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即正义[综]》lyrelion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3 ...

  •   
      1.3 漂亮家伙靠不住
      
      晨光拂晓,云轻如棉,清风拂过已经热闹起来的第一演习场。
      旗木卡卡西慵懒地蹲在侧边一个树桩上,眯着露出来的那只眼睛,装模作样地,不,是专心致志地保护任务目标。今天对方将黑色的长发挽起,墨色的衣衫背后单是个简单的桧扇家纹。
      话说,你是平安时代的贵族吗?专门把束带装束穿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样打击一个才上忍者学校没几年的小鬼真的好麽?
      树桩正对面被树丛围绕的中心场地上,一头黑色碎发的宇智波小鬼擦了把脸上的尘土翻身跃起,再次冲当中站定的青年打去。
      “出拳无力,方向不对,你的老师该揍你很久了。”切平绪的璎珞都没几次晃动的青年摇摇头,左手自袖中伸出,精准地格挡住袭向面孔的右拳,转手泄力后扣住幼崽的手腕将他向后推出。
      “别忘了,你的目标是让我双腿离开所站之地。”青年微笑着指向自己被表绔包裹住的腿。
      黑头发的宇智波哼了一声,转头又扑了过来。青年微微摇头,克制住力量和他又交手了几招:“顶肘要旋身。”
      脱身后快速观察了一下两人的站位与姿势,宇智波幼崽呼的一拳带着不甘和思考向左后肋部打来。
      青年微微颔首,赞许道:“这次想法不错。”说时屈膝矮身让拳自身侧擦过,他眯起眼睛轻道,“要被抓住了呦,幼崽。”
      觉察到对方的左手已经抓向腰间,宇智波踢起一脚向后急退,单掌触地喘了几口气。再抬头时,单勾玉的写轮眼死死盯住对方,像在寻找破绽。
      当中的青年不疾不徐站起身来,摇头道:“进攻才能创造机会。”
      黑头发的宇智波也不气馁,深吸口气后蹬地加速前行,这次的目标瞄准对方的膝盖。如愿迫使对方提腿闪避上身偏转之时,近距离双手快速结印,一团大火球自他空中喷涌而出,瞬速吞噬了眼前的风景。
      “结束了。”幼崽哼了一声,环手傲慢站定。
      “巳,未,申,亥,午,寅。一秒三个印……真是年轻而灿烂的豪火球啊。”一个声音轻轻自耳后传来,手中的长剑已悄无声息地搁在他的咽喉处,“这才是,结束了。”
      宇智波幼崽一脸忿恨,单勾玉的眼睛瞪着身后笑眯眯的青年:“中御門青,你离开场地了!还用了武器!”
      “啊,仿佛确实有这麽一回事。”青年爽快地松开了钳制,“你不也违反约定用了忍术麽?”
      “啊啊啊啊——可恶!”
      场边观战的卡卡西认真摸着下颚思考。这个阴险狡诈的贵族用的招数,总觉得不是哪个村的体术,总不会是他家传的武将身法?
      “要跟我学武功吗,少年?”中御門笑眯眯地安抚眼前暴躁的幼崽,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本书晃了晃,“我看你骨骼精奇、天赋异禀,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这儿有本秘籍,见与你有缘,就十块卖给你了!”
      卡卡西下意识盯住书的封面——
      《亲热天堂系列之恩爱夫妻物语篇》
      ……哦哦哦!卡卡西的死鱼眼泛出亮光。虽然不是甚麽正经秘籍,但是这本没买到,诶呦好想要啊。
      宇智波幼崽怀疑地看着那橘黄色的封面:“这种名字?”
      “难道要在封面上写‘我是秘籍’的才是秘籍吗?好吧,骗你的。”中御門将书收回,看着对方露出气恼的神情,“这确实不是甚麽体术忍术之类的秘籍,开个玩笑。现在时机不对,你还小。”
      “不小了!”宇智波佐助咬牙道,“难道我只能一天又一天的等待复仇吗?!”
      中御門脸上露出十分复杂的神情,最后停留在叹息:“复仇麽……这样吧,明天开始,教你木叶没有的体术。”
      佐助怀疑地看着他:“就是你这三天来用的这种?”
      “啊。”中御門伸手揉了揉他炸毛的脑袋,脸上带着几分怀念,“那是我师门的身法,很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入门使用。”
      “师门?”佐助瞬间忘了方才被揉脑袋的不喜。
      “嗯,我的师门。”中御門放下手揽住眼前的幼崽,示意一旁光明正大偷听的不良上忍准备回去。
      “那你师父是火之国的武士,还是哪个村的忍者?”
      “啊,都不是。是个已经被灭门的宗派掌门。”中御門惆怅地叹了口气。
      “掌门?”佐助不满地扭了扭想自己走。
      中御門改为拉着他的手:“求仙问道的一位……陨落者。”
      佐助看他的面色没有再追问,只是想到甚麽转为热切:“求仙问道——你会仙术?”
      中御門眯了眯眼:“应该算会。”
      “教我!”
      “幼崽,别贪心,刚答应教你体术。”
      “刚不是‘少年’吗?再说是你自己答应的,又不是我要求你。”
      “啊,真是狡猾。”
      “哼!”
      卡卡西跳下木桩,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慢条斯理地跟在那两个开始日行一怼的人后面。
      “走吧,今日晨练结束。回去洗漱。你还要上学,幼崽。”
      “不要叫我幼崽!——我要吃番茄和木鱼饭团。”
      “贪心的幼崽。纳豆要不要?”
      “咦——!不要!还有不要再叫我幼崽!!”
      “好的,纳豆,和佐助。”
      “不要纳豆。”
      “好的,幼崽。”
      “幼崽和纳豆都不要!”
      “那就纳豆和幼崽。”
      “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现在就要!!”
      “哦,你昨天也是这麽说的。”
      “……哼!”
      卡卡西翻着死鱼眼,有点儿想提醒他们这是第十五次相同的对话,真的不无聊吗?再一想,又觉得居然会计数这个玩意儿的自己也很无聊。
      
