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个小短篇 ...

  •   仙君他又作死了
      
      【一】神女与狗
      孟恪元君近来很忧愁。
      天界单身汉名单他已经连续上榜五百年!兴许是神仙们活得久,觉得日子过得不新鲜,不仅列了单身汉名单,还列了武力值名单。
      武力排行榜上他居倒数第二,倒数第一的是扫把星。扫把星是不需要武力值的,更可悲的是,连扫把星都找着老婆了,他还一直单着。
      其实这是有缘由的,孟恪不是生得不好,但近来天庭流行男子壮硕风。比如美男子排行榜第一的就是二郎神。孟恪不能理解为什么三只眼的都能做第一,难道是那一身狰狞的肌肉?
      他呵呵冷笑两声,想到当年孙大圣大闹天宫的时候,天庭还流行毛越长的越俊,也就不以为意了。
      他的桃花眼黯淡了几分,真正令他忧愁的是,他养的狗阿旺不见了。
      阿旺不像哮天犬,它没有仙籍,被人蒸了也是有可能的。他今天眼皮直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但很快阿旺竟然回来了。
      孟恪还没来得及欣喜,却见那只狗黑色的眼睛阴森森地盯着他。他一瞬间毛骨悚然,小心地摸了摸狗头:“阿旺?”
      然后他就被咬了。他心里一咯噔:完了,连他养的狗都疯了,这神仙做的还有什么意思?
      下一刻阿旺猛地将他扑倒在地,湿润的狗眼直直对上他的眼睛。
      孟恪大惊!
      阿旺它是公狗啊,发情也不能对着自己啊!狗爪强势地一扒拉他的下巴,他又撞进了那双眼中,那双眼凌厉万分,透露出一股冷漠的意味。
      孟恪一时间忘了动弹,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睛心跳都要停了。
      良久,他嘶哑着嗓音问:“忆璇?”
      忆璇万分憋屈地点了下头,两人都很沉默。
      几百年未见的故人,此刻用一仙一狗的身躯,做着霸道汉子抢民女的动作。小仙女路过尖叫着跑了,小仙童路过也尖叫着跑了——孟恪元君,竟然这么重口味!单身排行榜是将他伤得多惨啊……
      如果不是情况容不得忆璇考虑,她是打死也不打算找孟恪帮忙的。
      她用狗爪在地上把事情的始末划出来,天帝对付蓬莱仙岛,岛主君临仙君散魂了,她阴差阳错进了阿旺的身子。
      孟恪沉默着看她比划完,突然就笑了,眼里极其潋滟:“所以你是说,你成了寡妇?”
      嘴真贱啊。
      忆璇冷冷地看了他许久,终究没忍住一口咬在了他的腿上。
      【二】仙君本色
      忆璇说明来意,他的心里是极其抗拒的。
      孟恪抱着胳膊冷笑:“我是那种你能随便玩弄的男人吗?”忆璇也冷笑着磨牙,当初不知道是谁求玩弄呢!
      她用阿旺的身体把他蹂躏了一番,孟恪终于带着狗牙印黑着脸同意了。
      所以么,武力值多重要。
      这是件挺严肃的事,弄不好的话上诛仙台就妥妥的。两人细细筹划了一番,决定忆璇去引开星岚殿的仙兵,孟恪去启动乾坤轮。
      “你把灵力输进去就赶紧走,不要让人看见。”忆璇在地上划拉,良久她还是不放心地加了一句,“就用我教你的方法,千万别作死,懂了吗?”
      孟恪表示作为一个成熟有智慧的仙君,他很懂。
      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件违逆天道的事,忆璇想要回到五百年前去改变历史,从而救回蓬莱岛主君临,不管有没有出事,天罚是逃不掉的。
      忆璇有惊无险地引开仙兵回来后,孟恪也准备就绪了。轩辕盘上发出了剧烈的蓝光,忆璇往里面一跃,前爪却紧紧地被握住。
      耀眼的蓝光里她看不真切孟恪的脸,只觉得那只手似要将她灼伤。
      “我也去。”
      忆璇一听赶紧挣扎,孟恪这次却死不放手了,纠缠间孟恪身子一歪,一人一狗齐齐撞在轩辕轮上,唇上一片温软,轩辕轮噼里啪啦作响。
      晕过去的前一秒两人都想操刀砍死对方了。
      忆璇:叫你作死!叫你作死!
