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归来之人 ...

  •   归来之人
      瑜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本想问问晴明这玩意儿是不是太久没用,所以不怎么准确了,但转念想了想,这毕竟还是他们家家传至宝,不能不给他面子。
      于是她竭力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仿佛已经从这几个字中得知了什么重大的真相。
      晴明则是看着“洞门”两个字,若有所思。
      虽然这个答案仍不能确定它代表着什么,但,她更想知道的东西晴明已经为她解答了。
      又看了看那一行字迹,吉田瑜诚恳地向结野晴明道了句谢,转身就想离开。
      晴明撸了一把自己的小辫子,在她身后突然冒出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
      “嗯?”吉田瑜转身看了看那个突然正经起来的家主。
      “如果你受到了来自阴阳世家的威胁,可以来结野家寻求帮助。”
      刚窜上来的玛里奥一个趔趄,差点又翻下去,吉田瑜将它拎了起来,扔到自己的肩膀上,淡淡回了晴明一句:“如果是因为这个姓氏,或者其他原因……那么大可不必。”
      结野晴明看着那个古怪的女子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她说,没有必要在一个陌生人身上费心思。
      喂喂,不要这么决绝地不理别人的好意啊!
      吉田瑜健步如飞,一眨眼就走出了结野家的大门。
      她哪里还敢接受陌生人的好意,无缘无故的恩惠受多了,潜藏在背后的代价往往是自己所无法背负的命运。
      想到这里,她就想起了日轮,想起了吉原,想起了那个她一直逃避、不忍心回头再看一眼的地方。
      -----------------------------
      简言之,吉田瑜回绝了晴明伸出的橄榄枝,自己已经在结野家叨扰了许久,怎好意思继续蹭着银时的面子请求庇护?
      玛里奥就算不说话,她也很清楚,如果不是银时今日的一场大战和助力,自己恐怕根本没有理由让结野家家主答应她的探究。
      不管怎么说,她欠了银时一个人情。
      离结野家已经有很长一段路了。一路上,玛里奥罕见地沉默,就像一只布偶一样不发一言。
      “喂喂,”吉田瑜拽了拽它的尾巴,“不会吧,不会看到了强大的阴阳师就吓成这个地步了吧?”
      玛里奥一爪子钩住了她的头发,往下一拽!
      “疼疼疼……”
      此时正是江户的秋天,一阵风吹过郊区零零散散的树林,发出“沙沙”的树叶碰撞声,吉田瑜裹紧了自己的斗篷,把肩膀上蜷缩着的玛里奥也拢在了斗篷多出的布料里。
      “我去!”吉田瑜猛的一抖,然后感受到了后颈上有一股液体正在缓缓流下,“玛里奥!你在老子脖子上小便?!”
      “没有!”玛里奥怒吼。
      唔,这个量,好像确实不是……
      本来一副唯美的意境瞬间被玛里奥的一泡尿所打破,正在暗自神伤的吉田瑜脸整个的黑了。
      “都说了不是小便!”玛里奥愤怒至极,一口咬上了她搭在左侧的手上。
      “那是什么?”吉田瑜上下左右甩手,玛里奥才勉强松开口。
      总不能说自己流泪了吧,太丢脸了……玛里奥沉默了一下:“唔……估计是口水吧。”
      ……
      吉田瑜面目表情,直接抓住玛里奥的尾巴,冲着结野家的方向甩了出去,然后吹着小曲,飞一般地溜了。
      玛里奥艰难地爬起身,心头那种相逢的感动逐渐化为了难言的悲怆。
      它忍不住向仰天大喊:洞门,把那个温柔阳光的夜还给我啊啊啊!
      洞门消散的那一天,特意召出了它。
      听到洞门委托它照顾一个小女孩,玛里奥当时差点转身就走,但是洞门拉住了它——的尾巴,冲着它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玛里奥君,这是我为休息了几百年的你,准备的一份惊喜。”
      惊喜?自从夜过世,洞门消散,它连自己真正想要的惊喜都无从得知。
      直到时隔多年后,玛里奥才发觉,自己的反射弧竟足足有将近二十年之长。
      一边从窗口偷窥着书上的血字,一边疑惑地瞧了又瞧吉田瑜的面容。
      尽管冷得像一块的石头,但五官的排列却渐渐地和最初的那个人,重合了。
      这不是惊喜,是惊吓,玛里奥在心中冲着洞门吐了几百口唾沫。
      作为式神它清楚的知道,吉田瑜并非夜的转世,否则书上浮现的应当是“吉田瑜”这个名字。而现在出现的是“洞门夜”,只能说明,存在于吉田瑜体内的灵魂,正是夜本人。
      虽然它不知道洞门大人用了何种方法,给一个接近于魂飞魄散的家伙重塑肉身,但它明白,无论再怎么努力,洞门也已经做到了极限。
      除了……她确实不会养小孩之外。
      到底是怎样的教育方式,才让一个清白的灵魂污染成了这般程度?玛里奥留下了感伤的泪水。
      然后毫不意外地被吉田瑜扔出了斗篷外。
      吉田瑜快速走了一段路,回头看看,玛里奥竟然还没跟上来,叹了口气,认命地回头去寻找。
      就在她转弯的瞬间,一个棕黄色头发的少年匆匆跑了过去,与她擦肩而过,瑜随便瞟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晴太气喘吁吁地跑过一段路后,有点惊喜地看了看刚从那个斗篷坏人那里摸出来的钱袋,这钱袋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似乎有不少…
