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即正义[综]》lyrelion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1 0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1 ...

  •   
      1.1 有事就叫旗木君
      
      茫茫林海举目可见巨树参天,垂首可观盘根错节。有风抚过层叠翠叶,沙沙低吟般卷起树影斑驳。
      晞微晨光的掩映下,一个戴着猫脸面具的身影如鸟雀般轻盈迅捷地穿过树林,向着前方隐隐可见的村落急驰。踏过一截树干借力向前的瞬间,他猛地向右侧急退,放出数把手里剑的同时握住了身后的刀柄。
      “日出不该被打扰。”
      手里剑的目标目测背对他立在树干上,左手极为随意地摆了一下,绣着艳丽红纹的茶白色锦缎长袖在树荫下划出个熠熠生辉的弧度。
      “特别是,我真的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日出了。”
      猫脸男子并未放松警惕。
      听这声音年轻,身形却沉稳;看他衣着华贵,腰际佩剑,黑色的长发却没有束起;说是看日出,却一个人——要麽是无所事事附庸风雅的贵族,要麽……是被打劫了的贵族青年。
      总之很麻烦。
      猫脸面具迟疑了一秒。
      下一秒的他觉得该给这一秒的自己一个雷切。
      那几把“去”势汹汹的手里剑就像陷入深潭般软软垂下,无声落地。他微微眯眼再次取出了几枚。
      长袖的主人转过身来,黑色的眼眸落在他脸上。出于谨慎他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睛,但从对方略略勾起的唇角判断,此人正饶有兴致地打量自己。忍者敏感的神经告诉他,对方的视线缓缓扫过自己面具上弯曲的猫嘴,向上掠过脸颊与眼下的四道红色花纹,猫耳朵,然后停留在自己白色头发上。
      “阿,旗木五五开。”对方低语着收回了视线,似乎丧失了兴趣。
      如果他嘴角没有隐藏很深的笑意的话。
      事实上,华服青年是在愉悦脑中响起的声音。
      
      【已完成“灿烂吧美少年!”支线1,奖励点数10;成功触发“诶呦不错哦!调戏旗木卡卡西”支线1,奖励点数5。编号694488目前余额:2237点,请继续努力】。
      
      华服青年漫不经心地喃喃道:“哦,还有意外收获啊。感谢五五开。”
      ……五五开是甚麽鬼?在说我?旗木卡卡西没有大意地皱起眉。
      “友善的建议,收起武器。”青年贵族提高了音调,年轻的脸庞带着几分狡黠,“包括夹在其中的那五张引爆符,五五开君。”哦嚯,又有5点到手,真不愧是五五开。
      ……所以五五开到底是甚麽鬼?!
      旗木卡卡西在面具后翻着死鱼眼。
      看着对方居然就这麽转过身去眺望东方,他脑中高速运转,分析方才短暂的交手。没有查克拉流动的轨迹,那麽,是体术。回天?不,手里剑没有弹开对方也没有摆出架势,甚至对方不是白眼。或许应该问问凯——眼前仿佛跳出漆黑的浓眉、闪亮的门牙以及高高竖起的大拇指。
      卡卡西打了个冷战,宁愿相信是对方家族的秘术。
      无言的沉默持续了约两分钟。一轮红日跃出山巅,万点金光瞬间洒满苍穹之下,梢头的露水晶莹闪烁。
      在旗木卡卡西思考如何出言试探时,林中吹过的风扬起了几缕对方的发丝。然后五五开,不,卡卡西看到了对方身后的家纹。
      一把黑色的桧扇。扇柄上是两片交叠垂直的鹰羽。
      简化后的家纹吗……莫非是个武家贵族?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对面这个背着扇子的家伙低吟了一句,让旗木卡卡西瞬间从怀疑对方的来历,发展为怀疑对方到底是文武哪一系。
      