      孟恪:他吻到狗了!吻到狗了!
      忆璇清醒的时候是在大街上,她身边站了一个黛色锦袍的男人,男子桃花眼微眯,表情轻蔑地看了看对面的八个赤膊大汉。
      孟恪!不对,好像有哪里出了差错。她一转头,竟然又看到一个孟恪,他蹲在她面前幽幽地看着她。
      两个孟恪……忆璇伸手去抓站着的黛袍男子,手却直直地穿过去了。完了,她想,他们穿越到五百年前却成了魂体,这个世界有曾经的他们,她被迫再次经历曾经的一切。那时候,孟恪还只是凡人,她则是个不太瞧得起凡人的神女。
      而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她看了眼对面的汉子和自信的凡人孟恪,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有人要倒霉了。
      果然下一刻,八个大汉一涌而上,对着“凡人孟恪”拳打脚踢,“凡人孟恪”死死地护住怀里的东西,毫无还手之力。
      孟恪元君别过头去,看着以前的“自己”挨揍,那滋味可真是销魂。下一刻他却猛然直直地盯着那个方向,果然过了一会儿,曾经的“忆璇”出现了。
      她手腕一转长刀一劈,大汉组瞬间团灭。
      “凡人孟恪”从容不迫地整理好自己,对着她露齿一笑:“阿璇!”
      “阿璇”皱眉看了看他怀里护着的银子,转身就走。他赶紧追上去,献宝一般地把那包银子塞给她:“阿璇,我有钱了,你可以吃好吃的了……”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孟恪元君还在和神女忆璇大眼瞪小眼。忆璇呵呵冷笑:“你做的好事啊!”
      轩辕轮真的把他们送到五百年前了,她却没办法进入“阿璇”的身体,同身边这个作死的人一起,成了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存在。
      “现在怎么办?”
      “跟上去!找个机会把他们取代了!”
      【三】花样作死
      阴差阳错的这一着,是两人都万万没想到的。
      孟恪元君是凡人出生,讲好听点他成仙是大造化,讲通俗点就是他走了狗屎运。彼时神女忆璇下凡找寻未婚夫君临,而他是争夺家主失败的商人公子。
      “忆璇”顺手救了他,他就赖在她身边不走了。
      两仙魂磨磨蹭蹭跟上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阿璇”同“凡人孟恪”找了一个破庙过夜。寒风从窗户中灌进来,“凡人孟恪”觉得有点冷。
      他解下自己的黛色长袍给“阿璇”披上,她刚要开口拒绝他就自信满满地开口:“我可是堂堂男子汉,这点风算什么,放心吧,这微风吹得我挺凉快的。”
      “阿璇”冷淡点头,在他们之间画了条线,就靠着柱子睡着了。
      夜风冷冷吹过,两仙魂趴在窗棂上往里看,忆璇去看身边的仙君,却见他黑着脸,表情跟吃了屎一样难看,她看着这些往事虽然有些尴尬,但这一刻却莫名想笑。他们看着彼此都熟悉的曾经,这感觉别扭又新奇。
      半夜的时候,雨已经停了。破庙中的“阿璇”睁开清明的双眼,就见“堂堂男子汉孟恪”蜷缩在她不远处,嘴唇被冻得发紫,还在不自觉地轻颤。她把那件外衣盖在他的身上,毫不留恋地融入夜色中,再没回头看过一眼。
      破庙外,忆璇轻轻抿着唇,孟恪元君却只是表情淡淡,仿佛不曾在意。
      这一段忆璇其实是记得的,但她只知道后来凡人孟恪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又找到了自己。孟恪元君有些漠然看着那个凡尘男子,看他天亮以后满脸惊惶地寻,看他走过迢迢千里的路,靴子磨破,锦衣脏污。
      孟恪元君轻嗤一声:“他真蠢。”
      可你们是同一个人。
      忆璇张了张唇,看着到处问询的那个凡人,什么也说不出来。
      “别管那个蠢货了,你有什么法子取代了他们吗?”
