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头铁王者 ...

  •   头铁王者
      吉田瑜表示再也不用阴阳术了。
      真的。
      在流浪的几年里,她曾经逐步捡起她所不擅长的东西,希冀着给孤身一人的自己一点助力。
      玛里奥后来对她这种行为评价道:“头铁王者。”
      不不不,她觉得自己是乌龙王者,离开武州后,她找遍了阴阳师世家的遗迹,但是有关洞门,有关那个“以命换命”的术法,确是毫无线索。
      她从攘夷战场上被迫隐退后,留下来的东西不多,那个有关阴阳术的笔记本,就是其中一样。
      逃出吉原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到笔记本埋藏的地方,将其挖掘出来。
      也许在银时高杉眼里,她只是不得已为了同伴而砍下老师的头颅。但实际在这一点上,她和高杉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要老师能活下来,自身的安危重要么?不重要。
      但是乌龙总是在她关键的时候发生,比如笔记本上的术法她一个个尝试基本都没啥问题,可就最关键的一个闹出大乌龙。
      玛里奥不在她的身边,也让她能更理性地反思自己。
      她那时是在赌命,用自己和高杉银时他们的生命,去赌老师的生命,而很遗憾,她失败了,甚至险些全军覆没。
      错了就是错了,她用别人的生命打赌,就已经陷入了困境。
      她花费数年想要寻求一个解答,但是却毫无结果。
      于是她决定把笔记本封存起来,好好练刀,不搞花里胡哨。直到最近与玛里奥重逢,才在它的指点下勉强练习了下洞门当初交给她的“刀上带火之术”(具体名字她忘了,反正玛里奥也忘了)。
      是她过于信任玛里奥了,什么王八蛋“刀上带火之术”,除了爆别人衫还有什么用处啊!
      好在船离海面虽然有一定距离,但是并不远,她估量了下,跳下去应该死不了。
      死不了,干嘛不跳?
      尴尬比死亡更令她难受。
      吉田瑜跳进水里,激起巨大的浪花,她扑腾了好几下,才勉强浮上来,往岸边游去,已经快秋天了,就算是白天,河水也是冰凉冰凉的,她打了个寒颤,往一处不起眼的河岸游过去,准备找个地方换身衣服。
      筋疲力尽地游到岸边,瑜踩着泥巴和河水往上走,一只手伸了过来。
      吉田瑜一愣,拉住桂的手上了岸。“以后别随随便便往水里跳,”银时在旁边抱着手旁观,“你这家伙又不是去三途川,这么着急干嘛?我们仨还打不过高杉那小子?”
      吉田瑜看了看空中巨大的飞船,再看看眼前这两个伤痕累累的家伙,真诚地点了点头。
      桂一巴掌拍上她的后脑勺:“小小瑜,要相信自己的同伴啊!”
      吉田瑜把自己湿漉漉的长发捋到两边:“不是,小小瑜是什么玩意儿?”
      桂小太郎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小瑜的双胞胎妹妹吗?所以叫你小小瑜啦。”
      吉田瑜嘴角抽搐着,俯身过去,在桂小太郎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然后,在银时诡异的目光下,桂立刻直起了身子,用手亲切地拍着吉田瑜的肩膀:“噢,我的伙伴,原来是你回到了这里!”
      接下来就是一大堆嘘寒问暖,吉田瑜表示很感动,然后为了报答他之前的眼神问题,瑜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桂匆匆和他们告别,去收拾自己的队伍了,银时和瑜,一个浑身血迹,一个浑身泥泞,筋疲力尽地返回万事屋。
      银时在路上还很好奇地问她:“喂,你对假发那家伙到底说了些什么?他那奇怪的脑袋怎么就一下子回归了正轨?”
      吉田瑜只是向他露出一个含义丰富的内容,然后表示不足为外人道也。
      “说起来,”银时突然意识到,“你这拖家带玛里奥的,不会是要住在银桑这里吧?”
      吉田瑜刚想说没这个打算,看到银时的表情,又好笑地转了口风:“我是这样打算的,要不你收留下我?”
      银时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发,“也不是不可以啦……”
