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金蝴蝶 ...

  •   
      吉田瑜发现自己永远都找不对人。
      就像她鼓起勇气准备去找假发,却半路撞上银时;就像现在她循着线索去找假发,结果却碰见了——高杉。
      她本没有想那么复杂。
      因为吉田瑜在和似藏的交战中几乎没受什么伤,就手臂上被划了几道口子,而银时受的伤就比她重多了,整个人上半身都被绷带一层一层地包起来了,稍微动一动,有些地方会渗出点血迹,显得格外凄惨。
      新八的姐姐阿妙在旁边虎视眈眈,盯着他们喝药换药,两人都怂得没敢做声。
      阿妙刚出门,两人一个掀被子,一个背上刀就往后门溜。
      阿妙过了好一会儿才返回,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叹了口气。
      拦不住啊……
      当然拦不住,两人都不是随随便便放弃调查的人,更何况假发的安危还无从确认。
      他们两人都不是矫情的人,但也不是置同伴生死于不顾的人。
      根据新八和神乐的调查,总算找到了红樱刀的出处,是在一艘船上,而那船本身也并不单纯,和高杉的鬼兵队、春雨舰队都有一定的关联。银时已经被之前源外老头的事件弄得有点PTSD,只要是和高杉相关的大型事件……
      “就没好事。”银时这样对初来乍到还不太了解情况的吉田瑜解释。
      “有没有事倒在其次,”吉田瑜举着阿妙的伞,勉强罩住了他们两人,“我看你脚步虚浮,身体不稳,你确定要去?”
      “神乐那蠢丫头都失踪在那艘船上了,我可不想被她那个秃头老爸给打死啊!”银时把右手放在和服里去取暖,“你别看阿银这个样子,高杉那小子银桑能打十个哟!”
      吉田瑜无语:“我如果是高杉,早就跑了,还用得着等你一步一步慢慢挪过去?”
      “不见不是更好?”银时懒懒散散地回应了一句,“看见他那鬼样就犯恶心,银桑连草莓布丁都吃不下去了啊!”
      瑜叹了口气:“怎么,被他打输了?从前也没见你这么痛恨他啊?”
      “啧,你不懂。”银时挥了挥手。
      等到真正见到高杉的那一瞬间,吉田瑜终于明白,那不是“痛恨”,那还可以叫做……“痛心疾首”。
      她知道高杉被奈落那人伤了一只眼睛,也知道他可能过不去这个坎,但是……
      那个一身点缀着金色蝴蝶的紫色和服,手捻着一根烟斗,还在吐烟圈的家伙,那是谁?
      听银时向她吐槽时,吉田瑜一直不置可否,毕竟,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都变得挺多的,谁又能评价谁?如果不是还有那零星的一点希望,谁又愿意在这不属于他们的时代打滚?
      松阳死的时候,高杉的反应是最大的,要说吉田瑜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他了。
      但是在她见到高杉之后,还是有着明显的岁月变迁之感,这也让她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已经消失了,攘夷时代的同伴,终究是回不来了。
      看到高杉站在船的高处,身后跟着那个一身绿的乐手,还有一个天人首领。吉田瑜想了想,直接开始往回走。
      高杉站在那里,吐了个烟圈,唯一的一只眼睛里透出一种浓浓的嘲讽意味,“吉田瑜,怎么,难道你做错了事,就不敢见人了?”
      瑜默默地停了下来,内心“啧”了一声,高杉还是没变,怼别人时,总是能精准地戳中别人的伤口,使其哑口无言。
      银时和假发就吃他这一套,每每都被激怒,然后紧接着就是打架,而她和辰马总是笑着不做声,高杉觉得无趣,也就不说话了。
      而现在……
      吉田瑜缓缓转过身,用一种极为平静,极其正常的语气,“请问足下是……?”