      忆璇沉思片刻道:“要等到他们很虚弱的时候。”
      这就尴尬了……“凡人孟恪”随时都很虚弱,“阿璇”当年太剽悍,等她虚弱,怕是要等到地老天荒。
      孟恪元君问:“你还能使出法力吗?”
      “我打不过她。”
      “极致的情绪可以替代虚弱吗?”
      “应该可以……可是……”可是让“阿璇”情绪大变谈何容易。
      孟恪神色古怪,吞吞吐吐道:“哦,那我有办法了。”
      忆璇差点没忍住问他什么办法,但见他这般,莫名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问出口的好。“孟恪”找到“阿璇”以后,某个夜晚孟恪元君把忆璇带到了“阿璇”的房间。
      月光明亮皎洁,照亮了床上女子白皙的脸。她脸色有些白,是离魂的症状。忆璇记得那时她甩不掉孟恪,就在夜晚离魂找君临去了。
      “待会等……嗯……你看准时机就攻击阿璇的肉身。”
      忆璇挑眉,“嗯”到底是什么?况且神女警醒,一察觉到危险她就会回魂的。
      很快一个凡人男子进来了,他举止小心,虔诚地看着床上的女子,月光下他耳根烧得通红,屏住呼吸慢慢地俯下身去。
      忆璇惊呆。
      “快,就是现在!”
      忆璇下意识地朝“阿璇”丢出一记法力,下一秒“阿璇”猛然睁开眼睛,男子的唇堪堪落下,她一耳光就将他扇到墙上。
      “阿璇”的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羞是气。
      “趁现在,结印!”
      忆璇忍住怒火,双手翻花。刚准备朝“阿璇”走去,她冷冷的目光就看了过来,忆璇大惊,“阿璇”已经一记法力打了过来。
      “孟恪,来帮忙。”
      孟恪元君忙哦一声,刚结好手印就朝二人冲过去。
      下一秒天旋地转,忆璇昏过去前在心里大吼:孟恪!千万别让我逮着你!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猪队友!
      【四】不会再好
      孟恪元君喜欢花样作死,这是忆璇很早以前就清楚的。这个人很麻烦,赶不走,脸皮厚。上一刻她绝情离去,下一刻他就能屁颠颠地找上来。
      她原以为他做了几百年的神仙,多少能沾染些仙风道骨。可是他作死的功力,好像越发深厚……
      “分道扬镳吧!”
      “不行,我得跟着你,万一你有危险怎么办。”
      忆璇冷脸道:“我的危险就是你带来的。”
      孟恪涎着脸道:“你确定?”他眼里多了一丝意味不明。还没等忆璇开口他又道:“可我们现在进错了身子,你现在是孟恪,我才是忆璇。君临神君是不会相信你的。”
      他竟然还好意思说……
      短短两个月,她用了阿旺的身子,成了魂体,又进了孟恪的躯体……全是拜他所赐啊。
      但是找君临这事迫在眉睫,晚一点就来不及了。忆璇最后同孟恪商定,他不能再乱来了,再乱来,两个人也不用找了,直接同归于尽吧。
      “君临当年下凡,只为寻求千魂玉和万歌笛。他一心想振兴蓬莱,这虽然成就了蓬莱,可也激起了天帝的不满,这就是因果。”忆璇顿了顿,“所以我们不能让他拿到这两样宝物,我们不用去找他,直接去迷魂海罢,千魂玉在那里,他迟早会来的。”
      “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孟恪羞涩道:“你第一次给我说这么多话嗳,对不住,我一时入迷就忘记听你在说什么了。”
      “……”
      想杀队友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澎湃!
