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仰慕 ...

  •   连笙出嫁十分匆忙,大军压境的境况,根本容不得她多做准备。
      
      更何况易千城相当没诚意。
      
      连城主七日前派人快马加鞭赶去向易千城求助。易大将军听罢只一挑眉毛:“我和你们无亲无故,连城主来求我,是脑子进水了?”
      
      这话不对,虽然无亲,可不是无故,只是这个“故”是有仇罢了。
      
      求助的人也机智,他是连城主养的一个幕僚,见易将军不打算帮忙,当即脑子一转,想起颍东和沙棘当年曾有过一个约定——易千城和连家女儿有婚约。
      
      幕僚硬着头皮把这事说了。
      
      易千城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看得幕僚两股战战。
      
      “既如此,让连城主把女儿送过来。”
      
      易千城说送过来,语气轻佻,和“拿过来看看”一样随意的语气,像是在索要一个玩物,他并没有说要娶连家姑娘。
      
      幕僚心里清楚,但是现在有求于人,有一线希望也不能放弃,他恭恭敬敬应了“是”,转眼就给连城主飞鸽传书了。
      
      幕僚心里一思量,颍东危在旦夕,他不能让城主知道易千城有可能只是想玩玩城主的女儿。连城主倘若暴怒,放弃向沙棘求助的话,颍东整座城就完了。
      
      幕僚仔细措辞,信上就变成了:易大将军表示联姻后再考虑借兵之事。
      
      信鸽飞出去老远,幕僚叹口气,但愿姑娘被送来以后,易千城能出兵。幕僚对当年易千城被羞/辱之事有所耳闻,他也不确定易千城究竟是怎么想的。
      
      但是哪怕有一点希望,都不能放弃。何况,牺牲一个女人救一座城,怎么想都值得。
      
      连城主不知道这件事,连笙更不可能知道。
      
      易千城没派人来迎亲,连家觉得屈/辱,可是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异议。连家必须亲自把女儿送过去,连笙暗暗思忖,这恐怕也是易千城打连家脸的方式。
      
      连笙穿上嫁衣,柳嬷嬷站在一边抹泪,连笙打小没了娘亲,柳嬷嬷伺候着她长大,自己没有孩子,一直把连笙当成亲生女儿来疼爱。此刻得知连笙要去沙棘,前路茫茫,还要嫁给一个性格暴戾、和连家有仇的男人。柳嬷嬷悲从中来,又心疼又担忧。
      
      连笙转了个圈,柔声对她道:“嬷嬷别担心,你看美不美?”
      
      “美,美,我家姑娘最美。”
      
      “我此去沙棘是嫁人,又不是去受苦,嬷嬷别伤心了,我一定好好照顾自己。嬷嬷年纪大了,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保重身体。”
      
      柳嬷嬷听连笙话里的意思,急忙问:“姑娘不带老奴去吗?”
      
      “沙棘路途遥远,我怕嬷嬷吃不消,别担心,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一定会回来看嬷嬷的。”
      
      连笙确实不打算带柳嬷嬷去,一来嬷嬷年纪大了,二来沙棘条件艰苦,此去匆忙,柳嬷嬷必定吃不消。更何况,易千城性情不定,她不能让嬷嬷随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好说歹说,柳嬷嬷终于知道姑娘铁了心不带自己去。
      
      连笙第二日出发,她穿着嫁衣出城门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有史以来出嫁最寒碜的城主千金。
      
      为了尽快到达沙棘,一行送亲的人轻装简骑,连笙的嫁衣也是匆匆赶制,式样十分简单。
      
      送亲的队伍有两队保护连笙安全的士兵,约莫五十人,再加上两个小丫鬟。
      
      连笙去联姻这事定好以后,连家的二姑娘连丝恬几乎没有出过房门,乖乖夹着尾巴做人,连笙出嫁的那日都没有见过她。
      
      看来骄横的二姑娘确实是怕极了易千城。
      
      倒是连笙的弟弟,连家二公子连玺越眉宇间有着一丝幸灾乐祸。
      
      连家四个孩子,只有连丝恬和连玺越是同父同母。
      
      大公子连祁是连城主原配孟夫人的儿子,孟夫人底子太差,生完孩子没多久就去了,留下了连祁。连城主没多久就娶了现在的妻子桑夫人。
      
      桑夫人性子软弱,生下的两个孩子却不随她。她先后给连城主生了一个姑娘一个公子,二姑娘连丝恬性子骄横,二公子连玺越心思歹毒。他们对着大哥连祁还有几分尊敬,但是对着姐姐连笙,又是另一种态度了。
      
      连笙出身最差,她的娘亲生下她没多久就去世了,和连城主的原配夫人不同,连笙的娘亲并不是由于身体底子差去世。连笙听说,她娘亲原本是进献给大梁的异域美人,因为思乡才害了病。
      
      许是因为惺惺相惜,境遇相似。大公子连祁从小就十分照顾连笙。
      
      如今连笙出嫁,连祁身在战场,连来送一送她的机会都没有。
      
      颍东整座城因为西羌人的入/侵显得死气沉沉。连笙的马车一路走到城门,她见到的百姓寥寥无几,大多是满面愁容的女子。
      
      到了城门口。按习俗父母应该为出嫁的女儿哭嫁,桑夫人没来,为连笙送嫁的亲人只有连城主和连玺越。
      
      连玺越没什么话和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说,神神在在地坐在马上,看着一身嫁衣的连笙,勾了勾唇。
      