      高杉猛地咳了几声,仿佛是被烟给呛到了,吉田瑜说完那一句话后,便没有再理他,径直去往银时的方向会合。
      那里,新八刚刚救下被捆绑的神乐,正在帮她解开身上的绳子;另一头,银时正在和阻拦他的天人对敌,正往这边赶来。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那艘带有明显岛国风格的飞船,突然一阵颠簸,绑着神乐的那根十字架一下子就滑了下去,眼看着就要从空中坠落!
      吉田瑜冲了过去,但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一只圆圆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拉住了差一点就要从空中掉落的神乐。
      “伊丽莎白!”新八惊喜地叫了一声。
      “伊丽莎白怎么到船上来了?”吉田瑜有点小疑惑,临走之前她明明让伊丽莎白和定春玛里奥一起留在万事屋来着……
      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伊丽莎白没有之前灵活了?
      “这就是你们的帮手?”不知何时,高杉已经从船的高处走了下来,到了新八神乐的背后,吓得他们一激灵。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差点崩溃,高杉顺手一刀,似乎想要把伊丽莎白斩成两半,而刀,已经割开了伊丽莎白的毛皮……吉田瑜刷地抽出刀,在高杉没有完全斩断伊丽莎白之前,格挡住了他的攻势。
      “呵。”高杉冷笑,随意地卸下了点力度,把刀从伊丽莎白体内抽了出来。
      新八正着急地扑过去查看伊丽莎白的状况,却发现伊丽莎白被割开的部分,似乎,一点血也没有流?
      吉田瑜正在感叹桂的宠物可真是外形不简单,内里更不简单之时,一股杀气猛地从伊丽莎白里面窜了出来。
      桂掀开了伊丽莎白的外皮,早已准备好的刀冲着对面的高杉横扫了过去,高杉自然没那么容易就让他得手,迅速后撤几步,桂仅仅只划开了他的衣襟,露出里面熟悉的一册绿色书本?
      吉田瑜一愣。
      高杉晋助把它轻轻取出,刚才桂小太郎带有怒意的一刀,已经将书册切了一个大口子。
      桂小太郎此时已经完全脱下了他那套伊丽莎白cos装,一头利索的短发去除了他原来长发形象的一丝柔美,单单留下了一片冷峻。
      高杉和桂在那里对峙,吉田瑜预感到两人估计又要你刺一句,我刺一句,干脆捂住耳朵往回走。
      不出所料,刚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了刀碰撞的声响。
      这艘船,已经里里外外被天人包围了,她和银时不用猜都能知道,高杉和天人联手了。
      和那个他们曾经痛恨的一切联手了,于是瑜就更不知道高杉的用意何在了。
      吉田瑜很早之前就表示,自己不想和他们几个中的任何一个对上,当然,辰马除外,在辰马的手还没废之前,吉田瑜总是乐呵呵地和他互相切磋。
      当时高杉见之嗤笑:“菜鸡互啄。”
      吉田瑜:“???”
      坂本辰马:“????”
      然后那个坏小子哼着小调,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离开到再也见不到的地步。
      远处,假发的船支已经前来接应先一步上船调查的桂小太郎,新八和神乐在干掉一众挡路的天人之后,听从银时的指示上了假发的船支。
      此时,银时已经赶来,和桂背靠背,共同抵御着天人。
      假发一刀劈了一个虎头,冲着高杉怒吼,“你竟然和天人勾结在一块,这样也算是攘夷志士吗?”
      高杉发出“桀桀桀”的笑声,“我说过,我只是想毁灭……毁灭这个世道。”
      “呕——”一声颇不符合气氛的呕吐声突然出现。
      在和银时他们相隔不远的一个小包围圈,吉田瑜突然蹲下开始呕吐。
      看到假发和银时高杉的目光转移到了她身上,吉田瑜干笑一声,“嘿嘿,我晕船……”
      “你是坂本那个呕吐狂吗?!这时候晕船?”银时没能忍住吐槽。
      “好叭,我其实是被高杉同学的大义所触动,连同我的肠胃也一起深深被打动了!”
      桂小太郎这时才认真打量了她几眼,“啊,你是小瑜的双胞胎妹妹吧?长的可真像啊!”