      迷魂海域上困了无数冤魂,茫茫百里之内,黑气缭绕。低鸣之声,层层叠叠。孟恪扒在忆璇身上:“这种地方会有宝物?”
      忆璇没理他,径自设了结界。袖子被拽住,她回头,黑雾中孟恪的脸看不真切。他问她:“值得吗?”为了君临私自开启轩辕轮,千里迢迢闯迷魂岛。
      “没什么不值得的,他是我夫君。”
      孟恪松手,努力笑笑。其实他都明白,这么一问也不过多余,忆璇和君临成婚了五百年,他清楚记得,却又有意忘记。
      他说:“你看,谁来了?”
      忆璇顺着那方望去,漫漫黑雾中,金光一点点璀璨。君临神君白衣玉冠,提剑而来。
      忆璇一向冷情,此刻眼眶却微红,她还没开口,就见神君走向孟恪,揉了揉孟恪的脑袋,语调温柔:“你怎么来了?”
      忆璇和孟恪同时一呆。
      孟恪最后羞涩道:“人家想你了嘛……”
      这下所有人都觉得不好了。
      忆璇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好了,不知道现在与孟恪同归于尽还来不来得及。
      【五】迷魂海域
      事实上君临有点懵。
      他和忆璇也算是神仙中的青梅竹马,虽然很久没见,但他总记得记忆里红衣仙子清冷的模样,乌发红裙,本该算得上妩媚,可眉眼却又凝结成了三尺冰雪。沾染不得,靠近不得。
      他心里沉重几分,看着这个把媚眼抛得颇奇葩的女子,又一次探了探她的神魂,是忆璇的神力没错。
      君临神君只能暗叹,时光沧桑,沧桑啊……
      忆璇已经麻木了,她眼睁睁地看着孟恪用自己的躯体各种作,连砍死孟恪都觉得无力了。最后她问:“神君什么时候去取千魂玉?”
      君临皱眉看她,将孟恪拉近几分。离她远了些,方才语调梳淡道:“不劳仙君费心了。”言外之意就是关你屁事,你一个陌生人瞎操什么心。
      忆璇总算体会到了当年孟恪的尴尬,冷着脸一言不发。
      孟恪得意地冲她挑眉,转身又撩君临去了。他们走得远,还特地设了结界,一副把她当成外人的模样,忆璇真真无语。
      片刻后,孟恪来她身边。贱兮兮地笑:“他说子夜去取千魂玉,那时阴气虽重,可千魂玉神光也强。”他似有所指,“你看,不过换了一个躯体,他就不认得你了。”
      忆璇不受他挑拨,平静答道:“你的神魂本就是我所铸,躯体也是我的,认不出来不奇怪。”
      孟恪认真道:“可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把你认错。”
      忆璇垂眸,不想接话。
      孟恪无奈转了话题道:“君临已经拿到万歌笛了。”所以,如果再让他拿到千魂玉,那这趟他们就算是白来了。
      兴许也不算是白来,至少还有天道惩罚等着他俩。忆璇有些不甘,她有些惆怅地望了望海面,此刻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明晃晃地照在海里,反射的月光将海面切割成一片片,让她颇焦虑。
      孟恪突然笑道:“别担心,还有我啊。”
      她的心猛然一跳,却见孟恪已经离开,又在远处逗弄君临了。她看向自己的双手,那是属于孟恪的手,手指修长,原本养尊处优,现在却略带薄茧。
      她忍不住想,当年度他成仙,到底是对是错?
      明亮的月光,越发浓重的雾气,交织成了一副诡异的画卷。忆璇望向张开大嘴咆哮的海域,心里有些不安,孟恪能把千魂玉毁了吗?
      【六】千魂之玉
      子夜将至。
      三人破开海域,狭隘的道路显现出来,海浪在两旁翻滚。
      谁都没有动,因着问题来了:谁要去?谁不去?谁先去?
