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让我去当猫》燕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19 22:21: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面试 ...

  •   乔国点了根烟,劣质刺鼻的烟味在房间回荡,云雾缭绕的,也让他更瓮声瓮气起来:
      
      “真想去国防大?金融多好,毕业工作了能挣老鼻子钱。”
      
      “国防好,考上不用交学费,每月还能有补贴。”
      
      乔双鲤捡起刚掉到地上的物件,在手里摩挲。这是个长方形圆角的金属片,半个巴掌大小,黑白相间,上面好像还印着什么标记,拿在手里冰冰凉。
      
      提到钱这个问题。乔国不说话了,闷着头抽烟,原本高大的身躯车祸后总显得佝偻。
      
      “自己去跟你妈说。”
      
      冯倩给乔双鲤定下的目标是人民大学,那里的金融最出名。她在家里说一不二惯了,乔双鲤知道这场硬仗避不开,但也没想到如此难打。无论他怎么说,冯倩一直是斜着眉,耷着眼,嗑着瓜子,跟瞅小废物似的看着他,嘴皮子上下一磕——没门。
      
      “沈逸飞也报的是国防大学。”
      
      乔双鲤试图举例说明。
      
      “我们……我们班,前十全都想上国防。”
      
      他夸下海口。
      
      “呵呵,你也不瞧瞧自己哪根葱,跟人家比,你配跟人家比吗!”
      
      冯倩瓜子皮吐了一地,目光转回电视上。中央台现在热播的电视剧对她来说可比乔双鲤有意思,里面的小时候的男主角正是沈逸飞演的。沈逸飞是乔双鲤高中三年同学,但身份可谓有天壤之别。他父母是著名导演和影后,往上数爷奶都是老艺术家,拿国家津贴有自己百度百科的那种。
      
      沈逸飞从小拍广告当童星,长大出歌拍电影,换个衣服就能上热搜,参加高考几千万人祝福。更神奇的是他不知道脑袋怎么长得,每年也就上几个月的课,回来还随便学学都能考全校第一。哪像乔双鲤,拼死拼活才勉强在尖刀班吊车尾。
      
      两人之间的交际也就只剩下同班同学了,那次听到还是凑巧,高考完返校领答案的时候乔双鲤尿急匆匆跑过走廊,经过办公室时偶然看到‘灭绝师太’正对沈逸飞苦口婆心,劝他志愿填个清北,再不济什么北影之类的也可以,为校争光。
      
      沈逸飞认真仔细听完,直截了当说了句‘我已经报了国防大学’,噎的‘灭绝师太’一时间说不出话,连灌几口水才缓过劲儿来。
      
      乔双鲤当时就觉得挺有意思,沈逸飞这人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敢怼教导主任。不过别人怎样跟他也没有关系,乔双鲤唯一好奇的是沈逸飞这样的应该穿着品牌高定投身娱乐圈,年年出现在电视网络大屏幕上的人怎么会去上国防大学。
      
      难道也跟他一样,是瞒着家里偷偷报的?
      
      “滚回去复读,你要是敢去,我打断你的狗腿。”
      
      冯倩拍了拍手上瓜子皮,独·裁者似的傲慢宣布这次‘家庭会议’结束。
      
      “还戳在这里干嘛,装死人吗,滚去给我倒热水!”
      
      ……
      
      乔双鲤心中其实早有预料,倒也不怎么沮丧。他打算自己偷溜出去,早把录取通知书军牌和身份证藏到了床垫底下。都快成年人了,如果真要走,他觉得没人能拦得住。可能是老天助他,面试前一天冯倩夜班不回来,得到第二天下午。
      
      他早早起了,给自己和乔国煮了碗挂面,边煮边打哈欠。昨晚他几乎一夜没睡,全用来查面试技巧了,熬得眼圈通红。东西收拾好,再三检查过了,乔国沉默看着他忙碌,吸溜喝光了面汤,开始抽烟,那双沉淀了太多沧桑的眼似乎都被烟雾熏得更浑浊了,看起来麻木如一潭死水。
      
      “鲤啊,你真想去国防?”
      
      “嗯。”
      
      乔双鲤回头,看向这个不敢违抗妻子半句的男人。他是感激他的,没有他藏起来通知书,恐怕会直接被冯倩撕了。犹豫了会,乔双鲤低声说:
      
      “爸,我真的想去。”
      
      他几乎没叫过爸妈,被揍向来只是硬扛着。男人浑身一颤,佝偻的身躯僵硬了。他缓缓站起身,走到乔双鲤旁边,粗糙大手抚过他的肩膀。
      
      “想去就去。大老爷们儿,别学你爸我活的这么窝囊。”
      
      他沉声闷气道,披上那件有些年头的皮衣,锤了锤自己的腰,
      
      拿出来放在抽屉里的车钥匙。
      
      “我送你。”
      
      乔双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猝然转过头,死死盯着乔国看。这个从来没有在冯倩揍他时阻止过的男人搓了搓手,磕磕巴巴,表情竟有些局促。
      
      “我听……打牌老李说,什么教育什么的,我也不懂。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孩子考上大学不让去上啊。”
      
      见乔双鲤站着不动,他催促道:
      
      “快走吧,一会你妈回来了。”
      
      乔双鲤背过身去,飞快擦了擦自己酸涩的眼眶。
      
      老桥家没什么好车,就一辆黑色桑塔纳,还老熄火。乔国开的慢,稳稳当当一路转进了人民街,甫一进入,乔双鲤就莫名有种古怪感,他疑惑打量四周,明明宽阔的街道上除了他们以外没有别的车,就连行人也寥寥无几。但他却感到有无数视线落到他的身上,在打量观察。
      
      这种感觉很微妙,不带恶意,仿佛剧院观众们注视着闪亮登场的演员,些许好奇,些许关注,还有点漫不经心与漠然。
      
      “怎的这老多猫呢?”
      