      瑜正在砍天人的那只手一抖,顺手就把一个天人给踹了过去。
      果然,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不能理解假发的脑袋。
      就如同她无法理解高杉和服上那一大堆俗气的金蝴蝶一样。
      “给我说实话,银时,”吉田瑜干掉了那个小包围圈中的最后一个天人,“是不是你把jump塞进了高杉那家伙的脑袋里,让他也燃起中二之魂了!”
      “不干我的事,这肯定是jump之神定下的规律在他身上灵验了!”银时刷的砍了一个不自量力扑过来的天人。
      “什么规律?”吉田瑜顺手把那个天人给结果,踹回了天人堆中。
      “从小傲娇必中二啊,高杉这家伙中二症已经晚期了,救不了了救不了了……”
      一旁的假发也应和:“无可救药了啦……”
      高杉只是冷笑,随手一挥,收到指令的天人众开始拿起枪向包围圈中开始射击。
      三个人默契的开始分散,攻击手头上有枪支的天人,吉田瑜砍了好几个之后,终于忍无可忍:“银时,假发,我想做一件事,你们,一定要帮我。”
      银时:“什么事?”
      桂:“不是假发是桂!话说你怎么知道别人都叫我假发?”
      瑜几步跳上栏杆,冲着银时(忽略掉桂)道:“掩护我,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砍那个家伙一刀!”
      银时淡淡地应了一声:“你尽管去吧,这次你就来当dps好了,我们辅助你。”
      “好!”
      顺着飞船的栏杆,夺过天人的子弹,她几步就冲到了高杉的面前。
      高杉露出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哦?多少年了,原来只有这样激你,你才会和我打一场啊……”
      “来!”吉田瑜难得开始认真,高杉抽出刀,也似乎要认真对敌了。
      瑜暗地里掐了个决,刀上隐隐透着点红色的光芒,如果此时有人去触摸刀身,也许会惊讶地发现,上面是真正的火焰!
      洞门从前教授的东西,她从未忘过,而今天,正是施展的时机!
      高杉看着她的刀,似乎有了些兴趣,一个居合斩劈了过来,吉田瑜把刀当做引线,炽热的温度,想要在两把刀触碰的瞬间,把高杉的刀给震断,毕竟,比力气、毅力……她自认为无法打败高杉,但是比讨巧的技术……
      突然,手中的火焰暴涨,她一时之间似乎难以控制,这可是一场认真的较量,要是阴阳术法在这个时候出问题,吉田瑜开始有点慌。
      刀上的火焰一瞬间就传递了过去,一下子就冲到了高杉的身上,吉田瑜连忙控制,然而,也只能避免火焰没有烧到人……
      高杉的金色蝴蝶式样的紫和服,已经被烧掉了一大半,另一边和服正摇摇欲坠,已经深陷趋近于裸奔的窘境。
      强健的体格,良好的身材,还有半遮半露的腹肌线,就这么亮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匆匆赶来的金发女枪手捂住了自己正在流鼻血的部位
      吉田瑜看着眼前的高杉,他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黑了。
      当机立断,吉田瑜飞快地跳了下来,“银时、假发,新八神乐刚刚给我递了消息,红樱刀和那个大叔已经死翘翘了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这就回去吧!”
      用着二十几年逃命的速度,飞快地冲了下来,直接从船上跳了下去。
      银时大惊:“喂!!下面是大海啊!瑜你这小子不就是爆个杉何必那么……”
      话音未落,用绷带匆匆包好自己的高杉手持着刀,气势汹汹地赶了下来。
      银时嘴角抽搐,一把拉住了桂,桂看了看周围,点了点头,拉着银时同样跳了下去,顺便张开了自己伊丽莎白式样的降落伞。
      银时看了看先一步跳下去的吉田瑜,叹了口气:“真是的,我家可没有多余的衣服啊……”
      高杉看着他们仨离去的身影,冷冷地收刀入鞘,“大人”,又子在他身后请示,他也没有理会,飞快地回到了船舱内。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