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洞门的消失以及新的开始 ...

  •   
      又是一个疲惫不堪的早晨,吉田瑜揉了揉眼睛,胡乱地摸索着床前的木刀,一个肉团啪的一下跳上床,轻轻将刀柄向她推了推,顺便和吉田瑜同学大眼瞪小眼。
      吉田瑜几秒钟之前还半眯着的眼睛一刹那完全睁开,一只亚麻色的猫咪正在她床头,若有所思地舔了舔爪子。
      作为一个猫咪爱好者,瑜情不自禁地向它伸出了自己的爪子,给它顺了顺毛,
      不停地顺。
      不停地……
      “够了。”玛丽奥猛地放下爪子,向眼前的小主人发出威胁射线,“你就不问问洞门在哪儿?”
      这个……本来还有点迷糊的瑜瞬间清醒了,的确,这不合常理,每天早上必备的洞门狮子吼和洞门无影脚都没有出现,这让她心中有了一丝不安。
      不过……
      吉田瑜一手拧起这只喵的后颈皮,“你知道?”玛丽奥有些犹豫,它对此时的情况也有些拿不准,毕竟一千年前后的人世,截然不同。“她走了,”玛丽奥盘起尾巴,“但她重新召唤出了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主人。”
      吉田瑜的心一下子几近放空,难道这就是,从单亲儿童变为留守儿童的蜕变?等等,吉田瑜靠近玛丽奥,“她到底是离开了,还是……?”
      玛丽奥有些拿捏不准,“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只是,消失了。”
      面对着突然低落下来的瑜,玛丽奥有些慌张,“不过你不用担心,洞门大人说过,很快会有人来接手的。”
      接手吗?瑜有些迷茫,洞门带给了自己许多,这无法否认,可是她没有体会到,哪怕一丝一毫的,真挚的爱意,虽然有在乎,但在乎与爱仍存在着巨大的沟壑。
      看着眼前残破的刀背,吉田瑜抿了抿嘴唇,浑身二的气息似乎也淡了很多……
      玛丽奥有些不忍,它在吉田瑜的手背上舔了舔,“我叫玛丽奥,瑜。”
      然而下一刻,玛丽奥的同情心烟消云散,只见吉田瑜斜着眼问,“这位玛丽奥,请问……你打过狂犬疫苗吗?”
      玛丽奥一愣,旋即用泰山压顶扑到了瑜小二的背上,瑜失去平衡,从榻榻米上滚到了门外……
      夜深,此夜的月光似乎更为皎洁,一人一猫相对着一堆篝火而坐,吉田瑜心不在焉地用火钳戳了戳喷溅出火星的树枝,啧,真想……把眼前这个烦人精给烤了啊,什么都不会然而家里却还要添上一副碗筷!啊不一个猫碗!
      洞门走了,她对自己的教学仅仅进行了三分之一,简而言之就是,挂还没开就没有了……
      而眼前这个据说能代替洞门照顾自己的玛里奥吧……
      虽说心意相通,到那也仅仅是说话不用开口的程度罢了,再说了,和一只猫心意相通,有啥用?
      想想他两初见的场景吧,吉田瑜充满希冀地问:“式神,您的力量一定很强大吧。”眼前这只毫不夸张地点了点头,“那是。”但随即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吉田瑜趁机接话:“那您的战斗力如何呢?”玛丽奥谨慎地退后几步,“额,我没有什么战斗力,我的能力主要表现在我的专业领域。”
      “比如?”
      “我可以探听到方圆十里之内老鼠的动向……”
      话还未完,吉田瑜当机立断地抓住玛丽奥的尾巴顺势往墙外一掷,玛丽奥“嗷”地一声紧紧地攀住了墙沿,真不愧是母女,连动作都这么神似!
      它抖了抖被拽疼的尾巴正想反击,几声轻轻的敲门声顿时将两人都定在了原地,一个高大的黑影被月光投射在门外,玛丽奥赶忙跳下墙,旋即与吉田瑜鄙视的目光相对。
      瑜手持火钳,背倚门栓,“谁?”
      门外的身影愣了一瞬,说:“你不认识我。”
      “鬼才认识你。”吉田瑜一手紧握火钳,另一手缓慢地拨开门栓,夜黑风高,无事登门,不是友人,便为妖怪!门在刹那间开启,吉田瑜将火钳狠狠地对着面前的不知是谁君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瑜手中的火钳竟被一柄木伞格挡住,她讶异的抬头,眼前是一个陌生男子,他长长的灰发在月光下仿佛变成了银色一般,随着风轻轻飘起,荡漾在空气中,脸上带着夹杂惊讶与欣慰的微笑,那微笑说不出来的温柔与深邃。
      吉田瑜:“此等实力,不是吾辈三教九流可相比!!!”
      瑜双脚并拢,做出90度鞠躬并摊手,“请让我为您奉茶。”
      一低头,正对上玛丽奥鄙视的目光。
      ------------------------------------我是与松阳相遇的分割线-------------------------------------------
      一缕淡淡的白雾从茶壶上冉冉升起,松阳托着腮看着眼前被一壶茶弄得手忙脚乱的吉田瑜,饶有兴致的问:“你就是洞门所说的那个孩子?”
      这种好似我是主角金手指的问法是什么鬼?瑜在心中疯狂吐槽。
      但她还是很礼貌地问:“您……贵姓?”
      玛丽奥不知何时悄悄地溜到了瑜的背后,警惕地盯着对面看。
      那名温柔的灰发男子笑了笑,“我名,吉田松阳。”
      晴天霹雳,这……难道就是将洞门始乱终弃了的男人?!
      松阳看着眼前小女孩的脸色飞速变换,她,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玛丽奥无奈地跳上瑜的肩膀,“洞门说什么你都信啊。”随即它的目光与松阳含笑的眼神相触,浑身一战,情不自禁地跳了下去。
      “那个……”吉田瑜决定用委婉的方式提问,“吉田先生您有孩子吗?”
      “没有?”松阳有些好笑地回答,“你似乎与洞门很熟悉,这位小友,你叫什么?”
      ……不不不我和洞门不熟,此前的一幕幕如走马灯在吉田瑜眼前回放,她不知怎么的地就感到难以启齿,“我叫,吉田瑜。”
      瑜理所当然地看着对面人一瞬间的懵逼。
      然后吉田瑜就知道了,自己这个姓中蕴含着多少洞门的恶趣味。
      

  • 作者有话要说:  呼~日更六千的大话还是放早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