      百无聊赖的旗木卡卡西跟在刚送完侄子上学的中御門的后面,开始了每日拜访不同火之国贵族的日常。之前已经拜访完了木叶村里的那几位,今天开始果然要坐着漆黑的牛车出村了。
      这种时候,青年就会展露出与演习场上截然相反的,似乎独属于贵族的那种矫揉造作。
      当然,作为受雇于治部少辅的一个小护卫,看在佣金不菲的份上,可以忍耐。
      缩在庭院的死角,白毛上忍眯着眼睛偷听两人的对话。
      “哆”的一声竹管敲在石上,一段涓流涌出,飞溅起的几滴水惊起一旁树上蝉展翅飞开。
      “阿……逐鹿挽闲云,朱桥翠波掩玉荷,袅袅鸣日蝉。”跪坐的中御門吟出一句,挺直的上身离身前的小桌不远不近,修长的手指按着扇侧轻点。
      “妙句!”对面同样身着衣冠装束的贵族捻须而笑,颇为自得地看了一眼自家庭院池塘里婀娜的荷花。
      “见笑了,中务大辅大人。”中御門坐直了身体,颔首垂目,“昔闻大人一句‘吾知此世矣,本似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1,便觉俳句之美。今日斗胆献丑,望大人指教。”
      “指教便不必了。”火之国的中务大辅抚掌而笑,“利胜有个好儿子呐!”
      “家严亦对大人万分想念,常于家中谈及汤之国与大人初见时便如故旧。”
      “啊,是那次。”中务大辅忆起那位英姿勃然的中御門也十分感慨,再看着眼前的青年,于二蓝直衣的映衬下,他如鸦翅般的眉目愈发清朗,“你的轮廓与利胜这般相似,但性情却与他的奧政所相仿。”
      中御門含笑道:“亲生的。”
      中务大辅一怔,随后大笑起来:“是了是了。”
      卡卡西翻着死鱼眼,腹诽贵族的笑点都这麽低的吗?
      看着两人迅速热络起来,那位火之国的中务大辅愉快地签下好几笔与木叶的贸易文书,甚至答应为他引荐大纳言。卡卡西觉得自己果然应该找日向家的人借双白眼来翻。
      眼看据说本性高冷的中务大辅言笑晏,在中御門要告去时居然起身相携、亲送至门口,甚至拉住中御門的手感慨着“旭出其东,光耀其上”依依不舍。而脸上始终保持微笑的中御門则彬彬有礼地表示,还会再来的大人莫方。
      卡卡西用隐藏在护额后的那只写轮眼发誓:这个狡猾的青年贵族眼中并没笑意。
      全是算计。
      而算计的对象,大概是——
      
      “哈?”宇智波家的幼崽一脸诧异地站直展开双臂,“我为甚麽要去拜访那个甚麽大纳言家的儿子?”
      他对面换了身竹青直衣的中御門量着他的臂长:“因为你要去。”
      “我就是在问我为甚麽要去!”
      中御門记录下数字,摇头叹气道:“果然,没有带仆人来真是失策啊……”说着扫过某个角落后,施施然转到幼崽身后量肩宽。
      暗处的卡卡西扶额。
      “啊啊,你这个不听人说话的家伙!”黑色碎发的宇智波气恼地扭过头来盯着他。
      “我还没到需要你大声说话才听得见的年纪,大侄子。”中御門拍拍他的后腰,让他挺直后背,“你想报仇。”
      “当然!”宇智波大侄子哼了一声,“但这和去见甚麽人是两件事。”他似乎想到了甚麽又道,“我是要,亲·手报仇。”
      “亲手报仇和你去见能帮助你的人并不矛盾。”中御門记录着最后的几组数字示意他坐下,“颜色的话,炎色如火,很适合宇智波。”
      “不要——所以我为甚麽要做新衣服?!”
      “好吧,那就愉快地决定选白色吧。”中御門一脸“呀,又完成了一件大事好开心”的惬意。
      “啊啊啊不要自顾自的决定一些别人的事啊!”
      “你不是别人。”中御門严肃地看着他,“你可是我流落在外硕果仅存的侄子。”
      ……所以你突然认真起来又是闹哪样?暗处的不良上忍抓了抓脸。
      同样被吓到的还有某个侄子,他瞪圆了吓出单勾玉的红眼:“……哦。”
      中御門脸上立刻恢复笑容:“今天在学校学了甚麽?”
      “就那些。手里剑啊,对打之类。”宇智波幼崽无精打采地抱怨了一句,随后气闷地低吼,“这样我怎麽才会有力量,甚麽时候才能去复仇啊混蛋!”
      中御門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所以周末随我去拜见大纳言吧,佐助。”
      宇智波家的幼崽哀叹一声扑在桌上,没有再反对。
      “呦西呦西,好乖好乖。”中御門伸出手抚摸他后脑勺上炸起的毛,“那麽现在开始,来学习礼仪吧。”
      “哈?!”宇智波幼崽满头的黑毛都炸起来了。
      “作为奖励,教你雷遁忍术呦。”中御門愉快地望着那个角落,“是吧,旗木君。”
      ——不要擅自替别人做决定啊喂!
      某两人的内心OS诡异地同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此句乃江户时期的著名俳句诗人小林一茶所作,原诗为:露の世は露の世ながらさりながら。一般译作:我知道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
    老L斗胆,略作改动。
    今日双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