      乔国不自觉喃喃。就见树荫中,围墙上,阴影里,或蹲或坐着十几只猫,这还只是视线范围内。桑塔纳仿佛误入了猫的世界,三花猫,胖橘猫,狸花猫,黑猫,乔双鲤甚至还在偏僻树影里看到一只雪白波斯猫和一只滚圆脸英短。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时那两只猫已经消失了。
      
      老乔向来对民间传说的那些神神鬼鬼之类的十分迷信。蓦然看到这么多猫他心里总感觉毛毛,忍不住把车窗前挂着的一路平安小挂件紧紧攥在手里。在猫的注视下,桑塔纳车速宛如蜗牛慢爬。
      
      战战兢兢开出去几十米,前方路边上终于出现了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笑眯眯的挥手让他们停下。
      
      “请出示录取通知书。”
      
      工作人员看起来十分亲和,驱散了刚才被猫围观带来的诡异感。乔双鲤忙双手把那大信封囫囵个递了上去,在工作人员温和笑意注视下也回了个笑,只是他紧张的嘴角僵硬,看起来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工作人员宽慰道,在看到录取通知书内容的时候眼睛略微睁大,若有所思的看了乔双鲤一眼。
      
      "竟然是……"
      
      "什么?"
      
      他自言自语的声音极轻,在乔双鲤疑惑看过去时微微一笑,将通知书重又装回信封里还给他。态度微妙地相比之前热情了很多。
      
      “接下来车不能再进去了,沿着人民街直行,尽头右转就是武装部。”
      
      手里只拿着大信封和瓶水,乔双鲤下了车,战战兢兢向前走去。这一路上没有别人,就连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全消失了,就好像这场面试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样。一直走了挺久他才远远看到前面走着个穿T恤短裤的男生,两手空空,脚步轻快。
      
      “同学你也来面试吗?”
      
      乔双鲤心中一振,找到组织似忙凑上前。T恤哥剃了个精神的寸头,浓眉大眼的,长得一脸顽皮精神相,就是老师最头疼那种招猫逗狗的学生。他也不高,看起来只有一米七出头,这给了乔双鲤莫名的自信。听到招呼的男生敏锐回头,乔双鲤这才发现他白T恤上印着飘逸的黑色大字。
      
      前面写着一人上学,后边是全家光荣,十分个性。
      
      “巧啊哥们,你也报了国防大?”
      
      光荣哥自来熟地招呼道,放慢步子跟乔双鲤并肩而行:
      
      “咱们这也是有缘分,今年特战就在京市招三个人,我还想着这次面试谁都见不到呢。"
      
      “特战?”
      
      乔双鲤疑惑。
      
      “嗨,特殊理论与实战。这名叫着是挺拗口的。”
      
      光荣哥话多的就像机关枪,天生热情光环满级,拉着乔双鲤一阵突突突,没过几分钟就把家里往上数三代都交代清楚了,五分钟后就搂着乔双鲤肩单方面宣布两人是铁哥们了,两人肩并肩头对头,光荣哥对着乔双鲤长吁短叹抱怨:
      
      “唉,其实都是家里逼我来的。要我说人大多好啊,他们不。跟我说想留这儿必须上特战,不然毕业就把我赶回老家捉老鼠。你说说有这样的家长吗。”
      
      乔双鲤觉得这人说话真逗,自说自话都能聊的热火朝天,嘴皮子一翻一人就能揽两人话。
      
      本来挺长的路转眼就到了尽头,眼看前方等候的工作人员们乔双鲤这才想起来紧张,忙向看起来很懂的光荣哥求助。
      
      “面试?也就是问几个问题吧。”
      
      光荣哥也摸不着头脑,见乔双鲤紧张,他“嘿”了一声,忽然凑到近前在乔双鲤颈侧用力嗅了嗅。
      
      “啧哥们,逗我呢,就你这资质还紧张?要紧张也该是我紧张啊。”
      
      乔双鲤懵逼了,下意识闻了闻自己。资质?什么资质,用舒肤佳沐浴露的资质吗。他怎么什么都闻不出来。
      
      见光荣哥一本正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乔双鲤也没好意思问出口。像他这样的人,能有机会参加面试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哪里可能会有什么特殊资质呢。交换了联系方式的两人很快就到了人民武装部门前。挨个登记,出示军牌和录取通知书,两人就被工作人员一前一后引上了楼。
      
      乔双鲤心中下意识数着楼梯数,口里反复无声循环着昨天研究过的面试技巧。直到被带到会议厅外面让稍作等待。乔双鲤只坐了个椅子边,抖着手扭开瓶盖喝了口水,这才发现掌心紧张的全是冷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会议室内传来声音。
      
      “乔双鲤。”
      
      

  •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卖萌求收藏~比心心!
    留言的小天使有随机小红包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