      君临的意思是,外人不要插手,他现在看忆璇的目光很是不善,看着孟恪倒是分外温柔。忆璇毫不怀疑下一秒神君可能冲上来分分钟把她干掉。
      忆璇很无奈,但她必须得去。她着实不放心,孟恪这作死的性格,说不定让他一去,三人就直接都玩完了。
      孟恪的意思是,他没什么意思。谁都可以不去,但他必须去,他要证明给忆璇看,他是天地间最强最勇猛最铁骨铮铮的男儿。
      没办法,最后只能一起出发。
      出发前孟恪想到了什么,一把拉过忆璇,神情凝重。
      忆璇也不由认真起来,他低声道:“如果君临上了天界美男排行榜,要排倒数。”
      “……”别说了,同归于尽吧。
      深海沉沉,却隐有歌声传来。
      君临道:“封住双耳,这地方不可能有鲛人,被海妖迷惑容易误事。”孟恪暗暗轻嗤一声,不为所动。忆璇阴森森地看过去——要不要我把你戳聋!他连忙封住双耳。
      一路静谧,远处有蓝光微闪。
      君临皱眉,这一路走来,除了几只吸了魔气的小妖,就只遇到过丧失灵智的魂魄。太平静的场面,总是不正常的。
      可是只需几步,就能伸手触到千魂玉了。温润的玉色让人平静,忆璇握紧了拳,掌心凝聚了小小的灵力球。
      孟恪抿抿唇,他想到了什么,但那点东西总是抓不住,他有些懊恼。
      君临犹豫了片刻,终究是轻轻拿起了那块玉,蓝色的光芒微闪,掌心传来温暖。
      孟恪脸色一白,一把抢过玉,将忆璇推出去,瞧着她惊惧的目光,他想起那天她说值得,手中的玉越发灼热,他一把将君临也推了出去。
      蓝色越发强烈,猛然盖过了黑雾。
      忆璇的脸瞬间惨白,蓝光里,孟恪渐渐被吞噬。她狠狠咬着唇角冲那一处而去,有人紧紧地扣住她的肩膀。
      “阿璇,别乱来。”
      她回过头,看见君临沉静的脸。她心里发凉,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才是忆璇。
      “那是什么?孟恪为什么会消失不见?”
      君临沉默片刻,哑声道:“蜃。”
      忆璇冷冷一笑,挣开他的手,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七】上古妖兽
      上古妖兽蜃,可编织幻境,制敌死于无声无息。
      他们在海底走了许久,不过徘徊在蜃编织的幻境里。早前孟恪就意识到,为什么如此肮脏的海域,没有一丝气味,可终究太晚。
      孟恪醒来的时候,阴雨下了数天。听说忆璇要出门,他连忙撑伞跟了上去,不管烈日下雨,她总是连伞都不撑,淡漠地走在阳光下,走在雨里,如同淡漠地走过他的生命。
      他替她撑着伞,六十四骨节的紫竹伞上印了桃花,桃花在伞上开得娇艳,一如伞下她的脸。
      她不曾抬眸,只冷道:“回去。”
      孟恪有些失落,但他怕她一走就会忘记回来,他贱贱地笑:“只有一把伞,回不去。”
      “我不需要。”
      “可我想给你。”
      忆璇消失在他眼前。他握着伞的指节慢慢泛白,强打起笑容去找她。没关系,他这样告诉自己,虽然不记得是第几次去寻她,但如有一天她习惯了,就不会再舍弃。
      他才迈了两步,心脏骤痛,紫竹伞坠下,大雨瞬间湿了衣襟。天空灰蒙蒙地沉,他渐渐弱了呼吸。他捂着心口,望着她远去的方向。有些不舍,有些怅惘,终究是慢慢闭上了眼睛。
      一抹红色迤逦而来,是他不可及的命运。
      再次醒来,他就成了孟恪元君。
      “一个运气极好、心脏残缺的凡人”,这是所有神仙对他的评价。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忆璇替他补了魂,平白得了一份仙缘。
      孟恪暗暗欣喜,忆璇从来不说什么,但却并未对他无情。
      他轻轻笑抿着唇角去寻,却见九重宫阙之上,华灯摇曳,红绸飘飞。
      孟恪拦住路过的小仙童,仙童告诉他,忆璇神女和君临神君不日便要大婚。
      “郎才女貌,真是般配。”仙童笑道。
      他失了魂魄般,跌跌撞撞去神女的府邸,见她在扶桑树下,静静地绣着嫁衣。平静而美好。
      忆璇只是抬眸问他:“仙君可是来讨一杯喜酒?”
