,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简直就像是去了美食界一圈回来那样!”
      “要真的只是去美食界还好……”新八皱着脸吐槽道。
      “真要说的话就像是去了伟大航海的路上被蓝色尼特罗袭击然后掉进了虚圈最后又被沙鲁给轰出来那样阿鲁……”
      “这是什么形容?”银时冒汗吐槽。
      花了略长一段时间,银时才终于了解到了前因后果。
      “是那个国家的王子啊……而且这次是不是白痴王子,而是变态王子吗……”
      新八担忧的说道:“那个变态王子的手上有着大量的火红眼。原本还想着用之前的办法可以拿回来的,结果……”
      “既然是变态王子,一般的手法自然是奈何不了他的!”银时耸耸肩,“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难道就没有正经一点的好王子吗?不是白痴就是变态,再不然就是异形王子……”
      “大概是因为如果没有一点特别的属性都不好意思自称王子吧阿鲁。”神乐吐槽道。
      “嘛……这样说也对。毕竟是王子嘛,总要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特色。”新八点头道。
      银时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抠着鼻屎百般聊赖的说道:“总而言之,白痴王子也好,变态王子也好,或者是章鱼王子也好,接下来你们什么都不用管了,只需要给我调查一个人。”
      “调查一个人?”
      “是一个叫‘希拉’的女人。听说这个人在过去是想成为猎人的。虽然不知道最终有没有考上就是了。总之,想办法调查到这个人的事情。不过,这个名字也很可能是假的……
      “……银桑,这什么信息都没有,该怎么查啊?”
      “所以说……现在开始考验的就是我们万事屋的经验了!”
      “银酱,这个叫‘希拉’的是谁阿鲁?”
      银时沉默片刻。
      “……真要说的话,恐怕,这个女人……”
      银时的话还没有说完,门铃居然响了。
      “来了!”
      新八习惯性的站起身去开门,门外的人倒是让新八吃了一惊。
      “佐佐木先生?”
      “晚上好。”
      依然身穿制服的佐佐木异三郎朝着新八点点头。
      “唷,真是稀客。怎么,该不会是以为这里藏有犯人特地来搜索逮捕吧?”
      “比起私藏犯人,本身就属于顶尖级别的犯罪人员还更加的引人注目不是吗?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这里已经不是原本的世界,而我们也不再是普通的受雇于幕府的警察人员,比起昔日的罪犯,在这里,我们的职责也只有保护高官们并且按吩咐进行工作罢了。”
      新八一听,不得了了。
      “那佐佐木先生你这是因为工作过来的吗?我们……做错了什么事情得罪了高官吗?”
      “不,实际上应该是说我这里有一份委托要给到万事屋的老板才对……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佐佐木最终还是被迎进了屋子里。
      “有关卡金帝国的事情,我不用多介绍,你应该也有所了解吧?”
      新八和神乐顿时想起今天见到的四王子,不由自主的都竖起了汗毛。
      银时不着痕迹的看了新八和神乐一眼,瞅向了佐佐木。
      “然后呢?想说什么?”
      “V5已经同意了比杨德的要求,由协会作为监视官跟随比杨德等人进入新世界。”
      银时没有吭声,对这个结果也不显得多意外。
      “你也清楚,比杨德的赞助者就是卡金王国,届时,卡金王国的成员也会渡海一同出发。而V5自然也会一同被邀请上船,同样也会包括我们这群精英护卫……”
      “所以说你到底想干嘛?”银时爆出青筋打断问道。
      “我希望到时候你也可以想办法混入其中。”
      这个回答让银时愣了一下。
      “卡金王国之所以有如此大的信心可以支撑比杨德进攻新世界,除了其财力外,还有一样东西。这是我们刚刚调查得到的。而这个东西,极有可能是从新世界得到的。是一种能够让人得到力量的神奇能力。”
      “坂田先生,我希望你能够混入其中想办法替我们找到这个‘东西’并且带回来。”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