      “我开玩笑的,”吉田瑜打断他,“我又不是无家可归。”
      银时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了她一下,似乎并不相信,“要不你就在阿银这里打工算啦,别混到高杉哪里去,银桑可是没办法就你出虎口的哦?”
      “我有地方住的,”吉田瑜笑了笑,“你别担心。”
      “谁会担心你这个自给自足都成了强项的家伙啊……”银时转过头嘀咕着。
      洞门一族虽然已经灭了近几百年,可是终究有些老底被那个所谓的“苗裔”收集了起来。
      在吉田瑜几岁时,洞门就将几处房产的凭证交给了她,据说这些都是她当年周游霓虹国所居住的地方,只要有她的血脉或者力量,就可以进去其中,否则,没人能闯进去。
      其中一处,正好在江户附近。
      吉田瑜同银时一起回了万事屋,登势凯瑟琳都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都露出了了然的神情,神乐和新八也受了不少伤,阿妙也拿了些药赶了过来,一堆人挤在登势酒吧的二楼乖乖包扎伤口。
      阿妙虽然拿着一根晾衣杆威胁着他们好好换药,但对她这个新来的客人确实很温柔。
      “瑜酱的衣服都打湿了,就先换上我的衣服吧。”阿妙看到她湿漉漉的衣服,在回道场拿药的同时,顺便还给她带了一套衣服。
      吉田瑜不仅感叹,包围在银时身边的,都是一群温柔的人啊。
      她接受了阿妙的好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但是谢绝了和她一起回道场留宿的邀请。
      “你不要逞强啊,小瑜。”登势婆婆吐了一个烟圈,“听银时说你在江户和他一样,没有什么家人朋友,我们这儿虽然小,多一两个家伙,也是没有问题的。”
      “不用担心,我真的有去处。”吉田瑜无奈地赔笑,一把抓住在旁边吃小鱼干的玛里奥,“让您帮忙照顾玛里奥真的抱歉。”
      “不用那么客套,”登势婆婆看着她,“你是银时的朋友,又救了新八神乐,本不用如此……”
      疏离。
      登势婆婆终究还是没忍心说出那个词。
      银时那家伙大大咧咧,在这种事情上确实比较细腻,那天他们俩受伤回来,银时特意询问她,万事屋三楼的那间小阁楼能不能腾出来。
      “怎么,你想把那个丫头留下?”登势婆婆揶揄地看了看他,“也是,毕竟这么大年龄了……”
      “不要侮辱银桑我的操守啊!”银时头疼地抓了抓头发,“我只是担心那家伙要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死掉,鬼魂会来找我算账而已啦!”
      但是在登势预料之内,吉田瑜拒绝了。
      玛里奥被吉田瑜捏住了后颈皮,正不停地挣扎:“等等,我还没有吃完婆婆给我的小鱼干!”
      吉田瑜换上普通的女装,简单理了理头发,就向登势他们告辞了,一路上顺便锤了几下玛里奥的猫头。
      一直走到歌舞伎町边缘处的一块荒地,吉田瑜看了看地图:“应该就是这里了。”
      “哈?”玛里奥看了看周围,“这里是……”
      不想和它多啰嗦,吉田瑜直接将它的爪子摁在了她刚画好的符上。
      顷刻间光芒大作。
      出现了一座——小小的茅草屋。
      ……
      吉田瑜和玛里奥面面相觑。
      “咳咳。”玛里奥反应过来,“别看它这样,洞门大人说过,这可是战国时期的豪宅!”
      “你每次一说谎就开始拿洞门出来作证!”吉田瑜把它弹下自己的肩膀,“你的可信度早就透支了!”
      推开门,茅草屋内倒没有吉田瑜想象中的那样陈旧,只有门板上有薄薄一层灰而已。
      吉田瑜安置了些行李在屋内,刚想打个地铺休息一下。
      此时,一根硕大的狼牙棒翻滚着砸了过来,刚躺下的瑜一个鲤鱼翻身躲了过去,那根一人高的狼牙棒深深地插入了墙内。
      一个长着猫耳朵,穿着黑色和服的蘑菇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玛里奥脸色大变:“式神?”
      
      

  • 作者有话要说:  阴阳师篇开始,17年开这个文刚看完阴阳师篇,人物设定里面带入了很多,总算能首尾呼应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