      鸾鸟齐鸣,彩云翻飞。
      孟恪看着她乘坐比翼鸟仙车嫁往蓬莱,身后有人淡声问他:“你不恨她?”
      他想,有什么好恨的。没有她,他早就是一缕孤魂。
      “可你并不想成仙,你不想守着无望的岁月。你看看,她终究只考虑自己,五百年前她想让自己心安,五百年后她想让爱人复活。不管多少年过去,她都只会利用你。”
      他回过头,眼前是天帝淡漠的脸。
      五百年……五百年……是啊,他已经等了五百年。
      墨色海域里,他睁开双眼缓缓笑开:“可我依旧不恨啊,我一无所有,连唯一有的一颗心,也是残缺的。我不怕她利用我,我怕的是,兜兜转转寻她,她却不曾回头看我一眼。”
      蓝光明明灭灭,最后碎裂成无数片,散向四面八方。
      忆璇静静坐在他的身旁,红衣墨发,神情专注地看着他,他捂住双眼低声笑起来,为了这一眼,他踏过了五百年的风霜啊。
      可惜,真可惜……
      他一掌挥去,“忆璇”面露不甘渐渐淡去。
      “可惜你不是她……”而我说过,永远也不会把她认错。
      【八】谁爱得浅
      “阿璇,你可否听我一言。”
      “我只知蜃编织的幻境重重叠叠,万年来没人走出来过。”
      君临不肯解开捆仙索,她已经开始挣扎。君临皱眉叹口气:“我总觉得他的身上有股奇怪熟悉的气息,阿璇,他不是好人。”
      忆璇眉目冷然:“君临,别让我看错了你,我信他,也希望你信我。”
      君临静静地看着她,半晌才道:“好。”
      他解开捆仙索,忆璇飞身而去,未等她靠近,一个红衣女子的身形显现出来。孟恪挑眉,贱贱地笑:“哟,阿璇这么担心我啊……”
      忆璇道:“我来替你收尸。”
      孟恪娇羞捂脸:“这是说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吗?”
      “……”蜃怎么就没把他弄死?
      他摊开右手,蓝色的玉里似有碧水在流淌。
      千魂玉!
      “你亲我一口,我就把玉给你。”孟恪色色地眯眼,凑了过去。忆璇冷笑,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
      “别胡闹了,如若再不毁了千魂玉,君临就不可能复活了。”
      他突然抱住她:“阿璇,如果我说,我不愿意毁了千魂玉呢?”他不辩神色,“如果我不毁千魂玉,君临死了,你是不是就能同我在一起。”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忆璇皱眉,看他携着玉缓缓后退。
      他笑道:“我没胡说,我答应了天帝,不会毁玉,也不会让君临复活。”
      忆璇面色惨白,想起君临说过的孟恪身上“奇怪熟悉的气息”。可是她那么相信孟恪,相信他会帮自己,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五百年过去,一个人的爱究竟还可以剩多少?她记得那阴雨绵绵的天,记得她替他补魂时的痛,记得五百年来,他们神魂相连里他的一悲一喜。
      他是天界孤单寂寞的孟恪元君,她成了蓬莱仙岛默默感受他情绪的残魂。被他困在伞下,困在温暖里,荒芜了五百年,心里寸草不生。
      他说:“阿璇,莫怪我。”
      千魂玉光芒越发强烈,他在蓝光里静静描摹她的容颜。后悔吗?不后悔……
      世界一点点坍塌,迷魂海域冤魂嚎哭。忆璇从指尖一寸寸发凉,完了,一切都完了。
      君临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踩着她脚印前行的男子,再也回不来了。
      【九】亘古不变
      花开锦绣,蓬莱仙岛万鸟齐鸣。
      青衫男子提着一壶酒去探望知己。绿荫掩映下,白衣神君在同自己下一局棋。神君捻一黑子,皱眉沉思。
      他走上前去,看了片刻笑道:“你这一局棋,可是将自己困在局中了啊。”
      君临未曾抬眸看他,只轻轻侧头。纱账翻飞,重重叠叠的玉床之上,红衣女子紧闭着双眼。
      “值得。”他落下一子。
      男子笑着点点头:“确实值得,可你不怕她恨你?”