      【成功完成“吟咏吧美少年!”支线1,奖励点数10。】
      
      “不用紧张,旗木先生,有劳送我到木叶。”贵族青年愉快地转过身来冲他眨眨眼,瞬间抛弃了方才的优雅之气,“算任务呦。级别嘛,随意。”
      从五五开到旗木先生,权贵家果然都是充满这种善变基因的吧!而且都一个人平安走到这里了完全可以自己去阿喂!
      没有得到回答的对方挑眉看了过来,随后恍悟了甚麽似的从袖子里摸出个钱袋递过来,嘴里还嘟囔着“有劳”。
      ……拜托别人时难道不该还有鞠躬和行礼吗?帕克都能做得比他好!该死的贵族。
      面具下的卡卡西不再紧张,因为他忙着把死鱼眼翻上天。
      
      “任务书。”卡卡西将卷轴递了过去,心里反复琢磨那个在火影楼前执意独自拜访火影的家伙。。
      “啊,是卡卡西君,辛苦了。”对面传来活力满满的声音。
      卡卡西弯了弯眼睛看着对面工作的青年:“你也辛苦了,伊鲁卡。”
      “一直在做任务啊卡卡西君。”海野伊鲁卡下意识地移开眼眸,手指搔了搔有些泛红的脸颊,“暗部……很辛苦吧,卡卡西君请注意身体。”
      “嘛,也确实有各种各样的事。”卡卡西站直了身体,要说甚麽时就见阿斯玛叼着烟走过来。
      “正好在这里卡卡西。”阿斯玛也递了份任务书过去,望天呼出口烟道,“老头子找你。”
      “哦。”
      “别这幅没干劲的样子!是好事,大好事!大名新委派来的贵族!说不定是能给村子再多点儿投资。”阿斯玛大笑着搂过他的肩膀,顺势快速比划了个两个手势。
      来人他认识。以及,团藏也在……吗?
      卡卡西眯了眯眼,嫌弃地推开他道:“戒烟吧。”
      阿斯玛看着他不留情面地转身就走,忍不住笑了一声。再低头看见一脸担心、十分担心、担心到停笔的伊鲁卡,忍不住笑出声来:“伊鲁卡呦,要跟上去吗?”
      “阿、阿斯玛!”
      卡卡西听着身后越来越小的玩笑声顿了顿,随即瞬身到了火影办公室隐藏在死角,果然看见了树林里遇到的那个家伙。卡卡西快速扫过那家伙不知道甚麽时候、在哪儿换的大纹与乌帽,不过也因此看清楚了衣服上正式的家纹:黑色叠羽桧扇的扇面上有三个圈儿。
      最左是三引两,居中是十六叶菊,最右则是巴纹。
      十六叶菊这种东西,可不能乱用啊。卡卡西瞟了眼团藏,只见他那张有碍观瞻的老脸似乎极力忍耐着甚麽,憋得面色发白。
      “中御門大人未及而立便身居治部少辅的高位,更难得这般谦逊,真是令人感佩。”三代火影似乎无意间扫过卡卡西隐藏的位置,继续与人寒暄。
      “不敢言高。”这位中御門十分沉稳而有礼地稍微颔首,“厚颜仰仗族中罢了。”
      总觉得这话中有话。中御門这个姓,这个年纪,以及治部少辅这个从五位下的官职,特别强调“族中”……卡卡西细细思索着,他没有意外地看到志村团藏的脸色开始发青。
      “初时久闻贵村盛名,憾矣无缘得见。今至拜赏贵村物阜民丰,更难得伯埙仲篪,吾幸甚。”说时那位中御門自袖子摸出把桧扇展开,掩唇而笑。
      卡卡西庆幸自己藏在暗处,而见过大风大浪的三代火影也跟着笑了几声,可惜笑声里有点儿苦。
      毕竟夸奖一个忍村用这些词儿,大有深意呐。卡卡西想了想,决定今晚就把《亲热天堂》再学习一遍。
      “哼!”团藏似乎无法忍耐地杵了下拐杖,发出沉闷的声响,“你来我木叶究竟——”
      在猿飞日斩开口之前,中御門皱起眉头收拢了扇子:“真是失礼。”
      “请见谅。”猿飞日斩微微低头,火影帽遮住了他大部分表情,“毕竟大名一直对鄙村信任帮扶,村内众人皆心怀感激。或许,您现在愿意去见一见其他几位大人?”
      “他们不必着急。”上座的青年捏着扇骨敲击桌沿,“验证,应当有结果了吧。”
      此时森乃伊比喜敲门进入,将两个卷抽承給三代目时点了下头,随后躬身退去。
      志村团藏冷哼了一声。