      他解开系得紧紧的白色绳子,哗啦一声,一大堆猫粮掉了出来,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晴太无语地把钱袋扔到地上,狠狠踩了几脚,“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另一头,吉田瑜终于找到了无精打采的玛里奥,为了安抚有些别扭的式神,她一边掏口袋,一边向它解释,“喏,我给你带了一个惊喜……”
      玛里奥一听到“惊喜”这词,顿时感觉极其不妙。
      果不其然,吉田瑜掏了又掏,翻了又翻,发现自己的东西——那一大袋猫粮,好像不见了。
      看着玛里奥哀怨的神情,吉田瑜开始沉痛地反思,应该是被人偷了。
      可惜了,这个钱袋还是当年日轮送给自己的礼物,上面的刺绣还是日轮亲自缝上去的。
      玛里奥忿忿地嘟囔了几声,仍然照旧攀上瑜的肩膀,同她一起往破败的茅草屋走去。
      由于他们之前为了引起结野家注意的种种骚操作,这个茅草屋已经被他们破坏得差不多。
      好在茅草屋本身就是阴阳术法的产物,玛里奥自告奋勇说它可以修,于是吉田瑜就挤在没被破坏的一小块地方,看着玛里奥发出微弱的光芒,慢慢修复着这间屋子。
      如果按玛里奥修复的速度,屋子起码要在三个月以后才能完工。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吉田瑜坐在一边,咯吱咬下一块仙贝,深沉地问道。
      玛里奥在屋子的中央散发着玄学的力量,表示没功夫听她伤春悲秋。
      “我在想,八月秋高风怒号,”吉田瑜指了指席卷而来的大风,半个屋顶瞬间被掀飞,“卷我屋上三重茅。”
      “呜哇!”玛里奥也被风吹得翻滚了好几周。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发现以这样的速度就算是三年也修不完。
      “毁掉一时爽,修复火葬场啊。”吉田瑜感慨。
      宿在郊外的计划泡汤了,瑜只得带着难得殷勤修屋子的玛里奥往歌舞伎町赶。
      上午出发,吉田瑜和玛里奥接近晚上才赶到。登势酒店一如往常,新八为他那不交房租的老板而辛勤地帮婆婆打扫着卫生,神乐在吧台上狂喝米饭,凯瑟琳和小玉在招待客人。
      “啊呀,是好久不见的客人呢。”登势婆婆从侧边走出,吐了个烟圈。
      “婆婆,来一杯酒,一碟猫粮。”吉田瑜淡定地点着些奇怪的东西。
      “女孩子不要点那种烈酒,醉成一滩的话没人会送你回去哦?”登势看了看瑜点的那杯酒。
      “啊,多谢,我心里有数。”吉田瑜接过酒,坐到了吧台的另一边,玛里奥跳上吧台,在她旁边安静地细细嚼猫粮。
      以前的吉田瑜滴酒不沾,但自从一次冬天的作战中,她发现酒的取暖功能后,按银时的说法,她专挑烈酒喝,陪她喝酒的人都常常担心她因酒精中毒而献身武士道。
      玛里奥无意间看了看她点的超大杯白干,嘴角一阵抽搐。
      只见她面无表情地一口接一口,就想在服药一般。
      小玉走上前来,询问她需不需要解酒的汤药,吉田瑜面不改色地拒绝了。
      “嚯,”登势婆婆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有个酒品这么好的朋友。”
      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桂小太郎和银时喝醉后,被大家一起丢出酒吧的情景,再看看眼前举止合礼,进退有度,已经喝了大半碗白干的某人,心头充满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感慨。
      “老太婆这是什么话,”银时从外边掀开帘子走了进来,“银桑我的酒品也是很好的哦!”
      “这话你敢抿心自问吗?”新八在一边吐槽。
      不过这样没营养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大家发现,银时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孩。
      小孩浑身脏兮兮的,一双棕色的眼眸里闪动着不甘心的意味,一看就是不知道哪儿的流浪儿。
      “哟,银时,”吉田瑜喝了一口酒,“除了万事屋,你还干起了拐卖人口的买卖?”
      顿时,酒吧里的诸人都对着他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谁会去干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啊!别把什么都栽赃到银桑头上啊!”银时大喊。看着众人不信任的眼神,他苦恼地挠了挠头,“这小家伙,可是偷了银桑的钱包哦!”
      “哦?小伙子,有前途!”几人看向这孩子的目光都变得奇异了。
      “不过被我反杀就是了。”银时拎着那孩子的衣领,把他拽到登势婆婆的面前。
      “对不起啦!”他低着头道歉,“可是,我真的需要钱!”
      登势挑了挑眉,蹲下替他把乱了的衣领整好。
      也许是看着这里的人都没有太大恶意,他吐出了自己真正的愿望。
      “哈?要去吉原见日轮花魁?”银时抠着鼻子,“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吉田瑜握着酒杯的手,骤然停住了,“喂,小屁孩,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我叫晴太!”
      吉田瑜手一抖,刚喝的那口酒把她呛得咳了个昏天黑地。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