      “恨也罢,她做了五百年的残魂,都是为他,如今他也是时候归还了。”
      男子若有所思:“你可真是……倘若你我为敌,这胜负还真是难分。”君临这才抬头道:“陛下多虑。”
      “倒也不是多虑,你太会算计人心,算准忆璇神女会去开启轩辕轮,而孟恪不会毁了千魂玉。如此一来,你可以用千魂玉替忆璇补魂,他们的情谊也断了个干净。”天帝轻叹道,“不过有一点,你却是不及他的。”
      君临执棋的手微顿。
      “他不毁千魂玉,不是想阻止你‘复活’,而是为了让忆璇躲过天罚。”
      “哦?何以见得?”
      天帝低声笑起来:“因为孟恪此刻,正在承受天罚啊……”
      天道轮回,没有谁躲得过。只有不改变,才能减小天罚,从而转移。孟恪愿意和天帝‘交易’,只望当一切如初,天帝能助他将天罚转移。
      青衫远去。
      君临苦涩笑开,良久低声道:“是我输了吧?”
      红衣迤逦而来,停在他的身旁:“君临,我很感激你。五百年的养魂之恩,我愿意为你开启轩辕轮。”忆璇眸色澄澈,竟含着一丝暖意,“可他纵使千万般不好,可岁月流转,不论多少年,他终究会等在原地。”
      “所以,不是你输了。”哪里有什么输赢可言呢?
      她慢慢离开。
      “阿璇?你去哪里?”
      她回过头,低眉清浅地笑开:“我总是离开,这次,换我去寻他。”
      他追上去,递与她一物。白衣神君并未留恋,转头便走。他的身后,落花撒了一地。
      忆璇低头,掌心中,郝然躺着那支万歌笛……
      【十】尾声
      “姐姐,孟恪说你是他媳妇儿。”小姑娘羞答答地看着她。
      忆璇冷脸道:“他小时候药吃多了,脑子有问题。”
      小姑娘一瞬间高兴起来:“孟恪说对了,姐姐果然会这样说嗳!”
      “……”
      她又皱眉苦恼道:“可是他说对了,我就输了。”她万分不舍地掏出荷包里的银子塞给忆璇,“孟恪说,让姐姐买好吃的。”
      忆璇一时恍惚,就见门后一张脸笑眯眯地探出来。
      她轻叹口气,有些无奈。暂时没理他,出门准备替方员外诊治。
      阳光灼灼,头上突然多了一把精致的紫竹伞。她侧头,见他撑伞在她身边笑意温柔。
      孟恪道:“我在这里等你,早些回来。”
      微风拂动她的裙摆,五月的苏堤,草木清香。
      忆璇轻轻浅浅地笑开:“别再等我。”在他失望垂眸的同时,她有些坏心眼地开口,“一起去吧。”
      桃花伞下,人面如画。
      纵然当年千般羁旅,岁月无情。可有一人为她忤逆了时光,满身风尘等在原地,痴情依旧。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年多前写的一个抽风小短篇,哈哈哈哈娱乐而已,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