      “中御门大人的委任及身份证明文书在此,请收回。”三代火影双手递过去一个卷轴,隐含告诫地看了一眼团藏,转头露出个和善的笑容,“大人的……族亲遇到这样的事,这是我们任何人都不愿意相信的。”
      “宇智波最初的族地,虽在如今雷之国京都以南千里,但已于战国时代、因众所周知的理由迁徙至我国中,更曾与公卿世禄有嫁娶之亲。”中御門说得不疾不徐,微微侧首示意三代火影。
      “真是令人感怀。”三代火影捻须试探道,“但委实年代久远,且已溶于贵者血脉,不复姓宇智波了。”
      “而宇智波在木叶已逾百年!”团藏眼前一亮,“毕竟大人您……现在是位中御門啊。”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在理,话音也大了起来,“又如何有资格收养一个宇智波家的孩子——”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唉,无父何怙,无母何恃?*”中御門叹惋着举袖拭泪,“失怙失恃的幼孤,何以自存?想来令人揪心凝噎啊……”
      这一番动作下来,屋里的几人尽皆无语。
      卡卡西……以带土的名义发誓,这个虚伪的贵族绝对没有眼泪这个玩意儿流出来!
      团藏咬牙道:“但想要将宇智波的遗孤带走,绝对不——”
      中御門微微眯眼,冷下来的面孔上浮出毫不掩饰的轻蔑与杀机。
      三代火影大声接过话去:“——不如询问那孩子的意见?”
      “无意冒犯。”中御門傲慢地缓缓抚摸桧扇柄上的家纹,“众所周知,我火之国进左卫大将的奧政所,出嫁前并不姓中御門。”
      ……
      中御門看着意料之中的二脸懵逼勾起了唇角,收拢扇子点了点正对三代的方向:“论谱系,这位奧政所与贵村镜长辈当算堂亲。”
      结合这句听懂了。卡卡西垂下眼来。
      三代火影显然也想到了甚麽,只是没有开口。
      而志村团藏眼中闪烁不定的样子亦被中御門看在眼中,他冷笑道:“贵村的宇智波近乎消亡,贵村真是彪炳功高哇!”
      团藏正想辩解,就被三代火影以眼神止住。
      “不如您先见一见那位宇智波吧。”猿飞日斩叹息着微微抬手,旗木卡卡西立刻显出身形,单膝下跪行礼。
      中御門其实不太惊讶,但仍配合地收拢扇子抬眼示意道:“这位是?”
      “他是鄙村的精英上忍旗木卡卡西。”三代火影松了口气,给了卡卡西个眼神,“无论如何,鄙村希望您在木叶的这些时日——平安,舒心。”
      卡卡西顺势起身,站到青年贵族身侧。
      这位乌帽贵族似乎很满意。
      
      【成功完成主线任务1:进入木叶,奖励点数100。】
      
      点数增加,自然满意。
      “那就暂且如此约定吧。”心情好起来的中御門完全不在意他们的敷衍和监视,再次缓缓展开桧扇挡住半张脸斜眼看过来,“请保护好身娇体弱的贵族呀,旗木君。”
      别以为没人看见扇子后面露出的两只眼睛里全是戏谑。再说身娇体弱是个甚麽鬼啊?有事旗木君,没事五五开,呵!卡卡西的封邪法印在蠢蠢欲动。
      “失礼了。”眼看暂时谈不出甚麽结果的青年贵族爽快地起身道,“旗木君,现在请安全地护送吾去贵村的……忍者学校吧。”
      卡卡西觉得,护额,应该很好地挡住了额角迸起的青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语出《诗经·小雅·蓼莪》。
    对话里出现的“奧政所”这种东西,简单说霓虹古代对有地位的贵族大老婆的尊称,用她住的屋子叫她的借代而已。类同上国以前也会用XX宫指代某些妃子那种。
    关于服装、称谓之类,是有一定史实依据,但完全经不起考据,手下留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