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似真似假 ...

  •   似真似假
      吉田瑜很久之前就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每当她就此事向洞门提出疑问,洞门总是用技巧拙劣的转移话题糊弄过去,要么就是话里话外暗示着她有个爸叫吉田松阳。
      后来吉田瑜才知道,话可以乱说,东西可以乱吃,但是爹,不能乱认。
      一旁的松阳看着满头包的吉田瑜欣慰地点了点头,孩子糊涂老不好,果然,打一顿就好了。
      两人对洞门这种教唆孩子乱认爹妈的行径予以了深深的谴责,不过有点可惜的是,自此之后,无论她怎么询问玛丽奥,它都蜷成一团表示毫不知情了。
      大概是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结野晴明还让下属给她泡了一杯茶:“所以,吉田君到底要问我什么事呢?”
      “有两个问题。”吉田瑜掏出怀中破破烂烂的线装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晴明君,想请您辨认一下,这个术法,是否正确?”
      结野晴明小心地接过残破的笔记本,仔细看了看最后一页那个复杂的术法。
      这是!
      晴明用手凝结出一大团阴阳术的光芒,吉田瑜眼睛一缩。
      “别担心,我只是印证一下。”
      那光芒只是稍瞬即逝,晴明却好似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他踉跄几步,吉田瑜慌忙上前扶住了他。
      晴明挥了挥手,示意不必,“你姓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吉田瑜收回手坐回垫子上,“这是我想请问的第二个问题。”
      “你这个术法,”结野晴明咳嗽几声,“虽然我没能完整施展,但我可以确定,它是完全真实且可行的,如此,得到了你想要的答案了吗?”
      “也就是说,这个笔记本上最后一页所记载的,是正确的?”
      “如果你问的是这个,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的确是。”
      吉田瑜抓了抓头发,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过,”结野晴明严肃起来,“现在,该由到我问你了,这潜藏于阴阳世家多年以前的禁术,你是如何得知的?”
      瑜无精打采:“像这种几百年前的东西,只有传承一条路可行吧。”
      结野晴明皱眉:“所以你……”
      “嗯,”瑜顺手把玛里奥从榻榻米上扔到了门外,“乒”的一下将门关上了,“我这些年稍微打听了下,大的阴阳世家都有检验血统的特殊方法,我想知道我自己,到底属于什么?”
      是属于人?还是属于鬼?为何自己,专门出乌龙?
      结野晴明沉思了一会儿,抬眼望她,“其实,如果你不拿出这个阴阳术,我说不定会搪塞你几句呢。”说着又苦笑了下,“但是既然你连这种东西都揣在身上,我也不好就这么把你放走了。”
      喂喂,你这话就说的过分了。吉田瑜正吐槽,结野晴明摁下旁边的按钮,一扇暗门缓缓浮现在两人的眼前,看来,他终于打算和她交个底了?
      “跟我来吧。”结野晴明无奈地摇了摇头,示意她一起下去。
      地下室里,是大批大批的书籍与奇奇怪怪的工具。
      “你展示给我的这个术法,我曾经在结野家的古籍中见到过。”晴明一边和她交流,一边开始翻找书架中那一堆灰尘扑扑的书籍。
      “哦?你看到过?”瑜背着手跟在后面,心中略有些紧张。
      “我十几岁时,就已经读完了这个地下室的所有古籍,这里面,有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一直令我难以忘怀。”
      结野晴明翻出最里面的一本,刷刷刷地翻到其中一页,“你看。”
      这本书上记载的是结野家失败的历史,晴明手指的一页,正是关于一个“逆转阴阳”的术法。
      传说,当年洞门一族,主要由结野家的叛徒和一些巳厘野家的同党组成,这个家族,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惜的是,这些人在叛变的过程中,盗走了结野家的一部分禁术。