      连城主策马来到连笙马车外,良久只憋出了几个字:“你好好保重。”
      
      连笙颔首:“女儿省得。”
      
      她望向战场的方向。
      
      “父亲,不要让大哥知道我嫁去沙棘了。”
      
      大哥宠她宠得不得了,知道了一定会暴怒。他也一定能猜到,连笙为什么会主动嫁去沙棘。
      
      “要是大哥知晓了,父亲就同他说,几年前我在城楼远远见过易将军一面,对他一见钟情,嫁给他是为了成全自己的心愿。”
      
      这鬼话骗不骗得了连祁就难说了。
      
      连城主应了,他也不希望连祁知道这件事,至少现在得瞒着。连祁正保护着整座城,不可以分心。
      
      父女二人心照不宣,马车帘子放下。
      
      送亲队伍往沙棘而去。
      
      连笙马车上只有两个丫鬟,一个怯怯地偷看连笙,表情忐忑。另一个好些,看起来镇定多了,垂着眸子规规矩矩的。 
      
      这两个丫鬟都是桑夫人塞过来的,连笙本就不打算带自己院子里的人去沙棘,那些衷心的丫鬟嬷嬷跟着她熬过了艰苦的日子,她不能再害了她们。
      
      连笙清楚自己的处境,送亲队伍一旦把她送到沙棘,留下来的恐怕就只有这两个丫鬟了。不管她们曾经怎么想,去了沙棘这个陌生的地方,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活下去,必要时候她还需要她们的帮助。
      
      易千城本来就不怀好意,要是她身边再有人拖后腿,那她们三个就真的该抱团等死了。
      
      “你们叫什么名字?”
      
      镇静的丫鬟先开口:“奴婢叫惜玉。”惜玉声音有些沙哑,态度十分恭敬,她比较聪慧,知道姑娘这是要摸清她们的底子,没等连笙问,当即自己把大致情况都说了。
      
      “奴婢是颍东人氏,小时候家里穷,弟弟又生病了,奴婢的父亲就把奴婢卖来城主府做丫鬟了。”
      
      另一个丫鬟有学有样,也跟着交底:“奴婢叫绿儿,也是颍东城的人,小时候和家人走丢了,被人贩子卖到了城主府。”
      
      连笙点点头,被卖到城主府的丫鬟都签的死契,有亲人和没亲人没什么两样,这样的人用起来也顺手,软肋少,历练一番会慢慢坚强起来的。
      
      “惜玉,绿儿,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你们跟着我去沙棘就必须得知道,到了那里,我们的安危就绑在一起了,我不好过,你们一个都活不了。要想好好在沙棘活下去,就不许做任何蠢事,要是你们有任何畏惧和坏心思,不如留下待在颍东,我不用有二心的人。”
      
      绿儿脸白了一分。
      
      惜玉跪下来磕了个头:“奴婢以后都听姑娘的,绝不生二心。”
      
      绿儿慌慌张张地跟着惜玉做了一遍。她虽然胆子小,可是不蠢,桑夫人将他们送给大姑娘,就绝不可能再接受她们逃回颍东城,被姑娘丢下留在颍东,只会直接被当成罪奴活活打死。既如此,还不如跟着大姑娘谋条生路。
      
      “你们记住今日的话。”
      
      连笙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们可会骑马?”
      
      两个丫鬟都摇头。
      
      “既然这样,我明日带着骑兵先行去沙棘,你们跟着剩下的人往沙棘走。”
      
      “姑娘要骑马去沙棘?!”
      
      “是,等天亮你们帮我换下嫁衣,我明日就动身。”颍东城等不起了,等她慢吞吞地到沙棘,恐怕城都已经破了。
      
      第二天,两个丫鬟帮连笙换上她早就准备好的骑装。
      
      连笙想了想,让惜玉把嫁衣叠好,装在包袱里,她要带去沙棘。
      
      连笙没忘记自己是去嫁人,万一等她风/尘仆仆地赶去了沙棘,易千城却说:本将军是要妻子,不是要连家的另一个说客。那就什么都没法谈了。
      
      连笙得做好万全的准备,毕竟变/态的心思不好猜。
      
      她决定把嫁衣带上,等到了沙棘她套在身上,也说得过去。
      
      现在是连家求易千城,顺着他总是没错。连笙腹稿都打好了:“我仰慕夫君已久,能嫁给您是连笙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一刻都等不及,想马上就嫁给您!”
      
      所以她才来得那么快!真是完美的理由。
      
      连笙跨上马,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一根蜡。要活命,只好不要脸了。从今天开始,易千城就必须得是天上地下排在她心里第一的男人,她一定要把他夸上天!
      
      易千城吃这一套……的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男主出现,撒花花~女主至今都不知道,男主不打算娶她。但这不重要,她要让他shuang上天!今天聚餐回来晚了,明天争取早点更~读者宝贝们按个你们的手印可好?日常求收藏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