      当然,如果由他们自己来盗取,难免会对上结野家的高手,失败的可能性太大,所以,他们运用禁术和他们的一部分血肉,召唤出了一个——恶魔。
      据说恶魔根本没有盗取这些禁术书籍,而是,直接杀了进去,抢夺了这些书籍,
      那天,血流成河,是结野家族历史上最失败的一天。
      他们仍然记得,那怪物、那恶魔,自称——洞门。
      讽刺的是,洞门众称呼那位恶魔为“守护神”。
      尽管结野家和巳厘野家难得在那一段时间变得格外和谐,立誓共同抓捕洞门众,手下们也没能敌过那个恶魔的强大实力。
      不能再等了,结野家当时的家主拍了桌子,现在的洞门众只不过是一盘散沙,如果等到他们真正通婚、生育,这个家族,可就再也无法拆散了。
      正如那位家主所说的,过了几年,结野仍未完全歼灭洞门众,反倒让他们更团结、牢不可催了。
      只是有一点,结野家被盗的禁术,似乎并没有在洞门众的手中得以施展,而是因着洞门的夺走,销声匿迹了。
      这让结野家的门客们怀疑,也许,那个恶魔和洞门众之间,并不齐心。
      直到有一天,听线人来禀报,洞门众打算孤掷一筹,让“守护神”来诛杀结野众,他们才开始了紧急的避难。
      但是足足过了好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
      又过了好几天,线人向家主禀报,洞门众全员,都暴毙在了隐藏点里,几乎都是一击必杀。
      看他们身上的刀痕和门上墙上的血迹,应该是被他们的“守护神”所诛杀了。
      是“反噬”?还是……“背叛”?
      无论如何,脱离了主人束缚的式神,一般无法在人间存活太久,终究会回到地狱。
      因此,结野家也就象征性地挂了一段时间的通缉令,就没怎么管了。
      这就是古籍上所记载的,有关这个禁术的历史。
      “我仔细翻了翻这个笔记本,”晴明合上古籍,“上面记载的大多数都是结野家当年失去的一部分禁术,也就是——当年被那个恶魔夺走,却也没奉给它主人的那些。”
      “不过你也不用担忧,”结野晴明看出吉田瑜的不知所措,“除了最后一个,其他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脱下了禁术的标签,只要你有能力,在阴阳术界,都可以使用。”
      吉田瑜看了看那泛黄的最后一页,也就是说,这个禁术,是真得不能再真了……
      “那么,您可以检验下我的身份吗?”瑜毕恭毕敬,“我对自己的血脉,也很好奇呢。”
      “有条件。”
      “哦?”
      “把那个禁术交给我。”结野晴明严肃地说,“毕竟是我们结野家流出去的东西,还是不要带给其他人麻烦才好。”
      “哦,可以。”吉田瑜顺手一撕,一张破破烂烂的纸就掉了下来。
      “喂!这是文物吧!不要这么粗暴地对待它啊!”结野晴明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一张纸,夹进那本古籍里。
      整理好翻乱的书后,晴明领着她回到了地上,打开了一个小匣子,从里面捻出一根针。
      吉田瑜:“……”
      晴明用针刺进她的指尖,用一张黄符纸接住了她的血液。
      “怎么觉得,有点玄学……”吉田瑜嘀咕。
      “入了阴阳术的门,还想要科学?”结野晴明挑眉看她,连身后的小辫子都戏谑地跟着抖了抖。
      吉田瑜不说话,说真的,她潜意识里一直都还信奉着科学。
      晴明抽出一本用黄符纸做成的小册子,将血滴摁在了上方,“这本册子可以辨认出所有结野、巳厘野还有同出一源的洞门的血脉。”他这样解释,“如果你怀疑自己属于我们中的一员,这本册子会给你答案。”
      说实在话,吉田瑜是没抱多大希望的,就算自己真和当年的洞门众有关系,这都过了多少年了,血脉也应该稀薄得辨认不出来了吧,更何况洞门那个样子,加上自己令人语塞的阴阳术天赋……自己多半是捡来的吧?
      结野晴明看出了她的想法,和她解释:“如果没有任何阴阳家血脉,这本册子上不会显示任何东西。”
      那滴血液,本来一动不动,正当两人准备放弃,合上册子时,才勉强形成了淡淡的三个字。
      “洞门夜”
      门口偷听的玛里奥“啪”的一下,连滚带爬地摔下了楼梯。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关注!嘿嘿嘿,正好第二天更。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